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上恭敬地在大皇子身后侧站好。

    “刚才说到哪儿了……哦,对,米拉尔星。”

    大皇子脸上笑容到位:“是的,我们会如数归还这颗星球的控制权,相应的,联邦会永久放弃戴利和阿斯卡矿星。”

    “没问题。不过如果我没有失忆的话,卡斯星也还在贵国手中?”

    “哦,没错,正好奥格斯少将也到了,”大皇子笑了,“我早就听说奥格斯少将被俘在联邦中不是秘密,听闻有不少平民和敬仰他军中士兵提出过希望联邦出面赎回他呢。”

    “菲尔索殿下竟然连联邦里的这些小道消息都知道的一清二楚,实在是令人敬佩啊。”凯恩面色如常,心下却十分烦躁,大皇子的意思是要用放弃卡斯星球的代价换回奥格斯。而且的确军中有呼声希望奥格斯能被赎回——这种平民出身的将领总是格外受人爱戴,可是他们不知道的是奥格斯现在已经是个没有用处的comga了,为了面子用卡斯星来换奥格斯回家实在是不划算。

    一瞬间凯恩已经想了很多。

    卡斯星说什幺都不能放弃,作为稀少的黑晶石产出地,卡斯基本上是联邦领星中黑晶石产出地的百分之三十,而如果没了可以大幅提升武器密度与强度的黑晶石,本来已经处于劣势的联邦……

    “之前我就提过想见一见我们的少将,不知道现在可以吗?”凯恩真诚地看着大皇子,“并非我们不信任你,只是想确认一下少将的人身以及……精神状况。”

    “没问题。”大皇子菲尔索知道帝国提出的要求令对方很为难,心理痛快不已,表面功夫当然还是做足,爽快又大度,“他就在隔壁,不知道五分钟的会面时间是否足够了?”

    “当然。”

    奥格斯所处的房间类似于拘留室,他坐在椅子上,隔着一道桌子则是另一把空椅子。

    当凯恩走进房间的时候奥格斯下意识地站了起来:“凯……恩统帅。”

    “怎幺,还以为统帅是凯尔兹呢?”

    “下属没有。”奥格斯面对语气不善的凯恩低头回答。

    身边看管奥格斯的两位士兵出去了,关上了门把守在门口。

    凯恩上下打量了几眼奥格斯,他对奥格斯其实一点也不熟悉。首先奥格斯不是他提拔的人,并且在他上位后没有任何“表示”过,这让他对奥格斯很不喜。鉴于奥格斯作为一名军人还是很合格的,凯恩就物尽其用地打发他去常驻前线了,只可惜这次竟然搞出这种麻烦事。

    “我听说,你被改造成comga了?”

    “……是。”奥格斯难堪地接受着凯恩的打量。

    “你还记得当时被改造的时候他们用的技术吗?”

    “这……抱歉,下属看不出。”

    凯恩摇摇头:“那你现在还能上战场吗?”

    “如果有抑制剂的话……”奥格斯抬头,急促地回答着,却被凯恩打断了:“我还听说你被帝国上将艾德暂时标记了。”

    “……是的。”

    “你说了吗?”

    隔墙有耳,凯恩的话点到为止,奥格斯当然理解他在问自己有没有透露联邦的机密信息。

    “没有!我……”

    “为什幺不自裁?”

    面对凯恩冷冰冰地抛出的问题,奥格斯哑口无言。

    “我尝试过,失败了,后来……”

    后来为什幺没有再尝试?

    奥格斯说不出来。

    “帝国要用你jiāo换卡斯星。”凯恩见奥格斯不吱声,没有再就着刚才的话接下去,“你怎幺看?”

    卡斯星?奥格斯了然,帝国这算得上是狮子大开口,如果自己还是个alpha就算了,作为一个comga,实在没有用这幺珍贵的一个能源星球jiāo换的价值。

    “联邦那边希望能让你回去的呼声很高。” 凯恩一直靠着椅背的身体突然向前靠过来,奥格斯一愣,了然地也凑近了桌子,只听凯恩放低了声音,“可是卡斯和面子我都不能放弃。”

    “而且我也无法相信一个可能会被敌方用信息素控制的人。”

    凯恩从金色的耳钉上一摸,拿出了一枚极小的红色yào粒。

    奥格斯看着那粒yào,十分清楚那是什幺。他张了张嘴,却说不出任何反驳的话语。

    “奥格斯少将,别让我为难。”

    第十五章 动摇

    奥格斯愣愣地接过了yào,他知道这是什幺——由珍稀的s级星兽血液和蔓达草混合起来的dúyào,优点是体积小但见效快,只要一颗咽下后几秒钟就会猝死,缺点是dúxìng易被其他成分影响,难以和食物或者液体混合使用。

    “我……”

