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的理智早被yù望击溃,浪叫哀求对方赶紧给自己一个解脱。

    面对一个美人的求肏,是个男人都忍不住,林锦衣也得意起来。他将他自己的大guī tóu抵在穴口浅浅戳着,让骚穴以为就要迟到大jī bā的时候又抽出来,勾得被绑住的李溪不停在床上无力的挣扎。他一面玩弄着穴口,一面说道:“小骚货想挨肏不会说点好听的给大jī bā听吗?肏人不仅累,还要shè出来精华给浪逼吃,你不说点好听的,大jī bā岂不是要做亏本买卖。”

    “嗯……骚穴好痒……嗯……求大jī bā快肏肏骚穴……骚穴也会喷浪水……喷给大jī bā喝……嗯……骚穴要吃大jī bā的精华……快给小骚货……嗯……”

    看着李溪水嫩的红唇一张一合说着骚浪话的样子,林锦衣忍不住在他嘴唇上狠狠吸了一口,这才把一根硕大阳物肏进了湿润ròu穴。

    李溪这才知道为什幺方才那根假jī bā做那幺大了,原来是按照林锦衣的jī bā大小做的。真实的jī bā不像假的那样坚硬无趣,又热又烫还会在骚穴里微微弹跳,勾得被撑开的穴壁又拼命收缩。

    林锦衣被穴壁夹得真正是yù死yù仙,于是cāo起自己驴马大的jī bā就开始狂肏猛干。阳物大的好处就是不用有特别多的花样,因为穴壁都紧绷着贴在阳物上,只要一抽动就能将穴壁磨个通透。

    虽说李溪的ròu穴如今已是浪得整个都如穴心一样敏感,可是由于他整个骚穴都更浪了,自然之前的骚心比起其他地方还是更加敏感几分的。对方几乎没怎幺刻意寻找就找到了那处,一根把整个骚穴都填得一丝缝隙也无的大jī bā一直对着那处猛肏,李溪抽搐了几下,就这幺喷了一大股yín水打在了guī tóu上。对方的大jī bā把骚穴塞得太满,yín水被堵在骚穴里流不出去,原本就快被撑到极限的骚穴开始胀痛起来,李溪浪叫着求对方:“啊……啊……大jī bā快抽出去……骚穴要胀破了!”

    “这就不行了?”林锦衣坏心地把李溪两条腿并拢了。原本两条腿大张着无法并拢自然骚穴完全是凭着穴壁收缩的,现在两条腿并拢,骚穴夹得更紧了。若是其他时候或者是一根小些的jī bā,这样夹紧骚穴一定会更爽,可是在这种撑得不行的时候只会让原有的丝丝痛楚更加清晰。林锦衣接着在更紧的骚穴里肏起来,为了不让yín水有流出来的机会,他只是往外抽一点就用力地肏到深处,直把李溪一肚子的yín水肏得咕叽咕叽响。

    痛楚让李溪的感觉更加清晰,他感觉到火热的大jī bā在穴里欺负着穴壁,肚子里的yín水被肏得直响,被对方同样巨大的囊袋拍打着的臀部也酥酥的直发麻。

    “啊……快抽出去……啊……骚穴要破了……大jī bā哥哥……快抽出去……啊……”

    “你那骚jī bā有劲得很呢,冲着天一直没软过。骚货叫得这幺起劲,大jī bā不肏重点都不好意思。”说着,林锦衣就又开始狠狠肏起了穴来。

    蒙着李溪眼睛的那块布都湿了,他嘴里的声音也愈发含糊,只能听出个大概。

    “啊……好爽……骚穴要烂了……啊……骚穴要被肏烂了……大jī bā好厉害……啊……穴里要磨起火了……啊……大jī bā肏得浪逼好爽……”

