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而是抽出了细棒在他大腿上刷着。李溪白白嫩嫩的腿根被刷得泛起骚红色,痒得只想把两条腿合起来磨一磨却又被链子扣着,只能在空中摇着屁股求道:“好哥哥别玩了,痒死小骚货了,快把大jī bā放进来解解痒!”

    看他白嫩的屁股都快扭出浪来,男人用细棒拨开了穴口,看到里面全是yín水这才笑着说:“果然是个骚货,浪水都装满骚逼了!老子只要一想到你被青楼里那些男人肏得直叫唤就涨得jī bā疼!那时候你是不是也像这幺摆着屁股叫‘好哥哥快肏死小骚货’?骚逼这幺痒不知道用手抠抠?老子可没绑你的手!”

    李溪只想让男人快点肏进来,yín叫道:“哥哥们的jī bā都好大,把骚逼都肏到合不上,两个穴心都要被肏烂了!手怎幺比得上大jī bā,才不要用手指肏穴!”

    男人哪还忍得住,从上往下就直直肏了进去。随着ròu棒往里深入,黏腻的yín水不停从李溪的ròu穴里涌出来,甚至有些顺着他的臀一直淌到背上。根据李溪刚才的反应,男人早已找到穴心的位置,ròu棒重重肏到了穴心上。

    李溪只感觉到肚子都快被肏穿了,可是来自穴心的快感让他迷醉,穴里又是一阵紧咬。男人越肏越起劲,上上下下的干着也顺畅,只咬着牙往骚穴里猛肏。倒是陷进yù望之中的李溪觉得这样只有水响和ròu响的情事太过无趣,大声喊了出来:“大jī bā哥哥好厉害,骚穴好爽,好多水,都挤出来了!快把骚货肏死,肏骚心,肏重点,把浪逼肏烂!”

    他腿被吊着夹不住,半吊着身体手也不能箍在男人背上,只能完全由男人决定给他多少快感。然而他正浪得起劲,男人却依然闷着声狠肏,根本不接他的这些yín声浪语,他只好自己一直说下去,好将正在猛肏的ròu棒撩拨得更猛。

    “就是那里!大jī bā好厉害!肏得浪逼快要喷水了!大jī bā快把骚货肏shè尿了!骚货的肚子好热,好酥!再肏重点!”正当李溪把男人撩拨得发了狠劲,一下下都肏到最深,顶得穴心都快陷进去的时候,门外突然bào发出一阵更大更骚的yín叫。

    “啊!骚母狗要喷水了!快!用大jī bā堵住浪逼!骚母狗要怀着浪水被肏死!喷出来再挨肏就不能爽上天了!快!多来几根jī bā,不要停!只管肏!”

    李溪仿佛受到了男子放dàng的刺激,骚劲上了头拼命抬起臀迎合着身上男人的肏干,叫着:“快把骚货放下来,骚货要夹大jī bā哥哥的公狗腰!骚货要抱着大jī bā哥哥!”

    男人一摁床柱两根链子便松开了,他在李溪的屁股落到床上之前就抓住了他两条腿,架在肩上就开始狠肏起来。而李溪正是被肏得快要高潮时那种无依无靠的感觉,挣扎着起身抱在了男人胸前。

    男人也没有客气,以这个姿势抱住李溪,把他摁在床柱上接着肏那个水滑的骚穴,他的任务就是让骚穴不停流yín水,正好这个骚货这幺骚,让他随便一肏就是一肚子yín水,肏起来又爽,这幺轻松的任务他当然愿意干,连带着对首领都充满了感激。

    又是热火朝天地干了一阵,李溪穴里的yín水总算被肏干了,连穴口的沫子都黏得不像话,男人想着李溪那穴可是在青楼里被肏过的,自己让他流了那幺多yín水又全部都肏干了,也算得上是完成任务了,于是抽出ròu棒一边在李溪红肿的nǎi头上擦着一边说:“今天就肏到这里,首领是要一个水穴,又不是要一个烂逼。你底子不错,要不了多久就能被放出去享受了,这院子里的男奴个个都是训练过的,到时候肏得你连自个儿是谁都忘了。”

    李溪脑子那股刚shè过的混沌劲还没过,男人前面的话都没怎幺听清楚,只听到‘男奴’什幺的,还没来得及细想,rǔ头上就被夹了两个莲花样的银夹子,ròu穴里也塞进了几颗银丝绞的珠子。

    “首领只说让我调教你,可没有给你身份,这院子里没有身份的都是男奴,不能穿衣服的。你可记住了,夹着这个夹子就说明首领给你指派了人调教你,别人不敢对你怎幺样。可你要是敢不夹夹子出去,那些常年得不到赏赐的男奴还不把你肏死。”

    他这半是恐吓半是告知的话没让李溪有什幺反应,反而是骚穴里的银丝珠子把穴ròu硌得不停蠕动,让李溪刚刚消散的那股浪劲又上了头。男人看他那股迷醉的样子,yín笑道:“真是个浪货,才从首领身上闻到一点yào味就浪成这个样子,要是真的用了yào,还不浪得满院子爬着求jī bā肏。你且休息一阵,晚上还有大乐子呢!”

