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意在骚穴里狠狠磨了几下,让李溪把两根大ròu棒挤得一丝缝隙也无。

    在愈发yín浪的骚穴被玩弄得爽快的同时,李溪感觉到本就敏感的nǎi头也比之前更加敏感了,从前他被玩弄nǎi头也会很爽,却不会像现在这样被舌尖轻轻一戳nǎi孔就有种想要shènǎi的冲动。他当然知道自己作为一个男人决不会像女人那样分泌nǎi水,可是nǎi头就是一种无法言喻的涨痛。

    “大jī bā相公快咬咬nǎi头……啊……小骚货的nǎi头要喷nǎi……啊……骚nǎi子给大jī bā相公喝nǎi水……”

    他正爽得人事不知呢,男人们又在铁犀的安排下并排躺在了地上。铁犀用一根发带遮住李溪的眼睛,然后把他放在第一根ròu棒上,说:“浪逼快认认这是你哪位相公,要是认对了就让大jī bā把你肏到潮吹shè尿,要是认不出来,骚货你就接着发骚吧。”

    在快感的诱惑下李溪当然要好好用骚穴去感受自己骑的是那根ròu棒,不过这几个男人特征都挺明显的,对他而言倒也不难猜。

    “是弯jī bā相公!”他这话音刚落,他身下的男人就开始用力从下往上地肏干起来,一根ròu棒把骚穴肏得噗噗响,整个胯下都被yín水给打湿了。

    “啊……弯jī bā相公好厉害……浪逼被肏得……啊……好爽……要喷水了……”他现在觉得整个骚穴只要一被肏进去就变得敏感得难以形容,只被大jī bā塞在穴里磨了一阵,就跟从前骚心被肏烂了一样肚子里又酸又麻,骚ròu抽搐着只想潮吹,让潮涌而出的yín水将灭顶的快感散开。

    男人不少,能肏的穴又只有一个,所以这个男人在李溪的ròu棒shè出来的时候,就把一大股精液shè到了不断抽搐的骚穴里,打在穴心上让骚穴又涌出来一股yín水。

    李溪就这幺被每个男人的精液都打了一回骚心,等铁犀要抱着他离开时,他已经是浑身沾着精液酸软无力,眼睛还被那根发带遮着,显得更加yín糜。

    第二十二章  玉笙回忆第一次 上【非主角H】

    李溪被饱肏一顿之后,浑身无力地在床上躺了两天。男人们的精液让玉笙身上的yínyào对他影响渐渐消失,骚穴里终于只剩下中了锦幄的饥渴,那种渴望被男人们肏死的瘙痒已经消失。事情已经发生,后悔或者自暴自弃都无济于事,李溪索xìng不再想这些,安安静静地休息着。

    不过他心底有些好奇,玉笙情动时的味道都能诱发极致的情yù,那他本人中的yào到底让他能疯狂到什幺样子。

    原本李溪也就在这种无所事事的时候想一下,他根本不可能去问玉笙这样的事,倒是这天玉笙来看他,自己说了起来。

    “你看上去精神尚可,果然王子殿下就是王子殿下吗,第一次同时被这幺多男人肏也不痛不痒的。倒是比我想得好多了。”

    李溪无奈笑道:“先前玉笙不是还说这是享受吗?既然我也得了乐子,总不好现在说什幺不愿意。”

    玉笙也笑了,说:“你倒是看得开,你可知我那时……我……”他顿了顿,发现李溪脸上有些好奇,却并没有追问的打算,还是接着说了起来,“我那时倒是看不开,如今再想想,也是笑话似的。”

    玉笙是富商的独子,从小锦衣玉食不知忧虑,后来更是拜在名师门下,习得一身文武之艺。一帆风顺的经历让他xìng情乐观为人单纯,直到他被一直宠爱的表弟龙宇下了yàoxìng至yín的情黯。

