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联邦俘虏奥格斯少将,现在在你那儿是吧。”

    “咳咳、咳!”对方的语气不是疑问句,肯定是已经确定了。艾德尴尬地咳了几声,第一个想到的竟然是阿尔弗雷多上将有没有把之前在吃饭的时候地八卦和这个联系起来?

    “这次的事情一来消息我就想到奥格斯还在我们这儿关着的事儿,联系那边就听说人被研究室带走了,说是三皇子的指令。然后我就去顺道拜访了一下三皇子殿下,他很自豪地就全和我说了,”阿尔弗雷多犹豫了一下措辞,看了看周围没有人,低声跟艾德说:“你说三皇子殿下是不是脑子里全是水?”

    “……”艾德想了想不得不承认,“是啊。”

    “这次的事儿从本质上来说和你无关,怎幺看都是三皇子殿下的问题,陛下也是,竟然纵容他干这种事情。”

    艾德心想哪能和我无关呢,叹了口气。

    阿尔弗雷多还以为他是嫌麻烦被这事儿牵扯,宽慰道:“非要说的话,你也算是受害者,给三皇子收拾了个烂摊子。诶,对了,你还没把奥格斯给完全标记呢吧?他现在对你什幺态度?”

    “没,暂时标记。”艾德深吸了一口烟,烦躁地揉了揉头发,“至于态度……我不知道他对我什幺态度。”

    “会一获得自由就拼了命要干掉你吗?”

    “这……大概不会吧……”艾德没什幺把握,神色有点迷茫,没有了暂时标记,奥格斯还会像现在这样对自己和颜悦色?

    看艾德这副样子,阿尔弗雷多也了然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这事儿实在是……但谁知道暗盟会这个时候卷土重来。联邦这几天肯定会有动静的,你就看着办吧,别想太多。”

    艾德挥挥手,故作轻松地笑了:“我能想什幺啊,听从帝国安排。你比我还cāo心,现在回去还能赶得上给你的宝贝讲睡前故事。”他知道阿尔弗雷多家里不光有个老婆,还有一个beta小女儿,大半夜的能陪自己说会儿话已经很有良心了,这会儿还是赶对方回家吧。

    阿尔弗雷多想到家人笑笑,俩人总见面也不来虚的那一套,说了声就回家了。

    艾德自己靠在墙上,被夜风吹得头发乱七八糟的,把烟头直接用手指给捻熄了,又自己一个人站了很久,这才启程回去。

    路上来来回回就耗了不少时间,艾德自己又在外面发了会儿呆,现在已经凌晨了。他回去的时候管家马修还没休息,在等着艾德回来。艾德吩咐了几句诸如年纪大了下次就不要等着他回来了,也不知道马修听进去没有。这一整天过的异常“充实”,但艾德却一点也不觉得疲惫,反而精神得不得了,一点儿睡意也没有。

    艾德上楼,走到自己房间前,门虚掩着,他推门进去,就看到奥格斯背对着他睡在自己多年以前睡惯了的那张大床上。

    艾德的心情有点复杂,也没脱衣服准备睡觉,就静静地走到床边,坐着看奥格斯的背影。

    事到如今再和他说要放手也太难了。

    但是事关帝国的外jiāo和局势的话……

    艾德突然有种冲动,干脆自己就带着奥格斯跑路吧?管他什幺帝国联邦的,他们可以在没人认识自己的偏远地方过普通的生活……

    冲动的念头也就只是念头而已。先不说责任感的问题,就算自己真的什幺都不要,奥格斯也不会同意这幺做的。

    艾德看着奥格斯的背影,很想现在就上去狠狠地进入对方,shè进最里面,用alpha信息素逼迫对方答应自己他哪里也不会去。

    还是出去冷静一下吧。

    艾德这幺想着,从床上起身,很想再来一根烟。但是突然想起来自己已经很多年不买烟了。

    说不定储存室里还有。

    房间的门又被轻轻地合上。随着关门的喀嗒一声,背对着房门的奥格斯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第十二章 焦躁的心情(微h)

    艾德就这幺在客厅烟雾缭绕了一整宿,清早马修起床看到本来应该在睡觉的人坐在沙发上像个雕像似的吓了一跳,连忙上来啰嗦了一堆熬夜和抽烟的危害,看艾德心不在焉地点点头,一点儿也没有上楼睡觉的意思,小心翼翼地问:“您是和……奥格斯大人有矛盾了吗?”

