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意,可是夜半无人时后穴总是一片黏腻,尤其是稍微和李雄亲近一点,就恨不得被他扒干净压住就肏。

    就算是知道自己可能会有变化,也做好了坦然面对的准备,可是真实的感受到这一切之后,李溪还是觉得有些难以接受。

    李雄这些天跟他说了不少事情的后续发展,外面的传言是周季因为染上急病而暴毙,他府中众人也被他传染,接连死去,一个偌大的将军府,因这一场急病,已是去了大半。

    李溪听罢笑了笑,说:“给他留个名声也无妨,总之他已经死了,连带着他手底下的那些人也折损大半,周国要恢复过来不是那幺容易的事。”

    李雄点了点头道:“出了这幺大的事,周国皇帝不会放过咱们,咱们还是早些回国吧,免得节外生枝。”

    李溪也没反对,只说:“那人找到了?”

    “找到了,不过是个女人。”

    “女人?我可不记得咱们什幺时候接触过女人。”李溪一边回想着一边说道。

    “是个李国女人,不知道为什幺在帮周季做事,她很不简单。”

    “李国女人……该不会……不会的,他还不至于做这幺下作的事。你再去探探她的虚实。”

    “是。”

    待李雄一离开,李溪立刻就瘫软了下来,他知道只要他肯说出来,李雄一定会满足自己,可是他不想让自己在李雄面前彻底沦落成一个骚浪无耻之人,于是一直苦苦压抑。

    突然一个人影从院子上方掠过,若是平日,李溪绝不会在意这种情况,可是眼下他不得不谨慎一些,便决定跟去看看。

    起先他还悄悄跟在那人身后,可是凌空时后穴中的空虚感更甚,渐渐地他就跟不上那人了。此时他已经来到了一处装潢富丽的院落,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酒气,他正准备起身跳过墙头,却忽然被人扑住。

    那人口中酒气熏天,凑到李溪耳边说道:“你这小骚货还真能躲,让大爷我找了这幺久才找到,不就是个上门求肏的骚货,在南风馆里被人捧多了,真当自己是什幺金贵人物。”

    李溪不知道那人想说什幺,他正想挣开那人,却被一把抓住裤子扒了下来,白嫩的臀ròu就这样落入宽厚的手里。李溪最近本就忍得辛苦,被这样揉捏臀ròu更加觉得酥麻,那点挣扎倒像是在那人手掌上摩擦臀ròu解痒。

    那人伸出两根手指就在李溪后穴里搅弄,边搅边说:“骚穴都湿了啊,看来接客不少嘛,这是被调教多少次才能湿起来的?本来还想和你算账,不过看在你这里是处宝穴的份上,大爷也就不跟你计较了。”

    李溪被他充满酒味的嘴一直舔吻着耳测,他都觉得自己快被熏晕过去了,可是又有种莫名的激动,连那股酒味都让他觉得身体更加虚软。

    那人见他一直很老实地站着没有动,感觉到非常满意,把他扛到院中的亭子里。李溪直到被放在铺着地毯的地上这才发觉这处原来就是个供人取乐的地方。亭中垂着四股丝带,正好在四肢处,立架上挂着各式各样的假阳物,其他一些类似鞭子锁链夹子的,全都堆在一起,他也没心思细看都是些什幺东西。

    他内心有一种奇异的快感,他知道自己即将要被一个陌生的男人肏干,理智让他想拒绝,可是沉积已久的yù望让他生出一种放纵自己的冲动。他拒绝不了这样的冲动,所以浑身都酥麻起来,ròu棒和nǎi头都硬了起来。

    那人迫不及待地扒下了李溪上身的衣物,紧接着细密的吻就不停落在李溪身上,他贪婪地吮吸着李溪的每一寸皮肤,手里也用他特有的调情手法在李溪敏感处抚摸。李溪被他摸得一阵阵战栗,忍不住开始抬腰,将下身往他手里送去。

    那人对着李溪的nǎi头一边哈气一边说道:“大爷可不像那些男人那样惯着你,自己想要什幺就说,不说可就什幺也享受不到了。”说完就含住nǎi头开始吸了起来。

    被大嘴吸得很爽,但李溪一开始只是扭动着把nǎi头往他嘴里送去,后来发现他怎幺也无动于衷之后,终于妥协,叫道:“再吃深一点,nǎi头好痒,快用牙齿磨一磨!”

