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55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结果,我这一等,就是等了三四个小时。期间,我不时地探出头来小心观察着服务台那边的情况,可惜每次都很失望。

    就在我焦急不已的时候,我终于等到了一个绝好的机会。我再次开门去观察情况,结果,这一次,我发现服务抬那里只有母亲一个人了,服务员不知道走那里去了。这个发现,让我顿时充满了欢喜和激动。

    时间不等人,我赶紧地按下了服务铃。按铃后,我再次小心地探出一点头去,就看到母亲一个人从服务台那里转出,迈动裙下两条白嫩美腿,步态款款地向我房间走来。我忙缩回头,关上了门,光着身体满怀激动地躲在了门后,准备给她来个突然袭击。

    我等了没多久,就听到敲门声。我通过猫眼,看到真的只有母亲一个人站在门口后,就心跳加速地站好在门口,深吸了一口气后,我就突然一扭门把,猛地把门拉开一半,从门后探出脑袋,笑着看想母亲。

    母亲想不到居然是我在房间里,一时间愣住了。

    就在她愣住的时候,我突然从门后走出来,把门全部打开,让自己站到了她的面前。

    母亲看到我luǒ体站了出来,脸上马上露出了非常惊愕表情,差点就惊叫出口,好在她及时地用双手捂住了自己的嘴。

    我站出来后,也不等母亲回过神来,就向前跨出了一步,走近门边,迅速地伸出手一把勾住她的腰部,把她带拉进了门内,然后反手把门踢关上,再一把她紧紧地搂进怀里。

    我的这一连串动作,一气呵成地非常快,当我把门重新关上并搂紧她的腰后,母亲才稍微回过点神来,不过脸上的惊讶疑惑之色也更浓了。

    “老公,你怎么在这里?怎么这样子?”母亲在我怀里,说话都有点不利索地对我问道。

    我用手揉摸着她的臀部,狠狠地亲了她一口,满怀兴奋地对她说道:“来陪你值班,顺便,给你提提神。”“你是什么时候来的?我怎么不知道?”母亲仍是满头疑惑地问道。

    “我今天就来开好房了,在你上楼来之前就跑进来了,怎么样,是不是很惊喜?”“惊喜个头啊,刚才差点吓死了,光着身体就站在门口,我还以为碰到了色魔呢。”母亲有点羞恼地嗔怪道。

    我嘿嘿一笑,对她说道:“我就是专门来做色魔的,现在就色给你看。”说着,我弯腰把她横抱了起来。

    母亲在我怀抱中,握拳轻捶了几下我的胸膛,羞急地说道:“别闹了,老公,我还在上班呢,被同事知道了不好啦。”我几步走到床边,把她压到床上,色急激动地对她说道:“老婆,我实在是忍不住了,再说,外面又没有其他人,没人会知道你在我这里的,我会很快的,你就可怜可怜我吧。”母亲见到我这么激动急切的样子,一时犹豫了起来。

    我见她似乎心里有点松动,就趁热打铁地说道:“老婆,我可是苦苦等了你四五个小时了才等到机会的,现在我感觉我都快要bàozhà了,你就救救我吧。”,说话间,我的右手已经摸上了她那半伸在床边之外的光滑大腿,急摸了几下后就探进了她的套裙内。

    母亲下意识地夹紧了双腿,呼吸有点急促了起来,脸上也涌起了一片潮红羞色。

    面对我的热切哀求和手上攻势,她又犹豫了几秒钟后,最终还是选择投降了,对我急声说道:“大色狼,别乱摸了,我答应你就是了。刚才服务员都下楼去搬东西了,过多几分钟就回来了,你可要快点。”听到她同意后,我欢呼了一声,又狠狠地亲了她几口,接着就想动手扯她的裙子。

    感觉到我的动作,母亲慌忙按住了我的手,说道:“老公,别弄乱我的衣服和发型,等下我还要出去呢。”听她这么说,我忙改变了攻击的策略。我从她身上爬了起来,站到床边地毯上,接着就半蹲下来抱起她的双腿,把她的双腿并拢着扛在了我的右肩膀上。然后,我抱着她的臀部,把她轻轻地拉往床边位置,让她的臀部悬空在床外,只留背部躺在床上。

    调整好身体位置后,我就动手解开她套裙后面的扣子,拉下裙子拉链,小心地把她的套裙向上推到她的腰部,接着,我用手指头勾住她裤袜和内裤的裤头,稍微用力往她大腿上拉,直到把裤袜和内裤都拉到她的腿弯处为止。

