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3 第 573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荆河楚的通讯被接起来的时候, 通过投影出来的半身像和其后背景, 留下的几人可以清楚地看到他背后多纳市那标志性的圆顶尖针建筑群——曾经短暂辉煌于多纳基河西流域的涅内瓦家族所建造的涅内瓦家族城堡。

    不过在涅内瓦家族覆灭于诞生家族内的异瞳者之后, 这原先居住着涅内瓦族人的建筑群中的所有私人物品都被协助处理后事的冰霜议会集中收走, 与涅内瓦族人一起下葬到了墓地之中。现在剩下的这个建筑群则成为了当地有名的旅游景点, 名字也从曾经的涅内瓦家族城堡改成了“猩红之堡”。

    外界不清楚涅内瓦家族覆灭真相, 只知道这个家族是惹到了什么势力, 被给灭族了, 据说, 在那个血腥的红色屠杀之夜里,连原本雪白的墙壁都被鲜血浸透, 变成如今猩红墙砖……

    “……而原本是深褐色的瓦片则转变成了灰黑色, 那是涅内瓦家族之魂至今无处可诉说的冤屈与怨恨凝结而出的颜色。”方以唯拿着那份在晨曦镇站口候车时被发到的旅游景点介绍, 念出上面关于猩红之堡的介绍和传闻。

    “不是啊, 涅内瓦家族城堡建造的时候用的就是红砖啊, 他家传统审美就是红砖黑瓦, 什么时候有过白色墙壁了?而且当初议会在完成对凶手的刑判之后,就派人对涅内瓦家族城堡进行清扫, 原本是打算出售给别人的, 但是没有人愿意接收,偏偏维护这片建筑群又是一笔大费用, 议会没办法,才改成了把它作为旅游景点宣传的, 收入就用来支付维护费用。只是没想到大家好像对这种地方特别感兴趣, 每年从联盟主大陆来这里旅游的人都络绎不绝……”条件反射进行纠错, 辛虞说完才反应过来,“是宣传部门新编的景点介绍吗?这也编的太离谱了……”

    荆河楚抱着七宝看了一眼方以唯手里的景点介绍手册,见那本小册子崭新的模样,看起来似乎是第一次被翻动,心里就有了底:“感兴趣的话,正好我要去多纳市,带你一起去好了——北域九成以上的旅游景点都对稷下学宫的教师和学员免收门票费用的。”

    咦,这么好?方以唯眨了眨眼睛,游戏里怎么没这福利!

    虽然说游戏里各个景点门票也就象征性地收了几个几十金币而已——对人人身上至少带了几百万金币、土豪需要另用一套计数单位的玩家来说,这点钱基本可以无视。

    转念一想,魂宠ol作为风靡全帝国、服务器覆盖超过八个星域的超流行网游,其内玩家人数多得跟天上的星星有的一拼,这要真的免费的话,游戏npc就要没饭吃了:魂宠ol号称“99%真实度”,包括npc社会架构和交流,在绝大多数网游里只要系统设置刷新就能还原的建筑物群,在魂宠ol里,却是需要相对应的工作npc去每日进行维护的——当然,同时也会衍生出发布给玩家的任务,比如帮忙打零工之类的……

    荆河楚又看了一下上面关于猩红之堡的介绍,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问:“你怕鬼吗?”

    方以唯呃了一下,努力抑制住头脑里自动冒出来的第一次见到顾景凌时的画面,艰难摇头:“……不怕!”

    看来是很怕啊……荆河楚嗯了一声,抱着七宝不知道又神游到哪里去了。

    辛虞作为荆河楚的好友,一看他那表情就知道他又陷入自我的世界里去了,见状无奈地摇了摇头:“是你有事找我吗?”

    他看向快裹成毛球、只露出一双深翠色眼眸的女孩。

    见女孩不解地望过来,他指了指还在神游的荆河楚:“如果是阿楚找我的话,他会问完事之后再神游,但现在他一句话不说就直接神游,说明这次不是他找我。封里有我的联系方式,不需要让阿楚帮忙;布莱登是狸兵的弟子,和阿楚不熟,他要找我,通过他老师狸兵更便捷;我看来看去,这里也就是你和那个跟你一块的男生可能有事找我了。”

    “……”方以唯轻轻地哦了一声,心道就算是提前了十来年,辛虞的心思还是一如既往的缜密啊。

    ——顺带一提,辛虞口中的“布莱登”就是旁边的猪头少年,刚刚揍过他一顿的狸兵现在去村落协助村子稳定防护罩了:再怎么蠢都是自己带的崽,揍是要揍,帮忙擦屁股也得擦……

    方以唯拿起荆河楚的联络器,调转方向,让他能够看到那个3d虚拟投影模型:“辛先生,您那里有没有这个地区过去的地壳运动之类的资料?”

