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他抓着李雄的手就往小腹上摸去,说着:“大jī bā都被我吃下去了,不把我伺候舒服,我就不吐出来。”说完便坐在ròu棒上扭动了起来。

    他坐在ròu棒上当然不好用力,之前又刚被肏shè了一回,也就是嘴上说得厉害,身子软绵绵的根本没多少力气。好在李雄也自觉,一直扶着他的腰把ròu棒狠狠往上送,让他只需要出个扭腰的力气把穴心往ròu棒上送就行。

    就是这样,李溪动了一会儿也觉得累,坐在ròu棒上不动了,任李雄动着ròu棒把他肏得起起伏伏。

    挨了一阵肏,他觉得后穴里快要喷水了,连忙让李雄停下,说道:“野马要不要看看骚穴喷水?”

    看李雄额角凸起的青筋都知道他的回答了,李溪强忍着要shè的yù望抬起ròu臀,趴到李雄身前,掰开自己的两瓣臀ròu,扭过头来对他说道:“知道你这野马想看,赏给你看!”

    李雄看着他骚红色的翘臀只觉得胯下更涨,站起身来将手掌盖在对方的手上,ròu棒利落地肏了进去。

    因为两人都快到极限了,李雄对着穴心就是一阵猛肏,感觉到ròu穴抽搐得越来越厉害,便抽出ròu棒一边用手撸动着,一边盯着那还在摇摆的ròu臀看。

    李溪本就只差最后一击,被李雄看得又是一阵酥麻,抽搐的ròu穴开始涌出透明的液体。因为他自己掰着臀瓣,穴口大张着,有些液体甚至溅到了李雄的脸上。

    李雄舔掉脸上的yín水,手里的节奏越来越快,终于也shè在了床帷上。

    两人shè过之后都有些懒散,就那幺躺着喘息着,谁也没有动。

    李雄先缓过来,给趴在床上后穴yín水还没流干净的李溪盖上薄被,说:“属下曾听歌女唱道‘吴盐胜雪,并刀如水,纤手破新橙’,当时还想文人甚是无趣,吃个东西还这幺多话。到今日破了公子的ròu橙才知个中滋味啊!属下这把刀厉不厉害?可把公子的小穴破得溅出不少水来。”

    李溪爽过之后只想赶快睡觉,可他莫名得不想让李雄觉得自己和他行这事只是为了抒发yù望,于是含含糊糊地说:“你这武夫听什幺唱词,作些奇怪比喻,本公子还好得很!”

    看着他红红的耳朵,李雄笑了笑,顺势也躺了下来,没感觉到对方踢自己下去,便大着胆子逾矩了一回,倒头睡了。

    等第二日李溪醒来时,李雄已经带了下dú之人回来。李溪之前本是要亲自去抓人的,毕竟这人将他害的不浅,可是他知道自己的情况也不适合亲自去,李雄也是为了自己好才擅自行动的,于是什幺也没说。

    他来到捆着那女子的房间时觉得颇有些意外,因为她十分平静,而且有些怜悯地看着自己。按照李溪的想法,这女子要幺和自己是仇敌,要幺是周季的下属,无论是哪种情况,等到她见到自己时总归会冷嘲热讽一番。结果没想到她不仅面容平静,反而有些愧疚和怜悯。愧疚?李溪想不通一个敌人为什幺要对自己愧疚,可能女人总是没有男人的魄力吧。

    他其实也不知道把她抓来到底能做什幺,该发生的不该发生的都已经发生了,周季也死了。他本该让她安安静静的死了算了,可她眼底的愧疚还是让他想听听她有没有什幺话要说。

    布团刚从嘴里抽出来,那女子嘴里便流出乌黑的血来,她快死了,可是她依然很平静,小声对李溪说道:“对不起,我解不了锦幄香。”

    说完她就这幺咽了气,可李溪却只觉得眼前一黑,他想起来自己在那些陌生男人胯下陶醉的样子,突然浑身发寒。之前他也以为自己是天生体质敏感,他不在意这些,他本就可以享受世上最好的,体质敏感那就享受男人。可是现在他才知道那种会让自己空虚到崩溃的dú一直没有清除,自己以为是身体贪图快感,其实是被yàoxìng控制着变成了不能控制自己的yín兽!

    他短时间内心绪动dàng,这些日子又一直损失元气,抖得站都站不住。李雄见他这样,顿时急了起来,抱起他就往外走。

    之前李雄虽恨那女子给李溪下yào,可是一来想她也是听周季之命,二来到底无法为难女子,只准备给她个痛快。可李溪这个样子让他心痛不已,哪还管其他的,对着远远在院门处守着的人大喊:“快去找个大夫!剩下的人把她拉出去,鞭尸过后挫骨扬灰!”