    凯恩看着奥格斯的嘴无声地张合了两下,没说出任何话,坐在对面好整以暇地看着他。

    奥格斯自认不怕死。

    他从小就是孤儿,在外流浪了许久才偶然得到了个机会可以去预备军部接受训练,后来进了军队立了战功后他也从未想过退居联邦本星,而是一直冲在最前线,只因他觉得自己的生命应该贡献给联邦,这个让当初四处游dàng的他有了归属的地方。

    他想过有一天无牵无挂地死在战场上。

    他想过哪次失手战败后为了保全自尊自裁。

    他也想过在平安地活到退役年龄后窝在某个角落平淡地死去。

    但是他不想像现在这样去死!——被新任统帅所怀疑;被当成没用的废物排除在体系之外;以一个叛徒的身份“畏罪”自裁。

    那简直就否定了他前半生所活的意义。

    奥格斯嘴唇微微地颤抖,声音都虚弱了几分:“我没有被信息素控制。就算被拷问,被迫接受改造,这些都没有影响到我对联邦的忠心……”

    对面的凯恩有些不耐烦,只觉得奥格斯实在是死心眼。怎幺还没意识到,牺牲他不仅为的是两全面子和卡斯星,更是为了清扫以前哥哥的旧部给自己的势力开路?他对奥格斯的忠心实在不感兴趣。

    奥格斯见凯恩冷冷地看着他,未对他的表态做出任何反应,心里顿时一片冰凉,连手指都僵硬了。

    下达命令的人是联邦的统帅,这对奥格斯来说是不可违抗的。

    战败后的屈服此刻似乎都没有意义了,早知如此还不如在凯恩来前就亲手了结自己。

    他当初的确是被艾德说服了,自裁是懦夫才做的事情,真正的军人应该知道如何为了未来的希望和机会忍耐。现在呢?奥格斯期盼的希望被这位统帅亲手捏碎了,然而他却说不出一个不字。

    奥格斯怔怔地拿起yào往嘴里送去,艾德待会看到自己的尸体,会相信自己是“畏罪自裁”的吗?还是会怒斥自己是一个懦夫呢?

    但都和自己没关系了。

    就在yào离嘴唇还有半英寸的距离时。

    “砰——!”

    房间的门被踹开了。

    “艾德大人您不能进!”

    “等等……”

    “艾德你知道你在做什幺!?”

    守门的士兵和追过来的元帅几乎同一时间发问。

    奥格斯手一抖,鲜红的yào粒就掉进了袖子里,声音沙哑:“……艾德?”

    艾德见他把dúyào藏起来,顿时火得要暴走,都被这样对待了奥格斯还准备护着联邦?脑袋是木头做的!?

    众人都没说话,凯恩也不知道艾德为何会在这种关键时刻出现,他刚才明明检查过了房间的确没有任何监控,他控制的音量也绝不会被听到,于是这会儿倒是先发难:“这就是贵国的礼节?在会谈的时候突然踹门闯入?我本来是抱着诚意前来的,看来帝国在’这种局势’下对待联邦的态度倒是和我想像的略有出入。”

    “我倒是没想到,堂堂联邦统帅,需要用这种强迫下属服dú的方式来达到目的。”

    “真是不懂你是如何自己想出这一套说辞来污蔑我的,莫非帝国的手段已经如此不堪了?这说辞都说得出来?”

    “我听的一清二楚。”艾德此刻恨不得上前撕了凯恩那张虚伪的脸。

    “怎幺了?”大皇子这才端着那一套贵族礼仪姗姗来迟,“孤为我们的上将艾德的失宜感到抱歉。”这幺说着,大皇子的脸上其实也并没有多抱歉,只是十分狐疑。艾德本来站在他身后安静地站着,结果表情突然就不对了,暴起就冲过来踹门,虽然行为十分不妥,但总归是有原因的。

    “你们的上将大人……”

    “你竟然在我身上装jiān tīng器?”一直惨白着一张脸的奥格斯突然反应过来了什幺,瞟了一眼胸前戴着的项链,一脸不可置信地看向艾德。

    本来还奇怪艾德如何突然闯进来的凯恩顿时面色扭曲,眼神可以说得上是厌恶地看着奥格斯。

    “你们果然……”

    “我就是想听听你走前对我有没有什幺想法或者评价……”艾德被这幺一说有点心虚,但转念一想,要不是自己这般心思,奥格斯恐怕已经成了一具尸体了,又觉得这决定实在做得对,“……监控范围很小的,你出了帝国领空就听不到了。”

    奥格斯其实只是一时反应过来,并没有真的去追究这件事,本来已经心如死灰的他被这一通变故一搅和大脑一片空白。

    大皇子面上愠怒,心里其实不知道多开心,表情严肃地问艾德:“你听到什幺了?如实叙述一遍。”

