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常满意,大声说道:“小骚货,扭扭你的骚屁股,让大家都看看骚屁股有多白。”

    李溪并不想配合他,可是比起被一堆男人轮着肏,李溪当然愿意选择这个。他冲着楼下摇了摇屁股,底下的人看见一个白花花的屁股扭得起劲,都发出下流的起哄声。李溪想要停下来,却被汉子抓住nǎi头用指甲抠着。

    原本李溪就被这种袒露在众人眼前的羞耻感刺激得皮肤发酥,现在他敏感的nǎi头又被汉子毫不留情地抠弄着,让他浑身都泛起情yù的红色,已然发起骚来。

    第十一章  嫖客 下【H】

    楼下的人看着楼上那个扭得更yíndàng的白屁股更加热闹起来,bào发出各种下流的哄笑声。

    那汉子对此颇为得意,大声说:“老子要开始舔骚逼了,不把骚逼舔得发大水,老子的舌头就不抽出来!”

    楼下又是一阵叫好声,有些急色的人已经拉着身旁的妓子干了起来,还有些捡起李溪的衣物,色情地闻了闻,包在胯下就开始用手撸动。其实楼下的人也就看见个背影,一个修长柔顺的背部,一头散下来的青丝和一个白白嫩嫩的大屁股,真正关键的部位一点也没看见。可是架不住在这种环境下观看的施暴感,大家都十分激动,仿佛那汉子肏得好就能代表自个儿一起肏那骚穴一般。

    那汉子将李溪架在栏杆上,俯下身就开始舔李溪那骚红色的穴口。他一边舔还一边分出心思说:“怪不得这幺骚,骚逼让人肏得颜色都变了,一般人能有这种骚红色的洞?那幺多男人都满足不了你?还跑到青楼里来找肏。真是个天生的骚货,一顿渴了肏就逼痒。”

    李溪被他掰开两条腿,想夹也夹不紧,可是当穴口的褶皱被粗糙的大舌头舔弄时,他又忍不住想要夹紧两条腿,好让汉子舔到里面去。

    那汉子倒嫌他不老实,抽出腰带就把他两条腿捆在胸前,让他的ròu臀更加突出,双腿却是动不了了。汉子又专心致志地舔起穴来,大舌头像ròu棒一样肏干着小穴,感觉到软嫩的ròu穴流出yín水来时,汉子一边吸掉一边用大手色情地拍拍李溪的屁股。

    ròu穴被大舌头舔得很酥很麻,不由自主地分泌出香甜的yín水,臀ròu又被大掌拍得震颤,带动着穴ròu去夹紧舌头。原本李溪就快被汉子吸yín水时吸得魂都掉了,偏偏汉子又找到了骚心的位置,伸长了大舌头,一次又一次地擦过那里。

    李溪被舔得身上一抽一抽的,因为被捆着,他又不能扭动,可是那股骚气已经上来了,实在没有办法,只好喊道:“好哥哥不要再舔了,舔到花心了,骚水流出来了!好麻……好痒……不要再舔了!”

    楼下的人还未曾听分明,那汉子便大声说道:“听到了没,骚货被老子舔发骚了,骚水都快把老子喂饱了!”

    楼下的人看戏的热情更高了,嘴里喊道:“快上真家伙,肏死这个小骚货,肏烂她的浪逼,让她不敢再发骚!”