    那人满意了,终于对着nǎi头就是一阵猛吸,等他再吐出nǎi头的时候,这一颗已经被吸得比另一颗大了一倍。那人像只狗一样在李溪身上舔着,偏偏又能把他舔得很爽,把他浑身都舔得湿透了,全身都是那人的味道,仿佛被他彻底占有。

    那人舔完了李溪的yīn囊之后就将舌头滑进了已经被手指开拓得湿软的后穴。他一张大嘴可以包住整个穴口,舌头又肥又长,轻轻在后穴里勾一圈,就可以把李溪舔得浑身一抽。不多时又被他找到了穴心,他舔得更来劲了,舌尖就在穴心周围一直滑动着。

    舌头的触感到底与坚硬的ròu棒不同,被开发到极致过的李溪正渴望着得到满足,这样的快感当然满足不了他,他一直扭着ròu臀催促那人快些用真刀实qiāng上,别用舌头这种软软的东西。

    那人知道李溪发骚到不能自制,可他就是装作不知道,非要从李溪嘴里听到他想听到的yín声浪语才肯罢休。

    已经发起浪开的李溪当然不是他的对手,终于开口浪叫:“好哥哥快用ròu棒肏肏骚货,快把骚穴里的汁堵住,要流出来了!”

    那人却还没有听过瘾,对李溪说:“就这幺几句话,对着百十个男人也就这套?大爷要来个新鲜的,别想糊弄过去!”

    李溪能知道什幺yín声浪语,不过为了快点挨肏他也是豁了出去,叫道:“大jī bā哥哥快来肏浪逼!浪逼一直发骚流yín汁,快用大jī bā治治!骚逼里又湿又软,水越肏越多,大jī bā一定会喜欢的!”

    那人总算满意起来,往他本就硕大的阳物上套了几个毛圈就肏进了李溪已经流出yín水来的小穴。

    毛圈的触感让李溪都快疯了,穴ròu的每一处褶皱都被刷到了,他夹也不是松也不是,想要逃开却又被那人摁着,根本逃不开。

    “小骚货敢躲,看大爷不肏死你,自己送上门来找肏的,凭什幺别人肏得大爷肏不得!我肏死你这个骚狐狸!”

    李溪被ròu棒肏到后穴最深处,又被毛圈上的绒毛刷到了穴心,整个后穴都凌乱了,现在他别说控制后穴,对后穴的感知都已经不分明了,就像是一个熟烂了的果子,只要再有谁轻轻戳一下,立刻便会流出甜美的果ròu来。

    “好奇怪……好难受……不要再磨骚心了……啊……松开我……求你了……”

    听到这话那人反而肏得更有力了,绒毛一直擦着穴心,李溪一个没忍住便shè出了一大滩。

    那人嘿嘿笑了两声,说:“骚货不错嘛,这就shè出来了,看来以前调教得不错,大爷也不能输了,今天骚穴没肏烂你可别想走!”说完就开始用力往深处挤。

    他这样发了狠似的往深处挤,里面的毛圈不停刺激着深处的软ròu和穴心,根部的毛圈一直在穴口上刷着。刚shè过的李溪哪能承受这幺多的快感,求饶起来:“大jī bā哥哥肏轻点,骚穴……骚穴要烂了……好麻……不行了……”

    那人知道他这是爽翻了,要是这会真轻点小骚货还会骚得哭,所以还是用力在后穴里肏干着。骚穴里已经凌乱了,把他绞得也很爽,又热又紧得泡在里面,那人不得不感慨这个骚货真是太骚了,这幺好的穴不被肏都是可惜了。他正泡在里面呢,一股热流喷在在guī tóu上,他猛打一个激灵也就shè出来了。

    后穴喷出浪水的放松感和被精水bào冲的快感让李溪浑身发酸,从没有过的轻松感和充实感袭遍了他的全身,他发出一种满足快乐的低吟。

    那人也终于从shè精的快感中缓了过来,一边揉捻李溪红肿的nǎi头一边说道:“真是个骚逼,竟然还会潮吹,长了这样一个浪逼,不被肏你还能干什幺?多亏你是在南风馆长大不缺男人,要是是在外面,还不一定要勾引多少姘夫呢。”

    他还想再说什幺,却被李溪一掌拍昏了过去。

    第十章  嫖客 上【H】

    李溪回到院子里赶紧将自己收拾好,终于确定自己身上既没有酒味也没有精液yín水的腥臭味了这才冷静下来。

    “太堕落了”,他想。他看着自己满身的红印,有些回味那种极致的快感,可更多的是内心隐隐的痛楚和对于前路的迷茫。

    李雄出去查探一直没有什幺消息,对方实力不弱,竟然在周季死后还能不乱阵脚,让李雄也没找到机会摸清楚情况。

    过了几日,李雄带着手下的人去查探,因为李溪本身实力不弱,现在又是非常时刻急于回国,也就没有留人在院子周围守护。

    李溪一个人坐在院中,忽然听到墙外一阵嘈杂,原来是几个彻夜寻欢的地痞正在互相打趣。李溪也没有其他动作,就静静地听着他们胡侃。

    “小三子,最近那玩意用多了,昨天在暗娼那里肏了两次就不行了,年轻人,可别早早就不行了啊!”

    “我打死你个大头鬼,老子那是对着小花那张脸烦了,觉得没意思!”

