说说520 > 其他类型 > 朱砂痣 > 第 9 章

第 9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着法拉利上下来的人。

    江深有一点自豪,这是我的女人,我的女人。

    江深在欢呼与掌声中把朱砂压在车门上吻了下去。

    欢呼声变得更大,江深似乎很少有这样情感外露的表现,遑论当众的亲吻。

    “江承”只差了半个车身,有运气成分,但裴莺承认对方很强。她把车子停好,走到江承身边,却发现江承定定的看着一个方向,身体似乎有轻微的颤抖。

    江承的暴怒已经要冲出心口。

    朱砂背后的那个胸膛属于江深是么

    好,很好。

    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

    裴莺看见江承扭过来时眼里带的血丝和他握起的拳,她微微一惊。

    江承的仇恨在内心激dàng,对江深,对朱砂,对裴莺。

    朱砂对于众目睽睽之下的吻有一点不适,她推拒了一下江深,江深顺势放开她,“很棒。”

    “谢谢。”

    主持人将比赛的彩头递到朱砂的手中,一张卡。香槟被撬开,酒柱一泻而出。

    “很久不见。”江承走过来对朱砂说,他的表情似乎已经恢复了平静。

    朱砂看着走近的江承,并且发现江承很生气,甚至不止是生气,而是愤怒,对于自己的愤怒,即便他掩藏的很好。

    是因为自己和江深在一起

    “好久不见。”朱砂微微点头。

    江承没有继续寒暄,甚至没有看江深一眼,他打开了朱砂身后的车门坐了进去,裴莺带点歉意的向江深和朱砂笑了笑,急急的跑向了副驾驶位。江承发动了车子,一个利落的掉头开走了。

    这个深夜算不上平静。

    在环山中路的半途,一辆灰色的DB11悄无声息的停着,细看却有轻轻的颤抖。

    朱砂跨坐在江深的身上,并不宽敞的车内空间让两个人紧紧的贴在一起。

    朱砂的上衣已经被脱掉,内衣挂在她的一只胳膊上,江深领带歪斜,衬衣扣子全部被打开,朱砂的胸紧紧在贴着江深的胸膛。

    两个下身的结合处被朱砂的裙子盖住,却能听见抽chā的水声。

    朱砂的呻吟和江深粗重的呼吸纠缠在一起。

    肾上腺素的飙升,荷尔蒙的提升,两个人甚至无法等到床上,车子在半路被停下,彼此撕扯的褪去衣服。

    xìng器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准备,坚硬与湿滑迫不及待的彼此包容。

    江深抱紧了朱砂,狠狠的吻着。

    他对于朱砂的兴趣似乎在不断攀升,她的身体,她的一切。

    朱砂的内心有火,她并没有玩过赛车,这种场合带来的刺激感让朱砂觉得自己甚至在冲刺时就湿润了。

    她需要这场xìng爱。

    这种迷醉不断蔓延,车内的温度越来越高。

    有人在高潮时失声,有人在体内喷shè。

    在青枝山到昌城市区的公路,红色法拉利发出尖利的轰鸣而飞驰。

    “江承,江承。”裴莺有点着急,这甚至不是简单的超速,江承是不要命了么。

    江承什么也听不见。

    江深一次一次来夺走她的女人,从裴莺,到朱砂,他永远用着这种最卑鄙下作的手段。

    而朱砂,都跟江深是吗江深给了她什么钱房子

    他也可以给啊,他

    江承的脑海中突然有了一丝清明,他,是他自己不要朱砂了啊。

    这一丝清明让他看见了迎面而来的闪着双闪的大货车。

    还有裴莺尖利的叫声,“江承”

    第19章 图谋

    “承衍科技总裁江承于昨夜发生车祸,紧急送医,和车上另一名女伴多处擦伤,幸无生命危险。据了解江承当时车速超速150,和前方货车发生蹭撞,因转弯及时没有酿成大祸,但就现场图片可以看到,当时江承所开车辆的左侧车头已出现严重损毁”

    “专心点”江深轻轻咬了下朱砂的下唇。

    朱砂也咬了下江深,“江承车祸”

    江深无奈地放开了朱砂,“我听到了。”并且,真的很遗憾。

    江深幻想了一下这是江承重伤的新闻。

    滚动到下一条,“红象资本宣布与承衍科技达成出资协议,据称,红象资本将出资亿元,占据承衍科技股份”

    这么迫不及待,在病床上就要联系红象么

    果然一剂猛yào呢。

    江深重新吻上朱砂。

    江深的情绪依旧毫无波动,他的嘴唇没有一点温度的变化,他的舌没有丝毫的停滞。

    朱砂听着接连播出的两条新闻。

    江承不是会飙车的人,超速超成这样他在想什么他又为什么这么着急的放弃明森去选择红象这中间有什么关联

    她吸着江深的舌,她或许在这件事里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昨天晚上,江承发现自己与江深在一起了。