    李溪听到楼下那些污言秽语之后只觉得身体都快要灼烧起来,虽然那些人都在楼下,可是他觉得那些yín邪的目光仿佛在烤着自己的背。他觉得羞耻,想要藏起来,可越是如此,luǒ露在外的皮肤就越酥麻,被舔的后穴就越饥渴,ròu棒又酸又涨,可是总觉得缺了些什幺,直挺挺的立着,却又shè不出来。

    汉子仿佛知道他在渴求着什幺一样,没有停止舔穴,反而是更加用力的舔着穴心,那一处不大的凸起,被舌尖又是戳刺又是勾弄,玩得李溪整个腹部都挺了起来。他在舔穴时一直不轻不重地拍打着ròu臀,让李溪酥麻的皮ròu一次次被拍得更酥麻,却就是不肯去碰那个已经开始吐水的ròu棒。

    虽然ròu棒没有直接被触碰,可是李溪早已习惯直接被肏shè,只要骚穴被肏得够爽,ròu棒就能在没有抚慰的情况下shè出来。于是那汉子舔得正起劲的时候,一阵白浊液体shè到了他脸上。

    他抽出舌头诧异道:“骚货不错嘛,舔舔浪逼就能shè精了,到底是你太骚了,还是那些男人调教得好?看来老子今天遇到对手了,不把你肏到shè尿,岂不是不如那些男人。你放心你这浪逼挨过不少肏了都这幺紧,老子大虽然大了点,不会把你肏烂的。”

    等到他真的chā进来,李溪才知道他那个“大了点”到底是多大。汉子那玩意比之前肏过他的所有都大,尤其是前端的guī tóu,足足有一个鸡蛋大,就算他穴里yín水充沛,可guī tóu还是被卡着强塞才塞进去。大ròu棒不仅粗还很长,李溪感觉到已经被肏到深处了,可是却还没有感觉到yīn囊和耻骨和自己贴在一起。他不由自主地说:“好大。”

    那汉子得意洋洋地答道:“老子这杆大qiāng,一定肏得你这骚货爽死,哭着求大jī bā多肏肏你。以前没被这幺粗的jī bā肏过吧,里面紧的哟,老子不能给你开苞,那就给你里面那些嫩ròu开个苞,免得它们只能干看着外面的骚ròu流水。”说完他猛地一chā,顿时chā到了李溪从没有被肏到过的地方。那里的ròu比外边的ròu更嫩,而且guī tóu竟然还碾到了一处和骚心一样敏感的嫩ròu,汉子也激动起来,接着说,“我cāo,哪里来的骚货,这不是天生就该挨肏的逼吗?只有一个骚心的时候都被人肏红了穴,现在有两个了,还舍得吐出来老子的jī bā吗?”

    李溪确实被肏得前所未有的爽,深处的媚ròu第一次吃到大ròu棒却没有丝毫的不适。他本就在一次次被肏中习惯了用后穴去获得快感,现在里面那处骚心被大guī tóu碾压,外面的骚心被粗大的ròu棒磨蹭,这不仅仅是简单相加的快感,而是让他疯狂的躁动。他浪叫道:“大jī bā好厉害,肏得骚逼好爽,再肏深点,把骚逼胀破,骚心好麻,好厉害!”

    他此时的声音早已因为yù望的原因变得慵懒沙哑又带着酥软的媚意,根本听不出是男是女。汉子听过之后计上心头,对着里面的骚心戳了两下又停了下来,说:“想要大jī bā肏的话,就大声浪叫,叫得楼下的人都听见了,老子就使劲肏浪逼,要是楼下的人都听不见,那就让浪逼这幺浪着吧!”

    真到了yù望直冲头顶的时候,李溪哪还能有什幺坚持,大声叫道:“好哥哥的大jī bā好大,比之前肏过浪逼的jī bā都要大!大guī tóu好硬,肏得骚心都麻透了!骚穴流了好多口水,求求大jī bā再肏重点,不要让骚穴再发骚了!”

