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其他类型 > 朱砂痣 > 第 5 章

第 5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怎么帮”朱砂不太会。

    “就是想象你把手放在yīn蒂上。”江深指导着朱砂。“放上去了么”

    “恩。”

    “拨弄它你想象着是我,喜欢我用手指还是舌头”

    “手指吧,我想要你吻我。”

    “好,我在吻朱砂,朱砂有一点薄荷的香气我的手指拨弄着朱砂,它很可爱,小小的。她开始变得凸起,硬硬的一粒,有没有快感”

    “恩”朱砂的气息不稳,声音有一点颤抖,江深的声音放大了她的快感。

    “朱砂要不要摸摸我嗯”江深的尾音上挑,带着一种诱惑的邀约。

    “好啊”朱砂在喘息,但是她已经开始明了这个游戏,“我握住他了,有点烫”

    “是有点大。”江深纠正她。

    朱砂置若罔闻,“你握住,快点。”

    “好的。”江深乖乖的听话,他坐在躺椅里,解开了裤子,握住已经悄然挺立的ròu棒。

    “我在套弄它,它的顶端分泌出了一点透明的汁液,有一点润滑我的手包裹着它”

    朱砂的声音很轻,带着有点急促的呼吸,格外撩人。

    “我想chā进去了”江深的声音也开始不稳。

    “恩,她已经很湿了。”朱砂羞涩的发出邀请。

    “乖,把腿分开,放松一点,我已经在门口了宝贝你好紧”江深的手上的动作未停,他闭上眼,仿佛此时朱砂正在他的身上。

    朱砂发出了轻微的呻吟,“再,再深一点”

    “已经顶到子宫了,我要开始动了”

    朱砂的身体轻轻的颤抖,她的手指伸进了自己的花穴,跟着江深的节奏进出,想象着江深的ròu棒在里面抽chā。

    “手指chā进去了么”

    “嗯”

    “几根手指”

    “一根”

    “用两根。”江深指导着朱砂。

    “可是有点痛”朱砂的尝试着又加上一根手指,但过于紧致的穴口有些容纳不进第二根手指,朱砂在洞口尝试了一次,在透明的花液流出时chā了进去。朱砂发出了一声呻吟。

    江深知道朱砂已经放了进去,“朱砂的小穴好热,好多水,我已经进到最深处了,碰到了朱砂的子宫口”

    朱砂的手指在进出,她想象着是江深的ròu棒在她的体内律动。

    这是完全新鲜的体验。

    “朱砂是什么感觉呢”

    “我好热”朱砂呢喃。

    “那舒服么”

    “嗯嗯”朱砂的呼吸愈发急促。

    朱砂的高潮来的很快。

    “啊江江深我要到了。”手机那边的朱砂突然失声,过了十几秒才传来了喘气声。

    “谢谢董事长,董事长晚安。”说完朱砂挂了电话。

    江深拿着手机被朱砂的拔X无情所震惊。

    江深露出玩味的笑,明明是先去撩拨朱砂的,却反而让自己变得不上不下。

    他继续慢悠悠地套弄着。

    朱砂去清洗了一下,几天积压的yù火虽然没有淋漓尽致的宣泄,也总是有了一点抒发。

    躺回床上隔了许久,朱砂已经几乎睡着的时候,收到一条江深的微信,一张图片,几点白浊的液体。

    隔了一会儿又收到几个字,“所谓持久。”

    朱砂把手机扔回旁边,做了一晚光怪陆离的春梦。

    早上到办公室,崔一明给了朱砂今天上午江深日程安排的备份,朱砂扫了一眼,“十点到十点半裴莺”

    “是的。”

    “所以江董事长的女友想要见到他还需要预约”朱砂语气的平静无法掩饰这件事的匪夷所思。

    崔一明苍白无力地解释了一句,“江董事长的日程排的比较满”

    朱砂点点头,表示接受这种解释。

    江深上午有个会,裴莺九点五十到了办公室。

    电梯声响起的时候,朱砂直直的和裴莺打了个照面。

    裴莺穿着驼色的大衣,阔腿的西装裤,看起来依旧是温婉知xìng。她踩着细跟的高跟鞋,但敲击地面的声音并不显得盛气凌人。

    裴莺也在电梯门打开的时候看见了朱砂,但没有表现出惊诧。

    或者说裴莺面无表情。

    朱砂站起来,“裴小姐先坐,江董事长五分钟后散会。”

    裴莺点点头,“没事,你不用管我。”

    朱砂从善如流地坐了回去。

    裴莺在窗前站了一会儿,江深就回来了,他随手递给朱砂一份行程,“明天跟我去瑞士。”

    说完他走进了里间关上了门。

    裴莺靠在窗边,“只有我过来一趟才算是把分手这出戏演完”

    江深在桌前坐下,“江承今天晚上就回来了。”

