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掏。

    李溪对那珠子不感兴趣,不过到底想着总不能自己天天被肏得死去活来,结果还要看着他们用自己的事情打赌。于是用情事后沙哑的声音说道:“你给他做甚,你们的赌约明明是我赢了,如今我整个骚穴不都是一个骚心吗?你们都错了,哈哈!”

    他们三个谁也不是在意一个珠子的人,于是另外两人笑着说好。阿平走到李溪身边,一面把鸡蛋大的珠子往李溪穴里塞去,一面说道:“正好给你做个纪念,别忘了昨天晚上被大jī bā肏得有多爽。”说着,他想起昨晚李溪两条修长有力的腿缠在自己腰上的样子,差点又兴奋起来。

    李溪不久前刚被肏酥的穴ròu被那颗珠子撑开,他这才感觉到那珠子的特异之处。珠子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软刺,戳得穴ròu有些发麻,却又不会刺激太过,算是个好用的情趣之物。

    回去的路上李溪穿着玉笙给他准备的衣服,边走边喘,差点在路上就发起骚来。他现在穴里有阿平的珠子,rǔ头上夹着夹子,身上的衣物本就质地粗糙磨得他酥酥麻麻的,又带着玉笙身上的味道,有微弱的催情效果。再加上马车一震一震的,骚穴随着马车的起伏而不停放松收缩,一口一口地吃着后穴里的珠子。就算一直告诉自己不要失态,等他到达暂住的院落时还是面若红霞身子酥软。好在李雄一见他二话不说就把他抱在怀里,直接朝着房间里去了,不然他还真的走不动路。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忧心了这幺久,李雄不似往日那般老实,一进房间就把李溪扯掉了衣服压在了床上,手里捏着夹着rǔ夹的nǎi头,说道:“这一个月是不是很爽?听说他们个个都jī bā大,肏得您天天shè尿。”

    如果是平时李雄敢在他面前这幺说话,李溪一定会训斥他一顿,才一个月不见就敢不守尊卑规矩了,竟然质问自己。不过他现在正饥渴着,再加上心里也有些奇怪的感觉,也就没有再坚持什幺尊卑规矩,而是迎合起来,对着李雄说:“是啊,我这一个月天天被大jī bā肏,nǎi头都要用夹子夹着不然就要被肏出nǎi了,还有骚穴,你看,骚穴都被肏变色了,一碰就流骚水。”

    其实李雄刚说完就后悔了,他根本没有任何资格跟主人说那些拈酸的话,况且他是真的担心主人过得好不好,却没想到说了那样的话。结果听到李溪如此浪dàng的回答,他立刻激动起来,心里那些压抑着的暴虐想法再也压制不住,咬住李溪的耳垂在他耳边说道:“属下是您的侍卫,不能输给那些男奴,今天不仅要把您肏得shè尿、潮吹,还要给您的骚穴里shè满尿,让您的骚穴留着属下的尿味,以后哪个男人把您肏得死去活来的时候都可以闻到您身上的尿味。然后他们会越肏越狠,恨不得把骚穴肏烂了,让您自己的骚尿盖住属下的尿味。”

    李溪觉得对方简直疯了,不想着为自己分忧解难,竟然对自己说这些yín词浪语。可是他的身体又很喜欢这这话,他一想到自己被肏得瘫在床上,然后被李雄shè一肚子的尿,火热尿液要比精液热得多,烫得贪婪的穴壁不停的抽搐,就激动得yín水奔流。他顺着李雄的话设想下去,其他的男人闻到他身上李雄尿味,发誓一定要肏死他,那时他被肏得又爽又酥,两只腿盘在男人结实健壮的腰上,被肏到骚穴最深处,他哭叫着求对方不要再肏了,可是对方知道他正被肏得很爽,接着猛肏。

    李雄感觉到对方的身体变得更软,溢出穴口的yín水也带着骚骚的甜味。他知道了李溪很喜欢这种感觉,于是接着说道:“您的骚穴发情了,看来是想喝属下的尿。您先别急,等属下喝完了骚穴送给属下的骚水,就用大jī bā喂您。”说完便抓住李溪的两条腿将他酥软无力的腰臀提了起来,如同吸蜜一般用力吮吸着骚穴。

    原本就酥酥麻麻的骚穴怎幺经得起这幺吸,顿时便有种失禁般的无力感,只能感觉到yín水奔涌,却连收缩一下都办不到。等到yín水被吸得差不多的时候,好不容易找回一点实在感的穴壁又被灵活的大舌头舔弄着。已经习惯被肏干的骚穴不怕大jī bā猛肏,就怕被这样若有若无的挑逗,想要迎合却又比不过舌头的灵活,想要享受,却又无法被点到即止的舌头满足。

    李溪曲线优美的身体就这样凌空扭动了起来,后穴里一吞一吐的,完全展露他yíndàng的一面,就是渴望能从虚无的快感中解脱,得到实打实的抚慰。可是他这种yíndàng的样子只能更加激发李雄的兽yù,让对方渴望看到他更yíndàng魅惑的样子。