    他这几声又高又亮,引得楼下的人顿时轰动起来,那汉子也说话算数,cāo起胯下的大jī bā就开始在骚穴里猛肏。他那jī bā撑得李溪穴口都变成了圆滑的一片,原来小花似的褶皱都不见了,大guī tóu在骚穴里滑动,勾得一环一环的骚穴想夹又夹不住,想放又放不开。倒是两个骚心都被伺候妥当了,大jī bā找着角度就猛肏进去,一次能把两个骚心都肏一遍,穴里的浪水塞都塞不住,被大jī bā带出来之后又被yīn囊拍散在李溪的屁股上。

    第十二章  路人 上【H】

    李溪爱那汉子给他的快感,大jī bā仿佛要肏到他心里去,越来越多的快感堆积在身体里,让他浑身更加酸软酥麻。他终于确认自己已经彻底沦落在ròuyù之中了,那yàoxìng不解,自己根本就无法抗拒yù望的诱惑,一次又一次地在不同的男人怀里变得放dàng无耻。他根本不敢猜想是不是yínyào其实已经解了只是自己原本就这幺骚,才会屈服于yù望。

    那汉子对他现在的呆滞很不满意,停下了大肏大干,对他说:“小骚货还想不想挨肏了,要是不想了,这楼里的浪逼多得是!还不快叫!”

    李溪已经不知道可以叫什幺了,他在脑海里搜索了一阵总算想起零零星星一两句话,叫道:“大jī bā快把骚心肏烂了!骚货受不住了,好哥哥太厉害了,快把骚货给肏死了!”

    他喊出这些话以后,汉子又噗嗤噗嗤开始干起了穴,穴里被干的快感和被围观的快感同时侵袭着李溪,让他不自觉发出了更多浪叫。

    就这样,在清风馆里,一个肌肤白嫩的妓子被一个雄壮大汉肏得嗷嗷直叫,最后又是潮吹又是失禁流尿的传闻很快就传遍了章台路。

    李溪舔干净汉子滴着精液和从骚穴里带出来的yín水的jī bā之后总算回过了神,他还没有心思去回忆自己为了求肏到底说了哪些浪话,没有仔细感受过极致快感后的酥麻,便对着汉子说:“你先别走,把我抱进房里,不然所有人都会知道你干的是个男人。”

    那汉子原本是真的想要围观他被一群男人肏得死去活来的样子的,可是被对方这样一说,他又觉得让别人知道自己专门在青楼里大张旗鼓的其实是肏了个男人很没有面子,于是把李溪抱进了房里。

    李溪浑身的骨头都被肏得酥软,可是他知道自己不赶快离开的话将会面对什幺,于是强撑着穿起一件青楼里的衣物就从窗口跳了出去。

    他们的住处离清风馆不远,可是他现在衣着凌乱怎幺可能走大路,只能从小路上赶快绕过去。

    他正在巷子里绕着呢,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个衣冠楚楚的男子。男子见李溪披头散发衣不蔽体以为他是个落难女子,便强行要带她去讨回公道。

    李溪心中暗骂这是个爱多管闲事的大傻子,根本不想搭理他。可是他刚刚被肏得浑身酥软,哪有力气和这幺一个正常男人抗衡,推搡间连唯一一件蔽体的外衣也从身上滑落。他以为那男子看到自己是个大男人之后总算不会再多管闲事,却感觉到对方明显呼吸一滞。

    他想到自己满身的yín水精液,还有吻痕掐痕,顿时觉得不好,依这男人的表现,只怕又是个男女不忌的yín棍。

    果不其然,那人看了他身上的欢爱痕迹之后声音都变得邪魅起来,在他身上一边摸索一边说道:“怪不得不让我去帮忙,原来是个偷腥的小猫,穿成这样出来,是和情哥哥肏穴的时候被发现了跑出来的?看你这一身yín水见着男人就走不动路的样子,是还没有被肏爽吧?刚好哥哥也有杆大qiāng,许多骚弟弟都恨不得长在哥哥的大jī bā上呢,这次就便宜你了。”

    李溪一直想要暗中积蓄力量,然后等那男人放松之时好全力一击,只要能再绕过一段路,自己就快到了住处了。然而他刚刚在清风馆被开发得太彻底,两个骚心一起被肏,他能跑到这里都已经算是他底子不错,若是换做不习武艺的人,现在说不定还瘫软着动弹不得。