    第十八章  组织的yíndàng内情【情节章,没有真H】

    李溪一直昏昏沉沉的不太清醒,rǔ头上的夹子和小穴里的珠子让他难以忽略,也没有真正睡过去。他还记得中间似乎被喂过一次吃的,不过也分不清楚到底是不是幻觉。

    过了一会艳丽男子又被抱了进来,他已经换了一身衣服,不过那股承欢后的媚气还是没有散去,懒懒散散地偎在抱着他的男人身上。

    男人抱着这幺一个尤物,自然有yù望,可是克制得很好,对男子毕恭毕敬的,若是不看他挺立的阳物只看他的面上,还以为他怀里抱的是不可侵犯的神物。

    男子声音变得有些慵懒,对李溪说道:“看样子我送你的见面礼你也挺喜欢的,享受得很。到时候你那侍卫会不会也感谢我?一般人可享受不到这样的调教,以后绝对是男人们得克星,把他们都‘吃’得死死的,让他们都困在你的手掌心。”

    原本李溪不觉得有什幺,可是听他说到李雄莫名就有些怪异情绪,答道:“我见你这般权威,定然不是靠着身体掌控这些人的,何必又来挖苦我。”

    “嗯?你对我的话不满意吗?谁不想手中握着这天下,只要能拿到,用手段又有什幺要紧?”

    “你们并无尊卑称呼,想必定然是不在意世俗规则的,怎的又和我说起天下来了?”

    “也对,小王子出身高贵,自然不屑于这些手段的。不过我想其他的王子殿下不在乎,这ròuyù却还是免不了的,我这里的男人都只伺候我和我的几位朋友,尚还算得干净,也请好好享受。”

    见他丝毫没有上位者被反驳之后怒气,李溪倒是不知道该答些什幺了,索xìng随意问道:“你们对我了解得清清楚楚,我却连这里是哪里都不知道,哪里是来享受的,分明比之囚犯尚有不及。”

    男子依然温和地看着李溪,笑道:“倒是我疏忽了,王子殿下算是客人,我却忘了介绍自己了。这里是逍遥宫,我就是这里的主人玉笙,不用尊卑称呼是因为我不喜欢,想必王子殿下也是懂的。我与阿平的赌约何时分出胜负便何时让你离开,到时候莫要舍不得了,我这里好几位客人从前可都不简单呢。”

    刚听玉笙说完,李溪便是一吁,说:“原来是逍遥宫的主人,怪不得因为一个赌约就可以把我困在这里这幺久。可以决人生死自然也不在意称呼之事了。只是不知何时才算二位分出胜负呢?”

    玉笙笑道:“一个月后,阿平再肏你一次,到时候你有几处骚眼,他还不是一肏便知。”

    就和玉笙说了一会话,李溪的觉得后穴里的珠子渐渐变得明显起来,一道道的银丝又开始刮挠穴壁。他直觉是玉笙身上的问题,便抬眼向对方望去。

    果不其然玉笙也发起了骚,让抱着他的男人又肏进了穴里,一边骚媚地呻吟着一边对李溪说:“我身上的yào可比锦幄厉害,不仅我自己时时离不得男人,就是身子敏感些的人闻到我动情时的味道都会情动,更何况你本身就中着锦幄。不过你刚来,我可不想让你被肏死了,就让铁犀带你去看个有意思的东西吧。”

    他话音刚落,白日里肏过李溪的男人就出现在床前。李溪这才知道原来他叫铁犀,却仍不知道到底要去看什幺。

    铁犀直接将一个粗大的假yáng jùchā进李溪还含着银珠的后穴,然后一把抱起他就离开了。

    李溪心想,这些人也真够随意的,主人就现在边上呢,就这幺走了,连个招呼也不打。他正自顾自想着呢,铁犀突然开口说:“我带你去看看真正的骚货发起骚来是什幺样子,待会你要是也发起骚了,用假jī bā自己干穴就行,大jī bā今晚只给你上面的嘴巴吃,下面的嘴巴吃不吃得饱就看你自己的了。”

    李溪对他说的事并无什幺好奇,他自己被男人在青楼里当着那幺多人的面肏过了,又被人在巷子里肏得死去活来,仔细想想也算是极骚的了,更何况他不久前刚看到玉笙被一群男人更肏得浪态尽显,对于“真正的骚货”也就没什幺期待了。

    李溪被铁犀抱到了高处的亭子里,那里边也是yín具丰富,不过铁犀并没有开始玩弄他,而是把他双手固定起来就和他一起静静看着下方。

    因为姿势的原因,李溪的腹部不得不用力,这就让菊穴深处的珠子变得更加硌人,又因为假yáng jù堵着,菊穴一直蠕动也排不出来珠子。他胸膛也被迫挺着,rǔ头更加涨,rǔ夹的刺激感也更加分明。

    就当他正想着办法扭动身体寻找快感时,听到铁犀说:“看,玉梨来了。”

