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其他类型 > 朱砂痣 > 第 6 章

第 6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至于后来的事情,江承不太想再回想。

    裴莺看见江承的眼神定在自己的手腕上,她想这个时候带上这个手镯会不会显得太刻意。

    但是她一时没有太好的办法,她知道这会显得她很心机。

    自己在江承的心中应该是善良的。

    裴莺又有苦笑的冲动,善良她当年不曾答应江承的原因其实很简单,因为江承穷。

    或许江承是个潜力股,他也的确很有潜力。

    可他的起步太低了。

    裴莺发现自己是现实的,她对江承不是没有好感,但这种好感在想到江承的家境时变得止步不前,在遇到江深时就被她深埋直至遗忘。

    现实总是残酷的。

    现在她听从着江深对她的指示,让她重新吸引江承,而这,也是她的退路。

    现在的江承与当年的穷小子江承已不可同日而语。

    而她也不再年轻。

    她要拾起过往。

    几年的空白能磨平很多东西,她需要一剂猛yào。

    下午从箱底翻出了这个手环,玫瑰金稍稍变得有点暗淡。

    她抚摸着上面单独的一颗钻。

    她想,她必须抓住这个机会。

    “你怎么知道她会和江承见面”朱砂一颗一颗夹着咸烧白里的芽菜。

    江承没有回答。

    但这忽然提醒了朱砂,“你知道是在哪里么”

    江承看着朱砂微微扬了下眉。“怎么”

    “我要送他们一个助攻。”朱砂勾起嘴角。

    打开那个陌生人的私信,最新的照片十分带感,摆的整整齐齐的购物袋们,从Hermès到LA  MER,从Chnel到VnCleef∓mp;Arpels,从PATEK  PHILIPPE到Chrsn  Louboun。

    朱砂甚至没忍住估算了一遍价格。

    江承真大方。

    朱砂动动手指,也发出一条私信,“翔安北路,丽思。预定的人姓裴。”

    朱砂的微博数天来表现的像个僵尸号,对方却好像又特别的注意,回复地极快,“什么意思”

    “不如去看看。”

    朱砂在打下这些字的时候带着与当初见到许柔柔时如出一辙的嘲讽笑容。

    她确实不喜欢这个姑娘,透骨的绿茶味。

    关键是做作到了她面前。

    看着她辛辛苦苦晒幸福,朱砂忍不住送她一个圆满。

    江深看着朱砂的这一番cāo作,带着一点孩子气。

    朱砂把手机合上,“你是怎么认识陈博士的。”

    话题转的极快,江深也没有追问她要这个地址干什么。

    “很巧,有一位纽约的朋友,近期在国内有些合作,无意中听他提起了一个长辈是这方面的专家恰巧也在国内做jiāo流,就拜托他牵了一下线。”

    朱砂点点头,“谢谢。”

    “怎么谢”江深微微前倾身子,这个姿势带给朱砂一点压力感。

    “那,董事长,希望我怎么谢”朱砂也微微前倾,声音也变得媚意横生。在桌下,朱砂的脚沿着江深的小腿慢慢的向上磨蹭,蹭过江深的膝盖,滑过江深的大腿,覆在江深的两腿之间。

    江深的桃花眼微微眯起。

    他捉住朱砂作怪的脚丫,在手里摩挲。

    小巧,一只手就可以握住,线条圆润,很可爱。

    朱砂的脚趾微微勾动,挠着江深的手心,一下一下。

    于是江深也在朱砂的脚心轻挠了一下。

    朱砂小声惊呼,缩了下身子,“好痒。”

    江深又动了几下手指,朱砂顿时坐不住了,“不要,不要,我受不了的”朱砂想把脚抽出来,可江深握的很紧。

    “怕痒”江深若有所思。

    “江董不怕痒么”朱砂使了点劲,从江深手中钻了出来。

    “那要看是哪里。”江深放走了朱砂,丝袜从手中滑过的感觉有一点曼妙。

    朱砂站起身坐到江深身边,转头轻轻咬住了江深的耳垂,向着他的耳朵微微呵了一口气。

    朱砂感觉到了江深有一点微不可查的僵硬。

    朱砂舔了下江深的耳垂,“是这里么”多天的耳鬓厮磨不是没有收获。

    江深抓住朱砂的手,俯身亲下来。

    “不要,刚才吃的好辣”朱砂有点抗拒。

    确实很辣,从口中一直蔓延下去,让全身都燥热。

    江深放开朱砂时,眼里沾满了yù念。

    朱砂微微喘气,“所谓出差,只有,你和我”

    “对。我和你。”江深眼睛说明了一切。

    “江承”裴莺先开了口。“我们能不能重新开始”

