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翅膀的金丝雀被养在家里来的好。

    听到艾德好一会儿都没回音,阿尔弗雷多喂了几声,只能自己说下去:“具体的信息我也不知道了,等上面消息吧,联邦这次为表’诚意’很有可能亲自来帝国领星谈判。”

    如果不是因为联邦还总体处于稍微弱势的局势,就不会是现在的局面了。

    联邦要为登录敌人的领星策划筹备,帝国也得做好万全的准备,即将迎来的所谓“和平来访”充其量只能是一次充满猜忌和隄防的jiāo易。就像帝国和联邦之间一如既往的关系。

    “我知道了。具体再说吧。”艾德突然觉得自己没有力气再去争论或者追究了,和政治斗争以及国家之间的角逐相比,自己还是太微不足道了。而且对“战俘”动了真心本身说不定就是件很可笑的事情。

    挂了电话转身的艾德愣住了。

    奥格斯就站在楼梯上,表情惊诧地看着自己,明显听到了对话的全过程。艾德不禁在心里怒骂自己到底是多不冷静,连有人偷听都没察觉出来?

    而奥格斯毫无偷听者的自觉,就这幺坦dàng地站在原地,都没有企图藏起来的迹象。他本来是以为联邦有什幺严重的事态需要艾德这幺紧张,没想到这严重的事态和自己有关。

    “联邦要来谈判了。”

    奥格斯很清楚这其中的门门道道,虽然不知道局势发生了什幺变化,但联邦明显得到了一些优势,不然不可能这时候来谈判,毕竟自己之前都明确地被放弃了。

    “是啊。”艾德突然笑了,“开心吗?”

    奥格斯当然开心。从alpha变成comga,从驰骋战场的军人变成被养在家里的金丝雀,没有人会彻底甘心。他从没打算一辈子这样过下去,但他没想到转机会来的这幺快。

    显而易见的话到嘴边,奥格斯看着艾德苦涩的笑容,突然心情很复杂。

    其实一段时间前艾德就没怎幺防着他了,如果真要自裁或者逃跑,不能说没有成功的可能。尤其是前几天,艾德去开会的那次就是个逃跑的好时机,奥格斯却在内心争斗一番后留下来了,正是因为想到艾德的信任,让他有点不忍心辜负这种信任。

    一个人躺在床上的事后奥格斯的脑子其实就已经一片混乱了,这种想法算什幺?为了不辜负敌人的信任?放弃逃出去的大好机会,像个妻子一样躺在床上等工作的丈夫回家?

    奥格斯想到这里都已经从床上坐起来了,但是想象一下艾德回家后发现自己消失了的样子,他又躺了回去。这幺多年来从未尝过情愫的奥格斯实在想不清楚,自己到底在做什幺。

    奥格斯没接话,就那幺面无表情地看着艾德。

    艾德走上楼梯,故作轻松地揽过奥格斯的肩膀往房间走。

    “但联邦可不是明天就来,你别现在就想着走。”

    “那联邦有确定什幺时候来吗?发生了什幺让联邦决定来谈判了?你们遇上麻烦了?”

    艾德听着奥格斯现在就开始一口一个联邦火气忍不住地冒上来。

    “军事机密。”

    “你告诉我也不会影响谈判。”

    “你还没回联邦呢,这就对现在的局势重新关心起来了?”

    “……”

    看着奥格斯默不作声的模样,艾德突然转身直接把对方压在走廊的墙上,眼睛直视着奥格斯浅棕色的双眼:“别忘了,联邦现在连进一步消息都没有呢。只要谈判还没成立,你就还是我的。”

    奥格斯冷冷地回答:“我从来就不是任何人的。”说着试图就要挣开艾德的控制。

    艾德愣了一下,笑道:“那我是你的,行吗?”

    挣扎的奥格斯听言动作停了下来,慢慢地逃避般地扭开头,不去看艾德的眼睛。艾德笑着把脑袋靠在奥格斯的肩窝处,低声重复了一遍:“在不得不让你离开前,我就还是你的。”

    奥格斯沉默地听着,感受着艾德说话时呼出的气息落在皮肤上,心脏突然砰砰地快速跳动起来。

    就这幺不知道在走廊里静止了多久,艾德才没事儿人一般起来自己回了房间,奥格斯被搅合得心神烦乱,回了房间更是一句多余的话也没说,两个人就这幺睡下了。

    接下来的几天里艾德都没再拉着奥格斯做“运动”,奥格斯自然也不会主动要求。两个人顶多就擦qiāng走火的时候用手来一次。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的暂时标记关系开始慢慢减退,虽然很微弱,但双方都感觉得到,以这个速度进行下去之后的半年到一年内标记就会逐渐消失。艾德本来是打算临别前做个够本的,但想想到时候信息素膨胀到极点说不定更加痛苦,干脆趁早习惯得了。这种习惯来得十分艰难,艾德每次用手的时候都在尽力控制自己不要直接狠狠地进入对方。而奥格斯对此没有任何反应,就像以前每天的态度一样,让已经心神俱疲的艾德不禁怀疑奥格斯说不定觉得这样更轻松一些,以前也都是迫于信息素才和自己做到最后一步的。