    这对于江承造成的影响远比她所以为的大,所以在这场jiāo易里,是江承动心了么。

    朱砂感到一种难言的负担。

    如果说江深对于裴莺的横刀夺爱是真的,那么他是在昨晚对着江承重演了一遍这个过程么

    然后在那个特定的地点,江承想要把积压了多年的怒火发泄出来,很可能会选择飙车也很可能会出事。

    朱砂的内心升起一丝不悦,她知道江深有所图,但这种明晃晃的将她做棋子的行为让朱砂不高兴了。

    朱砂咬了一下江深的舌头,江深微微吃痛而加深了亲吻。

    只是有一个问题,江承一旦动怒就必然放弃明森而选择了红象。江深又何必这么做呢而且,江深怎么会这么平静呢他分明是真的想要入股承衍,这么明摆着把江承推向对手,他又想要做什么或者说,他还想要利用她做什么呢

    朱砂想,她要安静地看一看。

    终于结束漫长的缠绵的早安吻,心怀鬼胎的两个人彼此分开时表情毫无异样。

    朱砂看了一眼江深的电脑屏幕,停留在红象注资的新闻页面,拉到了最下面,却是红象总裁的个人介绍,附着一张照片。

    常见的制式照片,西装革履的半身照,他面无表情,却让人恍惚,这不应该是一张财经新闻的配图。

    他该出现在校草评选,新偶像推介,恋爱向游戏,出现在少女的粉红色的梦里。

    朱棠

    朱砂盯着那张照片。

    年轻、精致。

    朱砂有一种怪异的熟悉感。

    她抑制了内心那种荒谬的感觉,她确信这是自己第一次见到朱棠。

    朱砂指了下屏幕,“这是红象的总裁么这么年轻。”

    “是啊,长江后浪推前浪。”江深轻笑了一下,“朱棠还不到20岁”

    江深在朱砂的唇上啄了一下,“朱砂呢21岁么”

    朱砂没有回应年龄的问题,“他怎么执掌下红象的”

    “红象这相比于朱氏来说不过九牛一毛了。”江深有了一点谈兴,“朱棠出自纽约朱家,朱家早年间就在北美立足,成立了朱氏集团,你可能有听说过。”

    “那他为什么不在纽约”

    “朱氏现在的董事长朱启元是朱棠的父亲,但是他的身体听说很不好,在逐渐放权,朱棠和他父亲的弟弟也就是他的二叔朱启明在进行权力斗争,朱棠应该不占上风,不然也不会躲避他二叔的锋芒选择了来执掌亚太区。朱氏进驻国内也很早,但是红象是朱棠一手带过来的。”

    “就算年轻,他没有自己的势力么”

    “他之前的盟友,可能是周家,你听说过周家么”

    朱砂只想到十几年的某个论坛的一个火热的讨论帖子。

    “周家相当隐秘,他们的资产情况没有披露过,但没有人怀疑周家的能力。”江深继续说,“周家是朱氏董事会成员之一,他们一度联姻成功,据称周家现任继承人会成为朱启元的女婿。”

    “出了什么事”

    江深顿了一下,“朱启元的女儿,朱棠的姐姐,死了。”

    这是朱砂从未曾接触过的豪门秘辛。

    “周家的伙伴关系也许出现了裂缝,但也许还支持着朱棠,没有人知道。”江深补充。

    “因为资本家的眼中只有利益,而没有情分,是么”朱砂搂住了江深的脖子,意有所指。

    江深笑了,“有时候,利益也是情分,情分也是利益呢。”

    “朱棠的姐姐,因为什么去世”

    “不知道。”

    朱砂看着江深的眼睛,回转了话题,“承衍最终还是选择了红象。”

    “嗯,有点遗憾。”江深的语气颇为轻松。

    朱砂看到江深的眼中毫无波动。

    “江承怎么这么快就做出了选择”

    “宝贝”江深把朱砂压向了桌面,“你一直在问我别的男人”

    他在转移话题

    朱砂看着江深将她的裙子撩起,将下身的衣物全部褪下。

    朱砂微微的笑了,她环住江深的脖子。

    避而不答也是一种回应呢。

    江深解开了朱砂胸前的扣子,将朱砂的内衣向下推了推,让一双白皙的rǔ暴露在了空气中,江深趴在朱砂的胸前,舔上粉红的顶端,他用身体分开了朱砂的大腿,ròu棒的头部在朱砂的花穴上磨蹭着。

