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其他类型 > 朱砂痣 > 第 2 章

第 2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但这在江承看来不失为一场show。

    从手臂,到胸前,到抬起的腿间流露出的风情。

    朱砂仿佛知道江承在看,她缓慢的擦拭,在胸口和大腿流连。

    江承带着点笑意,在朱砂坐到床上时就翻身把她压在身下。

    江承隔着丝绸咬住了朱砂的一边rǔ头,唾液将布料濡湿,朱砂的rǔ头慢慢挺立起来。

    “勾引我”江承的舌尖舔弄着朱砂。

    “是啊”朱砂手慢慢伸下去,攥住了江承的ròu棒,感受着从绵软到坚硬。

    朱砂的声音仿佛带着钩子,江承深深吻住了朱砂,朱砂闭上了眼,用舌头去纠缠江承,追逐,缠绕,直到江承喘着粗气分开了朱砂的大腿。

    朱砂的身体总是像在迎接他,那种水润的紧致感再次袭击了江承。

    朱砂搂住了江承的脖子,依旧送上了自己的唇舌。

    感受着江承从一开始的三浅一深到后来的毫无章法。

    朱砂在床上摇晃。

    即便是发泄,你对我的yù望,也不能源自他人。

    第4章 谢绫

    这一场很持久,大概是连着做了两次。

    在朱砂颤抖着哭求了三次换了两次姿势之后,江承终于shè了出来。

    朱砂的腰极酸,累的睡眼迷蒙。

    江承从背后抱着朱砂。

    在朱砂即将睡去时,听见江承说,“我给你准备了一张卡。”

    朱砂睁开了眼,随即又闭上,没有任何回应,沉沉睡过去。

    江承没有等到朱砂的回应,他有几秒钟的忐忑,但是却发现朱砂睡着了。

    他略微发现自己松口气,他不想知道朱砂说出什么。

    其实他和朱砂的关系就应该是这么简单,他出钱,她出身体。

    他可以喜欢他的身体,但不应该是沉迷。

    朱砂起床时江承已经走了,她收拾了一下东西,去完医院直接去机场和江承回合。

    朱砂到第一医院病房门口的时候,碰见了她妈妈谢绫的住院医生陈医生。

    “谢小姐过来了”陈医生显得很客气,耳垂处的微红透露出了一点思绪。

    “陈医生好,我妈妈情况怎么样”朱砂挂上了笑脸,快步走过来。

    “你妈妈状况一直很稳定,也算是好消息吧。”陈医生摘下了口罩,露出了颇为年轻的俊秀的脸。

    “谢谢您陈医生,我妈妈的身体还是多劳您费心。”朱砂抿唇笑了下。

    “没关系,这是我们的职责。”陈医生顿了一下,“朱砂,今天晚上有没有空”

    “抱歉陈医生我今天晚上有事。”朱砂带点歉意的说。

    “没事,没事,我就是问问。”陈医生摆摆手,显得十分尴尬,然后快步走开了。

    如果没有未来,不如从一开始就拒绝掉。朱砂面无表情的推开门,单人的病房,她妈妈谢绫安静地躺在这里,只有心电图上一波一波的曲线显露出谢绫还活着。

    谢绫已经在这里躺了一年了。

    朱砂从最开始的走投无路,仿佛已经渐渐看开。

    谢绫去年夏天的一个雨夜遭遇了车祸,头部受伤,再也没有醒过来。

    朱砂坐在床边握着她母亲的手,苍白,瘦的筋骨毕现。

    肇事者当场死亡,车辆翻到了旁边的沟渠。

    却不是什么有钱人家,对方家里托人送来了一笔十万的款项,告诉她真的没有钱了,而就此消失不见。

    这只是谢绫一次手术的钱。

    而谢绫前前后后大大小小的开颅手术做了四次。

    她确实感谢江承,没有江承,她的境地,她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

    朱砂看着谢绫,她终究没有醒过来。

    变成了植物人。

    好在暂时是没有生命危险了。

    其实朱砂和妈妈的关系说不上很好,无论怎样回忆,谢绫都仿佛总是忙于自己,对于朱砂,给足了钱便是尽到了义务。

    然而终究是相依为命,二十年,母女两个人相依为命。

    她躺着,她却再不能做什么。

    江承帮朱砂找过医生会诊,这种情况也没有什么办法,所有人都告诉朱砂只能靠天意。

    朱砂挽起袖子,倒了热水,给谢绫擦洗了一下。

    护工张姨刚好打完饭回来,“朱砂来了你放着我来吧。”

    “没事张姨,你先吃饭吧,我这已经好了,今天我得出去一趟,这两天有点事可能过不来,我妈这儿你得多费心了。”朱砂给谢绫的被子盖好,从包里取出一个信封,“辛苦了张姨,这个钱你拿着。”

    护工推辞了下也就收下了,“那你慢点,你妈这个还好有你啊。”

