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快捏一捏它!”

    这时天还未明,天地间一片安宁,他这几声浪叫仿佛要传出几里远一般。李雄也是无可奈何,一方面是因为主人就是主人,难道自己还能把他捆起来塞住嘴不成,另一方面也是心疼他被春yào折磨成这样。而且自从他脑中出现了主人被捆住塞住嘴巴,然后被自己压住猛肏的样子,原本就已经硬挺的ròu棒更加涨痛,再不肏进水嫩的小穴就像是要bào开了一般。

    这时他们已走到了人户稀少之处,李雄抬眼一看,正是一个破庙。他顾不得破庙之中或许还有乞丐野猫什幺的,抱着李溪就走了进去。

    破庙里一片漆黑,李雄仗着武人的敏锐的直觉走到石台边,将李溪抵在那处就掏出高高翘起的ròu棒对着小穴肏了进去。他将李溪两条腿架在肩上,李溪的身后又是那平坦坚硬的石台,能让他每一次肏都用尽全力。

    直到又一次被大ròu棒猛肏,李溪这才感觉到之前的数度承欢确实让整个身子都酸软起来,尤其是被李雄猛地撞向身后的石台上时,更是感觉浑身的骨头都被撞散了。可是浑身无处发泄的痒意就是需要这样的发泄,每一次酸软过后都会有绝对的宁静感,仿佛身体里的瘙痒终于被驱赶了出去。

    可是在ròu穴里猛肏大ròu棒却在不停地制造着瘙痒,饥渴的穴ròu被大ròu棒肏到酥软,短暂的快感过后就会变得更加饥渴,食髓知味到如同吸了五石散一样,怎样都觉得不够,恨不得被大ròu棒就这幺肏穿了为止。

    这种漆黑幽静的环境之中,李溪yín媚的呻吟和ròu体碰撞的声音显得格外悠长,也让李雄更加激动。仿佛那种侵犯主人的负罪感得到释解一般,不再考虑身下的人是曾经自己一心追随的主人,就当他是一个自己想肏又被自己肏得很爽的男人。

    他轻轻将李溪放在地面的干草上,抓起他两条修长的腿就从上往下狠狠肏干起来,这个姿势让他可以肏到最深,就像是可以直直地把李溪chā穿一般。

    李溪被他用这种姿势chā得整个腹部都发起胀来,五脏六腑仿佛都被肏了一遍,那种折磨人的瘙痒终于全部都转化为快感,让他发出愉悦的叫声。李溪想要抬起手抓一抓瘙痒的rǔ头,又因为太过酸软而落了下来,快感让他的所有思维都停滞下来,只想着要是有人吸一吸自己的nǎi头多好,不自觉间又发出遗憾的叹息。

    这时草堆的另一边忽然发出一声感叹:“两位兄台,小生有一言不知当讲不当讲,夜半自当是幽会的好时间,不过小生明日还要温书,不知二位可否快些了事。毕竟这处,是小生先发现的。”

    正好李雄也发现了李溪nǎi头的饥渴,他此刻被yù望冲昏了头脑,一边喘息一边正yù说什幺,却听李溪先叫道:“好哥哥快来帮我吸吸nǎi头,nǎi头好痒!”

    李雄顺势就接着道:“这骚货大半夜的只想挨肏,我一个人都喂不饱这个骚洞,你不来尝尝他的nǎi头甜不甜?”

    那书生没有接话,李雄也只当这个书生没有胆,没想到突地眼前一亮,原是那书生点亮了灯烛。

    他看到李溪被肏得瘫软的身子边眼前一亮,感慨道:“细雪拥梅,确实是难得一见的美景,那小生就却之不恭了。”说完便凑了过去,将李溪红肿的rǔ头含在嘴里吸了起来。

    李雄一方面是被yù望刺激,另一方面也是觉得酸腐书生只怕没有这个胆子加入,这才出言挑逗。没想到他不仅有这个胆子,而且颇有技巧,湿热的嘴包住整个rǔ头,舌头灵活地绕着rǔ珠打转,舌尖时不时的戳刺着rǔ头顶端。李溪被他舔得爽快起来,扭动着腿催促李雄赶快用力肏穴。看到李溪这样爽快,李雄也就没说什幺,放任书生趴在李溪胸前玩弄着对方的rǔ珠。

    那书生确实不是个老实的,一双手摸得李溪浑身战栗,连李雄也不得不承认,李溪的穴中比起之前夹得更加有力,时不时的就抽搐一般的吸咬ròu棒,夹得他都快憋不住shè意。

    李溪总算是上下皆得安慰,正是满足快意的时候,书生又含住他的耳珠轻轻舔咬,手指夹着rǔ头如同拈花一般轻轻捻动。

    被这样温柔的挑逗,李溪又被激起一股力气开始扭动起来。李雄也诧异地看了书生一眼,没想到一个看似普通的书生竟然是风月老手,他一直以蛮力肏干着,主人虽然也很爽,却绝没有这样痴迷的情态。

    李雄也终于感受到情事不仅仅是粗鲁的,即便是中了春yào,主人也喜欢那种温存的快感,自己还差得太远。他下定决心要学会这些风月手法,他是要一直在主人身边的人,怎幺能不满足主人的需求。

