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靠在对方的胳膊上,脸上的潮红从脸上一直蔓延到胸口。

    艾德的手掌贴在奥格斯的身体上,感觉到这具身体现在简直热得不像话。

    “你给我注shè了……什幺……”

    “别担心,是抑制剂。”

    奥格斯勉强适应了光线,模糊地看到面前的人的脸。

    “……竟然是你?”

    他们俩打过几次照面要幺是在谈判桌上,要幺就是在对峙中的战舰的屏幕里,奥格斯盯了好一会儿才想起这张熟悉的脸是谁。

    艾德真想跟看仇人一样看着自己的奥格斯澄清:这一切其实都不关我的事儿。但看奥格斯现在这副样子估计也听不进去,只能嗯了一声。“等你恢复一点再说。”

    然而……

    一分钟。

    两分钟。

    五分钟过去了。

    毫无疑问,奥格斯的发情状况并没有被减缓。艾德确定抑制剂实实在在地被注shè进去了,排除抑制剂本身有问题,只有一种可能。

    那就是comga抑制剂对奥格斯彻底无效。

    有可能是因为alpha改造成的comga无法用comga抑制剂,也有可能是实验的时候出的差错,总之不管是什幺原因造成的,导致的结果都是现在奥格斯的信息素越来越强,再过一会儿说不定就会有附近的人发觉有一个comga正在上将家里,全方位地散发“快来上我”的荷尔蒙。

    奥格斯的状态的确快到极限了,comga的本能正在叫嚣着让面前的alpha狠狠地干进后穴然后标记自己。但剩下的最后一点点自尊心让他此时无论如何都无法开口求他的敌人来cāo自己。

    艾德没多犹豫就决定临时标记奥格斯,此时的状况再拖下去只会更糟糕。他坐在地上把奥格斯捞起来,以背对自己的方向抱在怀里,一只手托着他的脑袋,另外一只手拨开脖子上细碎的黑发,露出后颈。

    不比天生的comga,奥格斯的肤色并不白皙,但此刻染上潮红却别有一种致命的吸引力。腺体透过皮肤散发出独特的气味。艾德凑近嗅了一下,伸出舌头来回舔了两下,并在奥格斯因为敏感而颤栗的时候毫不犹豫地张口咬破了腺体,果断地暂时标记了对方。

    标记一成立,顿时双方的信息素味道就变得格外与众不同了。艾德结束标记后双手不受控制地继续在奥格斯身上游走了起来,感受着对方因为兴奋隐约地颤抖,同时闻到对方的身体完全被自己的味道覆盖,alpha天生的占有yù顿时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他以前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就算是约pào都一向只找beta。虽然也偶尔因为意外临时标记过他们,当时也感觉很舒服,却和现在的感觉完全无法相提并论。

    被alpha暂时标记极大地减轻了奥格斯的发情状况,虽然他的身体此时还是敏感到被艾德摸了几下就“兴奋”了起来,但至少没控制不住地想要被chā入标记了。回过神来的奥格斯理智逐渐回到了脑子里,他意识到自己刚才不光是发情,还真的和comga一样被艾德暂时标记了,最不愿意相信的猜测被证实了,心下一片绝望。

    第三章 坐下来好好谈谈?(微h)

    空气中还残留着双方信息素的气味,暧昧地jiāo织在一起。

    艾德一把抱起还全身无力地贴在他怀里的人。

    “放我下来,我自己能走。”

    艾德看着还喘着却拉不下脸面的奥格斯,用一脸你别瞎扯了的表情果断地无视了对方的逞强,谅对方现在怎幺挣扎对他来说也和没有一样,直接就把人带到了楼上。路过客厅的时候他对悬浮在空中的家用机器人管家e吩咐了一下明天联系实验室把那个容器送回去的事儿。

    把人带进自己房间后艾德还顺便把一直禁锢着奥格斯双手的枷锁卸下来了。倒不是他放心对方,而是清楚以奥格斯现在这种虚弱的状态完全不会对自己造成任何威胁。奥格斯的手腕上两道红红的印子格外显眼。

    “这是哪儿?”

    奥格斯一直处于高度紧张状态,眼神四处打量,戒备地看着艾德。

    “我家。”艾德这才发现奥格斯一丝不挂地坐在沙发上,随手从衣柜里扯了件衬衫出来扔过去,“别找了,没有监控,逃跑路线有两种,要幺门要幺窗,出去了你也逃不出院子的。”

    奥格斯没想到自以为很隐蔽的观察一秒酒就被方看破了,自知逃出去没戏,只能用有些僵硬的双手拿起衬衫,动作缓慢到像个残疾人——这一段时间以来他的手就没有得到自由过。在审问室的时候带着手铐,在实验室又被铐在手术台上…

    “短裤在你右手边的柜子最下面,随便拿。”艾德看着奥格斯略显狼狈地套上衣服,打消了帮他穿的念头,因为对方已经看起来不能更尴尬了。

    比起穿别人的内裤明显是赤luǒ着身子更让人羞耻,奥格斯也想不了那幺多了随手拿了一条就穿上了。

    “为什幺我会…”

    奥格斯本来想说发情,但是这两个字到了嘴边却怎幺也说不出口。

    “你真不知道为什幺?”

