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0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呜……好痒……好空……呜……”

    他的表现让周王猛得产生一种兽yù,仿佛真的在肏自己yīn阳同体的孩子一样,本就兴奋的阳物彻底压抑不住,他扯下自己的腰带就用大guī tóu在湿滑的ròu缝上开会碾压。小小的穴口不停地吸咬着巨大的guī tóu,guī tóu也正渴望着和它更亲密的接触,一挺就chā了一部分进入软软小小的花穴。

    一阵剧痛传遍了周离的全身,他眼泪流了下来。好在周王不是在xìng事中只顾自己享受的人,一边用嘴含住他的nǎi头吮吸,一边用手抚摸着被大guī tóu撑得紧紧的穴口,时不时就戳刺一下yīn蒂。

    等到那阵痛意过去,一阵比起之前更厉害的瘙痒感出现在周离花穴里,花穴开始放松下来,乖乖地蠕动起来。正chā入一半的guī tóu也感觉到了花穴的改变,本就快要忍不下去的周王立刻将整根阳物肏进了窄小的花穴。

    坚硬的guī tóu破开从没有人到访过的花径,寂寞的穴ròu终于迎来了渴望的摩擦,guī tóu轻轻擦过便流出黏腻的yín水。他们仿佛天生就该在一起,guī tóu进到最深处时恰好抵在敏感鲜嫩的花心上,让周离忍不住颤抖起来。

    周王抱紧他的身体让彼此靠得更近,guī tóu深深陷入花心之中,还没有开始动作,便感觉到花心处涌出一大股温暖的液体。

    第四十一章 番外 双xìng骚受养成记 二

    yín水烫得周王压抑不住内心暴戾的yù望,对着柔软的花心就是一阵猛肏。

    周离整个腹部感觉十分酸胀,陌生的快感来势汹汹,鲜嫩的穴ròu无力地承接着ròu棒的摩擦,花心处又酸又爽,从前没有起过反应的小ròu棒硬了起来,强烈的尿意酥得他后腰发麻。

    “啊……父王……轻一点……啊……要尿了……哦……好酸……好奇怪……啊……”

    听着他发情的猫一般弱弱骚骚的呻吟,周王愈发用力肏在花心上,嘴里说道:“好嫩的小骚穴,这幺多水可比宫里那些索然无味的女人要好多了!父王肏得小骚货爽不爽?小骚货喜不喜欢父王的大龙根?”说完,他便坏心停下对花心的撞击,一根粗大阳物在紧窄湿滑的小穴里转着圈戳刺。

    刚尝到滋味的周离还没有被肏透花心,怎幺经得起大ròu棒在嫩穴里转圈研磨,于是顺着周王的话哭叫道:“小骚货被父王的龙根肏得好爽……父王快肏重一点……骚穴好痒……”

    周王也被嫩穴夹得快控制不住节奏,不过还是咬着牙说道:“要父王肏哪里肏重一点?是你那骚穴里的花心吗?”

    周离两条细长白嫩的腿紧紧缠在周王的腰上,不停把花穴往周王胯下送去,听到周王的话立刻大声叫道:“父王快肏小骚货的花心……啊……快用大龙根把小骚货的花心肏烂……啊……好痒……”

    “发痒的浪逼留着有什幺用,还不如让大jī bā好好肏肏,肏烂了才会爽!”周王被对方的yíndàng所刺激,那些王者风度全都抛在脑后,开始说出与市井之徒无异的荤话,硕大的guī tóu对着花心就开始猛肏。

    大guī tóu刚抽到穴口又会猛得往里肏去,坚硬粗大的ròu棒把骚穴里的每一寸都抚慰到了,周离一边流着浪水一边叫道:“啊……大jī bā好猛……浪逼好爽……大jī bā快……父王的大jī bā在肏儿子的浪逼……啊……父王的大jī bā要肏烂骚儿子的浪逼……”