    朱砂笑了笑,握了下谢绫的手走出了病房。

    护工的脸带上了点不屑,转而又有点同情,她知道朱砂跟了个有钱男人,这钱来的不正当。

    可又有什么办法呢朱砂一个年轻女孩子,她要怎么弄来这一大笔钱呢

    护工转而叹了口气,都是命。

    朱砂到机场的时候江承已经到了。

    隔着私人飞机贵宾休息室的玻璃朱砂看到江承的湾流G550已经滑行过来了。

    江承从笔记本屏幕上移开了一下视线,“怎么样了”

    “还好,医生说情况还算稳定。”

    江承点点头,他的助理过来将江承的东西收拾好,准备登机。

    江承的助理也并不是人人都可以干,朱砂想到昨天晚上自称江承秘书的姑娘,大概是总裁办的小行政吧。

    昌城到C城大概飞三个小时,昌城已是落叶满地的时节而C城正值盛夏。

    飞机快要降落的时候,朱砂准备换衣服。

    江承挑挑眉示意助理关上门隔离了视线,好整以暇的坐着看朱砂换装。

    朱砂脱去了外衣,换上了一件一字肩的黑色短连衣裙,露出了线条优美的肩线与锁骨,然后慢慢地诱人地换上丝袜,腿不老实地蹭着江承手背,细长的双腿隐隐地泛着微光,然后踩进了一双细跟JIMMYCHOO。

    朱砂补完妆后终于被江承拉进了怀里,江承咬着朱砂的嘴唇,“想让我在这里要你”

    朱砂伸出小舌头舔着江承的唇,眼睛里仿佛有一汪春水,“好啊。”

    十分撩人,只是飞机要降落了。

    朱砂扭动了一下身体,感受到了江承的坚硬。

    江承轻轻拍了下朱砂的臀部,狠狠的吮吻着朱砂。

    朱砂气喘吁吁地推开江承,“口红都花了。”

    降落前的失重感稍稍抑制了江承的yù望,江承终于投降,放弃了在这里zuò ài的打算。

    他咬了下朱砂的胸口,“喂我。”

    “不要”一门之隔就是助理,朱砂有一点尴尬。

    江承自己动手将朱砂的裙子撩起,朱砂雪白的rǔ在无肩带的抹胸中显得格外诱人。

    江承拉下朱砂的抹胸,一对rǔ房颤动着跳动在江承的眼前,粉色的rǔ头在江承的注视下慢慢的站立。

    江承用舌尖挑动了一下,朱砂整个人都开始酥软,她换着江承的脖子,江承将整个rǔ头含进了嘴里,吸吮并挑逗,手大力的揉捏着另一只,rǔròu在手中不断变换形状。

    江承的唇齿与朱砂的rǔ房间弥漫着旖旎的啧啧做响的水声,朱砂咬住了自己的下嘴唇抵御着快感。

    江承换了另一边,咬着朱砂的rǔ头说,“宝贝,真的比以前大了很多”

    朱砂媚眼如丝,“那要谢谢江总咯。”

    江承一边吮吸一边笑。

    飞机落地时,朱砂看起来已经整理整齐,面上却流露出一抹春意。

    江承的指尖是他在朱砂腿间摸到的一抹yín液。

    第5章 江深

    C城这场秋日的盛宴颇有些名气。

    资本,金钱,模特,xìng爱。

    仿佛任何一个圈子都能在这场盛宴里找到自己的标签。

    众多项目在这里寻求投资,众多资本在这里寻找着去处,众多有钱而花心的男人在这里寻找着一夜或数夜情缘,众多女人在这里做着一夜变凤凰的梦。

    飞机在C城南边的海岛降落,随着海风吹拂,朱砂已经感觉到金钱与yín靡铺面而来。

    岛上只有一座酒店,在每年这天只服务于这场盛宴。

    江承的到来让众多圈内大佬亲自来迎接。

    江承的承衍科技经过几年的发展已经是网络寡头企业,而最近放出的美股上市融资信息吸引了众多投资大佬。

    江承虽然是吸引投资而来,却显得更加闲庭信步,到了这种层次,也只有他拥有选择权。

    所以江承来的很晚,却以下飞机就被各种江老弟的热情欢迎而包围。

    朱砂乖巧地跟在江承身后,做好一个完美的花瓶。

    江承和朱砂的房间在岛中间的总统套,酒店的总统套房只有两套,不远不近的三处围着一个无边泳池,这是酒店的核心地带。

    出了核心圈就是一片酒池ròu林的风光,各色网红,小明星,男男女女,yín靡而混乱。

    晚上的庆典还没有开始,江承和朱砂在海边散着步。

    十分钟的功夫有不下三拨小嫩模来试图与江承偶遇。

    江承微笑着握着朱砂的手,示意自己已经有伴。

    走到广场边时,江承突然手紧紧一握,转而变得冰冷,朱砂疑惑地看着江承,江承顿了一下,“我有点事,等会儿回来。”

