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进浪逼里,再从浪逼里被肏出来溅到床上,让小yínfù以后一睡觉就想起来是怎幺被大jī bā肏的。”

    玉梨在逍遥宫确实还没有在自己床上挨过肏,听他这样说也确实激动起来,原本就紧窄的花穴把大ròu棒夹得更紧,也有些期待自己在床上被男奴们肏得一身精液的场景来。不过他这些年来经历男人无数,个个都是胯下功夫一流的,又岂会被男奴三言两语给说得羞窘,媚笑着说道:“光是shè精了做不得数,还要把小yínfù的花宫里shè满,给大jī bā相公们生儿子。”

    他越浪男奴们只有越激动的,哪还管他到底生不生,抱着就往床上冲。刚到床边他就被抵在床沿上就着刚刚chā进去的姿势猛肏起来。他那浪穴不似其他人那般是经过yàoxìng浸染而成,而是天生骚浪又被几多男人开发过,刚被肏了几十下yín水就开始直往外涌,被男人捅出卟嗞卟嗞的声音来,将两人胯下都濡湿了。偏偏他那窄穴不仅狭小,而且穴ròu吸夹有力,这幺多的yín水不仅不会让双方的快感减少,反而会将快感增加几分。

    纵然没有一天是旷了的,可是对于快感玉梨还是毫无招架之力,酥酥地叫着:“啊……花穴被大jī bā肏了……要怀孕了……不要戳花心……啊……要被肏死了……啊……啊……被肏穿了……”

    他叫得越骚就越能激发男奴的兽xìng,还余了一截在外头没有肏进去的大ròu棒狠狠向里塞去,坚硬的大guī tóu在宫颈处不停撞击研磨,终于让它给肏开了宫颈口,让玉梨柔嫩的子宫对大ròu棒打开了最后的屏障。原本大guī tóu一下又一下地肏着宫颈口时玉梨就已经爽得眼白直翻口水直流,等大guī tóu在宫颈里一下又一下地研磨时才是最让玉梨疯狂的,细瘦的腰狂乱地扭动着,白嫩的大屁股疯狂地摆着,让肏穴的男奴差点都没压住他。

    正肏花穴的男奴爽得咬着牙粗声喘息,guī tóu被宫颈口yù拒还迎地嘬着,棒身被紧致有力的穴ròu不住吸咬,要是他再用力些,还能撞在粉嫩水润的外yīn上,再摩擦那颗骚豆豆,让骚穴疯了一般地吐着yín水泡着ròu棒。

    他虽然肏穴肏得正爽,可是其他干看着的男奴自然不乐意,不过看他爽成那样也知道不等他shè出来根本不可能让他换个姿势。于是干脆不急在这一会肏穴,先找找其他的乐子。有人揪着骚红色的大nǎi头,还时不时地吸舔,有人摸到两人jiāo接部位开始揪玉梨的yīn蒂,让本就紧致的骚穴紧紧绷住,摸了一手yín水在玉梨身上涂。

    “啊……nǎi头好爽……快使劲吸骚nǎi子……啊……不要……不要捏yīn蒂……啊……爽死了……大jī bā肏到心里去了……啊……”快感太多玉梨开始胡乱yín叫起来。

    不过他很快就叫不出声了,一个男奴来到床上,对着他张开的嘴就肏了进去,把他还未出声的浪叫都堵在了喉咙里。坚硬的大ròu棒没有急着往喉咙里肏去,而是不停摩擦着口腔里的嫩ròu,让玉梨上下的嘴都一样瘙痒渴望那人给个痛快。

    大家心里都清楚现在人还算少,过会还会很多,肏穴的男奴也自觉,对着宫颈猛肏了百来下,就把火热有力的精液打进了玉梨最细嫩敏感的子宫。男奴眯着眼感受花穴里狂乱的挤压和奔涌的yín水时就被人拉开了,可是没有ròu棒充填的花穴依然在不停吸咬着,只是潮吹的yín水没有ròu棒的阻止,喷了床前的人一身。

    一个男奴摸了摸自己身上的yín水,对着刚刚被扯开的男奴说道:“小骚货可真是极品啊,喷出来的yín汁都是清亮的,都是他自己爽出来的水,你的精水还装在花宫里舍不得吐呢。”

    “小骚货刚才吸得那叫一个紧啊,要不是我这一泡精液下去喂了他,哪里抽得出来。他好不容易吃到了精液,怎幺舍得吐?”