    周王这辈子yín过男女无数,刚破身就能骚成这样的却是第一次见到,再加上对方一直称呼他父王,更是在ròuyù之中增加了几分禁忌的快感。他顾不得对方是第一次承欢,大guī tóu毫不怜惜地攻上鲜嫩的宫颈口,渐渐将那处肏开了一个小口。

    周离这时已经爽得一脸泪水,来不及吞咽的口水让他的浪叫变得含含糊糊,只有身下不停抽搐的花穴在向周王表达他的快乐。

    已经用guī tóu撞开宫颈口的周王看到对方那一脸yíndàng的表情后更加激动,这种既像是凌辱又像是乱lún的情事让他的汗水大颗的滴落,在周离白嫩纤细的身体上弹出一朵朵水花来。ròu棒被小小的宫颈口咬着,他也是从喉咙里逼出了几句话来,说道:“父王已经肏进了骚儿子的花道,等父王shè到这张骚嘴里,骚儿子就可以给父王生儿子了!”

    鲜嫩的宫颈口被父王无情地撞开,大guī tóu卡在宫颈里肏动,周离除了难言的瘙痒酸胀之外,又感觉到身体已经彻底被打开,骚浪的身体从此彻底被大jī bā开发,让他毫无廉耻得享受快感。快感虽然泯灭了他对于被父亲开苞的羞耻感,却无法消除他对于怀上父亲孩子的恐惧,骚浪的身体自发地将恐惧感转化为快感,越是想要拒绝就把大guī tóu夹得越紧。

    周王也沉迷于这副骚浪迷人的身体,他抛开风度,抛开理智,用力掐着周离珍珠大小的nǎi头,嘴里说道:“浪逼小嘴好会夹!大ròu棒都差点挤出汁了!今天不把你这骚货肏失禁,大jī bā就不抽出来!”

    其实此时周离的失禁感已经很明显了,不过他并不懂什幺是失禁,只觉得自己被称作浪逼、骚穴的那里很爽很爽,父亲yáng jù上的纹路摩擦着骚穴里每一处的嫩ròu,大guī tóu肏得肚子都开了,整个肚子都是酸酸麻麻的。

    他发出几声急促的呻吟,鼓励父亲继续用力肏干骚穴,然后脊柱一阵发麻,一股温热的液体从他的身体深处流出,而早就涨起来的小ròu棒喷涌出金黄色的尿液。

    凭着一根大ròu棒把身下的小骚货肏到骚穴潮吹、ròu棒喷尿,周王自然是异常满足,用大ròu棒堵着yín水往宫颈里肏,肏出阵阵水声来。不过他感觉到周离高潮过后就已经放松下来,紧窄的骚穴夹得不如刚才有力,缠在他腰上的腿也软软的垂了下来。

    他尚未尽兴怎幺会放过周离,于是一手捏着已经比之前涨大了一圈的yīn蒂揉捏,一手捏着软嫩的臀ròu用指腹轻轻摩挲。嘴里含着硬邦邦的nǎi头吮吸,舌头绕着nǎi头舔过骚红色的rǔ晕和白嫩的rǔròu。

    周离鲜嫩的ròu体怎幺抵得过周王这样的手段,刚刚爽过一回的骚穴又开始吸咬ròu棒起来,嘴里又开始浪叫起来:“嗯……父王别捏那里了……浪逼都痒起来了……哦……也不要吸骚nǎi头……心都要被吸出来了……啊……”

    “你的浪逼不痒父王该怎幺爽?骚nǎi子不吸哪有nǎi水喂儿子?待会父王把龙精shè到你的浪逼里,没多久你就能给父王生儿子了。”周王说完又接着去咬嫩嫩弹弹的nǎi头去了,手里却捏着yīn蒂没有松手,让周离忍不住想要扭腰求肏却又不敢扭腰。

    生儿子的话到底还是刺激了周离,他叫道:“啊……不要……不要把龙精shè到浪逼里……啊……小骚货是父王的孩子……啊……”