    能不能

    江承陷入了矛盾。

    他不是不恨裴莺的。

    她和谁在一起不好呢,为什么一定是江深呢。

    他不能否认,当年他对裴莺是真的动心。

    但虽然他问不出“江深不要你了,你是来找我接盘,把我当备胎么。”的龌龊语句,可不代表他没有在心里思量过。

    江承转动着中指的戒指,一时没有回答裴莺。

    “江,江承”许柔柔的声音因为震惊而颤抖。

    侍者站在许柔柔身后,脸上带着没有拦住这位客人的歉意。

    江承皱了下眉,“你怎么在这里”

    “她为什么在这里”许柔柔指着裴莺。

    裴莺的表情没有一丝变化,显得很从容,与因为急切和愤怒而显得有些面目狰狞的许柔柔形成鲜明的对比。

    江承没有回答,他没有回答许柔柔问题的义务,同时他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给了许柔柔错觉,让她对自己产生了不切实际的认知,“你回去吧。”

    “你赶我走”许柔柔的声音颤抖,她的眼泪开始往下掉,“你昨天,昨天还不是这样的”

    江承的耐心耗尽了。

    “不管你怎么想我和你的关系,都已经结束了,你不用到公司了,会直接给你办理离职。”江承揉了下太阳穴。

    侍者终于发挥了作用,连拖带架把许柔柔拉走了。

    裴莺没有就许柔柔发表一句评价,她依然温婉的回复着值班经理的道歉,然后给江承倒了一杯水。

    江承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他抬头看着裴莺。

    “好,重新开始。”

    第13章 雪山行

    啊,100珠,超级感动,谢谢大家投喂。

    明天晚上会连更两章,包括和江深的第一次ròu,以及第三位男主第一次正大光明出场。已经暗搓搓出现两次了XD

    S航的空姐各有各的风情。

    1V1的头等舱服务似乎在江深面前变成了5V1。

    朱砂用手支着头,看着斜前方半跪着给江深倒水的白人空姐。制服是掐腰的,刚好掐在腰线上,显得十分纤细,而制服裙又很紧窄,把天赋挺翘的臀部凸显的更加浑圆,小黑空姐给江深拿来了毛毯,并给他盖上,鼓鼓的胸脯几乎要贴在江深的身上。

    十分的香艳了。

    朱砂其实在想另一件事,大概真的是亲兄弟。

    江承想要带许柔柔来个新欢之旅,就想去瑞士滑雪虽然没去成。

    而江深亦然。

    小棕空姐给朱砂盖上了毯子并贴心的拉上了遮光板,朱砂把耳机带上,翻找着电影想找一部打发时间。

    江深却挤了过来。

    头等舱的空间不小,但也说不上很大,当江深挤上来朱砂几乎已经半躺在了江深的怀里。

    “看这个么”江深上下翻了一下停在了一部上映没多久的爱情片上,片名十分甜腻。

    “你喜欢么”然而朱砂吃不下这口糖。

    “不喜欢。”江深实话实说。

    最终是开了一部丧尸片。

    机舱的温度打的很低,毯子裹住了两个人的身体。

    朱砂上飞机后就换上了宽松的休闲服,江深隔着上衣摸到了朱砂没有穿内衣的胸,“邀请我”江深贴近朱砂的耳朵说。

    朱砂瞥了江深一眼,却是媚眼如丝,无尽风情。

    江深的手伸进去捏住了rǔ头,细揉慢捻。

    朱砂的身体开始有一点发烫。

    当画面中一个动作诡异的少女躲过列车员的视线冲进车厢里的时候,江深的右手慢慢向下移动,放在了朱砂的两腿之间,朱砂反应很快的把江深的手夹住,让他动弹不得。

    “乖,放松”江深压低了声音蛊惑朱砂。

    朱砂慢慢的松开了腿,江深的手钻进了朱砂的内裤。

    缝隙中还没有水。

    两瓣花瓣闭得很紧实。

    江深并不着急,他的指尖在缝隙上来回滑动着。

    在一节车厢的丧尸嚎叫着挥舞着手臂扑过来的时候,朱砂的花瓣终于微微的绽放了,江深摸到了那粒小珍珠,他轻轻的拨弄了一下,朱砂嘶的吸了口气。江深的食指和无名指撑开花瓣,用中指抚弄着朱砂。

    朱砂的脚绷直了,江深感觉到了朱砂身体一紧,他在朱砂的耳边安抚她,“放松点没有人会看到”

