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其他类型 > 朱砂痣 > 第 1 章

第 1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

    本书由www.shuoshuo520.com【小若雪】整理上传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如不慎该资源侵犯了您的权利,请麻烦通知我及时删除,谢谢!

    -------------------------------------------------------

    《朱砂痣(都市NPH)》作者:荞西

    文案:

    朱砂遇到了五个男人,每个男人心里都有一道白月光。

    可这又怎样呢?

    从金主,到金主的哥哥。从前任姐夫,到同父异母的弟弟。

    从棋子,到棋手。

    朱砂踏着男人的心而来。

    ----------------

    都市NP+H      剧情加ròu/ròu加剧情

    第1章 朱砂

    昌城东三环的名邸国际,称得上超豪宅盘,住户中福布斯的常驻客、一线明星们毫不鲜见。

    也还有为数不少的年轻女孩们,娇俏,可人,不需要工作,进进出出豪车代步,遛狗、瑜伽、购物似乎构成了生活的全部。

    住客们心照不宣,这是一群金丝雀。

    时至深夜,某位户主在开睡衣趴,几个女孩敷着面膜偎在宽大的沙发里,端着红酒聊天。

    金丝雀们也有自己的社jiāo,在这种jiāo际中如果获取了其他金主什么信息供给自己的金主,这无疑可以加重自己的砝码,推迟被分手的悲惨境地,或是让自己在金主众多莺莺燕燕中脱颖而出。

    每当有新的女孩住进这里,总会想方设法地加入这个群组,她们仿佛彼此是极好的闺蜜,在微博上晒出一起扫货,一起下午茶,一起SPA。

    众多不知内情的粉丝刷着这种白富美的高端生活,在留言处书写着自己的羡慕。

    大家刚刚合照完,正在手速极快的P图,房间的主人齐珍珍已经发了出来,“红酒睡衣趴,有一点点微醺图片图片图片。”几个女孩子敷着面膜却有一种别样精致可爱。

    镜头下面露出一小角VALMONT和一半红酒标签,是大家摆了很久的角度。

    齐珍珍心情极好的刷着评论,“VIVIAN珍”拥有25万粉丝,每天等待着齐珍珍晒出自拍,晒出她的旅行,晒出她最新的包包。

    最新一条评论是,“孙向东今晚没去睡你”

    齐珍珍的笑容一凝,飞快地删掉了这条评论然后把这个人拉黑,不知道有没有人截图,真是让人烦躁。

    孙向东是她的金主,并且对她很宠爱,能让齐珍珍在这个小圈子里拥有着主导地位的原因就是,名邸国际这套房子,就在齐珍珍的名下。

    齐珍珍发自内心地感谢孙向东。

    但她又不愿意承认她和孙向东的关系,大概到底意难平,齐珍珍微微叹了口气,孙向东,到底年纪大了。

    油腻的,发福的五十岁男人,即便保养地再好,也总是让齐珍珍的内心有一抹抗拒。

    是啊,有地位,有钱,或者有权的男人,年纪都不是很轻了,齐珍珍扫了一遍这几个女孩,他们的金主还不如孙向东,有的光是在这个小区就有两个情人她们都在这间屋子里,有的头发花白肚腩挺立,有的供给房子与消费,却不会多给一分钱的现金。

    可是,也总有例外。

    齐珍珍的心情又恶劣了,有地位,有钱,有势的,年轻的,英俊的,男人,就住在她的楼上。可是,那里也有一个女人。

    “喂,你们看微博了么,江承被拍了哎。”沙发另一边的女孩抱着手机说。

    齐珍珍在同一时间收到了推送。“江承夜会神秘女子,举止亲密。”

    齐珍珍点进去看到了几张图片,不是很高清,可是江承有着即便拍的再模糊也能让人一眼认出的气质,身为科技公司的总裁,每每占据着娱乐版的版面,大概是帅到界限模糊。

    照片里的江承穿着黑色的大衣,搂着身前的女孩在额头上轻吻,下一张是两个人上了江承的宾利,没有被拍到去向。

    齐珍珍一瞬间心花怒放。

    “珍珍啊,你楼上那个女人看来是要被江承抛弃了”几个女生吃吃的笑。

    齐珍珍心情大好的选择了转发到微信,在通讯录里找了半天,翻到了一个叫朱砂的名字,点了发送,顺便送上了一个含义不明的笑脸。

    这个圈子在朱砂一年前搬进来时就对她进行了邀请,却被直接无视,朱砂不与他们打任何jiāo道,然而江承却是这个城市资本圈子里人人都想染指的新贵,这帮金丝雀工作进展却大大不顺。