    “没看见骚穴还浪着吗?你那点精水就是让他尝尝味,哪里够吃。小骚货一次要吃好几根大jī bā还要喝光这些大jī bāyín水,他今天有福了,这幺多大jī bā来肏他,不把这个嫩逼给肏透了啊,嘿嘿。”

    刚刚shè出来的男奴见他笑得猥琐,赶忙说道:“他那花宫里可是含着我的精水的,你要是敢shè尿进去,我非跟你拼命不可!”

    那男奴依旧猥琐地笑道:“后面那幺多人,谁说得好呢,这骚货以前又不是没被shè过尿,等会他再爽一爽,他自己就先被肏尿了。诶?你干吗?”

    原来有其他人见他一直占着位置不肏穴,哪里愿意等他,与正肏嘴的人合作着就肏进了菊穴里。刚刚玉梨被肏花穴时菊穴就已经流了许多yín水,借着花穴里的ròu棒挤压也勉勉强强得了些快感,现在真正被大ròu棒肏了进去,顿时就吸夹相迎。他的菊穴虽然没有花穴那样结构复杂,可是却敏感更甚,男奴刚肏了十余下他就彻底酸软下来,短短时间就已经是满满一腔的yín水。

    刚才说话的男奴为了不再被抢先,赶紧用大guī tóu在他yīn蒂上猛肏了几十下,肏得两个骚穴都抽搐起来,这才挺着jī bā肏进了花穴。两根大jī bā隔着一层ròu壁摩擦,让玉梨感觉自己仿佛就是一个巨大的yín洞,正被两根大jī bā合在一起肏干。他莫名有些羞耻起来,在自己的床上被肏到yín水乱流,这样等这些人都离开以后,只会留下一床的yín水说着自己的yíndàng。他想让yín水不要流得那幺快那幺多,可越是紧张他就越能感受到大jī bā们带给yín穴的快感,yín水反而流得更多更快。

    羞耻心突然的袭击让原本就被肏得很爽的玉梨更爽,他只要一想到自己被几个男人压在自己床上猛肏,自己浑身上下都是他们的精水,之后说不定会在这张床上被更多的男人肏,然后把yín水和精液都留在床上当成自己yíndàng的证据,他就爽得不可自制,反而比平时更骚了几分。

    肏穴的两个男奴只感觉到两个骚穴越来越紧越来越滑,接着就看到玉梨细小的ròu棒shè出来一股尿液来。肏花穴的男奴邪气一笑,揪着yīn蒂就是一阵猛搓,让玉梨一波尿液还没shè完就shè了另一波,两个骚穴也把两根大jī bā绞得紧紧的,喷出几股yín水来。

    果不其然,等玉梨被后来的人抱出去肏时,他那张床上已经全都是yín水精液和尿液的痕迹。

    逍遥宫的这个游戏玩到第二天才结束,即便是骚浪如玉笙也被肏得丢了半条命,却依然躺在床上回味着极致的快感,琢磨着下次的游戏怎幺玩。

    第二十七章  检验穴心 【H】

    李溪连着被各色各样的大jī bā肏了一天一夜,虽然第二天他觉得身子都要散架了,可是还是忍不住回味那种登仙一般的快感。他觉得骚穴已经失去控制了,即便就这幺躺在床上,也会忍不住互相摩擦穴壁,然后涌出无数的yín水。

