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他没说出来,这明摆着是给别人伤口上撒盐,得了便宜还卖乖。

    艾德上了床,看了一眼奥格斯。对方像是把他当瘟疫一样,躺在床的另一边,离得要多远有多远。奥格斯明显还没睡着,但是不愿意再和艾德搭话了,动也不动地继续贴着最边缘。隔了好几秒也没得到半声回应,艾德也懒得再浪费口舌,心里啧了几声就自己闭眼睡下了。

    第二天一大早艾德醒过来就看到奥格斯不知道什幺时候就起来了,身上衣服穿的整整齐齐的,沉默地坐在沙发,手里在翻着不知道是几个月前的新闻杂志。

    “起得真早啊,军队里养成的好习惯?”

    “嗯。”

    洗漱后艾德穿上制服,想了想还是把e给叫到楼上来。“这是我的管家e,你需要东西可以直接从他这里订。” 然后他套出了一副需要指纹解开的电子手铐,“实在不好意思,但是目前我还不能信任你——”

    “我都这副样子了还能劳你费心,真是荣幸。”奥格斯哼了一声,大方地把右手伸给了艾德。

    “应该的。”

    喀嗒一声,奥格斯的右手被铐在沙发扶手上。

    “委屈你了。”艾德听着对方言语中的讽刺之意,毫无愧疚之意。弯下腰飞速地亲吻了一下对方的嘴唇。

    “你要是想上厕所也可以直接找e……我相信它会有办法解决的。”

    “……赶紧滚吧。”奥格斯用左手使劲地抹了抹嘴,板了一早上的脸终于有了崩塌的迹象。

    艾德觉得自己越来越以作弄对方为乐,这实在不算个好习惯。

    接下来的几天日子平常得不能再平常了。

    联邦全面撤退了火线,有密探来报对面内部局势都动dàng不已,无暇再来应付帝国,甚至有可能会来割地求和,这也算是几百年来头一次打破了两方势力的平和。

    艾德每天过着早上铐上奥格斯,去军队报道,傍晚回家给奥格斯解开手铐这般两点一线的日子。令他觉得惊讶的是奥格斯这幺快就不反感和他亲热了——虽然不会主动,但在亲吻和拥抱的时候至少不会拼了命地回避。

    其实最近几天艾德感觉得到奥格斯的信息素又逐渐有了要bào发的趋势——发情期是无论如何都躲不过去的,只是对方还执着地一直在忍耐。

    艾德其实有点佩服对方这种坚持。作为一个处于发情期的comga竟然可以在alpha面前忍住yù望。

    但是……你还能忍几天呢?

    “上将,我发现您最近很dàng漾啊。” 温斯顿把手里的文件拍了两下,“我刚才说的您基本没听到吧?”

    “你自己都说了,不是重要的报告,只是走形式而已。”

    “那您也不至于听着听着就笑起来吧。”

    我有吗。

    艾德盯着和自己关系一向不错的下属用眼神询问。

    温斯顿叹了口气:“上将,您是不是恋爱了啊?”

    “不要在工作时间讨论私人问题。”艾德清了清嗓子,拿过对方手里的文件随手翻阅起来。

    “私人时间想找都找不到人,”温斯顿一针见血地指出,“下了班就直奔家里,都几天没去酒吧’玩’了,上次还要了comga抑制剂……一看就是金屋藏娇了。”

    “那就算是吧。”艾德懒的争论,反正他说的也没错。

    “竟然能让子爵大人看上,对方真是飞上枝头当凤凰了啊。”在军队里被称呼贵族头衔其实是种讽刺的叫法,因为每年有不少没有本事但凭着贵族身份进军队混功勋的人。当然,这群下属这幺叫也只是拿他开玩笑罢了。

    “工作时间,适可而止啊。”

    艾德瞪了一下温斯顿,看着他面上连连点头,估计明天一早下头就有一票人会知道这个消息。

    要知道对方是谁,估计你们这群人都要吓死。

    傍晚一到,艾德看着时间准时捞起外套走人。平日里jiāo好的朋友都知道最近这家伙反常得很,去喝酒泡妞都不招呼他一起了。

    奥格斯还坐在早上他离开时的地方——废话,被铐着也去不了别的地方。但奥格斯看起来就连屁股都没挪过,艾德看他坐得端端正正用一只手艰难地翻书的模样,神情和在图书馆里一样认真,不由得佩服起来对方这种一板一眼的生活习惯。

    “我回来了。”艾德俯下身子给对方解开手铐,“《花卉种植》……我不知道你还有这种兴趣。”

    “随手拿的。”

    奥格斯转了转被固定了大半天的手腕,接着用两只手一起翻起书来。

    “刚在路上订了晚餐,一起吃吧。”

    快捷营养晚餐不算好吃,但是胜在方便。艾德一向不是很注重生活质量,他也不知道奥格斯每次吃的是满意还是不满意,至少没听到抱怨过,他就默认奥格斯和自己一样吃得惯了。其实他还企图观察一下对方喜欢吃什幺,但是几次后发现奥格斯对所有种类的食物一视同仁,从不挑食,于是观察也就不了了之了。

    “嗯?”艾德看着对面奥格斯拿着叉子的左手中指上有一道细小的伤痕,看起来就像是今天刚弄出来的。

    “你的手怎幺了?”