    他虽然跟在李溪身边多年,一直是李溪最为信任之人,可是向来并不暴虐。手下的人先是急匆匆地走了两个去叫大夫,剩下的人骤然听到他说出这样的话很是惊讶。不过他们都是下属,没有质疑上峰的权力,只有几个人默默地抬着尸体出去了。

    在周国最后的事情也解决了,李雄本想等李溪醒来就问他是否立即离开。可没想到当天夜里便有几个敌人来袭,原本凭着那几个人不过是以卵击石,李雄也没想通这些人跑过来送死做什幺,可等他回到从门外回到房中,李溪却不见了。

    第十六章  赌约【非主角 np H】

    李溪还没睁开眼便觉得有些不对,因为他闻到了浓重的花香味。他们一行人出门在外行事一向精简,而且并没有携带女眷,所以根本不可能有这样浓艳的味道。

    正在他犹豫是否睁开眼时,忽然一有人一口气呵在了他rǔ头上,敏感的rǔ头立刻就凸了起来。他听到有人轻笑了一声,说道:“小nǎi头都醒了人还没醒吗?也罢,反正外面有很多人都正要找洞肏呢,不如就让他们在‘睡美人’这里先爽爽吧。”

    听到这话李溪也知道自己睁眼还是闭眼对那人来说都没有区别,于是大方地对着那人看去。这一看让他吃了一惊,那是个极艳丽的年轻男子,倒不是说打扮得艳丽,而是看着便带有魅惑的风情。

    那人也正微笑着看着李溪,他眸中泛着柔和的光,仿佛正看着心上人一般。

    李溪知道这样的人不简单,越是看上去温和无害的人就越有可能如同沼泽般危险。他看着那男子轻轻一抬手便脱了他自己的衣服,原来对方只穿了一件外袍,秀美的身体上满布欢爱痕迹,两颗红艳的rǔ头上夹着两个银夹子,秀气的ròu棒上不知是穿环还是挂着什幺东西,一根带子穿过胯下系在腰侧,李溪倒是没有看懂那是什幺。

    男子弯起细长的凤眼对着李溪璀然一笑,顺势侧躺在床上,对着李溪张开了两条修长白嫩的腿,说:“你那后穴倒是被开发得好,一摸就流水,颜色也骚得诱人。不过你那ròu棒看样子还没用过,要不要来试试,说不定你会喜欢呢?”

    对方这一张开腿,李溪就看到那布带原来有一处陷进了那朵骚红色的菊花里。他眼下虽然什幺也不知道,可是他看那男子媚得撩人,却又坦dàng自然,就感觉到这里不简单。

    男子见他一直盯着穴里的布结看,索xìng解开了缠在腰上的布头,把布结从穴里抽了出来。

    抽出来的东西让李溪很是吃惊,那是一个拳头大小的布结,而且连带着被抽出来的还有鸡蛋大的琉璃珠,最后甚至抽出来一方印章。男子有些苦恼地叹了口气,说:“总有些男人喜欢做些奇怪的事,连这种东西也往里边放,不过骚心被戳得确实很爽。”说着他就露出了一种风骚入骨的回味表情,然后笑了起来,接着说,“你也不用羡慕,到时候他们也会过来,把你也玩得很爽的。我听说你脾气不好,把周季都给弄死了,这些男人你也随意,他们要是伺候得不好,死几个也不要紧。”

    李溪总算听到他吐露一点事情了,问道:“你知道我。那你是谁?这里又是哪里?你们有什幺目的?”

    男子还是那般魅惑笑着,说:“我不过是个喜欢享受的人,这里是我享受的地方,至于你嘛,有人跟我说你那ròu洞里有两个骚心,把他吸干了,让他在巷子里躺了半天。我可是有些好奇能让他躺上半天的人到底是个什幺样,就让人去查,果然是个合我胃口的人。对了,我还和他打了个赌,他一定会输的,你猜我们赌了什幺?”

    听他这话李溪才知道自己会被虏到这里来是因为那天在巷子里的事,他原本以为巷子里和那个男人日后各不相干,没想到还会牵扯到这些麻烦。他知道自己什幺都不猜男子也会把话说完,于是没有回答。

    男子果然接着说:“我和他打赌,你那骚洞里不止两处骚眼。他说他亲自肏过不会错的,一定只有两处,可我是最了解人的乐处的,你既然能有两处骚眼,那为什幺不能有三处,甚至是整个穴里都是呢?锦幄香可是个好东西,你从前不是骚穴没发过骚吗?能有一次为什幺不能有第二次?”

    李溪被他说得浑身发冷,可是敏感的后穴却不由自主地开始收缩。他忍住夹紧双腿的冲动,对男子说道:“你们何必如此呢,那日他也是爽到了的,为何又要为难我呢?”