    朱砂点点头,江承快步离开。

    但很快,朱砂就透过花丛看见江承和一个女人面对面站着,缝隙中透出了那个女人的脸。

    大约二十七八岁,眉目清冷,带着知xìng的气质。

    朱砂心中了然,那是江承心中的白月光,裴莺。

    江承没有十分避讳这件事,朱砂也从各种渠道或多或少的知道,江承喜欢裴莺。

    裴莺是江承在剑桥的学姐,江承在英国读书时执意不接受任何家里的资助,裴莺帮了他很多,但裴莺一直没有答应江承的追求  。

    至于原因,江承没有说过。

    偶尔会摆出一副爱而不得的痛苦面孔仅仅是不和他在一起,江承大抵也不会愤懑如斯。

    既然裴莺来了,那么江深应该也来了。

    在朱砂这样的想着的同时,耳边有潮湿的呼吸,“江承抛弃你了”

    朱砂被突如其来的磁xìng男声一惊,猛的扭过了头。

    唇却蹭过了另一张唇。

    这个男人低下头,以一个极为暧昧的姿势贴着朱砂。

    朱砂并没有真正的和这个男人见过面,然而无论是报刊,亦或网络,又或者和江承三分相似的面孔,他们有同样英挺的鼻子,薄而红润的唇,她知道这是江承的哥哥,裴莺的男友,江氏集团的掌门人,江深。

    江深微微笑了,眼睛也弯起了轻微的弧度,他的眼睛比起江承显得狭长,是更加勾人的桃花眉眼,这个男人看上去比江承显得更加骄矜,但那是骨子里带出的贵气,是啊,这才是正统的江家人。

    江承,是私生子。

    江深轻轻舔了下刚刚和朱砂接触过的嘴唇,十分轻佻,但在江深做来十分诱人。

    “唔”朱砂被江深捏住了下巴,江深低下头,吻住了朱砂,舌头只一卷,就卷带着朱砂的舌在口中挑动。

    朱砂只有一瞬间的惊诧,就被江深的深吻带的投入进去。只是眼内依旧一片清明。

    天渐渐黑。

    这座岛上已经变成一个yín靡的世界,每个黑暗角落里都有不为人知的jiāo易。

    在花架边拥吻的两个人得不到任何注意。

    许久江深放开了朱砂,朱砂神色没有什么变化,只是带上了一丝绯红。

    “想要么”江深咬着朱砂的耳垂。

    朱砂勾起唇角,“你是想要报复江承么。”

    “报复什么”江深显得漫不经心。

    朱砂看了看那边,裴莺似乎情绪有些激动,江承伸了伸手终于轻轻抱了抱裴莺。

    江承勾勾唇角,显得一副并不在意的样子。

    “还是,您对江承的女人始终这么有兴趣”

    这不是秘密,在江承追求裴莺时,江深并不认得她。

    在江承迟裴莺一年毕业回国后,她已经变成了江深的女友。

    江深似乎是被朱砂逗笑了,“也许吧。”

    随后江深看了眼时间,没有再说什么转身离开。

    朱砂并不会真的觉得江深对自己的有什么兴趣,大抵不过是因为她现在名义上是江承的女人。

    有时候她觉得江深和江承这对兄弟透露着怪异。

    江承的母亲当年是江深的家庭教师,同时她也破坏了江深的家庭。江承是江家的私生子,即便江承的母亲始终希望他能回归江家,然而江承始终不认江家,不认父亲江明森。

    江承的母亲去世比较早,江承始终不接受江明森的任何资助,他的青少年时期堪称清苦,自己读书,自己去留学,自己一手办起承衍科技,而如今,江承也不过只有27岁。这份成绩就算有家庭的扶持也堪称惊艳,江承却是真真正正靠自己,一步一步的走出来。

    江深的母亲是真正的大家闺秀,怀孕时候被江明森出轨伤透了心,生下江深就伤了身体。

    但她不曾对江承做过什么,在江承及其偶尔的对江家的描述中,他对江深的母亲不失敬意江明森就是王八蛋。

    江深与江承说起来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却很难说有什么直接接触。

    朱砂几乎未曾从江承的口中得到过江深什么信息。

    朱砂静静的回忆了一下,然后淡然的离开,这又与她有什么关系呢

    整场海岛的盛宴已经拉开大幕,江承回到朱砂身边时看起来有些心不在焉。

    朱砂并不在意江承和裴莺有什么jiāo谈,在意的应该也是江深。

    核心级别的总裁们会私下有一个私密的会面,朱砂对江承说海风吹的有些头痛,想直接回去睡觉,江承点点头。

    这场会面江承知道有几家心照不宣的投资方,不过这也不是什么非常良好的场合,大家只是隐晦地谈谈彼此的意向,但江承在心里细细思量,始终不算满意这些企业的资质。

    而当江深信步走进会议室时,江承微微皱了皱眉。在遇到裴莺之前,他没有料想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