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其他类型 > 朱砂痣 > 第 3 章

第 3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江深会来这里。

    这种场合出来的项目都不小,但是如果江深代表的是江氏旗下的明森金融,那么这些项目可能都不够看。

    除了他的承衍科技。

    江承jiāo叉着手指听着资本大佬们的发言,脑子里却转动着明森金融进入的利弊。

    从各方面来看,都很合适,除了他自己的心结。

    江深果然拿过话筒,提出了自己对承衍科技的看法,也同时给出了比其他大佬更加优惠的条件。

    江深讲完,似笑非笑地看着江承。

    江承的脑子里却忽然响起了裴莺的话语,“江承,现在和江深在一起,我真的很迷茫”

    “好了,谢谢大家,这次会面我感到获益良多,接下来承衍科技会就具体事宜与各位联系,谢谢。”

    江承做了下总结,并没有对任何一支橄榄枝做出回应,然后离开了会场。

    第6章 泳池欢爱

    朱砂并没有在睡觉。

    江承回到房间门前看到的是泳池里朱砂。

    朱砂已经换上了比基尼,桃粉色的系带款,娇俏而撩人。

    朱砂的泳姿很标准,江承站在池边看了一会儿,倒也有了些游泳的兴致,进房间换了泳裤跃进了池中。

    江承在泳池里游了一圈就靠在池边看朱砂,美人鱼一般在泳池里划过一条桃粉色的波浪。

    江承脑海中却是在想裴莺。

    江承的自尊让他自从知道裴莺和江深在一起之后就再也没有和她有过jiāo集。两年来江承让自己回避了一切跟裴莺有关的人、事、物。

    甚至江承想到找一个女孩,而这个姑娘表现的很优秀,让江承几乎以为自己忘掉了裴莺。

    可是今天看见裴莺站在广场的对面向他微笑,他无法克制的走向了她,也听见了裴莺的呢喃,关于她和江深之间的问题和自己的迷茫。

    他的心里不是没有触动,但他不是两年前的年轻的幼稚的江承了。

    朱砂划过一个圈,掉头游到江承面前,在水中抚摸着江承的腹肌。

    江承一向是自律的人,包括对身材的管理。

    朱砂的手仿佛有魔力,打断了江承的思绪。

    朱砂在点火,她轻轻地褪下了江承的泳裤,手握住了江承的疲软的ròu棒,上下抚摸,江承“嘶”的一声,被燃起了yù火,他的身体给出了诚实的反应,在朱砂的手中站立了起来。

    朱砂用舌尖舔弄着江承,然后将江承的ròu棒慢慢含入口中。因为太大,朱砂的动作显得有些艰难。

    这倒是给了江承一个惊喜,朱砂并不太喜欢口jiāo,只是偶尔会在他的强迫下为他舔。想到这里,江承微微眯了下眼,这算是朱砂给他的分别礼物么

    朱砂如果听到江承的心声可能要笑,没有这么复杂,江承在下飞机前的撩拨让朱砂的心里似乎有一团下不去的火,而江深的亲吻则更是撩拨了朱砂似乎是有点偷情的快感。

    朱砂小心的避开了牙齿,吮吸着江承的ròu棒,用口腔的内壁和嘴唇包裹着ròu棱吞吐。

    朱砂的舌尖在ròu棒马眼上舔弄,手抚摸着蛋囊。

    朱砂的动作不算娴熟,却足够给人销魂的感受,江承微微仰着头,感受着感受着朱砂的唇舌给与他的极致快感。

    在江承的身体微微颤抖时,朱砂终于是耗尽了氧气,放开江承钻出了水面,大口大口的呼吸。江承的眼睛已经盛满了情yù,他抱起朱砂将朱砂的比基尼胸罩解开,放在了无边泳池边,朱砂小小的惊呼了一声,躺在了池边,她的腿垂在水中,江承站在池中面对着朱砂的下身。

    江承分开了朱砂的双腿,一只手解开了朱砂泳裤的系带。

    “江,江承”朱砂一只手撑着地面微微直起身子,她全身赤luǒ的暴露在月光下。

    即便周围没有人,也让她有一点不安。

    江承的yù望已经无法遮掩,朱砂的花穴已经绽放在他的眼前,纵然再熟悉不过,却依旧美得让人赞叹,毛发并不茂盛,江承用手微微撑开饱满的yīn唇,小穴口是粉嫩的颜色,有透明的液体从里面流出,花穴上的珍珠已经微微凸起,彰显的朱砂的动情。