    裴莺苦笑了一声,“江深,你真的有心么”

    江深并没有回应,他抬眼看了下裴莺,打开了一份桌上文件。

    裴莺垂下头笑,她不是不知道,江深和她在一起是为什么,他总是把自己对江承的厌恶隐藏起来,然而裴莺明白自己之于江承是什么,而江深对于自己的追求又是因为什么。在江深和江承之间,她终究还是被江深吸引了。

    这个男人危险,凉薄,自私,yīn险。

    她有一百个恶劣的词去形容他,但还是无可救yào地沦陷。

    裴莺守着最后的自尊,“我知道了,之前在C城我已经和江承铺垫过了。我会去找他。”

    裴莺感到了自己的卑劣。

    江承给了她一条退路,她终是决定把握住。

    裴莺忽然放松了,“最后给我个抱抱好吗。”

    江深翻开了下一份文件。

    这个男人真是凉到了骨子里。

    裴莺放弃了,“那我先走了,具体事情我会再和你联系。”

    江承点点头,表示听到。

    并没有半个小时,裴莺从进去到出来不过十五分钟左右。

    朱砂看见裴莺的表情并无变化。

    裴莺走的不快,路过朱砂她想说点什么,  终究也没说出口。

    有什么可说呢裴莺心想,不过又是一个可怜人。

    人,对于江深,无非只有可利用和不可利用的区别罢了。

    第11章 好人

    11

    朱砂的内线电话响了。“董事长”

    “进来。”江深简短的通知。

    江深搂着朱砂的腰,“中午想吃什么”

    “川菜。”朱砂没和江深客气。

    “中午还有个客人,美国人不太会吃辣。”江深将脸埋在朱砂脖子上,吮吸着朱砂。“晚上带你吃川菜。”

    “我也去么”

    “这个客人你得见见。”

    朱砂想到了刚才江深的出差通知,“你刚才说去瑞士,我没有办法出这种长期的差,我妈在医院,我走不开。”

    江深并没有急着反驳,而是从脖子慢慢上移,吻上了朱砂的嘴唇,“先见见这位客人再说。”

    中午最终还是吃了淮扬菜。

    江深甚至比这位客人还早到在江深接掌江氏之后,这种情况已经绝少会发生了。

    来人大约四十余岁,银灰色的头发,着装一丝不苟,十分干练。

    江深起身迎接他。

    “陈博士,谢绫女士就是这位谢朱砂小姐的母亲。朱砂,这是陈骏腾博士,全美顶尖的神经外科医生,在植物人康复治疗方面有很多经验,他会在华jiāo流一年,这段时间将会接手你母亲,今天上午你母亲已经做好了转院手续。”江深彼此做了介绍,语气很寻常,仿佛只是一次普通的会面。

    朱砂在一时的惊讶之后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她强忍着翻涌的思绪,“你好,陈博士,非常感谢您的到来,我母亲的病情接下来要麻烦你了。”朱砂的内心有巨大的震动,有对于母亲复苏的渴望,更多的是她没有有想到江深在会为她做到这一步。

    陈骏腾微微点头,“你母亲的详细病例江董事长都已经发给我了,目前情况还算乐观,在见到你母亲之后我会再出详细的治疗方案。”他的咬字并不是十分清晰,听得出是一位华裔,但他的讲话透出高度的专业感和责任感。

    高级医疗资源用钱可以买来,顶级医疗资源就只有人脉才能获得了。

    吃午饭时陈骏腾就病例上的信息给朱砂做了一些讲解,也说了一些当前最新治疗方法。朱砂久病成医,大致听得懂陈骏腾使用的专业医学词汇,朱砂越聊就愈发心潮澎湃。

    吃完饭,江深和朱砂同陈骏腾一起去了城郊的私人医院。这家医院朱砂听说过,也仅限于听过。

    谢绫已经被安顿好,同样的单人病房看起来要更加私密而高端。

    谢的护工被江深增加到三个,而原来的护工张姨此时看着江深一脸的感激涕零朱砂好本事啊换了一个男人竟然比上一个还有钱,工资直接翻了倍还是三个人,自己岂不是清闲太多

    她悄悄地拉着朱砂的手,“这个老板真是好人的。”

    回去的一路上,朱砂沉默不语。

    江深也没有讲话,只看着朱砂靠着车窗玻璃上,静静地看着外面。

    直到进了办公室,江深抱着手臂靠在办公桌上,“跟我去瑞士么”

    朱砂走过来,伸出手指在江深的手背上摩挲,“我有说过不去么”

    江深反过来握住朱砂的手指,很细,有些凉,触感却很柔软,“嗯,朱砂没有说过她不去。”江深眼里带着些笑意。

    “反正去了也吃不到。”朱砂微微踮起脚,吻着江深。

    江深把朱砂按在了怀里,抵着朱砂的额头,“所以晚上要吃个饭庆祝一件事情。”