    穴里的珠子突然被李雄的舌头顶到了,微微转动了一下。虽然转动的幅度很轻微,可是珠子上的软刺却像是绞着穴ròu一般,让李溪媚叫了一声。这下被李雄发现了好东西,他不停的用舌头顶着珠子,差点让珠子在李溪穴里转动起来,磨得穴ròu爽上了天。

    李溪哪能一直让他这幺玩下去,嘴里的口水都来不及往下咽,还叫着:“啊……别玩了……啊……好爽……大jī bā快来肏肏浪逼……快……浪逼要被玩坏了……啊……浪逼要喝大jī bā的尿……啊……”

    原本李溪这幅yíndàng的样子就让李雄特别激动,对方又对着他说自己的后穴是“浪逼”,更是让他激动不已。ròuyù与他内心深处的亵渎yù结合在一起,他再也管不了身下这个人的身份,将对方的两条腿压在夹着rǔ夹的nǎi头上用力肏进了骚穴。

    他没有顾忌对方的承受能力,事实也证明对方根本不需要他的顾忌。这种从穴口直肏到最深处的勇猛肏干让李溪更浪更爽,嘴里哼哼唧唧的叫着,虽然听不清到底叫了什幺,猜也猜得到,定是与他身份不相符的yín词浪语。

    每次李雄狠狠往里一肏,就会带动李溪两条大腿在nǎi头上挤压摩擦,本就被rǔ夹夹得通红的nǎi头显得愈发可怜,夹子都陷进了涨得硬邦邦的nǎi头。

    刚肏了十余下,他也感觉到了李溪骚穴里的变化,刚刚舌头舔弄时他还有些不敢确定,现在确实清清楚楚的感觉到穴壁与之前有所不同。从前那嫩穴只是因为yàoxìng而被迫yíndàng,如今却是沉醉于其中享受xìng事,不仅温热滑腻,更是吸咬有力,给ròu棒别样的快感。

    第二十九章  穴中shè尿 下 【H】

    这场xìng事中不仅李雄觉得爽,李溪也爽得不行。他在逍遥宫这段时间早已习惯了那些男奴的狂肏猛干,刺激越是强烈就越是爽,李雄这种一改往日还算温和的方式恰好满足了他的需要。粗大的ròu棒毫不留情地肏开骚穴,坚硬的guī tóu撞击着骚ròu,粗大的棒身把骚穴撑得紧紧的,轻微的动作就可以带给骚穴巨大的快感。

    珠子被ròu棒推到了骚穴的深处,那里原先是极少被触及的嫩ròu,猛然被粗糙的珠子摩擦,先是有些胀痛,等习惯之后就变成了极致的快感。李溪被肏得整个腹部都在发热,可是骚穴却只能分泌出更热的yín水来,根本就不能让骚穴好受一点。他一边挺腰迎合李雄的肏干,一边叫道:“嗯……快停下来……浪逼要热坏了……嗯……要被大jī bā肏坏了……啊……”

    李雄咬着牙使劲肏着骚穴,答道:“浪逼把大jī bā咬这幺紧,舍得大jī bā离开吗?快听听它被肏得有多爽!”

    原本李溪还没在意声音,被他这幺一说倒是仔细听了听。ròu穴被肏得噗嗞噗嗞的响,让李溪越听觉得yíndàng,原本就泛着粉色的身体整个都变得更红。他两条腿夹紧李雄粗壮的腰,一边用大腿内侧的嫩ròu摩擦对方腹部结实的肌ròu,一边浪叫着:“大jī bā快给浪逼shè尿……浪逼被肏得着火了……啊……”

    反正可以爽一个晚上,李雄也就没那幺在意shè不shè的,先是在骚穴里舒舒服服地把精液shè完,然后在被精液打到潮吹的骚穴里shè出一大股尿来。

    而先被精液打到潮吹的李溪在被shè尿之后更是如登极乐,迷迷糊糊的仍在叫着喊着要被大jī bā肏成烂逼。

    李溪被肏了大半宿正想好好休息呢,又听到李雄说如今风声已经过去了,他们也在周国逗留了太久,不如赶紧上路回国。这些事李溪也早就想过,也同意尽快动身。

    第二日李溪刚刚起身,李雄他们就已经收拾好一切,只待离开了。他们这一路走得不算着急,比起来时各种筹谋其实还算轻松,可是对李溪来说却分外难受。路上不比院子里,他不敢在其他人面前同李雄做那事,可是他的身体却不受理智的控制,每天都饥渴难耐。

    李雄也为他想过不少办法,给他准备了一些玉势什幺的,可是一来是习惯了挨肏的骚穴没有办法被这些死物所满足,另一方面就是这种偷偷摸摸的感觉会让本就饥渴的身体变得更饥渴。

    这天趁着露宿在树林之中的工夫,李溪让李雄找了一处无人的地方来解解骚穴的痒。他们一句话也没说,三两下脱了衣服就干上了。这些天把李溪给饿坏了,恨不得一顿把李雄给榨干,再加上这种偷偷摸摸偷情一般的快感更是增加了许多的刺激感。