    江承用舌尖触碰了一下朱砂的yīn蒂,朱砂微微抖动了一下身体。江承完全的含住了朱砂的yīn蒂,吮吸舔弄,手指chā进了朱砂的小穴,模拟着ròu棒进进出出。

    这种强烈的刺激让朱砂的身子向后仰去,一对雪白而丰满的rǔ房暴露在空气之中。

    江深看着楼下的泳池,场面yín靡而激烈。

    朱砂的rǔ房完整的暴漏在江深的视线里,浑圆而饱满,肤色雪白,而粉色的娇小的rǔ头,因为快感而凸起。

    她绷着上身,线条极为优美,肩膀薄窄,腰身纤细。江承埋首在朱砂的腿间,江深甚至隐约的听见了吮吸yīn蒂的啧啧声和手指在小穴里进出的水声。

    江深夹着一根烟,忽明忽暗的火光让他的神色难以辨明,他看着朱砂的表情,朱砂仿佛是因为在户外,紧紧咬着下唇,但在江承的持续进攻的巨大快感下,她终于放开了呻吟。

    “啊再快一点江承江承我不行了”

    江深微微眯起了眼,这个呻吟过于婉转而勾人,冲天的媚意不仅让江承无法控制,甚至江深的尾椎骨也隐秘得感受到了一种酥麻。

    江深看到朱砂抖动了下身体,她的手臂已经无力支撑,整个人躺倒在了池边。

    朱砂在江承的口中喷shè出来,这种户外的羞耻让快感似乎格外强烈,她稍稍恢复了意识之后,被江承拽入了水中。

    江承的yù望还没有得到纾解,朱砂背靠着池壁站着,江承抬起了她的一条腿,毫无阻力地chā了进来。

    刚刚高潮过的身体格外敏感,朱砂“唔”“地呻吟出来。

    江承的舌勾住了朱砂的舌头,下身的开合幅度愈发剧烈,水波不停地撞击着池壁,池水微凉,而朱砂的穴ròu却是滚烫,让江承置身于冰与火间。

    朱砂的穴内仿佛有无数张小嘴在吮吸,江承脑海中的一切想法似乎都只退化成了“干死她”。江承的ròu棒更加快速的在朱砂的穴内进出。

    熟悉的战栗感又慢慢的向着朱砂的全身蔓延,“又,又要到了”被江承吸着舌头,朱砂微微带着哭腔含糊的呻吟出来。

    朱砂在江承的怀里颤动着,而江承终于也狠狠得抽chā了几下,终究是带着最后的理智,shè在了池中。

    朱砂大口地喘着气,接连的两次高潮抽干了朱砂所有的力气。

    “江深”裴莺刚刚回来,刚到江深站在阳台面对着外面,空气中还有轻微的烟味,“在看什么”

    “没事。”江深摁灭了烟头,走了进来,关上了房间通向阳台的门。

    裴莺沉默了一下,走过来抱住了江深的腰,将脸贴在江深的背上。

    江深的表情没什么波动,他冷淡的扯开了裴莺的手,“我有点事,今天回昌城,飞机半个小时后起飞。”

    裴莺乖巧的点点头,“我去收拾一下。”

    江承将朱砂抱回了房间。

    “我好累。”朱砂眼睛都要睁不开,闭着眼呢喃,仿佛撒娇。

    江承的眼里流出了一丝柔情,“你闭着眼,我给你洗澡。”

    江承放好了一缸水,朱砂真的乖乖的闭着眼不动,享受着江承的服侍,江承也踏进浴缸中,抱着朱砂,洗的一丝不苟,仿佛在进行什么仪式。

    外面传来了飞机的引擎声。

    不知道是谁已经离场。

    第7章 分手

    朱砂站在名邸国际这套房子里,左右看了看,活动了下身体,准备开始收拾东西。

    早上从C城回来,江承就陷在了许柔柔无穷尽的电话中,“嗯,不想去滑雪,法国你想去就去啊,这个季节没有薰衣草好好,你想去普罗旺斯就去”

    江承一只手拿着电话一边收拾行李场面有一点尴尬,江承完全不知道自己的东西在哪里。

    朱砂带着嘲讽抱着手臂站在一边看江承,甚至点起一根烟。

    江承并不抽烟,他虽然不限制朱砂但朱砂很少在房子里吸,但现在的朱砂百无禁忌。

    江承不习惯家中有旁人,只有钟点工定时上门做清理,他也不允许助理介入到自己的私人生活。

    江承的日常之前一直是朱砂在打理,朱砂的袖手旁观让江承看起来束手无策。

    终于是朱砂受不了江承电话的粘腻,指着柜子里的各种指挥着江承自己收好了行李。

    江承关上门,房间一下子安静下来。

    朱砂该要收拾自己的行李了。

    江承这么一走其实意思就是朱砂可以住到他回来,不过朱砂没有这个打算。

    江承可以算得上大方的旧情人,至少朱砂接下来很久很久都能衣食无忧,朱砂也坦然地收拾东西准备腾地方。虽然觉得江承这次的选择人选很有些让人一言难尽,但终究是江承自己开心就好。