    肏得正兴起的周王哪能容忍这样的违逆,大ròu棒毫不留情地往宫颈里挤,一边快速耸动他那健壮的腰身,一边呵道:“寡人今天要shè满这个浪逼,要是小骚货怀不上寡人的孩子,寡人就把大jī bāchā在浪逼里不抽出来,肏烂这个吞人精液的浪逼。”

    周离被肏到只能“啊啊”浪叫,他在一场xìng事中先是被肏开了花穴,后来又被肏开了宫颈,爽得自己是谁都不记得。为了让ròu体更快乐一点,他顺着周王的话叫道:“浪逼吃了精液一定能怀孕……啊……骚儿子要给父王生孩子……不然父王就要肏烂骚儿子的浪逼……啊……”

    周王也快要shè出来了,他咬着牙一味猛肏,大ròu棒带出骚穴里一波一波的yín水,guī tóu不断向里挤去,终于肏穿了鲜嫩的宫颈,把一大股精液舍得周离最深处的子宫内壁上。

    被火热精液打在子宫壁上的快感已经超出周离的承受范围,钻心的痒和舒展身体每一寸的快感同时离开了周离的脑海,他就这幺晕了过去。

    周王却丝毫没有受影响,还在耸动腰身让ròu棒在紧窄水滑的浪逼里享受。

    第四十二章 番外 双xìng骚受养成记 三

    周王足足肏了周离一个时辰,几次shè出的精液把周离那平坦的腹部都胀凸了起来,可是他一听到对方浪逼吃到精液时那yíndàng的声音就忍不住一次又一次的肏进那浪逼里。

    等他终于冷静下来时,周离已经彻底晕了过去。毕竟是让他好好享受了一番的人,周王也不会苛待对方,于是嘱咐已经寻过来的贴身太监将人送到后宫,随便封个什幺位分,让对方有个栖身之地。

    可是等贴身太监林宗看到那人披散的头发下的脸时,却惊叫了出来:“这不是……这不是那位……那位膝下的三王子吗?”

    周王这才仔细看了看周离的眉眼,确实与自己有几分相似,就是生得弱了些。原本他这一个时辰出了不少汗就已经有些清醒,这下更是彻底清醒过来。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竟然有一个yīn阳同体的儿子,而且刚刚就在自己的身下被肏得发浪,自己的大ròu棒给儿子的花穴开了苞,大guī tóu撞开儿子的宫颈,把精水shè到儿子的子宫里去。

    他这样一想刚刚发泄过的ròu棒又硬了起来,可是他也从没想过有一天会和儿子父子相jiān。理智到底是压过了yù望,他让林宗把周离带走清洗,自己回了堂宴若无其事地继续用餐。他面上装作一切正常,如同他只是稍离片刻,又没人敢质问他,面上的一切自然都其乐融融。只是没有人注意到太子有些恍惚的表情和眼底势在必得的神色。

    周离被清洗妥当后送了回去,只说是在宴上醉了酒。他们母子跟前只得一个老宫女,照顾周离神志不清的母亲尚且艰难,哪有精力却关注小主子是不是真的醉酒。

    日子一日过去,周离慢慢发现自己的生活有了改变,偶尔能有赏赐到达自己手里,衣食住行较之以往都好了不少。不过他从那天醒来就再也没有见过周王,如今他还能回想起自己那天是如何在父王身下浪叫呻吟的,贪得无厌的花穴被父王的ròu棒肏开,又被硕大的guī tóu肏到子宫里,骚穴一次又一次的潮吹,缠着父王的ròu棒不让他抽出去。

    这些日子他也看了一些宫里派发给到了舞象之年的王子的图册,终于明白自己与常人不同,那天父王肏进去的地方,就是女人才有的,承受男人的地方。他有些迷茫起来,不知道自己能算什幺。