    他在保有最后一丝理智时曾问龙宇,这幺多年兄弟何至于如此。龙宇回答他,有的人生下来便高人一等,这就是他最大的错,而情黯这种永远解不了的yínyào,会让他所有的骄傲都化成灰烬。

    那是他第一次杀人,杀了自己的亲人,十几年里一直关心爱护的表弟,可是这种被背叛的痛苦和杀人的折磨都抵不过情黯的yào劲,他浑身麻痒,似乎只有把骨头都挠穿了才能解了钻心的痒。

    正是因为第一次感受到这样的痛苦,所以玉笙现在还记得第一次挨肏时的快感,空虚的身体被火热的阳物填满,难耐的瘙痒被一次又一次猛烈的撞击驱散,那种眼前尽是神光,周身一片宁静的极端放松感,让他从此选择享受ròuyù,驾驭ròuyù。

    那时玉笙已经被yàoxìng所控制,软软的只能躺倒在地上,心里的渴望让他觉得无论是谁只要能把刻骨的痒祛除就好,可是他却浑身无力动弹不得。就在他以为自己就要这幺空虚而死的时候,龙宇为了羞辱他而提前叫来的屠夫刚好推开了们。

    龙宇当时找上屠夫一来是因为他地位底下,让这样的人给玉笙开苞才能羞辱他,二来是因为屠夫在小倌中的风评很不好,那玩意本就巨大,偏偏又极粗暴,接了他的生意就要在床上躺个好几天。这种人正合龙宇的意,他找让人上屠夫,跟他讲介绍给他一个自甘堕落的富家公子,偷偷在倌馆里接客,是个被玩烂的烂货,发起骚来一晚能接好几个客,正好喜欢他这种粗暴的玩法。

    屠夫来的这一路一直想着总算不用再玩那些娇滴滴的小倌了,一定能够在骚货身上玩个爽,一路裤裆都是被jī bā顶着的。他越想血气越旺,原本就巨大的jī bā涨得更大,等到了门外急匆匆推门而入,连一旁倒在血泊里的龙宇都没看见,直接就趴到了浑身赤luǒ又正发着骚的玉笙的身上。

    他本来解了裤腰带就打算一杆进洞的,可是突然想到好不容易有个任玩的骚货,别一肏进去又把骚逼给肏破了,于是举起玉笙两条修长匀称的腿就要往骚穴上舔去,嘴里还念叨着:“骚货的腿摸上去就比那些小浪货们有劲儿,待会夹着老子的腰一定很紧!”说完对着骚穴深吸了一口气,还没仔细闻闻骚穴散发的骚味,舌头就先就舔了上去。

    这一舔他才觉得这骚货真是不得了,还没挨上肏呢,浪水就流了一逼,他舌头舔在穴口上就全是带着骚味的水了。这下可把他乐坏了,他只爱玩男人,从前一直听说什幺水穴水穴的,可他玩得起的小倌能有几个是会流水的,也就干干的玩着,没想到这次竟然被他遇到一个这幺多浪水的骚逼。

    从前那些小倌让他先舔湿的时候他都觉得恶心坏了,可是这个他却越舔越有劲,肥大的舌头在湿哒哒的骚穴里一通猛舔,大嘴包着穴口就是一阵狂吸,骚穴里的水没有被吸干反而越来越多了。

    被yù望折磨得失去理智的玉笙也觉得终于有了一丝快感,无力地喊着:“嗯……啊……好舒服……啊……再用力点……哦……啊……舒服……啊……”

    屠夫听着这又软又浪的叫声忍不住抬头看了他一眼,看见他沾满口水的唇又红又艳,立刻就躁动起来,把ròu棒往玉笙嘴里塞去,嘴里骂骂咧咧地说着:“老子给浪货吃jī bā,老子舔了你的骚逼,你给老子吃吃jī bā也是应该的!”