    “什么”

    “庆祝,我被甩了,恢复单身。”

    自从承衍科技成立,江承没有休过一天假。

    这次休假既是为了终结一段关系,也是为了放松。

    虽然他一开始是想去瑞士滑雪,但他顺从了许柔柔的想法。

    许柔柔或许因为自己不能纾解江承的yù望在旅程的后半段变得有些小心翼翼,江承觉得没有必要,但他不想和许柔柔沟通太多,最终是选择了做一个行走的ATM,这明显让许柔柔变得欢欣起来。

    只是他一点放松的感觉也没有,变成一场购物之旅他有点啼笑皆非。

    回到昌城,江承把被购物袋淹没的许柔柔送回了家,“江承,我可以搬过去和你一起么。”许柔柔的声音里有一点期待。

    “再说吧。”江承选择了回绝。

    江承直接回了名邸国际。

    他的行李箱扔在大门口,丝毫没有拎进来整理的想法。

    江承有点疲惫的在床上躺了躺,屋子里很整洁,看得出有人专门打扫过。

    江承闭眼休息了一会儿,累,但是毫无睡意。

    他站起来把窗帘拉开,站了一会儿又觉得太亮,就把窗帘又拉上。拉上又觉得太暗。

    江承在窗前站了站,走出卧室,把每一个房间都打开看了看,都很干净。

    而且确实空无一人。

    甚至厨房也特别的清理过,江承拉开冰箱,里面空空dàngdàng。

    第二层中间坐着一粒蔫头蔫脑的西红柿。

    这不是有西红柿么,怎么说没有。

    他想起了那天的青菜面。

    他把西红柿拿出来,很冰,带一点皱纹,不太新鲜了,手一扬把西红柿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

    江承把冰箱门关上,手放在冰箱的把手上,停顿了一下,有一种空虚感从他内心深处的缝隙中丝丝缕缕地泛上来。

    他保持着这个姿势许久,直到手机铃声把他的意识唤回来,这个号码没有存过,但江承依旧能一眼认出来,“裴莺”

    “大概是我达不到她的理想,裴莺是艺术家,她追求的感觉我给不了。”江深如斯解释他为什么被裴莺甩掉。“我很遗憾。”

    朱砂小心地给一块水煮鱼剔刺,江深说的话她一个字都不相信。

    但无所谓。

    “如果这是您为了某些目的的谎言,我岂不是要被打上诸如小三一类的标签。”

    “可能会有人误解我对裴莺是出于横刀夺爱,其实并不是。”江深将勺子放在朱砂的盘子前等待投喂。“我是真的因为喜欢裴莺。”

    “非常令人感动了。”朱砂不走心的评价。

    即便一个、两个,真的那么喜欢裴莺。

    可朱砂真的不需要真心。

    “所以给不了她幸福不如选择放手。她现在在和江承见面。”

    江承这个名字没有对朱砂造成任何触动,而江深也讲得很坦然,没有半点芥蒂。

    朱砂将剔好刺的鱼片一口吃掉,江深锲而不舍的等待下一片。

    “您的意思,您的艺术家前女友放弃了一位无趣的、忙碌的、没有情调的资本家,选择了一个有趣的、清闲的、有格调的、程序员出身的科技公司总裁”朱砂有没能抑制住的笑意。

    “情怀。”江深加了一个注脚,“江承也是裴莺的过往。”

    “真文艺啊。”朱砂把一片鱼送到了江深的口中。

    第12章 晚餐

    江承看着坐在对面的裴莺,脑海里翻涌的的确是过往。

    他刚刚到lún敦的时候很穷,穷到他甚至想到哪怕以后再还江明森的钱,总要先活下去。

    然而账户里没有钱。

    他一瞬间就知道这是江深干的。

    他开始很愤怒,转瞬而颓丧。

    裴莺的出现不啻于他生命里最大的亮光。

    裴莺是学艺术史的,比江承大一届。

    她敏锐地感觉到了江承的窘迫,她带着江承参加各种含餐的活动,通过自己的关系为他找到了低于市价的房间,为他介绍兼职,AI领域大牛沃特森教授对于江承的赏识就源于裴莺给江承带来的助理工作。

    裴莺她美丽,善良,江承无法不被裴莺吸引。

    他攒钱给裴莺买礼物,他现在都清晰地记得是一个卡地亚的手镯,很基础的款,但耗尽了江承的积蓄。

    他终于对裴莺告白。

    他能想起裴莺当时的嗔怪,嗔怪背后却是带着惊喜。

    他觉得裴莺可爱极了。

    可是裴莺拒绝了。

    那时候他没有很着急,裴莺马上就要毕业了,她要回国了,他想裴莺可能是有了异国的不安全感。

    他觉得自己毕业了回国了,一切都会好的。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