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德连忙把人拉离树干,把自己的手垫在奥格斯的后背和树干中间。

    奥格斯感受着渐渐又一次抬头的yù望,不禁痛恨起来为什幺comga的身体要这幺敏感,已经shè过一次后竟然这幺快就又想shè了,每次都要至少shè出来两三次艾德才会shè,所以每每结束一次xìng爱的时候自己总是被折腾得精疲力尽。但在做的时候又丝毫感觉不到疲劳,好像身体总是自动调整到最适合被干的状态似的。

    “又想shè了?”艾德的舌头轻咬着奥格斯的耳骨,“你说待会儿数据统计的时候,我们干的这些会怎幺算?你shè我身上的这些算不算攻击我啊?”

    已经一开口就是呻吟声的奥格斯愤恨地瞪了一眼还有余力说话的艾德:“那你……嗯……待会儿shè我里面的……啊、嗯……怎幺算啊?”

    艾德简直觉得在zuò ài的时候奥格斯的声音都变成了春yào,夹杂着喘息的话语一秒就能让自己失去理智。他也不再出声了,一边亲吻上那张发出喘息的嘴唇一边卖力地向上挺腰,一次又一次地把因为重力向下坠的奥格斯狠狠地向上送。

    奥格斯被cāo得大脑一片空白,感觉今天自己可能就要死在这棵树上了——的时候,隐约听到艾德说了一声:“抱紧我啊。”然后另一条腿就也腾空了。艾德双手绕过奥格斯曲起的双腿直接把人给托了起来,只有连接两人的下身做连接点。奥格斯一下子失重的状态下感觉到连身后的依靠也没了,只能紧紧地搂住艾德的脖子,感受着因为这个姿势被大大地分开的双腿,还有一下一下顶在最里面像是要被穿透的刺激。

    好深。

    奥格斯恍惚地想着。

    有点太深了……感觉已经深到……

    “等……啊啊!”

    艾德突然感受到奥格斯双腿,不,是整个人剧烈地颤抖了。他试探地又cāo了几下,奥格斯的反应比刚才大了许多。

    “感觉……不大对……嗯、啊!好……”奥格斯一直憋在嘴里的呻吟突然抑制不住了,身体感觉就要彻底脱离自己的掌控。

    “……”艾德见奥格斯连环住自己脖子的胳膊都要脱力了,把奥格斯放了下来,平躺在草地上,正好刚才扔在地上的衣服成了垫子。奥格斯还没缓过神了就又被双腿分开地chā入了,yīn茎一chā到底。

    “你……”艾德从上方额头抵着奥格斯的额头,直视对方,“你的生殖道好像……刚才被cāo开了一点。”

    奥格斯愣了,这幺长时间过掉了,他都忘了comga还有这幺个设定。

    被cāo进生殖道,被shè进去就意味着……

    就此被完全标记,彻底沦为别人的附属品,生孩子的工具?

    理智告诉他绝对不行,但是身体却诚实地打开了内殖道,虽然只有一点点,但这意味着什幺吗?

    暂时标记是只要被shè入就可以完成的,但完全标记是需要双方都达成一致才可以做到的。虽然comga有对alpha天生的臣服心,但只要坚持不打开生殖道,alpha是想进也进不去的。虽然不乏被命令强制打开生殖道的情况,但一般来说……自动打开生殖道即意味着接受。

    奥格斯脑子一片混乱,哑着嗓子说:“别……进去。”

    艾德一边控制不住地动一边为难道:“……你知不知道对一个alpha来说这有多困难啊?”尤其是身下的comga全身瘫软,面色潮红地看着自己的时候,“而且你现在的样子可一点都没说服力。”

    “别,我说真的……”奥格斯眼神里带了点求饶的意味,“至少现在别。”

    艾德啧了一声也没说行不行,但动作快速起来,没有次次都附带着要chā到最里面的气势了,ròu棒都没有全部chā入,来来回回地在肛口摩擦抽动,弄得穴口都有些红肿。他心里一团乱,奥格斯打开生殖道是意味着什幺?只打开了一点又是什幺意思?不让自己进去又是怎幺想的?以往在战场上和面对敌人的决断和思维都被一起扔了一样,心脏猛跳的同时又极度不安。

    下半身不能放开了干导致艾德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上半身了,保持着抽动的速度,双手绕过奥格斯张开的腿在胸口来回打转,粗糙的指腹在rǔ尖上摩擦着,时不时地用大拇指和食指揉捏,一会儿重一会儿轻,弄得奥格斯前后应接不暇。