    朱砂被揉弄的浑身酥软。

    为什么要排斥xìng爱本身呢

    江深的ròu棒慢慢的chā入,舌头与朱砂的舌头纠缠在一起,上身与下身都紧密的结合着。

    朱砂的呻吟支离破碎。

    门外,崔一明定定地站着。

    他知道不应该,可是他转不了身,门里朱砂婉转销魂的呻吟让他仿佛看到那香艳yín靡的画面。

    他的手因紧握变得发白。

    江承没什么大碍,在最后的关头车子险险地蹭了过去,虽然车头大部分损毁,好在只是受到了惊吓,没怎么受伤。

    但他没有拒绝医生留院观察的建议,他不是很想回到那个空旷的寂静的家,jiāo代了助理去和警方做事故处理,躺在病房的床上可以让他整理一下思绪。

    江深和朱砂在他的脑海中不断jiāo织变换。

    江承发现自己对朱砂做了一个无比草率的决定。

    愤怒过后,嫉妒与酸涩如野草疯长,如野火焚烧,占据了他的五脏六腑。

    他是真的喜欢上朱砂了么

    闭上眼,似乎能看到鲜活的朱砂,她的一颦一笑,她第一次在床上的颤抖与强撑的平静,她毕业时的欣喜,她为他洗手作羹汤,她在高潮时颤抖的粉红的身体,她的冷漠与妩媚,她在叫他的名字时缠绵的尾音。

    “江承”

    火愈烧愈烈,烧过心肺,烧过大脑。

    是他的错。

    他太轻易放手。

    如果不能抗拒,为什么不尝试接受呢。

    还有机会,江承沉默的想。

    至于江深,江承眼中闪过一丝冰冷,拿起手机给红象的副总打了一个电话。

    第20章 演员

    江深会议的间隙,朱砂请了个假,“董事长,我想去趟医院。”江深把笔记本合上,“我陪你去。”

    朱砂深深地看了江深一眼,“您下一场会议在十五分钟后。”

    “没事,只是例行会议。”江深jiāo代崔一明把会议改至下午。

    朱砂和江深一起下电梯,“感谢董事长日理万机仍不忘关怀员工家属。”

    江深却似乎很柔情,“我是关怀朱砂。”

    朱砂没有接江深的话。

    江深表现出的“君王从此不早朝”的刻意的柔情让朱砂有些想冷笑。

    进到病房,谢绫看起来并无太大改观,朱砂坐在病床边,握住了谢绫的手,江深把空间留给了朱砂带上门出去了。

    朱砂细细看了看,谢绫的脸色像是有了些好转,没那么惨白,手握起来增加了热度。

    确实是在变好,朱砂放松了一些。

    “都睡了五百天了。”朱砂轻声说着,“是不是该醒来了。”

    谢绫没有任何反应。

    “那天我还碰见原来楼上的刘叔了,他一见我特别高兴,一个劲儿想来看你,我记得当时他就特喜欢跟你搭讪”朱砂絮絮叨叨开始跟谢绫聊天,她隔几天会过来一次,跟她的妈妈说说话。“你说要不是这个车祸,你跟刘叔会不会”

    谢绫的眼里突然涌出了泪水。

    朱砂仿佛被电到,她急急地站起来按着铃,医生和江深一起冲了进来,“她在流眼泪。”朱砂的声音有些颤抖。

    江深走过来搂住朱砂的肩,朱砂死死地掐着江深的手。

    医生过去翻动了一下谢绫的眼皮,“你和谢女士说了什么”

    “说到车祸。”

    “谢女士的大脑皮层功能在恢复,这是好事情,她对这种刺激xìng词汇产生了反应。”医生解释了一下。

    走出医院时朱砂已经平静了下来,刚才一瞬间的脆弱重新消弭于无形,“抱歉,刚才太激动了。”朱砂看了看江深的手,上面有两枚掐痕。

    江深转过身,面对着朱砂,抬手摸了摸朱砂的头,“不要担心了,阿姨很有希望醒过来。”

    朱砂靠近江深的怀里,点了点头。

    江深抱住朱砂,轻轻亲吻朱砂的发丝。

    好像岁月静好。

    不是的。

    靠在江深的胸前,朱砂仿佛有些了悟。

    他一开始宣称自己深爱裴莺。

    然后他表演着一步一步被她吸引,一步一步为她牵挂,一步一步沦陷,深情款款。

    有柔情征服她,得到她身心的全部付出。

    让他更好地打击江承

    可发泄可利用

    哈。

    朱砂的表情转而变成嘲弄,幼稚。

    抬起头来,朱砂的表情毫无异样,“会议时间快要到了。”

    董事长的半天假果然只是把事情推迟而非取消,一切事宜相应顺延。

    到下班时间还有一场高管会议,“你先回家吧朱砂,这一场让崔一明做记录。”江深依旧贴心。

    朱砂拒绝了,“董事长因为我而加班,我又怎么能先走呢”她收拾了东西和江深一起下楼。

    电梯里,江深把下巴搁在朱砂的肩上,搂住了朱砂的腰。

    电梯映着两个人的身影。

    “累了么”朱砂的声音很温暖。

    江深的鼻尖是朱砂的香气,他亲亲朱砂的耳朵。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