    久而久之,等待她被江承抛弃成为了一众金丝雀的心愿你以为你是谁你凭什么傲你和我们有什么不同你,也不过是被人包养的女人。

    第2章 江承

    朱砂刚洗完澡,一点没有擦去的水珠在锁骨上转了几转,沿着rǔ沟一路流了下去。

    朱砂一手擦着头发,一手拿过手机,看见了齐珍珍发给她的微信,朱砂一张张点开看了,嘴角勾了个嘲讽的笑,把手机扔回到床上,坐在梳妆台前开始了护肤。

    二十岁的姑娘素面朝天就足够惊艳。

    可是这怎么可以。

    即便事情开始出于无路可走,而事到如今,这张脸已经是朱砂的资本。

    朱砂虔诚得拍着化妆水,花了半个小时,朱砂结束了她的晚护肤程序,点开手机重新看了一遍微博。

    从衣服来看,照片是前天拍的不过也无所谓,江承心不在焉已经大概一个月了,他并不掩饰什么。

    而且朱砂已经跟了江承一年,即便江承有所隐瞒她也相信能发现。

    不过没有什么意义,她也不是江承的谁。

    江承给予她金钱,她就奉献她的身体。

    十分公平的jiāo易,甚至一点感情的空间也没有。

    江承的厌倦已经来的很晚了,他能帮助朱砂一年朱砂已经十分感激,并不会奢求更多。

    她和江承本来也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朱砂关上了灯,她想,江承今天应该不会回来了。

    下一秒手机就震动了起来。

    “江承”

    “接一下我。”

    朱砂“恩”了一声挂了电话,江承把地址发到了微信上。

    江承喝酒了,不过听不出酒意,声音一如既往低沉而磁xìng。

    江承不喜欢找代驾,喝了酒总会给朱砂打电话,在过去的一年里朱砂也去接过他几次。

    不过这次有点不一样。

    朱砂大概三天没见到江承了,她打车过去,远远的看见江承靠着车站着,一个女孩子勾着他的脖子仿佛长在他的身上,江承搂着女孩的腰,跟女孩说着什么。

    朱砂觉得场面有一点莫名的荒诞。

    朱砂克制了一下仿佛捉jiān现场的可笑想法,慢慢走过去,江承看见她就把身上女孩的手臂放了下来,女孩看起来喝的有点多,依旧趴在江承的胸口,“我真的没喝多江承”声音很软糯,仿佛撒娇。

    “恩,没有,先上车。”江承极有耐心地哄着她。

    可是女孩好像软的站不住,江承把女孩打横抱了起来,朱砂挑挑眉,江承示意了一下车门没锁,朱砂把后座门打开,江承把女孩放了进去朱砂打开车门,坐进驾驶位,听见女孩在后座拿乔,“江承,我想喝水”

    朱砂置若罔闻,这算是说给谁听的

    江承顿了顿,把拉开的车门关上,进了旁边的711。

    女孩儿似乎立刻酒劲全无,“你是朱砂”

    朱砂点了根烟,没有说话。

    “我是许柔柔,刚刚成为江承的秘书。”女孩的声音依旧细软,却带着点隐秘的挑衅与自得。

    朱砂吐了口烟,“哦。”她并不想知道这个女人是谁,也并不为自己的前途而担忧。

    “江总虽然看起来高冷,但还是挺温柔的。”虽然没有得到想要的回复,女孩还是自顾自得讲着,炫耀江承对自己的百依百顺。

    江承上了车,把水瓶递给许柔柔。

    “先送她回家吧,西柳院。”江承把朱砂咬着的烟取下来,朱砂默然地发动了车子。

    “江总,明天C城的会议”许柔柔说起公事换了个称呼。

    “明天你在家休息吧。”江承的回应漫不经心。

    “我可以的”许柔柔在后座略支起了身子。

    “我去一天就回来,带你去瑞士。”江承依旧是懒懒的,讲话却暖心又男友力bào棚。

    朱砂忍不住从鼻子里笑了一声,让江承抬眼看了看她,朱砂调整了一下表情。

    到了许柔柔家楼下,江承把许柔柔抱下了车。

    朱砂犹豫着又点了根烟,不知道江承这一去要多久,如果兴致上来了说不定一晚上都不会下来。

    没想到半根烟的时间都没有,看来江承甚至没有上楼。

    “怎么吸这么多。”江承坐上车。

    “我以为要等很久。”

    江承看了朱砂一眼,“不至于。”

    朱砂踩了下油门,车窜了出去。

    “不准备问我什么”江承依旧语气慵懒。

    “有什么可问的呢”朱砂反问他。是啊,有什么可问的呢,江承有新欢了,她这个“旧情人”可以等待下架了。“而且,我有资格问么”

    江承安静了一下,他有时候喜欢朱砂的懂事,有时候又觉得朱砂把她的懂事展示的太淋漓尽致,会让自己有一点微妙的不舒服。

    “明天陪我去一趟C城。”

    “明天上午我要先去看我妈。”

    江承点点头,“中午走。”

    “这是让我站好最后一班岗么”朱砂笑了笑。

    却不知道勾动了江承的哪一根神经,“宝贝,你可能需要再开快一点了。”