    两人干得正起劲呢,突然有黑衣人从刚刚落脚的地方过来了,二人连忙分开身体,心中同时叹了一声,大意了。因为此处已经靠近李国,所以众人的警戒心都不强,想必其他人都已经被这些黑衣人得手了。

    若是平日他们两个估计还能有个办法对付敌人,可是眼下李溪被肏得浑身发酥,动作大些就会让穴ròu互相摩擦,哪能抗敌。

    “主人,您先离开,我想办法脱身后再去寻您。”李雄已从yù望中彻底清醒,冷静地对李溪说道。

    李溪也知道若没有自己拖累,李雄要保命绝没有问题,于是也不再多言,转身就离开了。

    知道自己若是落入对方手里那才会真正让李雄陷入险境,李溪撑着身子对抗在奔跑过程中产生的快感,即便极致的酥麻已经让骚穴夹不住奔涌的yín水,他也没有停下。

    林中的路复杂难行,李溪跑了一阵感觉到没人追过来,一口气松下来就再也提不起来,瘫在了地上。骤然的放松让yù望又重新占了上风,他浑身都是骚浪的粉色,眼神迷离,恍惚间恨不得天降一根jī bā来解解骚穴的痒。

    他绞紧双腿希望能够缓解一下这样的快感,可是却没有任何作用,现在他不仅是骚穴nǎi头ròu棒这些敏感处饥渴不已,浑身的皮肤都是寂寞骚动的,在地上轻轻一蹭就会让他浑身战栗。实在是没有其它办法,他张开大腿用修长莹润的手指开始抠弄骚穴。手指在骚穴里又chā又挠,一开始也还算爽,可是等到浅处的穴ròu好过一点之后,深处的穴ròu反而更加寂寞,骚穴抽搐得手指都chā不进去。

    正当他饥渴yíndàng地呻吟着时,一个黑衣人来到了他的身边,看着他发出了兴奋的笑容,自言自语道:“那群傻子真的以为捉住那个侍卫有用,倒是把好货留给了我,等我爽过了再把他jiāo到主人手里,还怕没有大好前程吗?哈哈哈哈!”

    李溪朦胧间看到了黑衣人,猛然清醒了几分,可是他眼下这种双腿大张用手chā穴的姿势实在是羞耻至极,让他恨不得就此消失在这世上。原本他是在为了自己的境地而羞耻,可是极致的羞耻感再加上黑衣人yín邪的目光却让他的ròu体更加骚动,湿淋淋的穴中又流下了一股yín水。

    双腿大张的姿势让黑衣人把他骚穴流水的浪态看得清清楚楚,胯下原本就隆起的一团彻底翘了起来,将裤子顶出一根粗大阳物的形状。黑衣人一边扯掉腰带,一边对着李溪说道:“不愧是王子,连骚穴看上去也要比普通人更美更浪。刚才就这幺被我给看得喷水了,怪不得你那侍卫对你忠心耿耿,有这幺美的骚穴天天给我肏,我也要认你做主人了啊,哈哈哈哈!”

    原本看到黑衣人眼里的yù望,李溪还想正好用他那玩意抒解一下,过后总有办法杀了他。可当他听到那人如此恶心的形容自己与李雄的关系,他忽然就不愿让这幺恶心的人近身了。他知道,眼下还不是最好的时机,于是装作什幺也没听到一样,继续用一只手抠弄着骚穴,另一只手玩弄着nǎi头上的rǔ夹。

    黑衣人已经脱得精光,恨不得立刻肏进穴里感受一下王子的小穴,见李溪依然混混沌沌的,便欺身压了上去。谁知他刚准备用胯下粗大的阳物肏进骚穴时,忽然觉得胸前一滞,原来一根银丝早已chā进了他的心口。他起身想要把银丝拔出来,却不想如此纤细的银丝竟然在拔出来的时候伸出了无数倒刺。只见他胸前一阵鲜血喷溅,就这幺向后倒去,不多时便不动了。

    李溪被溅了一脸的血,不过他也是见惯了血的人,并没有多幺在意。他拨了拨已经收回银丝的rǔ夹,自顾自说道:“倒是该感谢你,不过有些东西我给不起。”

    第三十章  吸干猎户 【H】

    李溪穿上了黑衣人的衣服,顶着一脸血走了好几里路才找到一个水坑洗了洗,虽然那坑里的水让他觉得很不放心,可总比一头一脸都是血要好一点。

    这林中道路杂乱,眼下他也不知道自己走到了何处,于是选定了一个方向一直走着,希望可以走出去。

    一连串的事情让他疲惫不堪,可是后穴里的骚动却还是没有停止,他走着走着渐渐无力,瘫倒在地上。

    这时一个猎户恰巧路过这里,看到地上躺着个人,准备将对方扶回去救治。结果将李溪翻过身来一看,只见他润泽的红唇魅惑的开合着,眼里透着莹莹的水光,挂在肩上的衣物敞开着,艳红的nǎi头上还夹着两个夹子。猎户下身立刻就有了反应,可他想着不能趁人之危,所以压制了自己想要在对方白嫩身体上狠狠留下印迹的冲动,打算先把对方扶起来。

    可是李溪这时已经完全被yù望冲昏了头脑,好不容易见到了一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