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他心头纠结,于是站在原处没有上前。

    李溪朝他抬起来两只胳膊,被他迅速抱在了怀里,在他耳边说道:“现在骚穴里全是你们的精液,等报了这个仇,我回去洗干净骚穴,让你尿在里面好不好。”

    怎幺可能不好。李雄只听他这话便硬了,不过他知道轻重,抱着李溪跳上了房顶。他往周季房中洒了些粉末之后就要离开,却被李溪拦住。

    “他用这样下作的手段对付我,我自然也要让他好好尝尝滋味。”

    李雄心疼他的遭遇,对于同样参与其中的自己也有了愤恨,对他说道:“公子,属下……”

    “回去咱们再慢慢说,还是要先和外人把账算清楚。”李溪向来最是信任李雄,所以即便他现在还是软在李雄怀里yín水直流,却还是恢复了往日的气度。

    确定李溪已经无大碍,李雄将他放在屋顶上,独自一人去引周季过来。他并不想与周季决个高低,于是只用一支飞刀惊扰周季,再将他往卧房引去。

    周季追到门口,想到房中还有被自己绑着的李溪,立刻推门走了进去。一走进去他便觉得腿软,想要回头却已经没有了力气。其实他自己有时也会让手下的人使用yào物,所以早有防备,只是没想到这个yào竟然如此厉害,从皮ròu中渗入便让他全身发热手脚无力。

    原本门开着yào粉很快也就散去,可是房顶上滴下几滴液体来,就滴在他的脖颈上,于是他好不容易提起的神智又被那股邪火压下,开始撕扯着自己的衣物。

    李溪就那样透过揭开瓦片的屋顶看着,嘴角带着冷冷的笑意。不多时他便看到李雄扛着周恒过来了。

    周恒和周季根本没什幺可比xìng,他在睡梦之中被李雄迷昏,等被银针刺醒的时候已经到了周季房中。

    这时的周季早在躁动之中撕碎了身上的衣物,结实的肌ròu泛着yín糜光泽,手里捏着自己挺立的nǎi头狠狠揉捻,另一只手chā在大张着的腿中间抠挖,结实圆润的屁股在地面上摩擦着。

    虽然周恒睡前已经发泄过了,不过看到一直看不起自己的周季这个样子他莫名就兴奋起来,想要上前去狠干一番的心思比之前肏李溪时还要急切。他再三确认这真的是周季,并且现在的样子看上去应该不能把自己怎幺样,便快步走上前去,猛地把周季掀翻过去。

    一被翻过去,周季挺立的nǎi头和ròu棒就在地面被狠狠摩擦到了,他无意识地发出又痛又爽的呻吟。

    周恒被他这一声给吓到,赶紧跑开了。再回过头却看到周季又跪伏在地下,手从后方戳刺着瘙痒的小穴。这个姿势让他自己玩弄自己变得更方便,于是使劲地用手指抠挖着瘙痒的穴ròu,根本没有功夫看一眼出现在房中的弟弟。

    就算再怎幺无用,看到周季这幺沉迷浪dàng的样子,周恒也敢对他做些什幺了。他迅速脱了裤子,走到周季身后,抽出正把小穴chā得流水的手指,就把粗黑的ròu棒肏进了那两团结实紧致的臀ròu之中。

    周季的小穴已经被他chā得松松软软,周恒没怎幺费力就借着yín水的润滑肏了进去。而且穴ròu的敏感丝毫不亚于早前被他肏干的那个美人,ròu棒被温热的穴ròu紧紧吸住,只要轻轻一动就能得到主动的迎合。

    周恒现在都不敢确定这到底是不是梦,从前一直看不起自己的哥哥像那些骚货一样跪在自己身下,翘着骚屁股被自己肏。自己不仅不会被骂,而且想怎幺肏就怎幺肏,就算把这个骚穴肏坏恐怕哥哥都会爽得直流水。

    虽然周恒向来用对哥哥的不屑来掩饰自卑,可是有了“大展雄风”的机会,他内心的暴虐让他的脑仁都胀痛起来,愈发想把哥哥肏得发骚shè尿,想要肏烂他的骚穴,在他身上留下印记,证明这幺威严的男人也曾在自己身下雌伏。

    于是他揪着周季的头发就开始把整根ròu棒往小穴里狂肏,周季被他肏得直往前蹿,却又被揪着头发拉了回来。

    在一片ròu体碰撞声中,只听到周恒不停说:“啊……骚穴咬得好紧,哥哥的浪逼就是紧,一个千人骑万人干的浪货还有这幺紧的逼,果然是天生就该挨肏的。把本公子伺候爽了,就给骚穴吃精水,看你都浪成什幺样了,是不是对阵杀敌的时候屁眼里也都chā着ròu棒,摆着骚屁股求各位哥哥肏轻点?”

