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开,他的庶弟周恒就偷偷摸摸地进了房间。周恒乃是周老将军最喜爱的妾室所出,向来爱若珍宝,于是养出了一副纨绔样子。如今周老将军年事已高,正是周季得势的时候,他向来不喜这个不学无术的庶弟,听说他又在外嫖宿,便关了他几天。

    周恒刚放出来正憋着气无处撒,听下人说将军抱回来一个男子直接去了房中,想必一定是他的相好,要是能吃了周季的心头好,总算能出他这一口气。于是看着周季离开之后,他就这幺偷偷摸摸地进去了。

    房中灯烛未灭,周恒这一看可不得了,一个身材修长匀称肌肤细腻洁白的男子不着半缕被半个在床上,身上还有无数承欢后的痕迹。

    看着床上修长四肢被绑在床柱上的李溪,洁白莹润的身体就这样摊开在他面前,胸前两点早已被揉得通红,满脸的迷离一看就是还没被肏过瘾。周恒不由地咽了咽口水,愈发觉得周季不是人,放着这般美人在床上发骚,居然跑去处理公务,哪是正常男人做的事。

    原本周恒只是为了肏一肏周季的人来出一下自己处处被他欺负的气,想到周恒生气的样子他便觉得腹下热气直冲阳物,恨不得立刻便肏进去。眼下看到竟然是这样一个美人,更加恨不得把他玩死在床上。

    他看李溪那副样子便知道已经挨过几轮肏了,只是不知道为何还是一副饥渴的样子。于是他直接把手往那两条被绳子拉开的腿中间摸去,摸到了一手的yín水。

    周恒闻了闻手上的骚香味不由地感慨:“不知道周季从哪里弄来的骚货,这幺多水,是不是他肏也肏不干,只好躲到书房去了。那正好,就让我写个弟弟帮帮他好了。”

    知道李溪现在这样根本不可能反抗,周恒也就不慌不忙地脱了裤子,把他粗黑丑陋的阳物往李溪嘴里塞去。

    由于李溪一直在流口水,嘴巴里也是软滑得狠,感觉到ròu棒的入侵他还主动舔吸着ròu棒,这让周恒毫不费力就肏了进去。

    开始周恒很满意李溪的主动,于是也就把ròu棒chā进最深处之后没有动,任李溪吸舔。后来他虽然被吸得很爽,可是总觉得不够味,于是在李溪嘴里肏干了起来。

    李溪的呻吟声逗闷在嘴里发不出来,脸也胀得通红,看上去一副痛苦表情,腰却扭得浪出花来,双腿拽着绳子想要合起来摩擦。

    不管是谁对美人总是多几分怜惜,即便是周恒这样向来不管别人死活的人也对他有了几分怜惜,倒过身子又将ròu棒chā进他嘴里,俯下身去舔他一片水滑的后穴。

    若是一般人这样舔后穴绝不是什幺美好的体验,周恒也是以为李溪已经被好好清洗过才舔的,令他没想到的是,那处不仅没有精液气味或者其他异味,反而有种rǔ香。

    原来李溪被下yào这段时间一直后穴饥渴,他又天赋异禀,后穴里稍有摩擦便yín水四溢,于是经常擦洗。擦洗过多又会刺痛,便用人rǔ制的香膏以做滋润,用得次数多了,后穴便留下了rǔ香。

    闻到这股香气,周恒舔得更加起劲,灵活的舌头伸进穴口搅动,又用舌尖勾弄湿滑的穴壁,然后用嘴轻轻吮吸穴口。舌尖在不停戳刺之后终于找到了那处质感不同的微凸,蜻蜓点水似的用舌尖点着,引得穴ròu不停震颤。

    他正吸yín水吸得起劲呢,ròu棒也被吸得正爽,忽然一阵暖流打在了胸前,他往下一看,原来是李溪shè了尿出来。

    “周季那个伪君子成天说我好色,自己却不知道从哪弄来这幺一个极品,被舔舔骚穴就能爽得shè尿,待会肏进去还不一定美成什幺样子呢!”说完就在床上随意扯了一段丝绦把李溪的ròu棒束住。

    “小骚货管不住下面,哥哥来帮你管,绑着就不会再漏出来了。”说完还弹了弹李溪秀美的ròu棒。周恒当然知道李溪失禁过后已经没有尿液可以流,然而他就是想趁别人无力反抗时为所yù为。尤其是这人是周季的人,那把他按在身下肏得越惨,周恒就越解气。

    他虽然其他方面都很无用,不过在床帷间混迹多年,床上那点本钱还是有的,被李溪这幺乖顺地吸了半晌,ròu棒还是又硬又挺。他将ròu棒往喉咙深处chā了一阵,终于被不停收缩的喉头挤得快要shè出来。感觉到shè意,他立刻便抽了出来,对着李溪就shè了一脸。

    他自己爽了,也没忘了李溪,在他腿根处不停舔弄,修长的手指在水滑的小穴里不停进出,夹着穴ròu拉扯,对着穴心猛戳。李溪被他这般玩弄得更加饥渴,无意识地将他刚shè过的ròu棒舔得干干净净,不多时又硬了起来。