    玉笙的呻吟全被粗壮的阳物堵在嘴中,虽然他极力配合着屠夫在嘴里的猛肏,可是第一次吃ròu棒就遇到如此粗鲁的对待,让他无法找到调整的机会。

    屠夫也只是为了自己爽,他根本没期待过玉笙的配合,只是这幺猛肏红嫩的嘴巴他就爽得不行,毕竟从前的他可从没机会肏到这种又骚又好看的极品。可就算是他这幺自顾自地猛肏着,也渐渐感觉到了玉笙的配合,小舌头绕着粗大的jī bā打转,在guī tóu杵向喉咙时还会自己张来喉头迎接。

    “干他娘的骚货,竟然连喉咙都这幺骚,果然是个yín娃!放着好好的富家公子不做,爱在窑子里被男人肏,一天不吃jī bā就浪得翻天!看老子不用大jī bā好好教训教训你,看你还怎幺发浪!”说完他就抽出黝黑丑陋的阳物对着浪水早已流了一滩的骚穴肏去。

    第二十三章  玉笙回忆第一次 下【H】

    屠夫肏进yín水丰沛的穴里舒服得叹了一口气,果然是个保养得好的骚货,不然哪能有这幺个又紧又滑的水逼。他不知道的是,玉笙现在心里的感叹比他还要多,空虚寂寞的后穴终于吃到了渴望已久的大棒子,虽然ròu棒刚chā进去还没有动作,可是后穴被撑开的酥麻还有大guī tóu和ròu棒上青筋对穴ròu的摩擦都让他觉得满足。

    终于吃到ròu棒了,原来被chā这幺爽,玉笙想着。他看着屠夫凶神恶煞的脸和结实的大块肌ròu,回忆着刚刚看到的那根黝黑丑陋青筋环绕的大ròu棒,还有一次次在嘴唇上刮挠的耻毛,顿时yín水流得更凶。他觉得龙宇真是好笑,说他会因为被这些三教九流的人肏而失去骄傲,事实上是中了yào之后一想到自己要被男人们毫不留情的狠干,他就更加敏感饥渴起来。

    “啊……ròu棒好大……嗯……后穴里面好舒服……嗯……ròu棒快动一动……啊……”玉笙只要想着自己正被一个陌生的下贱男人肏干就激动不已,甚至叫出来声来催促男人肏得更狠。

    可是屠夫却觉得他叫得没劲,用大jī bā在穴里肏得飞快,在一片噗嗤噗嗤的水声中说道:“什幺ròu棒,老子这是大jī bā,大jī bā在肏你的浪逼,不是最喜欢被大jī bā肏吗,怎幺叫都不会叫!”

    粗大的ròu棒把穴ròu磨得酥麻不已,玉笙一边享受着从没有体会过的惊人快感,一边顺着他的话说道:“啊……大jī bā好厉害……把浪逼都肏穿了……啊……肏到骚货心里去了……啊……水都打出来了……骚货太骚了……啊……把骚货干死吧……啊……”

    “让老子给你这骚逼来点猛的!”屠夫开始在骚穴里寻找最骚的那点,平日里就算是没水的小倌被肏到那点也会发骚然后求肏,这个骚货被肏了骚眼还不知道要爽成什幺样子。他在穴里左突右突一阵猛肏,毫不理会被肏得嗷嗷叫的玉笙的求饶,终于被他给找到了骚心。他可不是那种讲究技巧的人,抬起玉笙白嫩挺翘的屁股,对着骚心就是一阵猛肏。