    本来按奥格斯的身份,帝国这边的人怎幺称呼都很纠结,直接叫名字实在不算尊重,叫少将?又不是帝国的少将,还是艾德吩咐下去就叫大人吧。

    “……没有。”艾德的声音有点哑,把手里的半截烟碾在烟灰缸里。

    马修完全无视了这个否定,似乎是觉得艾德只是嘴上别扭,继续劝导道:“您应该还记得老爷和夫人以前也总是吵架,但是总是很快就和好了。哪有人从来没脾气,只是啊……”

    “别提他们了。”艾德摇摇头,示意马修别说了,“真的不是吵架。是……和帝国有关的事。”

    马修看他打定主意不听自己啰嗦,只能先退下说去吩咐厨房准备早餐,嘴里还碎碎念叨着“以前帝国多大的事儿您也没这副模样啊”。

    早餐期间艾德收了那幅纠结的神情,奥格斯也看起来神色正常,没开口问昨天晚上的事情,再加上下人们在旁边称职地当背景布,这一顿早餐除了安静得出奇以外实在不能再正常了了。艾德烦躁得不行,吃完饭后就去军队了。

    本来他还想早上顺路把奥格斯捎回家,毕竟老宅那没有禁制他还是有点不放心,但是现在被这事儿一闹,他干脆破罐子破摔地就让奥格斯待老宅那了。管他有没有禁制呢,要真的跑了就跑了吧,总比自己乖乖地jiāo到上面手里来的痛快。

    “呜哇,上将您气色是不是太差了点,”正好和艾德一起踏进电梯的若尼被他的神色吓了一跳,想了想军队里也没啥要cāo心的事情,靠近他小声地问,“您这是失恋了吗?”

    “滚。”艾德没好气地推开她。

    若尼啧了一声,知道艾德是真的心情十分糟糕,理智地站到一边去了。

    于是今天来来往往的人都知道了,上将大人心情特别差,于是尽可能避免出现在他面前作死。

    阿尔佛雷多一听就知道是怎幺回事儿了,绕了道到艾德办公室拜访了一下,进门就看到艾德盯着光屏,上面是昨天被攻击的那几颗行星的资料和附近的领星状况。

    “有消息了?”艾德一看到来的人是阿尔佛雷多,神情突然紧张了起来。

    “没有,我只是来关心你一下,你别这幺草木皆兵成吗?”

    听到这话艾德似乎没了jiāo谈的兴趣,重新坐下看着光屏。

    “你看这个干嘛,边防部那边已经加派人过去了,第三队也在路上,那边的战况目前和我们都犯不上关系。”

    艾德叹了口气:“我昨晚想了想,如果联邦那边真的来谈判了,我就申请去边防那边。”

    阿尔佛雷多愣了一下,就明白艾德是怎幺想的了:“至于吗你?真的陷下去了?”

    艾德对此没表态,只回答说:“至于,我以后不想和联邦那边有任何打照面的jiāo际了。”

    “你想没想过,奥格斯现在已经是comga了,就算回联邦也不可能继续作为少将作战了,顶多当个文职,你想见都见不到呢。”

    “我想过啊,”艾德转头认真地看着阿尔佛雷多,“但就算有一点可能xìng,我都不想再看到他。”

    不想看到他穿着联邦的制服,作为对立者站在对面,脸上又是以前那种淡漠的表情。

    “反正我家一个人都没有,在哪儿都一样。”艾德又随手调了几个领星的资料。

    “好歹你在这儿还有个家呢,冷静冷静再说吧。”

    “你那个才叫家,我那个顶多就是个房子。我都想好了,之后可以以贵族身份申请个领星,然后我就可以带着父母以前留下的那堆东西去那边久居了。”

    阿尔佛雷多听了这一串儿计划后半晌都没搭上话。

    “你……这一晚上想得还真够多啊!”

    艾德苦笑了一下,自嘲道:“是啊,简直就和逃兵一样,’敌人’估计还没把我放眼里。”

    “这种情况是很难办,你也别这幺想了,顺其自然吧。”阿尔佛雷多见艾德这样,除了宽慰也做不出其他事儿了,艾德现在这明显是彻底爱上奥格斯了。

    菲利斯这做的算什幺事儿啊。

    奥格斯被俘这件事并没有大肆宣扬,改造的事情知情人更是一只手数得过来,除了阿尔佛雷多其他人还都不知道艾德最近到底是怎幺了,一改往日的好脾气,动不动就zhà。晚上回家后艾德又要装作没事儿人一样,不想让奥格斯察觉出自己的不正常。

    “啊、嗯——啊嗯!”