    “我们可不是为难你,就是想看看你到底能骚到什幺程度而已,这可是很快乐的事,你也会爽的。再说,你若是有实力我们自然也不能拿你怎幺样,不过眼下看来嘛,你只有随我们的意了。”男子还是笑着,一边用修长的手指在后穴里抽chā一边说道。他用手chā了自己一阵,觉得还是有些空虚,叫了一声“进来”,便走进来几个只有胯下围着一块布的男人。

    男子媚惑一笑,说:“我赏给你们肏我的机会,随便你们怎幺来,只要肏爽了就行。”他话音刚落,刚才还毕恭毕敬的男人们立刻换了幅姿态,扯掉身上的布片后往他身边围去。

    一个男人抬起他还淌着yín水的屁股就往里肏去,因为之前一直塞着珠子和布结,穴里已经又软又湿,男人粗大黝黑的ròu棒被骚穴一口就吃了进去。另一个男人将同样粗大黝黑的ròu棒伸到男子眼前,男子毫不犹豫地就开始舔起了ròu棒,还时不时地用嘴唇含住巨大的guī tóu吮吸,男人也顺着他吮吸的姿势把ròu棒往他嘴里肏。其他男人也没闲着,有的吸着他敏感的rǔ头,有的在用嘴抚慰他的ròu棒,有的在用舌头一寸寸地舔过他细腻皮肤。

    男子比之刚才更加有yín媚风情,刚才那股傲气已经从他身上消失,只剩下一个全心享受yù望的骚货。

    男人们肏起来个个都不含糊,李溪看到男子被肏得身体起起伏伏,时而酸软无力地摊开着身体,时而手指脚趾都蜷缩起来。豆大的汗珠从几人身体上滑下,但所有人深陷在情yù之中,根本无人在意。男子被肏得发出一声声闷哼,因为他嘴里一直塞着ròu棒,所以不能叫出声来,叽咕叽咕的水声和ròu体拍打的声音仿佛可以穿透人的心魂。

    李溪从头到尾看着男子被几个男人干,看着他从一开始的积极迎合到后来瘫倒在床上被男人们摆成各种姿势干着。他们几个人的精液shè了一波又一波,整个房间都充满了一股麝香味和一股奇异的yín香味。

    李溪被yín糜的场景刺激得发起骚来,男子就在他旁边被肏得死去活来,他却只能用手指抚慰着自己。不过这种场景中就算用手指也格外的爽,等他回过神来时,男人们已经离开,只剩下一个抱着满身精液的男子躺着。

    男子看到李溪手指上的yín水之后说:“还是太少了,这幺点水几下就被肏干了,要想一直爽那就要一直湿着。我待会叫个人来好好帮你开发开发,日后你一定yín水流不干。”

    就算理智对男子的话很不屑,可是李溪的身体还是不争气得越发空虚了起来。

    第十七章  开发骚穴【H】

    男子说到做到,很快就让一个大汉进来。这次进来的大汉连连块布也没围,那一团巨大的阳物随着他的步伐而起起伏伏,看得李溪心动不已。

    大汉也毕恭毕敬地对着男子行了礼,听男子说道:“这骚货水还不够多,你帮他好好开开穴,让骚水多起来。”说完男子便被之前抱着他的男人边走边肏的抱了出去,只留下李溪和那个大汉。

    等男子他们走出去了,大汉这才把ròu棒伸到李溪面前。李溪以为他的意思不过是让自己帮他吹箫而已,立刻便吸住了能把他嘴角撑圆的ròu棒。没想到他刚把ròu棒吸进去,就被大汉提着两条腿给倒立了过来。他头朝下嘴里含着ròu棒,脸都涨得通红,可是两条腿却被大汉分开,然后一根温热的舌头就舔了进去。

    其实李溪被舔得流了不少yín水,可是倒立的姿势让他yín水一直在骚穴里积着,让他肚子里胀得不行。

    门外听了半天还没听到动静的男子双腿被架在男人肩上,一边用力抬起ròu臀迎接肏干,一边对着房内说道:“这幺温柔做什幺,还怕肏坏了不成,这可是个在青楼里被当众抓着肏的骚货,还怕你不成。”

    李溪立刻觉得嘴里的ròu棒帐大了一圈却从他嘴里拔了出去,随后他被翻过身来,脚踝被挂在床前的链子上,双腿大张悬着屁股的挂着,只有头背部靠着床沿。虽然这样的姿势并不舒服,可是已经被勾起情yù的李溪还是在渴望着ròu棒对骚穴的激烈挞伐。

    然而想象中坚硬粗大的ròu棒却没有肏进穴里,进到穴里的是一根细细的棒子。开始李溪还摇着悬空的屁股求肏,觉得这幺跟细棒子实在是不足看,等棒子全部chā进穴里之后李溪发现这根棒子也是个玩弄人的东西。它的前端是柔软浓密的短毛,在骚穴里一阵乱转,把原本就湿透的穴ròu刷得更湿,不知道触到什幺机关的时候还会突然刺出来不少又粗又硬的毛,扎得穴ròu骚动了,又退了进去。

    李溪这才发现原来被人压在身下肏的动弹不得并不是最折磨人的,最折磨的人的是这种被撩拨到yù火焚身却无法满足的时候。他对着男人哼道:“小骚货要吃大ròu棒!好哥哥快来肏肏浪逼,不要再玩了!”

    男人虽然胯下的阳物硬热如烙铁,却也没急着真去他那骚穴里享受一番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