    即便已经有了胀痛感,骚穴还是在不停地分泌着yín水。这幺个水穴泡得林锦衣也差点shè了出来,因为他还不想就这幺shè出来,于是抽出了shè意强烈的大jī bā。他一抽出来,骚穴里的yín水就如同失禁了一般喷了出来。

    骤然的解脱让李溪爽得神魂俱失,全身都微微抽搐着,粉嫩的阳物里涌出一大股金黄色的尿液。

    yín水加尿液的骚味冲斥着整个房间,林锦衣深深吸了一口气,yín笑道:“骚货就是骚货,这幺浓的骚味,比发情的猫还骚,哈哈。”

    李溪躺在床上不停喘气,极致的快感过后脑子里一片彩光,根本没在意对方说了什幺。

    第三十三章  至痒至爽 【H】

    突然一个毛茸茸的东西开始在李溪身上游走,他因为看不见所以不知道那是什幺东西,又恐慌又无助。那东西在他白嫩的胸膛上来回跑动,还从他腰侧若有若无地划过,让他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可是骚穴里还是无助地流出了yín水。

    人越是在慌乱无助的时候就越爱虚张声势,其实李溪此时对于自己的处境非常恐慌,因为他对林锦衣一点也不了解,谁知道对方泄yù之后是不是就要杀人灭口。于是他呵问道:“什幺东西!”

    林锦衣嗤笑一声,答道:“玉匠那里拿的小刷子,很爽吧?一般人可用不到这幺软的刷子,那些猪鬃刷子能把你刷掉一层皮。来,让我看看。啧啧,骚穴挺会爽的嘛,又流水了,我就一张床,你可要赔给我,哈哈哈哈。”

    李溪觉得对方根本就是精神不太正常,唯恐他一个想不开就把自己开膛破肚了,于是闭着嘴没有说话。

    不多时,他只听到林锦衣在一旁窸窸窣窣一阵折腾,就被翻过身趴在床上,屁股也高高撅了起来。因为蒙着眼睛他看不到对方的动作,可是却非常疑惑,因为他刚刚确认过自己被绑得动弹不得,可是对方却能够随意翻动自己。

    他不说话,林锦衣却叽里咕噜说个不停:“王大就是这幺肏你的对吧?我远远地就看见你那白花花的大屁股,差点扭出花来了。我一看到王大那一身黑ròu压在你身上猛肏我就激动,要不是我打不过他,早就冲上去把你抢过来在他面前把你肏得死去活来!”

    虽然情况依然很坏,不过听了这一番话李溪还是放下了心来,对方是一个王大晕在那处也不敢上前,非等到自己一路走到他家才敢下手的人,虽然恶心了一点,但是应该不会有胆量杀人灭口的。他现在已经是砧板上的ròu任人宰割,能保住命才有雪耻的机会,到时候他一定要踏平这里,让这种恶心之人死无葬身之地。

    林锦衣挺着一根快要shè出来的jī bā等了半晌,总算是把那股shè意给忍了下去,这才又对着已经一片水光的骚穴肏了进去。

    李溪知道骚穴不能抗拒大jī bā带来的快感,他也准备索xìng好好享受一番,只是没想到这次林锦衣给他jī bā上也套了一圈细毛。那些细毛随着jī bā的深入而一寸寸的戳刺着骚穴,伴随着一种钻心的痒,尤其是进到深处以后更是让李溪五脏六腑都痒了起来。

    “哦……好痒……痒死我了……啊……大jī bā快肏重一点……啊……好痒……”

    惊人的痒意让骚穴又分泌出许多yín水,可是细毛根本不怕yín水,即便被充沛的yín水泡着,还是一样地刺人。

    林锦衣拍了拍李溪白嫩的屁股,yín笑着说道:“现在越痒待会才越爽,你看yín水被挤出来了,浪逼都告诉大jī bā了,它爽得不行。”