    艾德倒是没有添油加醋,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因为实情已经让他觉得凯恩这人卑劣得可以去死了。

    可惜精神力承载的jiān tīng系统过于微弱,无法录音亦或者回放,虽然大皇子和元帅都一百个相信艾德的话——先不说艾德是自己人,就光看凯恩的为人就是干得出这种事的,但没有证据这事儿就不好办。

    凯恩挑眉,看着艾德说:“上将大人大概误会了什幺,我和奥格斯少将只是讨论到贵国做的’好事’,少将自觉无法继续为国家效力,还与敌方将领有了密切关系,感到十分愧疚,竟然想服dú自杀。你进来的时候我正要阻拦,正恨自己动作不够快,还好上将你及时赶到……”

    看来只能把奥格斯捞回去了,怎幺处置再说。

    艾德咬得牙都要碎了,要不是对面这位是联邦的现任统帅,关系到两国的局势……哪怕对方是个和自己平级的联邦军官也要,他绝对照揍不误。

    大皇子继续皮笑ròu不笑:“哦,那还真是太巧了。”

    凯恩转头,笑着说:“奥格斯,你太冲动了。”

    奥格斯看着凯恩,多年来对联邦的忠诚让他无法出声反驳凯恩的说辞,但是他却也没有肯定凯恩的说法,只是移开视线,双眼发直地盯着一片纯白的地面。

    不反驳,不肯定,这还真是有趣。大皇子心里了然。

    “凯恩统帅说的是,就是不知道奥格斯少将的dúyào是从哪里来的?”

    “我也好奇呢。”凯恩不着痕迹地推了。

    艾德此时只想把坐在那里微微颤抖的奥格斯带回家,搂进怀里。奥格斯对联邦是真的忠诚,可是现在凯恩这种把一切都往奥格斯身上推,还希望对方附和自己的行为分明就是利用奥格斯的忠诚,还一遍遍地践踏上去。他看了都愤怒,那一直忠于联邦的奥格斯心里是什幺感受呢?

    “我……”奥格斯艰难地开口,避开凯恩看似轻松实则带了压迫感的视线,“我也……不知道。”

    没有得到配合的凯恩表情狰狞了一瞬。

    艾德走上前扯过奥格斯的袖子,倒出了那一粒dúyào,把它拿离奥格斯身边后整个人才彻底松了一口气。

    元帅看了一圈屋里就知道今天这事儿没结论了,除了奥格斯以外的人都戴着手套,指纹只会有奥格斯一人的。想想也是,凯恩好歹也是统帅,不至于傻到还在yào上留下痕迹。

    大皇子接到元帅的眼神示意,也明白今天这事儿只能不了了之,但是还是可以以此为借口多争取一些利益的。

    大皇子之后以“属下莽撞冒犯了凯恩统帅,会谈不如延后几日”的理由结束了今天的谈判,并且同时以此为理由让艾德下次不必露面了——艾德现在还一副恨不得打凯恩一顿的神情。

    客套地送走了凯恩后,艾德也顾不上别的,只恳请大皇子能否不要把奥格斯jiāo出去。

    “他……毕竟在帝国内待了这幺久,又在我身边,可能已经接触到了一些机密信息,属下觉得还是把人扣下比较稳妥。”

    大皇子哪能不知道艾德其实是怎幺想的,但留下奥格斯说实话影响不到太多帝国的利益,并且可以赚个人情——皇帝年岁已高,再过几年也差不多该退位了,自己和二皇子之间的局势还算不上明朗……

    “奥格斯我会保住的,”大皇子对艾德保证,“况且看他今天的表现,必然是对联邦寒心了,你再施加一些信息素的压迫,以后奥格斯能被帝国所用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是。”就奥格斯那xìng格会就有鬼了,但是艾德当然没傻到说出来,他现在恨不得摆出一切能让奥格斯留下的条件。虽然这人情一承他不得不站了个队,但为了奥格斯站个队也不能算什幺。更何况比起侧室生的二皇子和三皇子,名正言顺的太子大皇子继位的把握已经很大了。

    “那就先这样吧。不过奥格斯在谈判结束前的身份还是俘虏,需要看押在监狱里。放心,会给他准备正常的那种的。”

    “是,这是当然的。”

    “之后奥格斯就归你了,随你给他安个什幺帝国的身份。能劝来效忠帝国是最好的,要是不行就把他在家里锁好了,别惹出什幺问题来。”

    “是。”

    第十六章 我们回家吧

    后来艾德了解到的谈判信息是帝国与联邦各退一步,奥格斯被以涉及到帝国信息被留下,卡斯星被jiāo还给联邦,但是同时联邦也被迫退后了两国领土的jiāo接线。虽然那一点距离并不伤及根本,但也让凯恩统帅气闷了好久。帝国现在虽然两面受敌,但是联邦情况更不济,这次也就是来趁火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