    奥格斯明显愣了一下,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心不在焉地回答说:“……今天翻书的时候被割伤了。”

    “哦,好吧。以后小心点。”

    叫外卖的好处就是不用洗碗,吃完饭后奥格斯就进了浴室,不一会儿就传出了淋浴的水声。艾德摆弄了一会儿联络终端,坐在床边随手拿起刚才奥格斯看到一半的书。说起来这还是他重新装修自己的房间时买的,后来发现花卉这玩意和自己实在无缘,养一盆死一盆,养两盆死一双,后来就放弃了。

    他翻了两页就觉得兴致缺缺,想要合上。

    等等。

    艾德皱眉,又翻了几页。他捏着纸张的边缘用指肚摩擦了一下,这本书不是新书,纸张已经有被翻过几遍的痕迹,至少边缘算不上锋利。

    他想了一下白天里,奥格斯只用一只手缓慢地翻书,还会不小心被这种纸划伤手?

    奥格斯洗完后穿着新的浴袍走了出来,神情和平时没有区别。

    艾德刚在卧室看了一圈,实在没看出什幺端倪来,借着自己也洗澡的机会又检查了一遍浴室,依旧和平时没有差别。

    兴许是自己多疑了。

    第五章 与其谈谈还不如直接干(h)

    看着头发软趴趴地垂在耳朵旁边,在暖黄色灯光下沉默地看着书的奥格斯,艾德自觉自己的的兴致比前几天还要高。虽然这和抑制剂逐渐失效不无关系,但他知道,这不是主要原因。

    “花花草草比我好看是吗?”

    那本书被抽走,甩在了一边的地毯上。

    “唔……”奥格斯很快就迎接到了来自艾德狂风暴雨一般的亲吻,alpha的气息混杂着沐浴后洗发露的香味一起钻进鼻腔里。

    奥格斯喘着粗气,把左手轻轻搭在艾德的的肩膀上,看起来十分顺从。

    艾德此时心里却警钟大作。

    不正常。

    奥格斯这幺配合他,实在是不正常。

    他作势俯下身子,脱掉了浴袍,故意把自己的身体全都暴露在外。右手抚摸着奥格斯的脸,左手去拉身下的人的浴衣带子。

    突然。

    奥格斯搭在艾德肩膀上的左手突然猛地扣在艾德的脖子上将他拉向自己的方向,右手从浴衣里面抓出一块锥子形的玻璃碎片,往艾德脖子的动脉上扎去——

    就知道有鬼!纵然有了准备艾德还是被惊出一身冷汗,一拳砸在奥格斯的右手腕上,同时整个人撑起身子,敏捷地往后一闪退到了床前面。

    奥格斯手失了力气,玻璃片掉在床上。眼见计划已经暴露了,艾德也退出了他的攻击范围,奥格斯竟然想也没想地匆忙抓起碎片直接就往自己的脖子捅过去!

    艾德觉得自己心跳都漏了一拍,甚至比刚才玻璃差几公分划过自己的脖子时还要背后发凉。他脑子都没来得及运作,全凭本能地整个人就扑上前去按住了奥格斯,对方的手被力冲撞得一歪,玻璃堪堪划过脸颊边缘,一道血痕就这幺流了下来。

    “想死?你想的美!!”艾德整个人都暴走了。想到对方竟然要在自己眼前自杀,火气就源源不断地涌上来。他一把扯过玻璃碎片使劲地往地上甩去,滑出了四五米远,硬是把地板划出了一道白痕。

    “看来我们之前的谈话并没有达成共识啊。”奥格斯在这种情况下竟然能对和自己有暂时标记关系的alpha下杀手,艾德也是不得不服。胸腔里的怒火此刻都要冒出来一般,嗓子都变得干哑了,属于自己的comga要逃离自己的那种焦躁感和愤怒夹杂在一起,艾德捏着奥格斯的下巴,额头抵着额头:“你不是想死吗,好,我现在就让你死在床上——”

    艾德的alpha气息一瞬间bào发了。

    本来还在挣扎的奥格斯一下子停住了,这是头一次艾德主动施压,奥格斯只感觉四肢瘫软,像是空气里的每一个分子都在让他臣服。本来就处于发情期的奥格斯一下子就被刺激得信息素bào发,就和当天他被送来时的状态一样——但是这次咬腺体已经不管用了。

    而且艾德也不会只咬腺体了。

    奥格斯早就预料到事情的成功率很低,但本来他策划的是就算不得手也能找到机会自尽,却没料到艾德的动作会那幺快。

    “很好……我本来还想和你慢慢来的,现在看来没必要了。你竟然还能有额外的精力来做这些事情。”

    艾德把奥格斯背对自己按在床上,因为发情的缘故奥格斯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任对方把自己的双手被拉过头顶,被手铐拷在床头的栏杆上,背部的肌ròu线条一览无余。艾德只是用手轻轻划过脊梁骨就让奥格斯一阵颤栗。身体越来越热,comga特殊的体质让他的后穴开始自动分泌液体,瘙痒的感觉席卷了全身。后穴不受控制地出水的羞耻感让奥格斯恨不得一头撞死。

    “嗯……!”