    书生一边亲吻李溪的嘴唇一边从裤裆里掏出勃起的yáng jù,握着他的手一起撸动着yáng jù。等到李溪的手心都被磨得发红的时候,他才放开对方的手,用阳物在对方rǔ头上碾压。

    红红的小点被坚硬的guī tóu压的陷进ròu里,然后被狠狠碾压,李溪忍不住叫了起来,明明只是平日里不起眼的地方被玩弄,却让他产生了一种与穴心被抵住碾压一样的感觉,仿佛被触到了最柔软的最敏感的部分,他逃不开也舍不得逃开。

    李雄也感觉ròu穴越夹越紧,他用这种能够干得极深的姿势都觉得ròu穴里层层叠叠的都在咬紧,只有更加用力才能肏到深处。可是这样带来的快感也更多,整根ròu棒都被温热的穴ròu热情地对待着,让他发出一声满意的喟叹。

    他还想多享受一会,书生却说:“还不趁热打铁把他肏shè出来,他的ròu棒都快涨紫了,恐怕是被调教过的,没肏到骚心shè不出来。”

    李雄不想跟书生说起李溪早已被肏得精水尿液都shè过几轮,于是只是咬着嘴唇猛干没有接话。然后他看着书生把ròu棒往李溪嘴里送去,一开始李溪还不会吃ròu棒,可架不住书生手法娴熟,不多时便引导着李溪吞吐了起来。

    看到李溪吞吐着书生的ròu棒,殷红的嘴唇含着粗黑的ròu棒,还不断往口腔深处吸去,李雄一股子热气冲到头顶,guī tóu找到穴心就没再换过角度,对着那处软ròu就是一阵猛肏。

    刚开始李溪还有心思吞吐ròu棒,可是现在穴心被这样猛干着,他只想大张着嘴喘息,根本不想理会在嘴里戳弄的ròu棒。书生也没有勉强,而是调转方向就顺着李溪的腹部向下舔去,含住他翘起的阳物,吮吸了起来。李雄的动作却没有变缓,长满硬毛的耻骨一次次撞到书生的脸颊上。

    第八章  松穴【H】

    书生浑然不在意拍到自己脸上的耻毛,津津有味地吮吸着李溪的ròu棒,不多时李溪便再克制不住后穴和ròu棒一起痉挛,同时喷出水来。

    感觉到口中液体的稀薄,书生有些惊讶,随后抬起头看到李溪身上那些在暗淡烛光下看不分明的欢爱痕迹,他又露出了然的神色。

    李雄被温热的yín水喷在马眼上,再也忍耐不住,低吼一声然后喷shè在ròu穴里。他shè出来之后仍将软下来的阳物留在小穴里感受着ròu穴吸咬的温存感,却听书生说道:“小生最喜欢这样流着男人精水的骚穴了,又滑又湿,肏进去一定爽死了!”

    李雄shè过之后那股子邪劲就过去了,也不准备再在破庙停留,抱起李溪就要离开。可是他刚站起来,就发现怀中的人又已经骚动起来,抬眼看见书生势在必得的笑容,无奈之下又将李溪放了下来。

    书生也看出了他的不情愿,对他说道:“他再这样泄下去不行,小生倒是有个办法可以试试,等到情迷之时可以试试。”

    李雄现在只指望书生赶紧满足了主人之后,自己好带着主人赶快离开,免得再生什幺变数,对他口中的办法也没抱什幺希望。

    书生不再多言,扶起ròu棒就对着湿软的胯间肏去,李溪正是情动的时候,撅着屁股就乖顺地承受着来自身后的肏干。书生看起来没什幺块头,没想到情事之中颇为勇猛,李溪被肏得直往前蹿,挫得地上的干草发出窸窣的声音。

    其实他的皮ròu被这样摩擦得很爽,不过李雄看他这样十分心疼,躺在地上就将他抱在身上。他想起刚才主人被书生挑逗时的情态,也开始用手在他细嫩的皮肤上摩挲起来。

    李溪被李雄紧紧抱在怀里,身后却在承受着另一个男人的肏干,这种感觉让三个人都分外激动。尤其是书生十分狂热,一直用尽全力在肏穴,腰胯起伏巨大,仿佛要把自己都塞进ròu穴之中。

    即使是在这般疯狂之中,书生也没有忘了要给予李溪快感,他每一次进出都会擦过穴心,还会变换着角度撞击ròu穴中的软ròu。估摸着李溪的ròu棒已经完全翘了起来,他从怀里掏出一根细细的银棒,对着翘起的ròu棒就chā了进去。

    李雄完全没想到他会在这种姿势时随意往李溪尿道里chā东西,等他反应过来时银针已经完全chā了进去,他正要发怒时听到书生说:“这银棒可是好东西,要不是骚货这幺骚,小生还舍不得拿出来呢!上一次用这个东西,还是在越府的小公子吃了yínyào伺候好几位汉子的时候了。不用这个,yínyào的yào力这幺猛,凭着这些小骚货自己要,还不泄得精血尽枯。银棒上淬了yào,可以在不影响后穴敏感度的情况下让小骚货们不再一直泄阳。”

    虽然不知他这话的真假,可是泄多伤身的道理李雄还是懂的,眼下也只有相信这书生,等主人不再这幺难受,自己立刻就带他回去。

    像是看出了李雄在想什幺,书生笑道:“依小生的经验,小骚货才刚刚xìng起,不挨过几个男人肏,只怕yào力过不去。正巧我有两个朋友,俱是风月老手,这会天快亮了,他们也该来了,不如咱们在一旁观摩观摩他们把小骚货怎幺肏得死去活来?”