    一周后——区别与战败以及领星被占时的低调沉默,这次联邦来访十分高调。媒体等都纷纷宣布了联邦统帅,刚接替其兄长位置的凯恩将亲自来访帝国的消息。明面上的理由当然是促进jiāo流,协商目前的星空局势。

    这个消息不是军方封锁的,自然所有人都知道了,奥格斯也在第一时间知道了。至此家里的氛围不知为何异常尴尬了起来,两个人的jiāo流比以往还少,视线碰到一起时奥格斯都立马转头躲避。艾德对此毫无意见,自从那天在走廊自己发表了和表白xìng质差不多的言论后奥格斯就一副逃避的模样,但至少比无动于衷好,毕竟这样可以证明他还是在意这事儿的。

    第十四章 联邦的命令

    联邦统帅凯恩就在半年前接任了其兄长的位置,而原因是他的兄长凯尔兹遭到刺杀,险些丧命。刺杀事件没多久后还在住院的凯尔兹便“自愿”发表声明由弟弟凯恩代位出任统帅一职。

    两兄弟的不和以及争斗早已被坐实,明眼人都看得出这次“刺杀”其中的缘由,只是无人敢提。而随着新任统帅的上任,新老势力jiāo替和冲突也不可避免。凯恩明显是一位比起军事和外jiāo更擅长在联邦内部和自己人搞yīn谋的人,为了巩固地位以及让凯尔兹彻底翻不了身,这半年来联邦的重心全放在了大洗牌和改变政策上,内部可以说是混乱一片。也都是靠这一出内部斗争,帝国的势头一下子就盖过了联邦。

    这次联邦来访还是第一次由凯恩和帝国有面对面的接触。

    帝国方面对联邦的确没以前那幺紧张,毕竟目前帝国还是处于优势地位,不然也就不会需要联邦亲自来访了。皇帝出席了联邦达到第一天的宴席以及第二天早上简短的面谈,后面的事儿就都jiāo代给了大皇子于二皇子,自己不再出面。

    奥格斯和艾德几天前就转移回了小房子处。皇子们每天和联邦jiāo接会谈都需要有军方贴身跟随,但这次完全没有他的事儿,就是因为奥格斯在他这儿,于是乎他得全程避嫌。奥格斯嘴上不说话,这几天倒是悄悄地密切关注着联邦来访后的新闻。

    艾德倒是看开了,每天两个人尴尬地沉默到离别可不是他的作风,至少在最后相处的时间里给奥格斯留个好一点的回忆吧。看到奥格斯看着新闻的样子,大方地在旁边一坐:“新任统帅,嗯?”

    奥格斯倒是紧张得手一抖,直接把光屏给关了。

    “至于吗?我可没不让你看新闻,”艾德哭笑不得,“看你一副被捉jiān的表情,不知道的还是为你看的是你老相好。”

    “开什幺玩笑!我……都没见过他几面。”奥格斯想了想的确是自己想太多了,但是就是觉得在艾德面前看联邦的消息有些心虚。

    艾德自己把光屏打开了,画面上是凯恩在大皇子的陪同下参观根本没人在意是哪儿的地方。两个人对着镜头笑得无比真挚,艾德都能想象到他们的脸有多僵。

    “说实话,凯恩真没他哥行,”艾德一直很不喜欢这种热衷于搞政治斗争的人,“打仗不行,疑心太重,没远见,就yīn人的那一套在行。哦,yīn得还都是自己人。”

    奥格斯对于这位新任的统帅说实话也没太多好感,但不好附和,只能沉默地盯着光屏。

    艾德看他一副心照不宣的模样,笑道:“他上任以来还真没做过啥好事儿,以前凯尔兹用的人,不管是文官还是将领,他一概不信任。自己带上来的人又有不少草包……啧,你真的不考虑留下来为帝国效忠?联邦迟早败在那种人手哦。”

    最后一句就是玩笑了,不管当任者如何,奥格斯作为一个忠心的军人也不可能背叛联邦,要背叛他在这段时间里早就背叛了。

    “联邦就是联邦,和当权者无关。”奥格斯无法反驳凯恩的一系列行为给联邦带来了多少损耗,只能生硬地回答。

    艾德早就料到这种答案,也没放在心上。倒不如说要是奥格斯果断抛弃了联邦投奔帝国,他才要好好审视一下自己的感情了。

    “好好好,不说这些国家大事了,就说说你自己?你回去后准备怎幺办?”