    原本瘙痒就已经非常刺激骚穴了,改变体位又让穴里ròu棒的着力点发生了改变,先前被猛烈攻击的那点已经被遗忘,另外一处成了guī tóu的目标。细毛刷过环环穴ròu的滞塞感减缓了ròu棒的速度,可是两个人的快感并没有因此减少。李溪被这样细腻的戳刺戳得整个小腹都已经酸软,若是快感来得太快反而可能会过界,而对方被他狂乱抽搐的穴ròu夹得直喘粗气,听上去倒比猛肏还爽上几分。

    等到那股钻心的痒过去之后,果然快感铺天盖地一般的来临。所有的痒意都像是被阳光拨散的雾气一般消失无踪,只剩下让他心都快跳出胸腔的快感。他因为被固定着动弹不得,只能通过穴壁鼓励大jī bā肏得更狠。

    大jī bā也算领了穴壁纠缠讨好的那份情,带动着细毛快速在穴里进进出出。穴ròu已经适应了细毛的戳刺,不会在被戳时猛烈地收缩让jī bā肏穴的速度变慢,反而是像彻底舒展自己一样配合着jī bā肏穴的动作。在jī bā往里肏时舒张骚穴,让jī bā进得更快,在jī bā往外抽时绞紧穴ròu,苦苦挽留着把穴ròu肏得酥酥麻麻的jī bā。

    林锦衣知道快感这幺强烈的情况下自己坚持不了多久,于是开始用尽全力猛肏起来,把李溪肏得又潮吹了一次。这次他总算是能够好好享受被yín水拍打的快感了,享受了一阵之后也shè出来一股浓稠的精液打到了抽搐的穴壁上。

    李溪也算经历过不少花样,不过这个细毛带给骚穴的刺激实在是太过独特,他四肢不能动弹凭着穴ròu的咬劲配合了对方这半晌,也是有些疲惫,维持着撅起屁股的姿势就这幺睡了过去。

    等他醒过来时已经不知道到了什幺时候,因为林锦衣还没有揭开他眼前的布,他又睡得浑浑噩噩的,一点时间感也没有了。他闻到了饭菜的香味,顿时腹中打起鼓来,让他羞窘至极又愤恨不已。虽说他自中了yíndú之后一直沉沦于ròuyù,比起从前已经是落拓放dàng无耻至极,可是也总比眼下的境地要好。

    听见他肚子里的叫声,林锦衣连忙端着饭菜过来,温柔说道:“饿了吧,都怪我不忍心叫醒你,是我的错。来,我喂你。”

    李溪是真的觉得对方脑子有问题,骗人的时候温和有礼不似做伪,发起疯来又像是个疯子。即便是听他现在说话的口气,也绝对想不到这是一个偷窥别人jiāo媾、在床上喜好言语折磨别人的人。

    不过林锦衣有些偏执的xìng格即便是现在这种已经正常了不少的时候也可以感受得到的。他见李溪没有张嘴,就用筷子夹着笋片往对方紧闭的嘴中塞去。

    一来是这般下去难看的还是自己,二来是唯恐这人又发起疯来想什幺新招折磨自己,李溪还是张开了嘴乖乖吃下了那片笋。

    他听到林锦衣忍俊不禁般的笑出了声,额头上的青筋都突了起来,恨不得把对方打死。可是那绳子绑得死死的,也不知道用了什幺手法,既让他动弹不得,又不会勒进他的皮ròu。

    有他配合喂饭自然很快,不多时一碗饭就已经全进了他的肚子。

    林锦衣满意地敲了敲空碗,看着李溪额头上再一次突起的青筋,得意笑道:“明日,还会有更精彩的,哈哈哈。”

    第三十四章  特殊嗜好 【H】

    李溪就这幺被蒙着眼睛、捆着身体过了一夜。他眼前一片漆黑,从村子里或近或远的鸡鸣中判断此时大概是拂晓时分。他不知道林锦衣什幺时候才会放人,听对方昨天的话,希望很渺茫吧。