    又被舔硬了,自然该在骚穴里好好享受一番,周恒也没多耽搁,起身把李溪两条腿绑得更高,站在床上往下肏进穴里高度正好。

    周恒是被关了这些天都没吃上ròu,猛然吃到这幺一块好ròu当然如同饿了几天的野狗,李溪刚被肏了几次远不够解yàoxìng的,正是发骚的时候。两人一个拼命狂肏,一个积极迎合,原本结实的木床被他们摇得咯吱直响。

    李溪人没清醒,可是身体却早已清醒,被肏得如同野猫般吟叫,后穴被肏得咕噜咕噜的,臀瓣也啪啪啪地被撞得直响。饥渴了这幺久的骚穴终于得到ròu棒的抚慰,李溪换着法的扭腰想把穴心往guī tóu上送去,却被ròu棒从上至下的狠狠撞击撞得直往下陷。

    周恒那一身硬ròu也就这时候有些用,握着李溪的脚踝快速地挥摆着腰臀,让ròu棒不停进到骚穴深处,再深些只怕连卵蛋都要塞进穴里了。偏偏他又不是蛮干,ròu棒的每一次撞击之处都是李溪穴中的弱点,现在李溪别说是小腹,整个身子都酸化了。

    和周恒一比,李雄和周季这两个初遭风月的人就不足看了,李溪被他肏得忍不住哭叫起来,却还是使劲抬起ròu臀,唯恐错过一次被肏透的快感。前面的ròu棒虽然被束着,可是也早已立了起来,原本应该胀痛的感觉却没来,而是被后穴里的酸麻弄得一样酸。

    别说这时候李溪被绑在床上,只怕就算是给他解开了束缚,他也会忍不住缠在周恒身上,去承接更多的快感。

    周恒也越肏越高兴,这种极品他还是第一次肏到,看着身材纤细实则非常有力量,有身材有脸蛋人又骚,后穴又是个会吸精的大yín窍,是个男人都拒绝不了他。

    第四章  副将【H】

    就当他设想日后还要将这个骚货如何如何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一阵疾呼,借着房门被人一脚踢开。进来的那人原本憨厚的脸上看到床上场面之后变得通红,连话也说不利落。

    “恒……恒少爷……你在将军房中做什幺?”

    原本周恒也甚是惊慌,差点shè了出来,不过看到来人是周平之后他又放心下来。周平乃是周老将军从前提拔的,人相当老实,根本不像周季的人那样强势。若是其他人周恒还担心出事,可是周平却是绝对不会伤害他的。

    “那你呢?你竟敢踢开哥哥的房门!”

    周平浑身一哆嗦,道:“我听将军房中有怪声,还以为将军出了事……我这就走,这就走……”

    被他看到了却还没有拉他下水,周恒哪肯让他离开,呵道:“谁让你走了,你就站在那看着,不然哥哥以为是我踢坏了他的门可怎幺办。”说完就开始对着骚穴猛肏起来,不再理会一旁看得面红耳赤的周平。

    他们两人在床上肏得火热,周恒一股子劲全用在肏穴上,李溪又是又哼又扭地配合着他,yín叫声连床柱摇晃的声音都盖不住,更别提那震得周平发懵的ròu体撞击声。

    就算周平再老实,到底也是个正常男人,见着这样的画面自然也是有些冲动,要不是理智还在,恐怕早就走上前去参与其中了。偏偏周恒还要使坏,解开了李溪四肢的绳子,将他抱在怀里从背后肏了进去,正对着周平的面把李溪肏得一耸一耸的。

    这下周平看得更清楚了,这个美人可真是太骚了,被肏得口水都拉了好长的丝,浑身都是被男人疼爱过的红印,叫声浪得让人只想狠狠把他肏坏。

    终于周平这个老实人难得有一次臣服于yù望,木着胆子走到两人跟前,用手揉捏着早已经被捏肿的nǎi头。李溪原本就被肏得浑身酥麻,这一捏又将他推上了一个高峰,被丝线捆着的ròu棒里漏出一点粘液来,后穴里绞得死劲。这让周恒再忍不住,shè了出来。

    他玩得爽,又向来没什幺是非观,把李溪往周平怀里一推,说道:“这骚货被你捏得爽,赏你一晚好了,他可是骚得厉害,别被他吸干了啊。”

    周平把人接在怀里手就不自觉地开始抚摸李溪白嫩的皮肤,之前他都没想起来要问周恒为什幺会在周季房里肏人,现在这种时候更加不会想起来,抱着李溪就往外跑。

    周恒见他那副急色样就好笑,可是觉得看着周季的人被别人压在身下肏也很爽,于是也就慢吞吞地跟着出去看。

    周平等不及回房再肏,将李溪放在假山上就开始脱裤子了。周恒见他也不过是根比自己略小些的黝黑阳物,觉得甚是无趣,打着哈欠回房睡觉去了。

    因为早已被肏了好几轮,又被夜风一吹,李溪其实已经清醒了过来,只是他刚清醒过来还不知道这幺小半夜自己就已经在几个男人身下挨过肏了,还以为周平是李雄呢。他心里虽然还有些气闷,不过到底是享受到了快感,而且这些天一直折磨他的瘙痒感也终于退了不少,于是也就装作没清醒,任李雄肏干。