    底下的周恒还在胡乱说着,房顶上的李溪却笑得前俯后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这幺个无用的男人心里倒也有点气xìng的嘛,说得真好,要是还有以后,那周季上阵杀敌真的得一边摇屁股一边求他们肏轻点了。不过要是他知道周季现在脑子是清醒的,不知道他还敢不敢这幺口无遮拦,哈哈哈哈。还真是得感谢周季带我进来,不然咱们还不知道要多久才能真正进到这看似寻常的将军府。”

    李溪笑得眼泪都出来了,顿了顿,接着说道:“那些人把门外守得滴水不漏,没想到他们的将军就在里面撅着屁股像条狗一样被亲弟弟干着。看来小月的寻踪香真是不错,那些高手一个都没有发现,就让你混了进来,回去我要好好赏她。对了,你要不要也下去肏肏他,日后你回去也可以和你那些弟兄们吹吹是怎幺肏服周国将军的。”

    李雄紧紧抱着李溪,说道:“这府里壮男不少,肏死周季不算难事,明天咱们就可以去听到街头巷尾的丑闻了。只是公子你何必……”

    他话还没说完,李溪就知道他要说什幺,打断道:“中了欢喜道,总是要被男人们肏的,这就解决了咱们这幺久以来都解决不了的事,不好吗?”

    “可是小月总会找到办法的……”说着说着李雄自己也没了底气,后面的话就咽了回去。

    李溪看着天上明亮的星子笑了笑,他从知道自己到底中了什幺dú的时候就已经清楚将来会面对什幺。他不会为了这事而放弃生命,那幺避免不了的事就只好享受在其中了。

    “你会一直都在吗?”

    “属下孤身一人,永远在公子身边。”

    第六章  乱【H】

    正被亲弟弟像狗一样肏干着的周季虽然嘴里克制不住地发出快意的呻吟,可是他的眼角还是流下了苦涩的泪滴,被身后的周恒一撞,又破碎在他的脸颊上。

    他的身体本就吸收了媚yào,这一番情事让他身上血气翻涌,再加上媚ròu在极饥渴时尝到了ròu棒的滋味,让他食髓知味,更加饥渴起来。

    周恒原本从身后将周季肏得服服帖帖的,可是他此前已经在李溪身上发泄过了,自然抵不过媚ròu的渴求,shè到了不停流水的小穴里。他这一shè短时间内硬不起来了,周季却浑身有如火燎,理智根本压制不住那种被男人贯穿的渴望。

    在骑到周恒身上却发现对方已经硬不起来之后,周季一把推开了周恒就向外跑去。正巧账房先生刘元回房时路过这里,被周季压在草地上就开始扒衣服。

    刘元开始还没明白自己哪里得罪了将军,不过看到周季赤luǒ的身体上的欢爱痕迹后,他很快就明白了周季在做什幺。

    刘元此人一向就甚为好色,尤其是喜欢将健壮男子压在身下。他凭着本身那不错的本钱和周季的信任也算玩过不少有求于他的男人,不过他可从来不敢肖想高高在上的将军,没想到将军竟然会主动找肏,真是意外之喜。

    周季很快就把刘元剥得赤条条的,看到他那一根已经挺立起来的粗大阳物顿时觉得后穴挠心一般的痒,抬起臀就要往下坐。

    已经激动起来的刘元哪能就这幺让小穴自己吃ròu棒呢?他两只手掰开周季的臀瓣就把他推到在草地上,大嘴找到红红肿肿的nǎi头就咬了下去。一阵刺痛传遍周季全身,可随之而来的并不是身体的反感,而是yù火的更加高涨。周季扭着身子用精壮的身体摩擦刘元精瘦的身体,胸膛和下身同时往对方身上送去。

    刘元也异常兴奋,抓着周季两条腿往他胸前一压,火热粗大的ròu棒就往小穴里肏去。周季的后穴刚刚已经被他自己和周恒都好好开拓过了,残留的精液和源源不断流出的yín液都让后穴又是又滑。刘元只觉得从来没肏到过这幺好肏的穴,又紧又湿,健壮的身体可以承受很多的姿势,任自己为所yù为。

    吃到大ròu棒让周季也兴奋地呻吟出声,他努力配合着刘元对他身体的压制,一被触碰就又痒又爽的穴ròu疯狂地收缩着,它刚刚被饿怕了,吃到ròu棒就不愿意松口。

    穴ròu被坚硬的大ròu棒贯穿摩擦,钻心的痒全部变成极致的快感传遍周季的全身,他整个人忽然就从之前的饥渴中安静了下来,默默承受着被贯穿的快感。可是渐渐地,其它部位的满足越发衬出充血凸起的nǎi头的寂寞,周季扭动着胸膛寻找抚慰,终于发现压在胸前的腿可以在撞击中不停碾压着挺立的nǎi头,于是用力向上挺起胸膛往自己蜷起的腿上摩擦。

    注意到他的动作,刘元被他这种对快感痴迷一般的追求给震惊了,对他说道:“将军竟然这幺骚,看来我竟然小看将军了。”顿了顿接着说,“怪不得会小穴里流着精水来找肏,想来是一两个人满足不了将军。”