    奥格斯把头埋在枕头里,突然下半身被人提起来跪在床上,紧接着艾德就毫不犹豫地捅了一根手指进来。奥格斯发出一声闷哼,想抬起身子来。艾德却以不容反抗的力气俯下身子压在他的后背上,把他牢牢地压在床上,让他只能以一种很屈辱的方式被迫像母兽一样撅着屁股被扣弄。

    偏偏comga的特xìng在被这样强迫后却进一步地被激发出来,艾德手指草草地抽chā了几下后穴的体液就洪水泛滥一般地涌出来,把穴口都弄得泛着亮光,俨然已经是做好准备让alphachā入的状态。

    好痒……

    被压制了的发情期bào发起来比正常的更加凶猛,奥格斯大脑一片空白,只觉得身体热得要化了,穴口痒得受不了了,只是一根手指在里面搅动完全无法阻挡这种饥渴。

    “全是水,”艾德抽出手指看了一眼,“你之前忍发情忍得是有多辛苦?” 他握着自己已经硬了的yīn茎在穴口摩擦了一会儿,yín水就顺着臀缝一路流到奥格斯的大腿上。guī tóu往前一挺就撑开了穴口,缓缓地chā了进去。

    还不够深。

    奥格斯脑子里一个声音在驱使他求后方的alpha狠狠地cāo进去,cāo到最深处,让自己彻底被占有。

    ……不能开口求他。

    奥格斯咬着嘴唇,用力到咬出了血。

    为什幺偏偏是在这个时候……

    艾德也被激得脑子发热,再没有耐心撩拨他,双手扶着奥格斯的胯就用力地一顶到底。从来没被进入过的内部紧紧地吸附在ròu棒上,内壁因为终于被满足而变得又软又湿。艾德大开大合地cāo了几下,奥格斯实在关不住到了嘴边的呻吟声,低沉地叫出了声音。

    “啊……”

    “爽吗?”被声音鼓舞了似的,艾德不停地撞击着感受奥格斯内壁因为舒服而有节奏地收缩。两人jiāo合的地方因为来回的抽chā带出了扑哧扑哧的水声和yīn囊啪啪地打在ròu上的声音。

    “你……”奥格斯知道他是故意cāo出水声给自己听的,咬着牙把头偏过去。

    一想到面前的这人是前联邦少将,一个和自己一样的alpha,现在却被自己cāo得全身颤抖不已,屁股不自觉地往自己的方向送,艾德就兴奋地又涨大几分。

    这人竟然还能再变大?

    被干得神情恍惚的奥格斯下意识地心里一慌,以为艾德要在自己体内成结,都忘了自己的内殖道都还没有打开,试图往前挪动着挣脱。

    艾德今天受够了任何和“逃跑”有关的行为,故意任他往前艰难地爬了两步,伸手用力地拖着奥格斯的腰往后一撞,整根又重重地全部干进ròu穴里面。

    “……!”奥格斯毫无防备地被从后方冲撞,感觉整个人都要被艾德给钉在床上了。双腿脱力地塌了下去,艾德也没再扶着他,趴下来继续cāo着。来来回回的动作让奥格斯已经硬了很久的xìng器在床单上反复摩擦着,把他身下的床单那一块给弄得湿乎乎的,不一会儿就着这个姿势奥格斯就大脑一空,shè了出来。

    shè精的时候由于后穴不自觉地收紧,艾德也被奥格斯夹得舒服地低喘了一声。没给对方喘息的机会,艾德就来来回回地试着用不同的角度chā入。奥格斯前端还在一抖一抖地shè出浊白的精液,后穴就被来回用力地碾过,被刺激得身体都有些抽搐了。

    “你shè了。”

    明摆着的事情。但艾德就是想说出来,看看奥格斯恼怒却又羞耻的反应。

    果然奥格斯一脸不甘,但脸色涨红了什幺话也说不出口。

    “发情期还有很久……你可以慢慢享受的。”艾德俯下身子咬了咬奥格斯的耳朵,突然自己在某一个角度chā进去时,对方失声叫了出来。

    “……啊!…别……”

    看着奥格斯的呼吸变得急促,艾德一改刚才横冲直撞的攻势,不紧不慢地磨了起来。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