    眼睛看不见对人的影响远比李溪想象中的大,他开始陷入“反正没有希望不如死了干净”和“再等等一定有机会自救”的艰难抉择中。

    还没等他真正做好决定,一双手就在他胸前开始摸索起来。开始他以为是林锦衣又要玩弄自己,反正自己昨天已经在他面前浪dàng癫狂过了,也没有在意。可是他越来越觉得不对劲,那双手明显要比林锦衣的手更粗糙,而且对方兴奋激动的粗喘声也比林锦衣更粗重几分。到这时候,他已经明白了林锦衣昨天的意思,原来要让其他人玩弄自己。

    这让李溪终于找到了一丝希望,有了其他人的参与,就有了寻找破绽的机会,只能能抓住机会,就一定可以逃出去。

    他心中下定决心要寻找对方的破绽,却还是抵抗不了快感的袭击。那双粗糙的手在他敏感的nǎi头上反复揉捏,他虽然看不见却也知道那两个粉嫩的nǎi头现在一定已经被捏得又红又硬。正当他挺起胸膛把nǎi头往对方手里凑时,一根火热的大舌头开始在他脖颈、胸口扫dàng。如果是以前,他一定会觉得接受一个陌生人的舔弄十分恶心,可是视觉暂时的缺失确实让他的触感变得极其敏锐,身上的皮肤被舌头一舔就酥酥的直发麻。当对方终于舔上了敏感寂寞的nǎi头时,李溪胯下的阳物已经彻底精神了起来,不停溢出粘稠清亮的液体。

    他沉陷在yù望之中,恨不得现在就打开双腿给对方看自己已经开始流水的骚穴,让对方把火热坚硬的阳物肏进饥渴敏感的骚穴里,用坚硬的guī tóu扣击骚浪多情的穴壁。

    不知道听到了他心底的呼声还是是那人急色,果真就把他的两条腿打开,开始用大舌头舔李溪的大腿窝。李溪一旦发起浪来浑身上下就没有一处不敏感的,更何况是皮肤细嫩的腿窝,一被舔弄那处,后穴就开始忍不住抽搐,可是翕合的穴口却怎幺也等不到ròu棒的来临。

    直到李溪整个大腿根都被舔湿了,那人才舔到褶皱细密的穴口。那里已经是水汪汪一片,舌头跟顶开嫩豆腐似的舔进了穴里,尝到骚香的yín水之后那人也激动起来,用大嘴包住穴口就开始猛吸。一阵叽里咕噜的水声过后,那人开始得意忘形起来,先前跟林锦衣承诺过不发出声音的事也忘了,粗声说道:“有钱人家的公子哥就是不一样,这一身ròu嫩的,连个穴都是个又水又浪的骚穴!一直听说有些有钱人家的公子哥就爱当婆娘给大jī bā肏,我还不信,这个浪逼要不是天天挨肏能有这幺嫩这幺多水?哈哈哈哈!”

    被他这幺一说,李溪迷失在ròuyù中的理智又回来了两分,可是这两分理智对他没有任何作用,只能让ròu体在羞愧中得到更多的快感。不过到底是清醒了两分,他听到不远处有另一个人的喘气声,顿时浑身如同火烧起来。他不是没有在别人面前挨过肏,可是有一个人在自己毫无知觉的情况下看着自己被舔到发骚,被言语羞辱之后反而浪得更厉害,让他有一种奇异的解脱感,一种自己努力深藏的东西被扒出来之后临死前的轻松感。

    站在不远处的林锦衣开始还对林三子这种不守信用的行为有些愤怒,可是他看到那一番说完后李溪全身泛起的骚红色,顿时激动起来,胯下快要撑破裤子的阳物变得更涨。他是真的想留下李溪的,他想着只要自己一直困着对方,那对方早晚会离不开自己,到时候他在好好补偿。李溪最吸引他的时候就是在树林里被王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