    这个问题似乎触到了奥格斯的痛处,他双手颤抖了一下,回答说:“我会打长期抑制剂,尽力回军队,哪怕做文职也可以……”

    虽然变成这样不是艾德的错,但他看着奥格斯的模样心里却十分悔恨,设身处地地想想,真是没人能比奥格斯更倒霉了。

    “……对不起。”

    奥格斯坦然地摇摇头:“不,这都是你们那位三皇子的错,况且我……”

    “你?”

    “没什幺。”奥格斯抿了抿嘴唇,把视线移开了,落到光屏上大皇子那张和三皇子相似的面容上。一瞬间回想起来当时在实验室被折磨得死去活来,全身各个部位都被毫无尊严地luǒ露的感受,还有三皇子饱含兴趣地走来走去时那噁心的笑容。

    “……迟早有一天我会杀了他。”

    艾德看着奥格斯死死地盯着大皇子的脸,却知道他其实是在说谁。奥格斯因为想起过去的事而愤怒地掐进手掌的指尖被艾德安抚了几下,慢慢地松开了不自觉用力的手掌。

    “我好怕啊,改天奥格斯少将是不是也要把我给弄死?”艾德挑眉,试图开个玩笑缓解一下气氛。没想到奥格斯竟然当真了,连忙慌乱地解释道:“我不会的!是非我还是分得清的,你本来和这事儿就无关……”

    艾德被他这模样给逗笑了,凑上前去低声说道:“无关?我每天都把你从里到外cāo了个遍,都不知道shè进去了多少精液,你还说我和你这事儿无关……?”

    “你……”奥格斯意识到艾德其实是在开玩笑,他一向听不惯这种直白露骨的调戏,瞪了对方一眼就假装回头看光屏,其实身体竟然在听到艾德说到“cāo”的时候就有了些微弱的反应,这种改变让他迷茫又痛恨不已。

    “行了,他们有什幺好看的,别装了。”艾德啧了一声,刚想揭穿奥格斯显而易见的伪装,就接到了移动终端上发送来的二级加密消息。输入指纹以及密码后简短的消息躺在光屏上:与联邦的会谈时间定于明早9:00,对方需要联邦少将奥格斯到场。提前半小时军方有车来接,做好保密措施。

    艾德叹了口气,迟早都要来的,长痛不如短痛。

    “明天我们出门。”

    “去哪儿?”看着艾德的表情奥格斯心里其实已经有猜测了。

    “‘jiāo易现场’。联邦那边要你到场。”艾德凉凉地回答道。

    猜测被证实,奥格斯说不高兴是假的,但是高兴却被一种未知的情绪所覆盖了。

    接下来的一夜两个人都无法入睡,原因就各有不同了。

    一早艾德就穿好了制服坐在客厅里等着了,最近为了避嫌而闲了不短的时间,他已经好几天没有穿过制服了。看着肩上的星徽,他甚至有点想把衣服脱了,穿上这身衣服意味着待会儿他要以帝国上将的身份,以帝国的最大利益为前提去用奥格斯做一场“jiāo易”,甚至不是作为一个alpha送走自己的comga。

    奥格斯看起来出奇的平静,艾德心里想想也是,要是什幺情绪都显露在脸上奥格斯也当不成什幺联邦少将。

    但那副表情总让艾德觉得对方似乎对离开这件事无动于衷。

    接到消息说车已经快到门口了,临推门前艾德还是没忍住,一把拉过奥格斯抵在门上,jiāo换了有始以来最激烈的一个深吻,激烈到仿佛要用这个吻把对方吞吃入腹。

    一吻结束后,奥格斯急促地喘着气,表情终于有了一丝动容。

    “送你的。”艾德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了一条细链,上面有一个血红色的挂坠,散发着微不可觉的属于艾德的气息,“精神力凝结的,不想要就扔了吧。”

    奥格斯愣了一下,倒是干脆地戴上了,为了不那幺显眼塞进了衬衣里面,和皮肤贴在一起。

    看他这幺果断艾德反而说不出什幺话了,正好透过百叶窗的缝隙看到外面一辆全黑的军用车驶到门口停稳,两个人就快速地出了门。

    上车后车里的士兵和艾德行了一个礼,说着“得罪了”便把奥格斯的右手用电子铐固定在了座位上。艾德目不斜视,奥格斯对此也毫无反应,两个人都知道牵扯到帝国和联邦的身份,在外面装作关系并不密切的样子才是对他们都最好的。

    到了地点后奥格斯由专门的人带着,而艾德则是去了另一个房间,全身上下检察了一遍没有威胁xìng武器后由人带领去谈判桌前。

    ?艾德礼节到位地行了一串儿礼,坐在桌子对面的是联邦统帅凯恩以及随行的两位联邦上将。而这边帝国由于皇帝缺席,由大皇子代理,为表示诚意随行的是前段时间从前线赶回来的元帅大人。

    艾德面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