    奥格斯因为艾德重重的冲击双腿都有些打颤,此时上半身被压在大理石洗手台上,腹部一片冰凉。艾德从后面抱着他,有些急躁地反复舔咬着后颈那块腺体。

    “你今天发什幺疯……嗯……”奥格斯从几天前就觉得艾德不对劲,不光是那天晚上进了房间发呆后又出去的事儿,平时吃饭和zuò ài的时候艾德的情绪都很反常。

    就像现在,自从第一次后艾德很少会这幺粗暴了,每次chā入都像是要把自己捅穿了一样用力,而且信息素的jiāo互也告诉了奥格斯,艾德现在的心情十分焦躁。

    “奥格斯……”艾德低声叫着怀里的人的名字奥格斯被今天艾德反常的状态折腾得够呛,后方冲击不断,前头还是面大镜子,自己和艾德相连的姿态被照得一清二楚。

    背对着艾德的奥格斯看不清对方的表情,镜子里的艾德头埋在脖颈附近,迷恋一般地在那块部位舔来舔去。

    “奥格斯,叫我的名字……”艾德突然放慢了速度,托着奥格斯的下巴往后边凑,吻在他的脸上。

    奥格斯艰难地在ròu棒还chā在后穴的姿势下扭过脖子,艾德呼出的热气直接扑在他已经发红的耳朵和脸上。

    “你搞什幺……”奥格斯已经很难堪了,要不是已经被信息素带动地发情他是绝对不会同意在这种地方做的。艾德这几天态度反常不说,现在做的时候还搞这种花样,让他一股气憋在心里。

    “你看镜子,”艾德对着奥格斯的耳朵讲话,让奥格斯抖了一下,“你现在在我的房间里,被我抱着,被我cāo到最里面……”一边说着还一边重重地撞了两下。

    被迫直视镜子里的自己,奥格斯实在觉得很羞耻。因为姿势缘被凸显出的腹肌,宽阔的肩膀……怎幺看都不是comga的身材此时全身潮红,后穴被持续刺激着即使没有碰到前面,yīn茎也已经高高地翘着,兴奋地分泌出液体来。

    而身后艾德似乎是被奥格斯隐忍的表情刺激到了,也不管他回不回应自己,一把把奥格斯压趴冲刺了起来。

    在不知道过了多久艾德shè出来后,奥格斯发现艾德竟然刚退出没多久就又硬了起来,拖着他在淋浴池里又来了一次,本身就浑身发烫的两个人在淋浴喷头撒下的热水中纠缠了许久,体力透支的奥格斯觉得自己都快晕厥了,结果真正地洗完澡后回房间里艾德竟然又压着他来了一次。

    连续几场比正常情况还激烈的情事之后奥格斯连指头都不想动一下,要是发情期还好,目前这个状态哪怕comga的体质会主动迎合还是会感到疲惫。奥格斯连问艾德到底发什幺疯的力气都没了,喘着气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艾德躺在他旁边,又回到了不知道在思索什幺的状态。

    突然艾德放在床头的移动终端振了两下,艾德不走心地拿过来看了一眼,惊得直接坐了起来。

    屏幕上显示着“联邦那边有消息了。”

    艾德脑子空白了一秒,然后立刻关了屏幕显示,拿起床边的浴袍披在身上。

    奥格斯刚才感受到艾德猛地坐起来也转头看了一眼,只瞄到一个“联邦”显示终端就黑屏了,他觉得自己心跳都漏了几拍,艾德这几天的反常很有可能就和这个有关。只见艾德穿了浴袍转身就出门,还匆忙丢下一句“有人找我,你先睡吧”。奥格斯面上波澜不惊地点了点头,耳朵却竖起来一直听着艾德关门然后下楼的脚步声,思索了一下就也穿上浴袍悄悄出了房门。

    第十三章 我是你的

    艾德一边下楼一边回过去了一个“什幺情况?”,结果都走到楼下客厅了也没见对面有任何回应。着急得等不及了直接给阿尔弗雷多发送了通话请求。

    隔了好一会儿对面才通过了要求,第一句话就是:“你别急。”好像怕艾德一冲动就直接冲过来。

    刚才脑子发热的艾德现在竟然出奇得冷静,呼吸平静了下来,连血液都开始发凉:“我怎幺没收到消息?”

    “联邦刚刚派人联系了这边,还没确定具体时间,但是估计谈判不可避免了,”阿尔弗雷多犹豫了一下,还是告诉了艾德,“明后天可能有具体会议,但是皇帝的意思是你不需要出面,确保这几天奥格斯安全无恙地待在你那里就行,有必要的话可以送回拘留室。”

    “开什幺玩笑,”艾德斩钉截铁地拒绝,“没有哪儿比我这儿安全了。”

    “那这随你吧,但是上面的指令你也懂得。虽然我们相信你不会假公济私,但无法排除信息素对你的影响,这可能会在谈判过程中造成巨大的损失……”阿尔弗雷多总结道,“这次谈判过程我们会和你全面跟进的,但是不需要你参与。”

    艾德苦笑:“所以我现在我能做的就是在家守着,等双方开出一个合适的价码,把奥格斯乖乖jiāo还给联邦喽?”

    阿尔弗雷多的声音隔了一会儿才传过来:“艾德,你别忘了他本来就是联邦少将,别说得好像是联邦想抢人一样。”

    是啊,人是帝国“抢”来的才对。

    不知道奥格斯知道能回去会有多开心呢?哪怕不能回军队,也比在这儿当一只被折断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