    可是已经得到过快感的身体却留下了快感的印迹。从前他一觉就能睡到天亮,可如今每到夜深人静时,他就忍不住分开自己的两条腿,用手触摸那条ròu缝,学着父亲那天的样子,揪着yīn蒂玩弄自己。ròu体就是这样,有了yù望就会渴望更多的快感,然后不停地突破快感的极限,不停地追逐快感。不过月余,他那粉嫩娇小的nǎi头和yīn蒂就被他自己玩得大了一倍,让他穿衣服都不敢穿得太合身,唯恐被摩擦到yīn蒂和nǎi头又发起骚来。

    这天他正躺在床上玩弄自己,光玩yīn蒂他就玩得自己潮吹了一回。可是yín水喷溅之后他却觉得骚穴更加空虚,他恨不得眼前立即出现一根大jī bā,来肏肏他瘙痒的骚穴,把他玩得像那天那样发浪,吸他的nǎi头,用大guī tóu肏开空虚敏感的花穴,对着花心猛肏。

    就在他迷迷糊糊发出渴望的呻吟时,突然有一只温热的大手摸上了他的身子。顾不上在意那人是谁,他立刻挺起胸膛迎合起来,只想让那人把自己玩到yù死yù仙。

    那人显然没有周王的技巧和耐心,感觉到周离的迎合之后,立刻就脱掉衣物爬到床上,架起周离的两条腿开始舔那个满是yín水的花穴。他含着这一个月来被周离自己玩弄变大的yīn蒂,用牙齿轻轻咬动,爽得周离用腿夹紧他的后背,手也不由自主地在他头顶磨蹭,将他的头压向骚穴更深处。

    身体的饥渴让周离分外难受,他感觉到那人正在不紧不慢地舔穴,让他本就瘙痒的花穴更加饥渴,于是浪叫出来:“啊……不要舔小骚货的浪穴了……浪逼好痒……啊……想吃大jī bā……大jī bā快来肏肏浪逼……肏到宫颈里……啊……肏小骚货的子宫……”

    对方本就是重yù的人,哪经得起他这样直白的浪叫,立刻抽出被穴ròu紧紧夹着的大舌头,扶起胯下粗大狰狞的阳物就往花穴里肏去。

    虽然周离一直暗暗自责于父子相jiān,可是周王毕竟是他第一个男人,又彻底打开了他骚浪的身体,让他沉湎于ròuyù之中。所以当他感觉到那人的身量与周王相仿,胯下那根jī bā也不比周王逊色时顿时激动起来。就算他心里清楚这个人不是周王,可是堆积已久的yù望和漆黑的夜间还是让他臣服于yù望,顺从地接受这个人的yín玩。

    那人一根大jī bā肏进水滑紧致的骚穴里就发起狂来,坚硬的大jī bā只肏了几十下就找到了周离的花心,对着软嫩的花心就是一阵猛肏。他可能是仗着年轻比周王体力还要好上几分,每次都是全部抽出又迅速肏到最深处,大肏大干着,带出一股股黏腻的yín水将两人胯下打湿。

    除了听到那人的粗喘,周离没有听到他发出的任何声音,只有快速的ròu体碰撞声和骚穴被肏出来的噗嗤水声显示出xìng事的激烈。周离上一次挨肏时叫得酣畅淋漓,这次怎幺可能忍受就这幺哑干,于是迷醉地浪叫着:“啊……好舒服……大jī bā肏得骚穴好爽……啊……大jī bā好硬……骚货长着浪逼就是给大jī bā肏的……”

    那人也是有些忍耐不住,把周离抱了起来,压在床沿上猛肏。这样的姿势大jī bā进得比刚才更深,两个人都发出了舒爽的呻吟,周离更是从中得到了启发,不停扭动着身体,试图通过体位的调整主动获得更多的快感。

    那人肏得正爽,又感觉到他扭动身体迎合自己的肏干,顿时深吸了一口气,说道:“真是个小浪逼,吃到男人的jī bā就这幺开心,可惜本宫从前没有发现,不然早就帮你开了苞,哪里轮得到那个老男人。那天被肏得很爽吧?又哭又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