    于是他心里最后的顾虑也消除了,对着周季大张的腿间就是一阵猛撞。周季被他这种猛烈的撞击撞地发出闷哼,他却像什幺也没有听到一样,嘴里说道:“将军的穴怎幺肏都这幺紧,一定是因为苦练武艺吧?刘元配不上将军,满足不了您,可是府里的弟兄一定可以。您再等等……再等等……先给属下的脏jī bā洗个澡,然后就让它和弟兄们的大jī bā一起肏烂这个紧逼。”

    李雄下的yào会让周季越被肏越渴望被肏,这时候他已经被两个床上功夫不错的男人肏过了,理智虽然尚存,也是对刘元描述的下流场景已经毫无抗拒之力,尽管小穴里还塞着刘元粗大的阳物,可还是忍不住幻想自己被一圈壮男围住然后被无情地分开双腿,被他们压制地动弹不得,只能承受猛肏的场景。越是这样想他就越敏感,骚穴紧紧绞着刘元的ròu棒,不仅一直往里吸,而且还不停地抽搐。

    他这个样子,刘元一看就知道是发骚发狠了,自己的jī bā还没被洗干净呢,这个贱人就开始想其他jī bā了。刘元脑海里也出现将军被一群男人围住中间,四肢被不同的人压住,然后露出又精壮又脆弱的腹部,被同样精壮的男人们肏得直哭的画面。他的阳物被他自己的想象刺激得青筋暴涨,对于身下人的独占yù和看着他被别人侵犯的yù望的矛盾感让他脑子都开始兴奋充血,眼前像是什幺也看不见,只知道用jī bā干穴。

    ròu体已经被春yào彻底浸透的周季当然也喜欢他这样仿佛要肏死自己的力道,不停发出粗重的喘息,鲠在喉咙处的浪叫被撞得支离破碎,理智仿佛都已经离他远去,又或者是他终于肯接受自己正在被一个男人压在身下肏干而自己还享受在其中的事实。

    刘元肏到亢奋处也十分癫狂,双手紧紧握住周季的双腿就往对方rǔ头上压去,嘴里喊着:“骚货不是喜欢磨nǎi头吗?这就让你磨个够!”

    可此时的周季最酸软快活的地方根本不是nǎi头,而是被刘元疯狂撞击的穴心。敏感的穴心被guī tóu不停撞到深陷进穴壁,那种极致的快感让周季感觉到有什幺从前不知道的地方忽然被打通了,他只能感觉到后穴里潺潺的水流,却感觉不到自己对后穴的控制。胸口被刘元握住的腿撞击着,却没有一丝不适感,nǎi头被撞击的酥麻感和穴心被肏干的快感融合在一起,让周季感觉浑身都是小穴一般敏感。

    一阵疯狂的肏干过后,刘元终于缓了下来,不过他带给周季的快感却没有减少。他用大ròu棒在周季后穴里不停打着圈地研磨,手上也没停,压着周季的腿随着他在后穴里打转的频率研磨对方的nǎi头。

    周季失去猛肏本就还没反应过来,又被这样的快感袭击,下身酸软jiāo加之中,已经失去感觉,只模模糊糊感觉到一阵热流喷在自己胸前,听到刘元喊道:“哈哈哈哈,将军被我肏得shè尿了!”

    他正是爽得仿佛灵魂出窍的时候,哪有心思管刘元说了什幺。正当他半眯着眼睛回味那种出奇的轻松愉悦感时,被刘元就着这个姿势抱了起来,后穴还在被动地吸咬着ròu棒,两条腿架在刘元肩上,就这样被刘元边走边肏地向着府里武将住的武楼而去。

    刘元看似体格不及周季,没想到肏起穴来潜力无穷,就着这样的姿势还一路肏得水声淋漓,只听周季的浪叫声便能知道这位将军被他肏服了。

    李溪看得不怎幺愉快,却还是打算跟上前去看。李雄拉住他,说道:“在这样的yào力下他抗不过今晚的,咱们还是先离开这里,明日这事自然会闹得满城风雨的。”

    第七章  书生【H】

    李雄抱着李溪沿着他进来时的路跑了出去,他一心想要赶快回到暂住的院子里去,好检查一下李溪有没有伤到哪里。

    可是李溪刚刚在周府已经忍耐多时,现在正是ròu体骚动的时候,哪能等到两人回到城郊。他身上只裹了一件李雄的外袍,在扭动身体的时候露出细腻的皮ròu出来,手还在李雄后颈上不停摩挲。

    听着他饥渴难耐的呻吟声,李雄简直恨不得现在就把他压在身下用ròu棒堵住那一直发出撩人呻吟的嘴给堵起来,肏得他再也叫不出声。虽然正在匆匆行路,可他又心疼李溪的饥渴,心一软就把分开了那两瓣肥厚的臀ròu,将手指chā进了一直流水的小穴。

    李雄原本是想用手指稍稍抚慰一下小穴,等回去再好好用ròu棒给小穴解痒。没想到李溪在小穴吃到手指之后反而更激动,腰扭得让李雄都差点抱不住他。也不管现在身在何处,嘴里高声叫着:“要吃大ròu棒,骚穴痒死了,骚心好空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