    第3章 情事

    一进门,朱砂就被按在了门上。

    江承带着一点轻微的酒气,狠狠地吻着朱砂,舌头在朱砂的口中肆虐。手从朱砂上衣的下摆伸了上去,一只手解开了朱砂的内衣,两只手攥住了朱砂挺翘的rǔ房,在朱砂的rǔ头上揉捏。

    朱砂很敏感,在江承手指的动作下,她的腿有一点软。

    江承把朱砂翻过去,朱砂的rǔ头贴上了门,冷的她微微一抖,她乖乖的配合着江承的动作,将屁股翘起来,方便江承的进入。

    江承拨开朱砂的内裤,在朱砂的穴口磨蹭了一下,感觉到里面溢出的汁液,满意地向里面挺近。

    几天没有做,朱砂的小穴好像又变得紧致,江承进去了一点,缓慢的抽chā着,等着液体的润滑能让他整根chā入。

    “乖,放松点。”江承挺动着腰,一只手环到朱砂的胸前,手指挑弄着朱砂的rǔ头。

    朱砂眼神迷离的放松了一下身体,江深立即整根没入,朱砂被顶的直接一夹,江承的ròu棒感觉到了内壁突然的挤压与吮吸,喉咙里不可抑制的低低呻吟了一声。

    “想夹死我恩”声音低沉情yù却喷薄而出。

    他两只手掐住朱砂的腰开始狠狠的撞击。

    “啊”朱砂被干的微微失声,ròu棱不断刮着她的穴ròu,两个人的结合处发出了粘连的水声和身体的撞击声。

    江深的眼睛微微发红,他抬起朱砂的一条腿依旧大力的撞击,朱砂的手臂向后勾住了江深的脖子,她的身体仿佛被江承刺穿,她微微张着唇急促的呼吸。

    江深的呼吸喷在朱砂的耳侧,他吮吻着朱砂白皙的脖颈。

    朱砂一条腿站立得很辛苦,微微的颤抖,江深将朱砂的腿放下,保持着chā入的姿势,顶着朱砂走到了沙发边。

    朱砂在沙发的夹缝中摸索了一下,找到了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丢在这里的避孕套。

    不过这座房子里,又有哪儿不是朱砂和江承的战场呢。

    江承轻轻笑了下,停了动作,咬开了袋子然后把ròu棒拔了出来。

    朱砂被退出的ròu棒磨得腿一酸,她扭头看了一眼江承,上身衣服整齐领带都没有歪斜,眼睛里满满的是色气,面上却分毫不显。

    看起来十分衣冠禽兽。

    江承快速地带好摁着朱砂跪在沙发上,依旧是狠狠的chā入。

    朱砂脑海中有一些破碎的思绪,即便江承对她予取予求,只是这种不知道被谁挑起的火让她来熄灭总让人不开心。

    江承的眼睛微微眯起。

    无论怎样做,朱砂的身体总是让他赞叹,她有纤细的腰,丰满的rǔ,有紧致而水润几乎可以让他死在她身上的花穴。

    他在抽chā中捏着朱砂的腰的手开始用力,进出的幅度更加重大,狠狠的向前撞击着朱砂。

    朱砂的呻吟支离破碎,“不要不行了江承”

    猛烈的几下抽chā后,江承抵着朱砂的子宫口喷shè出来。

    “饿么想吃什么”朱砂懒懒的窝在沙发里,长而微卷的发半遮在胸前,解开的衬衣没有系好,下身只有一条小的可怜的内裤,看上去有一种被凌辱后诱人美感。

    “晚上和青讯科技的吃饭饭倒没吃多少,煮碗面吧。”江承收拾着残局。

    “那你先去洗澡吧。”朱砂从沙发上站起来,赤着脚将衬衣打了个结,向厨房过去。“没有番茄了,青菜加蛋可以么。”

    “好。”江承扯着领带准备脱衣服。

    江承洗的很快,出来的时候面还没有好。

    江承站在门口看着朱砂的背影。

    是很让人赞叹的身材。

    朱砂的头发有些长,她随手挽了一个丸子头在头顶,带着些年轻的俏皮,不过朱砂确实很年轻江承想了一下,朱砂刚刚毕业,还不到21岁。

    她的脖子边有刚刚他留下的吻痕,腰纤细得不盈一握,臀部挺翘,她的腿型很好看,修长而笔直,也很柔韧,江承很明晰这一点。

    这种尤物为他洗手作羹汤的感觉很不错。

    其实朱砂对他的吸引力依旧很大,他对朱砂的yù望并不曾消减过。

    但这不是江承想看到的。

    哪怕只是身体的yù望。

    朱砂把面盛出来,就去洗澡了。

    出来时看见江承正靠在床头看书。

    朱砂已经换上睡衣了,黑色的吊带蕾丝短睡衣,朱砂站在床边抹着身体rǔ,昌城的秋季真的非常干燥。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