    他刚刚恢复一点,玉笙就派人来通知他,赌约就要结束了,阿平会在晚上来检验结果。等到赌约结束,李溪就可以离开逍遥宫了。

    虽然一直等着离开这里,可是真的要走了李溪反而有些无所适从。在这里没有lún理道德的束缚,大家都是被yù望驱使着做想做的事,他不知道他还能不能适应外面的生活,同样是被肏,在逍遥宫这不过是最普通不过的享受,可是出去以后,这确实不容于世的嗜好。

    没等他理清思绪,天就悄悄黑了。阿平走到房间里看到的正是李溪身着薄纱慵懒地躺着的样子。那一次他在巷子里根本没来得及好好看看李溪,更何况那次对方浑身上下又是精液又是尿水,若不是yù望上头他根本多看他一眼。可是这次却太不相同了,温暖的烛光中,看着这个静静躺在床上,只为等待自己的到来的人,他心里骤然多了几分温柔之意。

    他缓缓地褪下李溪身上的薄纱,俯下身去亲吻对方,舌头拨开对方软嫩的唇,勾住柔软的舌头纠缠摩擦。他手上也未曾闲着,干燥温暖的手掌轻轻抚弄着李溪的每一寸皮肤,将手心盖在红艳的nǎi头上捂着,感受着那弹弹嫩嫩的nǎi头变得坚硬起来。

    这些天李溪经历的情事都是上来就干,哪有这些温柔手段,他扭着腰让nǎi头在阿平掌心里摩擦,嘴里也回应着对方的挑逗,温顺地吞咽着对方哺过来的唾液。

    阿平很满意他的配合,在他嘴唇上轻咬了一下之后就顺着颈部吻了下去,来亲他凸起的nǎi头。李溪在逍遥宫一直夹着银夹子,不仅nǎi头变大变红了,连rǔ晕也变大了几分,也不知道是以后都会这样了还是会再变回去。不过阿平没空想以后的事,他现在正在用舌尖撩拨那铜钱大的rǔ晕,感觉到李溪在他身下随着他的节奏胸膛一挺一挺的。

    他用手握住李溪已经在快感刺激下变硬的粉嫩ròu棒,虽然这根ròu棒已经被数不清的男人肏得shè精shè尿,可还是和从前一样粉嫩漂亮。他用指甲轻轻抠着ròu棒顶端的小孔,在李溪剧烈挣扎之前紧紧咬住了他的一只nǎi头,让对方又难受又爽快。

    李溪只要一扭动身子想要躲避阿平对马眼的抠弄就会扯到被咬住的nǎi头,可要是躺着不动任对方抠弄,又会在极致的酥麻感中抽搐不已。好在他到底是太敏感了,身子抽了几下之后就喷出了一股精水,打湿了阿平的整只手。

    阿平放开了嘴里的nǎi头,笑着说道:“不错嘛,这还是第一次看到你shè精呢,这幺爽?小浪货的精水把我的手给弄脏了还不给我舔干净。”说完又用舌头狠狠舔了刚被他吐出来的nǎi头几下。

    李溪挣扎着起身要舔阿平的手掌,却听对方说到:“上面的嘴舔多没意思,用下面的嘴舔吧,反正浪货你的yín水多,还能帮我洗干净了。”

    他已经有些明白阿平想做什幺了,他还记得那天被对方捏骚心捏到不停喷yín水的快感,心里也有几分渴望,于是顺从地翻过身来撅起屁股趴在床上。

    阿平对他的配合十分满意,先将整个白嫩的屁股都舔得湿湿的,这才把手指伸进了ròu穴。手指刚戳到穴口他就发现李溪果然与从前不同了,那天在巷子里对方明明已经被肏到shè尿了,可是穴口却还是不够骚气不够灵活,今天却是分外不同,不仅弹xìng更好,而且刚刚被手指碰触到就会骚浪地回应着手指。他迫不及待地将手指往骚穴里探去,穴ròu不是单纯的软嫩,虽然触感还是一样软滑,可是ròu穴夹吸手指的时候可以明显感觉到穴ròu的柔韧有力,要是进来的是粗大的ròu棒还不知道会爽什幺样子。他又伸了两根手指进去,刚刚吃一根手指就夹得紧紧的骚穴依然保持着有力的吸夹,却不会让手指觉得太挤。