    玉笙果然被这种快感所震惊了,绝对的快感把一切繁杂的想法都挤出了脑海,他在脑海中的白光zhà开之前,只有一个想法:这辈子都不可能忘了这种快感。

    随后玉笙最后的理智也被yù望吞没,他被肏得像是一条玉白的yín蛇一样不停的扭动,嘴里不停发出鼓励男人狠狠肏的呻吟。

    屠夫也是第一次肏穴肏得这幺爽,恨不得把那个骚洞给捣烂了,用尽全身力气往骚穴里猛肏,毫不在意被玉笙shè了一身精液和尿液。

    等到屠夫从快感中醒过神发现了倒在一旁的龙宇时,玉笙已经被他肏得浑身都是各种体液的混合液体,双眼无神的看着房顶。屠夫本还想休息休息再来一发的,可是一个死人躺在身边,什幺心情都没有了。他怕沾上麻烦,收拾好自己的衣服之后赶紧离开了。

    龙宇为了防止计划被人打断而特意找的地方最终方便了玉笙。等玉笙从爽过之后的虚无轻松感中恢复过来时,将他的脸划花,把他身上能够辨认身份的物品也全都拿走,用床单一裹给塞到床底下去了。

    “你不是喜欢看吗?就呆在这里看着吧。你喜欢看就一直看着吧。”

    李溪听玉笙详细地说了他第一次挨肏时的感觉,正忍不住有些情yù翻涌呢,又听他说到这里,突然有种奇怪的感觉,打断他说:“你不会还把他留在这个院子的哪一处床底下吧?”

    玉笙顿了顿,哈哈大笑,说:“我怎幺可能留着他一直脏我的眼,早就把他挫骨扬灰了。逍遥宫可是我享受的地方,怎幺可能留下他那样的人。那时那种极乐的感觉告诉我我这辈子都逃不开这样的快感了,所以我干脆就召集了不少身强力壮的男人,只要他们在这院子里为我所用,出了这个院子我就可以给他们名利,做得越久得到的也就越多。还有些人因为喜欢享受ròu体的yù望胜过享受物质,最终决定永远留在逍遥宫。”

    “那你确实很厉害,一个泄yù的地方,竟然也能名扬天下,连王室也不敢轻易招惹。”

    玉笙不在意地笑了笑,说:“什幺厉害不厉害,不过是各取所需罢了,这里面的人都不想让逍遥宫消失,那就只有好好维护这里了,不过是没想到还能有个大名头而已。”

    李溪也知道再谈下去就过了界,于是不再说话了。倒是玉笙凑到他眼前说道:“其实你也发现了吧,和阿平的赌约,我已经赢了,真是期待他到时候的反应啊。”

    李溪到底是这个赌约的受害者,说到这个他也就懒懒散散地答了一句:“管你们谁谁输谁赢,到时候别忘了放我走就行。”

    玉笙状若无意地说:“铁犀也不比你那呆头呆脑的侍卫差,非惦记着要走。”

    李溪笑笑,没有说话。

    玉笙见他去意已决,也知道在这件事上多说无益,于是又换上他那副温柔多情的表情,笑着说:“逍遥宫里最有意思的游戏时间很快就要到了,恰巧被你赶上,等咱们玩过了游戏,就让阿平亲自确认赌局的结果。之后自然会将你完完整整的送回到愣头侍卫身边,也不知道那时候他还入不入得了你的眼。”

    李溪根本不用动脑子想也知道逍遥宫的“游戏”多半又是享受ròuyù的活动,他这些日子被开发得相较于从前更加敏感,又刚刚被玉笙露骨的描述说得情动,于是也有些期待这个“游戏”起来。不过说到李雄,他心里仍是有些莫名触动,开口问玉笙:“前些天我托铁犀转告李雄我只是去故人家中做客,应该不会犯逍遥宫的忌讳吧?”

    听他这样问,玉笙索xìng不装他那副温柔样子了,嗤笑道:“他会帮你说才怪,还是我想着请你来做客不能让你待得心神不宁的,这才让人通知一声。”他说着便大笑起来,一边笑一边接着说,“我想到你用骚穴含着铁犀那玩意儿,一边咬ròu棒一边说你那侍卫就觉得好笑,铁犀没当场把你肏死也算他还有几分温柔了。”

    李溪听他说已经告知李雄之后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