    那人并不知道其中缘由,还以为真的遇到个任肏的小骚货。其实以他的条件本不应该对着这幺一个浑身上下都是其他男人精液的骚货动yù,可是世事总有例外,或许是今日阳光分外的好,打在小骚货身上让他如同浸在水里的芙蓉玉,晶莹剔透,连那些欢爱痕迹都在为他的诱惑增色。

    男人一手揽过李溪,手顺着臀缝摸下去,黏黏的全是yín水。他笑了笑,直接伸了三根手指头到穴里,手指刚chā进去就导出不少精液和yín水。他对着李溪的耳朵一边吹气一边说:“骚穴夹得挺紧的嘛,情哥哥的精水都舍不得吐出来。小骚货别怕,哥哥我也有根大jī bā,不把你肏开了,今天哥哥就不抽出来。”

    李溪敏感的耳廓被他口中的热气喷得愈发红起来,刚被肏透过的骚穴被手指轻轻玩弄就又发起骚来,实在是刚才那种被彻底开发的感觉太美妙,骚穴食髓知味,还没缓过劲来。

    那人用手玩弄着李溪已经被玩肿的nǎi头,用指缝把nǎi头夹得紧紧的,李溪想要扭动胸膛磨蹭都不敢动。他见李溪双眼双眼迷蒙,一副等着挨肏的样子,反倒不急了,用已经完全勃起的大ròu棒顶着李溪的胯下,说道:“发骚了?骚穴里是不是又忍不住发大水了?大jī bā就在这里,小骚货帮哥哥脱了裤子,好把大jī bā放出来肏穴。”

    他的手指在穴里按着骚心不放,李溪被他挑逗得yín水直流腰肢酸软的,骚穴里的饥渴直冲上头顶,什幺坚持都记不得了,费力伸出酸软的手,无力地解着男人的裤子。偏偏男人还要使坏,时不时地用把裤子都撑起来一大块的ròu棒去摩擦他的手。李溪本就是急着挨肏,又摸得到吃不到大ròu棒,开始还努力解着,后来直接软着腰把大屁股沉在男人正在抠穴的手上,摆着屁股求肏。

    男人捏着骚心不放,他这一摇,自然骚心就相当于被男人不停拉扯着,他浪叫起来:“好哥哥快放开骚心,骚心好麻!啊!大jī bā哥哥快来肏浪逼,浪逼里都是小骚货的yín水,给哥哥洗jī bā!”

    男人也被他这股骚劲撩到了,一手扯掉裤子就用紫黑的大ròu棒对着李溪挺起来的ròu红色ròu棒撞了起来。虽然他身材不算魁梧,可他的guī tóu比刚才在青楼中的那汉子只大不小,足足是李溪的两倍大。

    李溪被他撞得ròu棒有些酸痛,急需抚慰的ròu体却把这样的酸痛转变为快感,让他忍不住浪叫:“大jī bā哥哥不要肏骚ròu棒了,快来肏肏骚穴,小骚货就爱被大jī bā肏,骚穴想被大jī bā肏烂!小骚货等了大jī bā哥哥很久了,专门就在巷子里等着大jī bā哥哥来!把小骚货的衣服扯烂,然后压在石板上用力肏,肏得小骚货的浪ròu只能吃jī bā,不敢发骚!”

    男人听他这些浪话也激动,边把他按在地上边说:“果然是个浪货,叫得真骚,你那情哥哥也算会玩,调教出这个yín物来。既然让我撞上了,那我就不客气了,帮你拓拓穴,用精华把你喂饱,免得你还要找别的男人要精水喝!”说完跪蹲在在李溪双腿间,把他的腿架在腰上就开始对着湿漉漉的骚穴肏过去。

    第十三章  路人 下【H】

    就算之前通过手指知道李溪的穴很紧致,真到了上真家伙的时候男人也没想到会这幺紧。虽然骚穴里的yín水一大滩,可是guī tóu还是卡在了小小的穴口上,男人被夹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