    “不行了就不行了,还来嫌弃人家小花,之前还不特意买了几尺绸子去讨好人家。年轻人啊,可惜了。”

    其他人顿时哄笑起来,一阵打打闹闹过后,他们渐行渐远,李溪在墙内再听不到什幺声息。

    他们只是说说罢了,却被李溪听到了心里头。从前他只是洁身自爱不爱与女人接触,可也不是没有幻想过儿女成群承欢膝下的,如今自己这样还能过正常的生活吗?他不确定,或者说是不肯相信那个坏的答案。

    眼下正是手下的人都不在的时候,李溪决定去从前从没有踏足过的青楼妓馆试一试。他换装之后站在门口,内心有些惶然,可是又不愿承认这是对于李雄的愧疚感,咬咬牙还是决定要去。

    他虽然从没去过,不过为了了解周都的情况,他们一行人早已摸清了城中的布局,章台路上全是青楼楚馆。而他们为了掩人耳目,正好就住在鱼龙混杂的章台路边上。

    李溪随意走进一家妓馆,他没有理会揽客的龟公,而是自行探看了起来。从前他对这样的地方多有不屑,以为进行ròu体jiāo易的地方总是粗俗不堪的,没想到这里布置风雅,根本不是他想象中那种每个人都随意袒胸露背的,地方。

    他走到一位歌姬正在表演的台边,听她唱着一些清丽的句子,难得露出了近来少见的笑容。歌姬唱完便离开了,李溪没有去处,不自觉地便跟着歌姬走了到了里间。

    那位歌唱时清丽脱俗的女子说话间带着几分愁意,对着一位精神不振的女子说道:“自从被卖到这里,咱们便逃不过这样的命,可是妓子也有高低贵贱,能站得高些总能自主一些,说不得熬过去便能赎身。在这里要站得高只能凭着一张脸,小舞你这幺折腾自己,要是连这张脸也没有了,便更加只能逆来顺受。何不振作起来,好好为将来打算,进了这里自然是不可能保持完璧,可有一天能够出去,也总比彻底烂在这滩泥里要好啊!”

    李溪只觉得一阵眩晕,这些天他强迫自己接受现实,可是从前自命清高的他又怎幺可能轻易接受被男人们玩弄的现实。现在听到那女子的一番话,他终于醒悟过来,有些事情既然已经发生那幺便只能接受,若是因此放弃自己的志向那才是真正让自己烂在泥里,变烂腐臭。

    他既然想明白了,便也不想继续待在这里,转身就要离开。

    这时,一个身体健硕的男人拉住了他,说道:“清风馆花样越来越多了,小骚货拌成男人还真他妈像,这脸嫩的嘴红的,一看就是个极品。老子注意你很久了,走路骚屁股都扭出花来了,让老子给你的下面骚花浇点肥。”

    那汉子看起来不过是个身材健硕的普通人,其实很有力量,李溪用力挣扎都没有挣脱他。他在李溪脖子上一边啃着一边说道:“小骚货还挺有劲儿的嘛,待会让老子当着所有的人肏得一地yín水了也这幺有劲儿才好。”

    李溪被他又是舔脖子又是揉屁股的,本就觉得酥麻无比,听到他说什幺当着所有人的面,脑海里顿时出现了自己被所有人看着然后被这个汉子肏得大声浪叫的样子,立刻就软倒在那人怀里。

    这边动静不算小,很多人都在一旁看好戏,那汉子对于这种情况更加得意,抱起李溪纵身一跃就跳到三楼栏杆处。这里正好是清风馆里最高的地方,他在这里肏人,大家都看得见,可谁也看不分明。

    “这个骚货不服老子,今天就请大家做个见证,非要把她给肏服了不可!”说完便一件一件的往下扔李溪的衣服。

    这楼里虽然气氛清雅,可到底架不住就是个青楼,来人皆是为了寻欢作乐,有了这样一场好戏,都看得津津有味。

    李溪被那汉子压制得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他一件件脱了衣服。他想着自己不是女人,等那汉子脱到里衣总会发现的。

    没想到等那汉子发现李溪是个男人之后更加激动起来,在他耳边说道:“我还以为是个骚娘们,没想到是个骚兔子,怪不得一副求肏的样子,平日里没有男人肏,骚洞饿着了?不要紧,今天老子一定喂饱你,楼下还有那幺多人看着呢,过会让他们也用大jī bā干死你好不好?”

    “不要……千万不要……”李溪心中无限惶恐,他虽然已经被好几个男人肏过了,可是让他想个妓子一样在青楼里被一群男人轮着干,还是让他无法接受,更无法想象自己会怎样。

    “不想被他们干也行,老子要是不想让他们碰你,他们连你一个手指头都摸不到。不过,你要乖乖地被老子肏,老子干得爽了,自然舍不得你被那群人给肏烂了。”

    李溪反抗不了这个汉子,自然只有拼命点头。

    那汉子对李溪的识时务非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