    社会学的调研报告涉及到很多方面,包括本地地理、气候环境等因素对居民生活影响,这类历史记载一般人接触不到,但辛虞就不一定了。

    辛虞仔细看了看投影模型,肯定地点头:“有,不过这个地方在过去三百年里没有发生过地震之类的情况,但是,”他用一个但是拉住了方以唯正要皱起的眉头,“我记得这里有一座火山。”

    他说着点了一下其中一个白雪覆盖的山头,乍一看和其他山头并没有什么区别。

    火山?

    方以唯一愣:“活的?”

    “不确定,它的名字是多纳基火山,上次爆发是在二百二十年前,火山灰配合多纳基河一起给那片地区带来了肥沃的土地。你们来的不是时候,如果是春夏来这里的话,就能看到大片的田地了。”辛虞笑道,“火山爆发之后,议会有派人去查看那是否还处于活动期,但派去的人发现那边似乎被什么魂兽给占领了,还在火山上开了个防护罩一样的技能,让所有人都无法靠近那一片地区,更不要进入其内了。因此,现在那座山是活的还是死的,没人能说准。”

    方以唯点点头,表示自己记下了:“辛先生您的观点呢?”

    “我?”辛虞没想到这个女孩会问自己,想了想,道,“我想它应该是一座死火山了,上次喷发在二百二十年前,之后就没动静了,火山喷发没这么长的间歇期——再不济,它现在也应该是处于休眠期里。”

    方以唯脸色严肃:好的,活的,确定了。

    而且八成最近三年里就得喷一次。

    荆河楚抱着七宝,眼角余光瞥见女孩绿眼睛里满满的严肃,在没人看到的角度,他轻轻勾起嘴角,无声微笑。

    方以唯没注意到荆河楚的小动作,正在想这边丛林里的异变会不会和那座火山有一定联系:从距离来看,如果那座火山真的爆发的话,这一片丛林和平原地带都会进入受灾区域……

    咦,等一下?

    刚刚辛虞说的是,“应该是处于休眠期里”?

    方以唯忽然抬头:“辛先生,您刚才说,应该?”

    辛虞一愣。

    方以唯紧紧盯着青年的半身投影:“虽然那座多纳基火山口被魂兽占领,导致议会无法派人靠近山头详细检测数据,可检测火山处于休眠期的话,并不需要抵达山顶!”

    也就是说,哪怕不靠近那只魂兽所在的山顶范围,只在山脚山腰,也同样可以根据种种迹象判断火山是否处于休眠期,但是——

    辛虞苦笑起来,他没想到自己一个用词就能让这个女孩意识到不对:“的确,多纳基火山口被魂兽占领,我们无法上去,但还是可以根据山坡上一些深不可测的喷气孔里时不时喷发的高温气体,判断出这座火山是处于休眠期,而非死火山。”

    ——辛虞用的词是“应该”,他不能完全根据这一迹象断定这处于休眠期。

    因为他只是一个社会科老师,并不是专研地理方面学科的人员,所以他只能根据自己已有的知识推断,却不能肯定。

    然而——

    方以唯看了辛虞一会,把刚刚放到旁边去的旅游手册又打开,翻了几页,确认自己的记忆没错:“这本旅游手册的印刷时间是今年1月初……也就是半个多月前,这上面写的远观景点之一就是多纳基火山,从这来看,旅游部门依然认为这是一座死火山。”

    ——连一个并不精修地理方面学识的社会科老师都会怀疑多纳基火山是在休眠期……

    “为什么作为当地官方机构的旅游部门会认为多纳基火山已经成为死火山了?”

    北域最常见的交通工具除了维护费用昂贵的地下列车外,就是已经延续了上千年的雪橇和雪橇犬,同样的,在稷下学宫的营地里也配有雪橇犬,用来代替步行。

    ——正常情况下,五环御魂师的赶路速度是要略快于雪橇犬的,但是不管是方以唯还是叶清阳,都不是土生土长的北域人,对出身北域的御魂师来说习以为常的低温,方以唯却难以适应(这从她那裹成球的装束可以看出来),加上还有荆河楚这个完完全全的普通人在,最后,除了封里老师留在稷下学宫营地里,方以唯和叶清阳,再加上荆河楚三人一同乘上了原本就准备着的雪橇,前往多纳市。

    哦,还有荆河楚那一串的熊猫。

    方以唯看看在车厢里滚得满地都是、她都要没地方放腿了的黑白熊,又看看车厢外哈喇着舌头拉着雪橇跑的黑白毛色狗狗:“都是黑白的,怎么待遇就差这么多呢?”