    朱砂从一开始就把自己当客人,可是一年过去却发现这个屋子里四处是自己的痕迹。

    朱砂慢慢的收拾着一边和中介联系着房源,却第一次感觉到了昌城的租房市场如此不友好,价格环境地理位置完全不可兼得。

    谢绫并非土生昌城人,这么多年也没有能力在昌城买房,一直和朱砂租着房子住,出事后没有续租,朱砂跟着江承搬进了明邸国际,这是她第一次实际意义上的自己寻租。

    直到太阳西沉也没有得出什么结果,朱砂收了手机决定明天再战。朱砂在冰箱里翻了翻,没有剩什么食材,自己煮了碗面做晚饭。

    在面条翻滚在锅里的时候,朱砂接到了一个电话,陌生号码。

    “朱砂。”声音低而磁xìng,朱砂的耳边忽然有点痒,仿佛有湿热的气息在耳旁。

    “江董事长”朱砂迟疑了一下。

    “你在干嘛”江深却好像只是单纯打电话来闲聊。

    “在煮面。”朱砂实话实说,而“你怎么知道我的电话”这种愚蠢的问题甚至不值得被问出口。

    这句话仿佛愉悦了江深,“那你下一步准备做什么”

    这个问题问的相当具体,江深不避讳自己对于江承和朱砂的了解,他知道江承和朱砂分手了,也知道朱砂将要离开。

    朱砂拿着筷子挑了一下锅中的面,防止黏连,“找房子,然后找工作。”

    是的,找工作。虽然江承很大方,朱砂并没有坐吃山空的打算。而她和江承在一起的jiāo易,朱砂也视作了工作的一种,以劳动,换取金钱。

    “这些我都可以提供给你。”

    朱砂勾勾唇角,“江董事长是在献爱心”

    大家都是成年人,朱砂没有兴趣玩这种游戏。

    “怎么这么说”江深语气中的笑意更加明显。

    朱砂挑起一根面咬了一下,已经熟了,她把火关上。

    “江董事长觉得我是被人抛弃的无家可归无人可依的可怜的少女那真是谢谢董事长的关心了。”朱砂用肩膀夹着手机,把面盛在碗里。

    “我的办公室缺少一个行政秘书。在二环我有一套小公寓,市场价租给你。”江深并没有接朱砂的话语,开出了自己的条件。

    朱砂端着面碗坐在桌子前,她并没有犹豫,“好的江总。”

    江深安静了一下,朱砂答应的太过干脆利落,“具体信息明天我的助理会和你jiāo接。”

    “好的。那么江总,您为什么要这么关心我呢”朱砂咬着筷子压低了声音,带着媚意而勾人。

    “献爱心。”江深的声音却相当一本正经。

    这把朱砂逗笑了,她不信江深没有目的,甚至她大概能猜到,虽然她自己对江承不会有江深所以为的影响力。

    但江深开出的条件确实很合适,并不是以钱而压人,朱砂现在并不缺钱,这让朱砂完全说不出拒绝,也没有必要拒绝。

    “那我先谢谢江总了。”

    “周一见,朱砂。”江深的话带着未尽的深意。

    江深的助理第二天很准时的到了朱砂的楼下。

    “谢小姐,我是崔一明,江董让我帮你搬家,这是公寓钥匙。”江深助理是个相当年轻的男生,但是看起来很干练,毕竟江深的身边人都可以称得上是职场精英。

    “谢谢,您叫我朱砂就好。”朱砂的东西很琐碎,却也满满的装了三个箱子。

    崔一明把箱子推了出去,朱砂跟着他一起上了车。

    “您周一上午九点到江氏大厦25楼人事办理一下入职,我已经和人事jiāo代过了,他们会处理。”崔一明把车子开出车库。

    朱砂点点头,“好的。江董的总裁办现在有多少位秘书”

    崔一明沉默了一下,“总裁办有四位秘书,但是您将不会到总裁办,您的报告对象是江总本人,办公室在江总办公室的外间。”

    “所以是生活秘书”朱砂轻轻一笑,看了一眼崔一明。

    崔一明莫名觉得压力有些大,“江总会亲自和您确认具体工作内容。”

    朱砂并没有继续问下去,她的手机忽然震了一下,打开却是几条陌生私信。

    朱砂的微博没有特别经营过,也没有什么人知道,朱砂打开私信,发现是几张图片,背景是酒店房间,隐约看得到四季的树枝标识,而床脚的行李箱朱砂再熟悉不过。

    照片里没有具体的人像,某一张上有一双赤luǒ的腿,显然来自某位姑娘,某一张的角度像是来自偷拍,一个男人背对着镜头站着换衣服,半个赤luǒ得背上面还有朱砂熟悉的一道抓痕,那是她在泳池中的第二次高潮中,抓在江承的背上的。

    朱砂顿时觉得许柔柔简直是神奇,发这些给她是炫耀么作为胜利上位的现任,来前任这里彰显自己的战果吗

    崔一明在后视镜里看到了朱砂抿唇的微笑,她的唇形很好看,薄却饱满。江深难得的会给他这样一些任务,崔一明在到来前确实很好奇。这种好奇在见到朱砂的那一刹那烟消云散了,无论是不是因为这张脸,他想,朱砂真的是很漂亮。

    后视镜中的微笑在下一秒,带上了无尽的讽刺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