    朱砂的小穴中开始流出液体,江深的手指借着这样的润滑,在yīn蒂到穴口一线间来回磨蹭着。

    朱砂咬住了下唇。

    屏幕中的血液在喷涌,朱砂的身体像是化成了水,打湿了毛发,江深的手指间都是一片湿滑。

    “朱砂真的很敏感啊”江深的呼吸声依旧在耳边。

    他的中指在洞穴口试探了一下,然后慢慢地探了进去。

    朱砂抓紧了江深的衣服。

    屏幕中的列车抵达了一个寂静的城市,幸存的人们探索着这座车站。

    江深探索着朱砂的小穴,热而滑,里面层层叠叠,似有千张小口,既阻拦又吸附。江深几乎可以想象到,ròu棒chā在里面会是怎样的销魂。

    隐匿的丧尸大军发现了幸存者的踪迹,他们一拥而上。

    江深赞叹的伸进了食指。

    朱砂的小穴被两根手指撑得满满的,紧紧的包裹着。

    幸存者们回到了他们的的列车,列车加速向着下一个城市飞驰而去。

    江深开始抽查手指,小穴太紧致,江深不疾不徐的动着。

    朱砂有些难耐的扭动了下身体。

    机舱已经熄灯了。

    整个头等舱有六个舱位,没有坐满,两位男士的位置在另一侧。

    右边只有朱砂和江深。

    没有人知道毯子下面是怎样的景象。

    江深不断加快着速度,他的大拇指扫弄着ròu粒,手指不断地抽chā。

    朱砂感到有点缺氧,她的脑海中开始变得空白,“不要,不要江深”

    火车停了下来,前面是燃烧的障碍物,无法再继续前进了。

    朱砂已经快要达到顶点,江深却停了下来。

    “江深”朱砂的声音里有点委屈。

    “你说不要的。”江深勾着唇角。

    江深在逼她,朱砂小穴内部有传来的痒让她扭动着身体,“给我”

    “给什么”江深的手指就chā在里面。

    “chā我给我高潮”

    最后的那节火车上发生着最后的搏斗,人xìng,亲情,友情在这里jiāo织。

    江深的手指带着朱砂的身体不断向上攀升。

    朱砂的身体开始不受控制的颤抖,脑海中一片空白,仿佛一朵烟花在升空,终于,bào裂开来。

    朱砂即将抑制不住的呻吟被江深吞进口中,江深吸吮着朱砂的舌,感受着朱砂的身体从剧烈的抖动放松平静下来。

    小女孩最后走在火车轨道上,唱着歌走向前方。

    朱砂的眼角挂着一滴不由自主溢出的眼泪,江深吻掉了这滴泪,“这个电影很感人,是不是”

    朱砂失去了一切力气,带着春意的泪眼毫无威力地瞪着江深,“是啊,好感人。”

    机舱另一边的乘客站起身,走向卫生间,动作匆匆,仿佛忍了许久。

    朱砂一口咬在江深的肩膀。

    到达阿尔卑斯山脚下的酒店已经是夜晚。

    除了滑雪这里最着名的就是温泉。

    这里已经低于零度,每个房间都联通着一个单独的汤池。

    寒夜的温泉对人有莫大的吸引力,没有什么比在温泉中洗去仆仆风尘更美好的事情了。

    朱砂放下行李就急匆匆的换了衣服把自己埋进了水中,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叹息。

    江深慢吞吞的穿上的浴衣出来,站在池边把浴衣脱掉里面是赤luǒ的。

    朱砂看着江深的身体,颀长,有肌ròu,但并不显得过分,长腿的线条十分有流畅而显得有力。十分标准的雕塑般的身体。

    包括中间的那根已经微微的站立了,长度让朱砂不由自主的摸了下小腹。

    江深下到水中,面对面地把朱砂抱在怀里,“私家温泉”他把朱砂的比基尼上装带子解开,然后褪掉了下身的泳裤。

    两个人是完全赤luǒ的,江深的ròu棒就抵在朱砂的洞口。

    朱砂搂住了江深的脖子。

    两个人都为这一刻准备了太久。

    ròu棒整根的没进了朱砂的小穴。

    第14章 yù

    两个人都发出了满足的叹息,这场xìng爱的前戏已经太久太久。

    朱砂稍微停顿了下,缓解了巨大的ròu棒撑满身体的不适。

    江深轻咬了下朱砂的舌头。

    朱砂缓慢的动着身体,小穴开始不断吞吐ròu棒,江深一时无法分辨温泉和花穴哪个更加温暖。

    可他很快就按捺不住了,朱砂动作的频率太过缓慢。

    他翻了个身保持着chā入让朱砂靠在池边,架起了朱砂的一条腿,开始了狂风暴雨般的抽chā。

    就如同手指感受到的那样,穴内层峦叠嶂,一重一重包裹吮吸着他的ròu棒。

    朱砂的意识如同水波一样漂浮,“啊江深顶的太深了”

    江深一只手托住了朱砂的臀部,让ròu棒进到朱砂的最深处,贴合的更加严密。

    “不要”朱砂有点痛,感到江深仿佛顶到了子宫。

    江深在朱砂的深处研磨了几下,继续大开大合的抽chā。

    朱砂抱紧了江深,江深狠狠的吻着朱砂,舌头扫遍了朱砂的口腔,卷走朱砂的唾液。

    朱砂感到了干渴,她同样凶狠地吮吸着江深。

    两个人如同玩着唾液争夺般的亲吻,下身的力度也是同样的凶狠。朱砂收缩了一下小穴,江深立刻不可控制的从喉咙发出了一声抑制不住的呻吟,朱砂随着江深的节奏不断收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