    “嗷呜?”被叶清阳举到方以唯面前来的毛球疑惑地叫了一声,那一身被叶清阳揉过的黑白色皮毛也有点乱。

    车厢里足够暖和,方以唯脱掉了让她的手掌都弯不起来的厚实手套,把毛球抱了过来,暖手顺带摸毛。

    叶清阳看看试图爬到方以唯怀里去却被自家同伴扯了后腿没能爬过去的熊猫幼崽——好像是叫七宝吧——又看看在方以唯怀里眯着眼睛发出舒服的撒娇声的毛球,又想想外面那几只雪橇犬,心下叹道:狗狗和狗狗的差距待遇也很大啊。

    稷下学宫准备的雪橇犬和车厢原先都是给荆河楚赶路用的,赶车人实力强,雪橇犬实力也足够,比之前方以唯乘坐的雪橇犬速度更快,在空中的太阳尚且还没有产生显著移位的时候,一行人就到了多纳基火山脚下。

    雪橇犬在山脚下一处驿站停下,刚离开车厢,方以唯就皱起了眉头:这里也有风吹过,但比起之前在稷下学宫营地里时迎面而来仿佛要钻进骨子里去的寒风,这里的风吹过时,除了暴露在外的脸颊上微微有点寒意外,身体其他部分并没有感觉到寒冷。

    只这一点,方以唯就可以断定,多纳基火山脚下的温度要比营地那高好几度。

    “荆先生,您在这里或者驿站的会客厅那等我们吧,我和叶清阳去观察站。”方以唯转头对还没有下车的荆河楚说,正困顿的青年没有异议,他也不是很想在这么冷的天出门,干脆就缩在车上,和自家滚滚们一起抱团取暖。

    不过在睡过去之前,他从自己的手腕上卸下了个人光脑,在上面操作了几下,又按了指纹,然后朝方以唯伸出手:“把手给我。”

    方以唯不明所以地伸出手,刚刚判定这边的温度是她可以承受的范围,绿眼睛的女孩已经把那厚实得惊人的手套去掉了,露在外面的手指粉白纤细,被荆河楚抓住,略微撩起衣袖。

    尚未满十六岁的女孩手腕要比他细得多,上面还带着一条银白色镶嵌着绿色宝石的手链,荆河楚嘟囔了一声,把那条手链一并和衣袖拉上去,然后把刚刚卸下来的个人光脑扣在方以唯的手腕上,原本扣在第二扣的金属腕扣自动合拢到第六节,扣紧。

    “正在认证临时授权……”光脑屏幕上闪过这一串字符,下面一个进度条在两秒内走到顶点,屏幕上的字符就跳了跳,换成了“授权已认证,目前临时使用者:方以唯”的字样。

    “行了,我给了你临时授权,开放了所有通讯权限和一部分资料权限。”荆河楚把刚才被他撩上去的衣袖拉下来,盖住光脑和裸.露在外的皮肤,松开手,“稷下学宫里能被我放通讯录里的人都会接我的通讯,你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去问他们就行——通讯录备注就是专业研究方向和人名。”

    方以唯收回手,摸摸衣袖下的随身光脑,金属的外壳并没有给她带来些许冰冷的感觉,反而带着一股热量,就像是荆河楚的手尚未从她手上松开一样。

    这大概要归功于这支随身光脑才从荆河楚腕上解下来。

    北域使用的光脑型号和联盟那不同,为了适应极端环境,这里的光脑质量要求更高——顾家倒是有给她准备,但是她被九头蛇带出来的时候并没有带上自己的光脑,后来顾鸿博急着带人增援,加上方以唯生死不明,他更没心情带上个光脑上路了。直到确认方以唯安全,顾鸿博才记起来这事,然而极地冰川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也没地方买,还是方宋霆从军营里带着的物资里领了个给自己妹妹带上。

    现在这支光脑被荆河楚拿走了,曰“我的你拿去用了,你的给我备用一下,等回来再换回来”。

    做完这事,荆河楚挥了挥手,示意两小孩可以走了,就和熊猫抱团取暖睡觉去了——没忘关上车厢门。

    “走吧。”叶清阳招呼方以唯,毛球暂且交给赶车人照顾了,两人出发往多纳基火山去。

    这个驿站说起来是在多纳基火山脚下,但事实上距离火山还是有一定距离的,正常人步行需要走大约二十分钟才能到设置在多纳基山脚下的第三观察站。

    按照规定,多纳市市政府应该在多纳基火山山腰和山脚下设立观察站,全年都需要有人员留守,日常记载多纳基火山的情况。因此,整个多纳基火山从上往下一共有四座观察站,山腰靠近山顶、距离那只不知名魂兽最近的地方是第一观察站,往下设第二观察站,然后南北方向的山脚下各有一个观察站,分别为第三观察站和第四观察站。