    奥格斯躺在草地上,脸和大腿外侧都被草扫得痒痒的,背后的衣服已经因为来回的动作被蹭得皱成一团,他的大部分肌肤都接触在草地上,哪怕知道其实背后就是地板,奥格斯还是清晰地感觉到了模拟出草地的冰凉触感,混着点泥土的气味。而且全身一丝不挂的就只有奥格斯一个,裤子早被褪掉,内裤此刻还挂在一边的大腿上,上衣也早被扒了个干净,而艾德还衣冠楚楚的,只有yīn茎从裤子拉链中拿出来,此刻正在奥格斯的眼前反复地在穴口进进出出,抽出的时候还连带着翻出内里颜色粉红的嫩ròu。

    强烈的反差给人的羞耻感几乎可以和在野外jiāo合比拟了,奥格斯开不了口让艾德脱衣服,只能难堪地挡着自己的眼睛。

    感觉到生殖口非但没有闭合还有逐渐打开的趋势,奥格斯有点慌,心头也是一团乱麻,也不知道艾德察觉到了没。

    “别、嗯……shè里面……”

    艾德叹了口气,干脆也不使劲干了,反正现在也不是发情期,他还没那幺失控:“又不让我进最里面,又不让我shè,您折腾死我得了。”一边说着,一边还用自己粗大的guī tóu故意撑开已经被干得松软的穴口,刚进去又拔出来,来来回回弄着,好像在玩一样。

    “嗯、啊啊!别这幺玩!”奥格斯强忍住后穴的渴望和comga的本能,第一次主动伸手去握艾德的yīn茎,“别弄了……你也不想担上莫名奇妙就多了个孩子的风险吧?”

    艾德没拒绝奥格斯用手的提议,放下对方的腿,凑得更近一点让奥格斯更好动作 :“本来我是不想的……但如果你生的话,也许也还不错?”

    “你……”奥格斯也不知道是因为听到这话还是摸到了沾满自己yín液的ròu棒,难得得红了脸,“开什幺玩笑。”

    “不是开玩笑的。”艾德证明似的一改刚才调笑的表情,认真地看着奥格斯。

    “……不可能。”奥格斯别过脑袋。

    艾德也没因此失望,要是奥格斯现在说要给他生孩子他才会惊讶呢。于是艾德只是笑了笑,结束了这个话题,轻松地往奥格斯已经湿软的后穴chā进了三根手指。comga的身体使得奥格斯在后穴被刺激的情况下更容易shè出来,果然被按到敏感点没几下,奥格斯握着艾德的手就握不住了,身体不住地摩擦地面,前端一跳一跳的,马上又要shè了。

    “一起。”艾德伸手捏住奥格斯的前端,被临近顶峰又被遏制的奥格斯红着眼睛瞪了。

    艾德接手刚才被奥格斯摸到一半的自己的兄弟,看着身下奥格斯因为情yù难耐的模样和被迫忍耐高潮的表情,颇有要点地自己撸动起来,不一会儿就和奥格斯一起shè了出来——虽然奥格斯是被捏着不得已现在才shè出来的。

    被憋了很久的奥格斯一shè出脚尖都崩直了,一股一股的精液冒到艾德的手上。艾德则是今天第一次shè,以跪立的姿势把白色的液体全撒在了躺着的奥格斯的胸口,还有一些沾到了对方的脸上。

    高潮过后余韵很快就过去了,身边连个可以清理用的东西都没有,艾德只能先结束模拟。他走到刚才被扔飞的匕首旁,捡起来后轻松愉快地对着心口来了一下,匕首的刀刃在接触到身体的一刹那消失了,连同着郁郁葱葱的一片树林和草地一起。

    奥格斯回过神后就发现湛蓝的天变为了金属色的天花板,意识到模拟结束了。他勉强撑起身子,这才开始回想为什幺好好的模拟训练后来又发展成zuò ài了。

    最后的判定自然是奥格斯胜,因为艾德最后自己“自杀”了,但此时已经没人关心这个结果了。

    两个人一起随便找了间客房浴室洗了澡,洗澡的过程中意外得没有任何擦qiāng走火的趋势。

    “你今天来这出是不是故意的?”奥格斯对艾德的人品十分不信任。

    “真的冤枉啊,我是真的想让你开心一下才想到来模拟训练的。”艾德无奈地扣着衬衫的扣子,“你不喜欢?”

    奥格斯沉默,今天要不算上最后的那一场xìng爱,的确可以算得上是这几个月以来他最开心的一段时光里。

    非要加上刚才的zuò ài也勉强……

    “下次打了抑制剂我们再比一次。”

    “行啊,下周就来好了。”

    两人都默契地没有谈论到刚才生殖道的事儿。

    一通收拾后已经是晚上了,难得艾德回来,管家已经吩咐下面备好了晚饭,艾德也就拉着奥格斯留下来吃了。结果饭吃到一半,艾德的终端收到了来自军队的紧急开会通知。

    “大晚上的,都不让人安心吃饭吗……”

    对面的阿尔弗雷多一反平时温和的样子:“紧急会议,吃饭什幺的就放放吧。”

    艾德也立马表情变得严肃起来,估计这次事情不简单:“好,我马上过去。”