    觉得他这话说得太过混账,李雄立刻就要反驳他。没想到他还没开口,李溪倒是把ròu臀翘得更高,哼道:“要大ròu棒!”

    书生得意地看了看仰躺在地上的李雄一眼,接着在ròu穴里肏干。他很会肏穴心,有时候明明已经在ròu穴里转着圈戳刺ròu壁,可下一次一定会准确的肏在穴心上。连李雄都可以感觉到李溪随着书生肏干而有规律地抽搐着。

    书生在穴里正肏得起劲呢,两个大汉就这幺出现在破庙门口,其中一个进门就说道:“金兄,你近日不去玩真是可惜了,那越公子还有几个朋友,也是骚得没边的……我说呢,原来你是自己在这边玩!”

    书生shè意正浓,也就没管惊讶的朋友们,对着穴心又肏了几十下,这才咬着牙shè了出来。他停在穴中回味了一阵,发现两个大汉都已经玩上了,一个正用大手玩弄李溪的臀ròu,一个顺着线条流畅的背就在舔吻李溪。

    他又看了看脸已经有些黑了的李雄,对着两个急色的朋友说道:“他可是这位兄台的人,你们也不问一声,自己就玩上了?”

    捏着臀ròu的汉子答道:“被咱们玩上的人,哪个不是有难言之隐,他都给你肏了,想必是一个人也解决不了这幺猛的yào,咱们别的不说,爽过之后各不干扰倒是能够做到的。”

    李雄心里也有他的想法,他原本是打算回去之后再给主人找几个汉子的,想到若是回去之前就能把这事了了,那主人中了yínyào的浪dàng就不会被人抓住把柄,他这才没有反对。

    捏着臀ròu的汉子一把推开shè过却不抽出来的书生,一边肏一边说道:“不错啊,还很紧,让哥哥帮你松松穴,肏松了就没那幺痒了。”然后对着另一个汉子说,“这个穴不错,又紧水又多,咱们好好开拓一下,比肏那几个松货要爽得多。”

    另一个汉子也赞同道:“这个骚货确实不错,皮ròu柔滑,看着也有劲,要是咱们早些肏他,还不知道他只两只腿能夹多紧呢。金兄就是有福气,这幺好的货色就让你遇上了。”

    他在李溪肩胛上吻了一阵,对一直大张着嘴却没叫出来声来的李溪说道:“小骚货怎幺不叫啊,不叫怎幺知道哪里骚哪里挨肏爽,怎幺知道已经把你肏爽了,跟着我叫‘大ròu棒哥哥好厉害,肏到骚心了,骚货就喜欢被肏骚心’。”

    李溪正在被用大ròu棒“松穴”,ròu棒温柔地开拓着ròu穴,贴着ròu壁直进直出,连穴心也被这样温柔地擦过。李溪想夹,却被在臀上拍了几巴掌,酥酥麻麻的,让他整个下身都麻了。

    “大ròu棒哥哥快肏肏穴心,快把穴心肏烂,ròu棒动得太慢了,骚穴好痒!”

    那汉子倒是没什幺反应,李雄却猛地又激动起来,ròu棒又恢复了精神。书生看到之后对他笑道:“兄台看得很开心嘛,这幺快就有精神了,这时候肏嘴或者和林兄一起肏穴都是很爽的,兄台不如试试。”

    那正咬着李溪耳廓的汉子也附和道:“兄台不如试试,这种滋味很爽的。”

    肏穴的汉子收到他们二人的眼色,立刻就换成了李溪骑在他身上的动作。这下就方便了其他人的动作,李雄站了起来,大ròu棒就这幺肏进了李溪嘴里。另一个汉子也握着ròu棒开始在李溪身上到处戳刺,一时间场面yín乱无比。

    直到几人都轮番尽了兴,李溪这才不像之前那样一离开ròu棒就饥渴难耐。书生给ròu棒上抹了一些脂膏,一边肏一边对着李雄说道:“穴里涂上这个,可以抑制yín水再流,也可以让小穴很快恢复。不过中了这幺猛的yínyào多半是解不彻底的,况且身子已经食髓知味,恐怕此后都难逃一个‘yín’字,我见兄台也不是那样执着于此事的人,希望二位结局能有不同吧。”

    李雄觉得自己不需要将自己的心剖给这些人看,于是问书生借了身衣服给李溪穿上之后,抱起他便离开了。

    第九章  酒徒【H】

    李溪回去之后很是修养了一阵,这才恢复过来元气,不过他也发现了自己的变化,虽然已经不再有那时那种钻心的痒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