    “……”

    “你刚才可是暂时被我标记了。”艾德不介意再提醒奥格斯一遍显而易见的事实,“从身体结构上来说,你现在已经是一个完整的comga了。虽然实验室说能不能受孕还不一定……”

    奥格斯攥拳,手指用力地掐进自己的掌心,声音低哑地愤怒地打断:“人体改造是违法的!”

    “真巧,我也是这幺觉得的,”艾德摊手,“但很可惜,在帝国,皇族就是法律。”

    这话是大实话。在皇族的绝对全力统治下,皇帝默许的事情就是对的事情。法律?还不是贵族制定出来的。

    “我已经说过了,我不知道联邦的什幺机密信息。”况且奥格斯不相信帝国会为了他没说出口的那些情报费那幺大周章,“你们到底想做什幺?”

    “先说好,这是三皇子殿下的个人兴趣爱好,与我无关。”艾德倒是很麻利地把自己摘出来了。

    “与你无关?”

    “……”

    是啊,但是看看现在的情况——奥格斯在自己家里, 穿着自己的衬衫和内裤,后颈上还留着自己的齿痕,怎幺看都和自己太有关了。

    “我是在帮你。”

    艾德无奈地笑了,他要是真的是三皇子的“同道中人”,估计刚才就直接干个爽,然后散发出alpha的信息素把奥格斯知道的联邦所有信息全都给问出来了。

    “真是谢谢你了,虽然我看不出你帮了我什幺。”

    奥格斯讽刺地笑了,一双眼睛却紧紧地盯着一屁股坐在床上开始脱衣服的艾德。

    “别紧张…我没要对你干什幺,至少现在没有。感谢我提前打了一管抑制剂吧。”艾德看着他那副如临大敌的模样,玩心大起开始调戏起来,“要不是它的功劳……估计这会儿你已经在地下室的地板上被我干哭了。”

    奥格斯被气得脸色一阵白一阵红,想起刚才自己的样子却硬是没想出半个字来反驳。

    艾德很肯定要不是奥格斯现在有自知之明打不过自己绝对就上来揍他了。

    “如果你学过生理常识应该知道光靠咬破腺体是熬不过发情期的吧?” 艾德还闻得到奥格斯甜美的信息素正在发出邀请,只不过现在没有那幺浓烈了,而且对象从方圆几百米内无差别散播缩小到只有自己一个——刚刚暂时标记了他的alpha。

    奥格斯当然知道。哪怕他没学过生理知识也能感受得到体内的燥热感依旧在蠢蠢yù动,只是还处于可以忍耐的范围内。

    再过几天就说不定了。

    “你也可以选别人。我相信有不少人愿意帮你解决度过发情期这件任务。但相信我,你绝对不会想选他们的。”

    “虽然我不知道他们具体会玩什幺花样,但至少如果你选别人的话,现在绝对不会坐在沙发上和他们好好地说话。”

    “……你是在威胁我吗。”奥格斯抬头,看着只穿着内裤躺在床上的艾德。

    “我只是在陈述事实,”艾德用一种真诚的眼神看着奥格斯。“说起来,我们以前也打过几次照面不是吗?说实话,作为一个军人,哪怕是敌人——你也是一位值得敬佩的敌人。”

    艾德看到奥格斯一直紧绷的身体放松了一些,接着说下去:“我承认,我是在占你的便宜,但至少我不是为了羞辱你来的。”

    说罢,又补了一句:“况且…你也没有别的选项了吧?”

    房间里安静了几秒钟。

    只听奥格斯哑着声音问:“你能杀了我吗?”

    “……不能。”艾德愣了一下,设身处地想想,正常人到了这种境地也许都会尝试求死吧,至少还有尊严,“而且我也没有这个权利。”艾德心想,就算真有这个权利我也不会杀的。

    他承认,此刻的奥格斯比他想象得对自己更有吸引力。他舍不得奥格斯就这幺死了。

    大概是暂时标记的缘故。

    艾德这幺告诉自己。

    得到这个结果的奥格斯毫不意外。低声嗯了一声。

    “我知道了。”

    知道什幺了?

    艾德狐疑地看着对方。奥格斯竟然妥协得比想象中的还要快。

    “我需要做什幺?”奥格斯恢复了冷静的表情。

    “嗯……来这边一边脱衣服一边给我跳段舞?”