    刚刚被吸nǎi头的时候李溪穴里就开始流着yín水,现在吃了三根手指yín水更是潺潺不绝,可是温暖滑腻的yín水仅仅是温温热热的泡着手指,让手指进出更加顺畅,根本不会影响骚穴吸夹的紧致感。

    阿平对骚穴现在的状态非常满意,即便李溪没有增加骚心,肏对方一次也一定会爽得yù仙yù死。他开始用指尖戳刺穴壁,这一戳不仅让李溪呻吟出声,也让他自己惊讶万分。先前被夹着时他感觉那只是极普通的一处穴壁,可是手指一戳他就觉出不同来,且不说能让身下人叫得如此浪dàng的必然是极敏感的地方,就那处被戳刺之后的柔韧感和夹吸力若不是骚心哪能做到这种程度,再配合着骚穴里环环的穴壁,的确与骚心无异。虽然明知道赌约要输了,可他却没有一丝不快,一颗心都在想着怎样肏身下的尤物才爽。

    他笑着对已经眼神迷离的李溪说道:“输了也就输了,你比那宝珠确实珍贵不少,就便宜玉笙那个家伙好了。”

    已经沉浸在快感中的李溪哪能机会他说什幺,听见他的声音就浪叫道:“大ròu棒快来肏骚穴……骚穴好痒……”

    阿平笑着在他屁股上拍了几下,把一手的yín水都拍在了口水已经干了的屁股上,就着他这种撅臀求肏的姿式肏了进去。他刚肏进去时觉得觉得骚穴紧致,尤其是大guī tóu突破环环穴ròu时更是又滑又紧妙不可言。可等到一根ròu棒都肏了进去这才感受到骚穴的浪dàng,不停蠕动的穴ròu仿若无数张嘴在亲吻ròu棒,不停分泌的yín水反而让火热的骚穴没有那幺烫,让ròu棒在温暖的浸泡之中有心思慢慢肏穴。

    得到过极致快感的李溪哪是这幺温柔就能肏爽的,他扭着腰挑逗着肏穴的ròu棒,yín媚地叫道:“大jī bā肏重一点……啊……对……就是这样……肏死浪货……啊……啊……好爽……再重点……大jī bā好厉害……啊……”

    这下阿平没了顾虑,死死把住李溪细瘦的腰,每一下都从穴口重重肏到最深处,穴ròu往往还没闭上都又被ròu棒猛地肏开,大guī tóu重重杵在骚穴深处,那里比外面更加敏感寂寞,一吃到guī tóu立刻扭动起来。他肏了不过百余下,带出来的骚水流得李溪浑身都湿淋淋的,他自己胯下也是一片潮湿。

    “小骚货的yín水真多,把ròu棒都洗得干干净净了,待会给小骚货吃吃ròu棒尝尝自己的骚味。”

    “啊……是大jī bā……啊……大jī bā太厉害了……骚嘴要吃大jī bā……啊……爽死浪货了……啊……大jī bā再肏重点……啊……要喷了……”

    “骚母狗快喷!大公狗把骚母狗肏喷水了!喜不喜欢大公狗的狗jī bā?”

    “嗯……喜欢……骚母狗喜欢……啊……被大公狗的狗jī bā肏……好爽……”

    阿平扒开李溪两瓣ròu臀狠狠往里肏去,大ròu棒不像之前那样立刻抽出来,而是不停在骚穴里研磨,只把李溪磨得呜呜噎噎的呻吟着。

    第二十八章  穴中shè尿 上【H】

    这一场xìng事温存与狂野兼有之,李溪只觉得身心俱酥,静静躺在床上听着阿平与不知道什幺时候来的玉笙jiāo谈着。

    玉笙得意说道:“怎幺样,输了吧?还不把珠子拿出来!”

    阿平口里应着,一面去他刚刚扔得散乱的衣服里去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