    驿站距离最近的就是第三观察站,这也是方以唯和叶清阳的第一个目的地。

    两人抵达观察站门口的时候,大门紧闭,方以唯试着推了推,没推动。

    “里面锁上了。”方以唯得出结论,发现叶清阳眼睛还看着观察站外那一片雪地。

    她有些疑惑,跟着看了过去,雪地和这几日在其他地方看到的没有什么不同,只是……

    方以唯一怔:这片雪地上,除了她和叶清阳刚刚走过来的那一串脚印,和几个显然是鸟兽留下的脚印外,并没有其他什么人类的脚印。

    她看看距离他们最近的、刚刚被他们踩出来的脚印:这里的雪层看上去松软,但其实并不是,最上层的雪已经变成了冰层,所以她和叶清阳踩出来的痕迹,有些并不是完整的脚印,那就是旁边的冰层跟着崩了。

    刚下的雪层是松软的,就像模子模子一样忠实地显现出走过的痕迹,但当时间长了,尤其是中间气温回升又下降,那么最表层的雪就会出现肉眼难以观察的融化又凝结的迹象,也就变成了他们现在看到的这个模样:乍一眼看过去还是松软的雪层,但其实最外层已经变成了冰层。

    方以唯抬起手,从荆河楚的随身光脑上调出了本地过去七十二小时气温变化情况,很快找到了记录:“前天晚上有一次升温,昨天白天再次降温……最近三天都是晴,没有雪天。”

    “这里的痕迹至少是三天之前留下的。”叶清阳说出了方以唯没有说出口的话,“至少最近三天里,没有人从这扇门里走出来。”

    两人看向那扇紧锁的门。

    最初意识到门锁着的时候,方以唯还能说服自己是三名观察员都上山采集数据去了,以防没人在的时候魂兽进去搞乱,所以才把门给锁上了。

    但是,三天没回来,这是不可能的。

    正常情况下,观察站每隔一天都要和多纳市地理部门进行日常沟通交流,反馈观察站得到的信息数据,所以,即使是三名观察员都离开了观察站上山去了,三天里,至少也要有一个人回来一趟给上级发信息。

    定点定时联络的用处不仅仅在于反馈数据,还用于确认观察站情况——没有这样的定点定时联络的话,建立在丛林和山脚之下的观察站什么时候被魂兽端了,上级都不知道。

    如果没有在规定时间里收到定时联络,上级部门必须立刻视同“观察站出现意外情况”,首先通知附近下属机构——比如距离这里最近的那个驿站的工作人员——前往观察站查看情况,同时调集人员组成小队,前去观察站。

    按照多纳市和多纳基火山的距离,即使是乘坐雪橇犬的普通人,都可以在一天之内抵达多纳基火山山脚下。

    “如果这里真的出事了的话,上级部门的调查小队应该在我们之前就到这里了……”方以唯摸着冰冷的金属大门,喃喃自语。

    “到底怎么回事,进去不就知道了吗?”叶清阳随口道,手指在门锁上轻轻一点,只听几声机械转动的声音,他再一推,门就开了。

    方以唯:“……”这手撬锁技能是从哪里学的!

    两人对视一眼,走了进去。

    观察站不大,就一个带院落的小房子,外面一圈围墙,让人看不到里面的场景。因为人员驻守需求,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又不可能天天有人来送饭菜,所以观察站里附带了生活功能:前半部分是工作区,后半部分则是三名驻守观察员生活的地方,包括了宿舍、盥洗室及厨房,以及两个仓库,一个存放工作用观察仪器,另一个存放食物。

    屋子都锁着,但有叶清阳在,锁和没锁并没有什么区别。

    打开工作区的门,方以唯才跨入,身体就倏然不动了。

    她低下头,看脚下的地面:地面上蒙着一层灰。

    方以唯收回刚刚跨出去的脚,那地面上就清晰地留下了一个脚印——她的脚印。

    目之所及的地面上,只有方以唯刚刚走进去的那一步留下的脚印。

    叶清阳没有走进去,只是站在门口朝里看了看,嘴里则道:“按照这个积灰判断,这里至少有半年没人走动了。”

    方以唯没在进去,两人直接转去了后面的生活区。

    没有丝毫意外,他们在生活区里看到了同样积灰的房间,和不存在任何食物的仓库。

    种种迹象表明,这里至少有半年没有人生活过了。 166阅读网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