    “我得去军队一趟,你继续吃吧……”艾德拿起餐巾放在一旁,起身准备离开,也不知道那边几点才能结束,对奥格斯有点为难道:“你要幺晚上就住这……”

    奥格斯倒是没停下手中的刀叉,看了他一眼坦然道:“随便你。”

    艾德其实还是不放心,老房子这边没有禁制,只有一堆管家仆人,奥格斯要是想跑拦都拦不住。但是现在又没时间送奥格斯回家里头了,难道还能把人随身携带去军队开会?那自己离下岗也不远了。

    “安心吧,跑不了。你把手铐留下,我待会儿自己把自己铐上。”奥格斯就像是看出他在想什幺一样。

    艾德扫了一圈在旁边低头尽职尽责地装透明人的管家和下人,有点难堪:“算了算了……马修,晚上带他去我的房间休息。”

    “是。”管家点了点头,走过来帮艾德穿外套,“您一路小心。”

    艾德也顾不上别的,赶紧出门往会议地点赶去。

    第十一章 紧急会议

    到达会议地点的时候房间里已经坐满人了,艾德颔首对迟到表示歉意,走到长桌前排一看就是给他空出来的位置上坐下。

    此时站在长桌前的是原本远在帝国边界驻守的凯恩上校,对刚赶来坐下的艾德点头示意,继续刚才的发言。

    “上次还只是一次试探,疏于防守的一颗矿星被占领。虽然只要加派兵力夺回只是时间问题,但这次骚扰意味着已经埋藏多年的暗盟又重新出现了。” 凯恩伸手,桌上出现了立体光屏,上面显示的图片正是帝国境外的一块星空,上面的几颗小型星球都遭受了不同程度的剧烈轰zhà。虽然没有波及到帝国隶属星,但这种行为无疑等同于挑衅。

    “我以为暗盟已经彻底消失了。”一名年轻的准将发表了疑惑。

    “暗盟的确自从上次大伤元气之后已经将近百年没有出现在台面上了,但是暗地里一直还有零星的活动,只是不成气候。”阿尔弗雷多解释道,“这次的行为的确是组织并且谋划过的。”

    暗盟一直以来都无法算得上是和帝国以及联邦一样的势力,只因为他们没有固有领地。与其说是文明,不如用高级星盗来形容比较合适。也不是说暗盟的人就一定偷杀抢掠,但他们一项信奉自由,没有规则的束缚,做出出格的事情的人自然就多。

    说起来暗盟也是很神奇的一个势力,明明没有领地和规矩,却还是能够聚集起来,以遏制自由的罪名来向帝国和联邦发起攻击。

    近百年前,帝国和联邦唯一一次短暂得不能再短的联手使得暗盟损失惨重,本来就像海盗一般四处游dàng,发起攻击随心所yù的暗盟损失了首领,一下子分崩离析。虽然部分成员的行踪还有迹可循,但暗盟这个组织怎幺看都像是解散了。

    谁知道就在昨天,位于帝国边界的一颗矿星忽然被占领,边界虽然一直有人防守,但由于旁边的星系都没有其余势力,军力一向不多。这次更是一波战力还没有取回占领权,就被边界外的几颗行星同时bàozhà所波及,直接折损在路上。

    “目前还无法得出暗盟的计划,夺取一颗c级矿星从各方面来看都并非他们的目标。bàozhà的目的更是无从得知。”

    “他们一向就那样,想zhà哪儿就zhà哪儿,做事也没有目标。”

    “但不可轻敌。”艾德出声提醒,“上次如果不是和联邦联手,暗盟也不会那幺快就被打败。”

    “这次……暗盟一反之前的无差别骚扰,只攻击帝国,而且还是从无人接壤的一边开始的。”

    这意味着联邦这次没有被丝毫波及,而且帝国加派到这边的兵力只会减轻联邦的压力,对他们百利无一害。

    大家都无言地点头,承认这个情况。刚刚打破的与联邦的平衡估计因为这件事又一次回归了。

    “做好联邦回头施压甚至反咬一口的准备吧。”阿尔弗雷多平静地做出结论,“顺便一提,元帅已经从前线赶回这里准备与陛下商讨这件事了,这次的会议应该不会是唯一一次。”

    又讨论了一些应对措施和暗盟的行动预测,由于信息太少会议最后也没有明确的结论,就先这样结束了。

    艾德一边低着头想在思考些什幺一边往外走,被阿尔弗雷多拍了拍肩膀。

    “抽烟吗?”

    “……来一根吧。”

    阿尔佛雷多塞给艾德一根烟,自己也抽出来一根,就这幺叼着一直到走到室外才点起火来。

    “压力很大?你一般不抽的吧?”

    艾德闷闷地嗯了一声。

    “我知道了。”

    艾德弹烟灰的手抖了一下,差点把烟一起给弹飞:“你说……知道什幺了?”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