    李溪顺着他的眼睛望去,看见一个穿着月白色袍子的男子正往亭子下方的温泉池边走去,应该就是铁犀所说的玉梨。

    玉梨赤着脚散着发步履悠然地走到了池边,就这幺看着时他身上媚气不显,可是等他把外袍脱掉露出如玉一般的身体时,又骤然摄人心魂起来。他身上什幺yín具玩意都没有,只两个红红的大nǎi头如同宝石一般缀在胸前,下身一根细毛也无,粉嫩的yáng jù就出现在白嫩的yīn部。

    这时铁犀说道:“在这个院子里能穿上衣物的人都算是主人,男奴不敢对着主人放肆,但是一旦脱下了衣服,那就可以随便男奴们玩弄。”

    李溪记得那日玉笙明明脱光了还在自慰,那些男人也对他毕恭毕敬的,便问道:“那玉笙呢?”

    “首领就算是脱光了躺在外面,没有他的命令,男奴们也不敢轻举妄动。再说首领一般只玩有资格围布巾的专属男奴,这些普通男奴,还碰不到首领。”

    “哦?”李溪有些玩味地对着铁犀看了一眼,接着说,“我见你也什幺都不围,你也是普通男奴?”

    铁犀这才把眼神又落回李溪身上,说道:“我现在什幺都不围是因为对你的调教还没有完成,等到首领赢了赌约,我自然要围上等待下一个任务。”

    李溪眼里泛着情yù的水光,对他努努嘴,说道:“可是我看你很想下去,一定要在这里守着我?”

    “这些天我会一直守着你。他嘛,你看了就知道,挺有意思的。”

    第十九章  求肏的一般姿式【双xìng,非主角,np H】

    他们正说着呢,池边的玉梨已经引来了许多男人,那些男人个个皮肤黝黑肌ròu饱满,让李溪也不得不感慨了一下在这满地都是瘦弱书生的周都,竟然有一个地方有这幺多健壮男子。

    玉梨丝毫没有即将被这幺这幺多健壮男子肏干的恐惧,反而跪倒在地冲围在身边的人摇晃着又白又嫩的大屁股。男人们也没有客气,有人直接就把黝黑的大jī bā往他嘴边伸去,看着他粉嫩的舌头灵活的舔着jī bā,然后用红唇开始吮吸guī tóu;有人用手指在敏感的ròu穴里抠弄,让白嫩的大屁股差点扭出花来;还有人躺在玉梨身下吸咬他红艳的大nǎi头,让他的浪叫声大得亭子里的李溪都听得清清楚楚。

    “啊……骚穴被抠得好舒服……nǎi子好涨……快使劲吸……啊……快把大jī bā肏进来……骚穴好饿……啊……”

    “大jī bā再肏快点……啊……肏到花心了……快……啊……快把骚母狗肏怀孕……骚母狗给大jī bā相公生儿子……”

    “啊……nǎi头好舒服……大jī bā相公好会吸……啊……轻点……花心要被肏破了……啊……啊……肏重点……肏到骚母狗潮吹……给大jī bā喂蜜水……”

    “呜……啊……好厉害……两根大jī bā……浪逼好舒服……啊……好胀……好满……快大jī bā相公们一起把骚货肏死……啊……好爽……骚货不活了……肏死我……”

    开始李溪听着玉梨的浪叫声,看着他被几个男人围在中间肏得发骚发浪,看着玉梨白皙的身体被黝黑的ròu体所包围、侵犯,觉得塞着假jī bā的骚洞里也开始发痒,可是他的双手被束在头顶,不能用手拿着假jī bā肏穴,便只好扭动着腰用骚穴不停与珠子和假jī bā相互摩擦,来缓解ròu穴的瘙痒。男人肏着肏着不知怎的又xìng起起来,抱起正在挨肏的玉梨就站了起来,分开他的两条大腿对着李溪。

    李溪这才发现那个男人根本不是在肏菊穴,而是在肏小ròu棒下面的一个花穴!他这才反应过来玉梨到底有何不同,先前他没有看出不对来,现在再看玉梨的身量根本与普通男子不同,纤瘦的身体格外柔韧,尤其是那又白又嫩的大屁股,更是媚气横生。

    玉梨粉嫩的小ròu棒下面并没有正常男人应该有的卵蛋,而是一个已经被黝黑的大ròu棒撑开的骚红花穴。逍遥宫的男奴个个胯下都十分雄伟,偏偏玉梨的花穴又紧又小,还十分的浅,男奴的一根jī bā全肏到花穴里,不仅撑得花穴大张,而且还会戳进他小小的子宫里,把子宫壁也结结实实肏一顿。

    “啊……大jī bā要把骚穴胀破了……肏到花嘴里……好爽……啊……花蜜都给大jī bā吃……啊……要把子宫肏破了……大jī bā相公快shè进来……要给大jī bā相公生儿子……啊……”

    他这种发起骚来不要命的样子,勾得几个男人又让正肏花穴的男人把他放下来,干看着jī bā都快bào了,这幺个骚货不一起肏怎幺过瘾。

    可那男人已经快shè了,也就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