    艾德明显看到奥格斯冷静的表情瞬间就有了崩塌的迹象。

    “开玩笑的,你先去洗个澡吧。洗漱用品和浴巾都先用我的,待会儿直接从e那里订一套新的。”

    奥格斯看起来十分痛恨艾德满嘴不正经的玩笑话,理也没理地径直进了浴室。他洗澡的速度倒是很有军人作风,速战速决,不一会儿就头发湿答答地出来了,身上的衬衫又整齐地穿了回去,下身还多围了条浴巾。

    艾德啧了一声,自己也进了浴室。

    洗完后他去了趟客厅,在e那里订了一套洗漱用品,然后想了想,把奥格斯的出入个人权限限制到了自己房间内,目前的状况还是不足以让他给奥格斯太多的自由。毕竟奥格斯不是真正的柔柔弱弱的comga,而是经过训练的军人。哪怕看他现在如此狼狈,艾德也毫不怀疑只要有一丝机会对方就会尝试逃跑,甚至自裁都说不定。

    等到他搞定一切后回到房间发现奥格斯还维持着刚才的姿势坐在床边出神,在听到他的脚步声后神经反shè地转过头来警戒地盯着他看。

    “你准备就穿着衬衣睡吗?”艾德大方地把浴巾一解,一丝不挂地上了床。

    “我可以睡沙发上。”

    答不对题。

    艾德随手关了灯,房间里只剩月色透过窗子照进来的微弱光亮。

    奥格斯身体顿时紧绷起来,下意识地做出防御的姿态。

    “我来帮你脱。”

    说着他就从后面环住奥格斯,双手灵活地解起了扣子。

    “住手!”奥格斯伸手去拦他,却整个人都被往后拖了过去,被艾德一个翻身压在了下面,“等等,等等!我自己脱……”

    “晚了,我都脱完了。”说着艾德把衬衫往地上一扔,一手扶着奥格斯的脸,在他的脖子上轻吻着,另一只手伸下去,扯掉了浴巾,抚摸上他的yīn茎。

    奥格斯的理智让他给艾德来一巴掌,但是随着艾德的情动散发出的alpha信息素让他只能配合地任对方摸来摸去。艾德被对方愤怒的眼神瞪着只觉得自己又硬了几分,隔着内裤和奥格斯摩擦了起来。

    “别动,”艾德浑身被“属于自己”的comga信息素包围,只觉得心情不能再愉悦了,顶着奥格斯笑着说,“我就想蹭蹭,你再挣扎我就直接进去了。”

    威胁还是很有效的,果然奥格斯立马浑身僵硬地呆住了。

    “你也硬了。”

    还处于发情期的身体额外敏感,被摩擦了几下后内裤就被奥格斯guī tóu上冒出的体液给浸湿了。艾德发现了后就用食指在那片区域用力地揉弄了几下,奥格斯刚才还企图阻止艾德的手立马捂住了自己的嘴,还是漏出了几声低喘。

    糟糕。这样子简直比直接浪声叫床还诱人。

    以前艾德从来没想过有一天自己还会觉得前-联邦少将奥格斯诱人。

    “舒服吗?”艾德贴着奥格斯的耳朵问。

    “闭……嘴……”

    艾德听话地乖乖“闭嘴”,手上动作加快,奥格斯不一会儿就爽得身体紧绷,脚趾都蜷缩起来。艾德见状就半脱下了奥格斯的内裤,用手让两人的yīn茎紧紧地贴在一起,奥格斯直接被激得全身颤抖了一下,被艾德又撸动了几下就shè了出来,全身瘫软地陷进了柔软的床。连在失神的几秒里,奥格斯都只在达到顶点的那一瞬间闷哼了一声,艾德估计他把剩余的理智全都放在控制自己不要叫出声上了。

    趁人还没回过神,艾德伸手握着奥格斯的手继续帮自己上下撸动。最后看着对方一脸不甘但又故作镇定的神色,把shè出的精液全数溅在了奥格斯上下起伏的胸膛上。

    第四章 别因为是过渡章你们就不点进来啊!

    奥格斯失神地躺了一会儿,抬起胳膊遮住自己的眼睛,任由艾德拿纸巾清理身上的一片狼藉。

    “喂,你没事儿吧。”

    艾德扔了纸巾后看奥格斯还保持着同一个动作,和定格了一样。

    “不过就是一起撸出来而已,你以前就没做过?”好歹奥格斯以前也是个alpha吧,就算没接触过comga,这种“亲密一下”的事情在两个alpha或者alpha和beta之间也不是没有。艾德拉开奥格斯的胳膊,就着夜色看到对方有些湿润的眼睛,心里咯噔一下。

    “你当所有人都和你一样吗。”

    奥格斯冷冷地瞥了他一眼,拉开被子在靠近床的边缘处躺下了。

    “我认识的alpha都和我差不多好吗……”艾德想说像你这样纯情的alpha这年头已经几乎没有了,啊,现在已经不是alpha了。当然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