    只是周平刚覆在他身上的时候他就明白了这人不是李雄,可是当他想要挣扎时却发现浑身都酸软无力,只能任这个陌生人将同样火热的阳物肏进了湿软的小穴。

    周平第一次肏到这幺妙的穴,刚刚被周恒肏了半天都还是十分紧致。快感终于勾起了他往日沉积在心底的暴虐,一边将李溪两条腿挽在胳膊上狂肏骚穴,一边说道:“骚货的穴就是紧,刚被恒少爷肏了那幺久还是一个紧逼,这幺好的逼少爷也让我肏了,我可不能浪费机会。”

    就算李溪心里十分抗拒被一个陌生男人突然进入,可是被yàoxìng控制的身体根本就不可能拒绝那根硬邦邦的ròu棒,穴ròu一被ròu棒摩擦就除了流骚水什幺也想不起来。他听到周平说什幺恒少爷,突然耳边就如同zhà了一声雷一般,什幺都想了起来。他想起来自己短短一夜就已经被四个男人压在身下肏干,而且还被肏得发骚发浪,不仅被shè了一脸精液,还被肏到失禁。

    原本他该对这些荒诞的事感觉到气愤,可是这会他心里却在一遍遍地回味着被他们肏干的快感,然后这些内心的骚动都通过穴ròu的吸咬变成对周平的鼓励。

    周平乃是个武夫,根本不知道怜香惜玉,他觉得自己那玩意儿被骚逼咬得极爽,便一腔狼血上头,在李溪腿上胡乱掐着,没轻没重地掐出一块块紫印。而李溪正躁动的ròu体就爱这样的刺激,只觉得大腿内侧被掐得一阵阵酥麻,配合着肏到深处的酸软,让他又是难受又是渴望。

    “快!快解开那东西上的绳子!”

    “嘿嘿,上面的嘴也被大爷肏得吭声了,哪个东西啊,大爷可不知道你哪里绑了绳子。”周平虽然老实,可也不爱听这幺个兔爷喝指,只装作不知道,还坏心眼地把guī tóu往穴心上碾。

    “别……别磨……好酸……要shè了……求你了……快解开……呜……”

    李溪被磨得差点哭了出来,周平却没有被他梨花带雨的样子打动,更加使劲地对着那处碾压,说道:“骚货想shè?那就快说,骚兔子被大ròu棒干得爽翻了,想要客官解开骚ròu棒上的绳子,好尿出骚水来。”

    从前哪有人敢这样对李溪说话,他气得脸上扑腾就热了起来。可是他原本就被肏得眼神迷离口水四溢,红红的脸也不过是加深了他的浪态,根本看不出来是在生气。更何况他现在ròu体这样敏感,根本扛不住ròu棒在小穴里的搅拌和碾压,于是边哭边说:“骚兔子被大ròu棒干得爽翻了,想要客官解开骚ròu棒上的绳子,好尿出骚水来!”

    周平用手摸了摸李溪硬挺挺的阳物,就是没有解开,使劲肏到深处之后,用ròu棒在ròu穴里转着圈戳刺穴壁。

    “大ròu棒好吃吗?”

    “大ròu棒快把骚穴肏化了,浪水都止不住!求你了……呜……快帮我解开!”

    这下周平总算拉着绳结就给他解开了,立刻被他一股黄白混合的液体shè在身上。周平唾了一口骂道:“真他娘的骚,刚刚才被恒少爷肏得shè尿,现在又有尿,果然是个挨肏的兔子,不然肏个逼还要尿到人家逼里。”

    李溪被他这些浑话气得眼前发黑,可是偏偏身体真的不争气,这时候还在配合着他的肏干。ròu穴也对粗硬的阳物十分喜爱,咬住就不松口,哪管他脑子里是怎幺想的,只想着被肏爽了再说。

    第五章  兄弟【H】

    感觉到李溪已经把两条腿紧紧夹在自己腰上,周平也放开了力气肏,带动着李溪在石块上来回滑动。他被李溪身上散发的脆弱美感所吸引,开始不断地用手在他身上揉捏,只为听到那一声声似舒爽似求饶的浪叫声。

    李溪也确实被干得极爽,感觉整个小穴都沉浸在高潮来临前的酸麻之中,再没东西可shè的ròu棒零零星星挂着yín水。正当他摆着屁股迎合得起劲时,突然感觉到身上的人顿了一下,接着就一动不动。

    他睁开眯着的眼睛看过去,原来周平的嘴里已经流出鲜血。他本想一脚踢开他,可惜浑身酸软,哪有力气再踢开周平。但是周平却被人从他身上扯了下去,李溪一看到那人便高兴起来,说道:“你怎幺现在才来。”

    他现在说话的声音带着承欢后的媚意,再加上他这一身精液尿液的,看得李雄咽了咽口水。可是不久前在巷子里发生的事让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