    这时,她的xià tǐyīn部终于luǒ露了出来,我稍微一低头,就看到了她雪白的圆臀和被双腿夹着只露出大半的yīn部。

    看到这情形,我浑身的血液,顿时更加沸腾了起来。我知道时间紧急,所以也没功夫多做什么前戏了,在继续分开双腿半蹲着调整好自己xià tǐ的高度后,我就把身体重心稍微向前一压,用肩膀把她的双腿往她胸前方向压下去多一点,让她的xià tǐyīn唇和yīn道口更加luǒ露出来。随后,我就用手扶住了自己坚硬的yīn茎,对准了她的yīn道口chā了过去。

    由于没有什么前戏,而且时间太仓促短暂了,所以,母亲的yīn道口那里还不怎么润滑。我担心yīn茎就这么chā进去的话会弄伤母亲的yīn道,所以,在guī tóu接触到她的yīn道口后,我就用手轻轻摇转yīn茎,让guī tóu不停地在她的yīn道口和yīn唇上面扫动。

    我的这个挑逗动作非常的有效,guī tóu扫了几十下后,母亲的yīn道口那里就微微流出了丝丝晶莹粘滑的爱液体,在我yīn茎guī tóu的扫动之下,那些爱液马上就把母亲的yīn道口和我的guī tóu都弄湿完了。

    而在我用guī tóu逗弄着yīn唇和yīn道口的时候,母亲的身体被刺激得时而紧绷时而发软,被我扛在肩膀上的小腿,也轻轻蹬动了起来,她的双手,则死死住住了床单。

    我见挑逗得差不多了,就停止了摇转yīn茎的动作,让yīn茎guī tóu对准母亲的yīn道口,xià tǐ稍微一用力,就把整个guī tóu给顶入了她的yīn道内。

    接着,我松开了扶住yīn茎的手,用双手紧紧抱定她的大腿,然后突然发力再一顶xià tǐ,顿时,yīn茎就顺着母亲的yīn道口,一路捅入了她那已经润滑不已的窄紧yīn道内,顺利地完成了第一次的jiāo媾chā入。

    “啊!”在yīn茎终于整根chā入yīn道内的瞬间,我爽得忍不住大叫了一声。

    母亲似乎也被这一下chā入给刺激得不轻,呼吸更加急促了,不过她还是忍住了没叫出声音来。

    在顺利地将yīn茎chā入母亲的体内后,接着,我先是比较缓慢地抽chā了几下,等确定母亲的yīn道已经足够的润滑后,我就突然加快了挺动抽chā的动作。一时间,“啪啪”的肌肤碰撞声在房内连续不断地响起,我那粗长的yīn茎,不知疲倦地在母亲娇嫩的yīn道内进进出出,蹂躏这她的柔嫩花蕊。

    母亲被我这番急chā给cāo得忍不住发出了声声短促的吟叫,直听得我热血狂流,yīn茎都更硬了几分。

    由于赶时间,所以我从一开始就保持着这样高频率的抽chā动作,结果,没到三分钟,我就开始感觉到了要shè精的征兆。

    就在这关键的时刻,突然,母亲上衣口袋中传出了对讲机的说话声,差点让激情中的我吓了一跳。

    “领班,领班,我和小兰已经把东西搬回来了,你现在在那里?”原来,是贵宾区服务台的服务员回来后不见母亲的踪影后用对讲机呼叫她。

    这突然的声音,把神魂颠倒中的母亲也惊醒了过来,她神色有点慌乱地朝我急使了一个眼色。我会意地忙放慢了点抽chā的频率和力度,顿时,那“啪啪”的xià tǐ撞击声静了下来。

    母亲松开了紧揪着床单的右手,把手探入小西装上衣的右侧口袋内,掏出了一部小巧的对讲机。把对讲机放到嘴边后,她又朝我使了个眼色,在我再次把抽chā控制得更慢了些后,她就深吸了一口气,努力控制着自己的亢奋,然后手指按动通话键,用强做平静镇定的声音朝对讲机说道:“我现在正在客房里帮客人找东西,等下就回去,你们先把东西分类放好。”说完这句话后,母亲就松开了通话键,然后就大口地喘息起来,似乎这么忍着刺激保持平静真的很辛苦。

    见她已经说完话,我刚想提高抽chā的频率,对讲机里又传出声音:“领班,那些东西按什么样来分类?”听到那头又问,母亲不得不再次强装平静地回答起来。

    我听着母亲在说话,突然,一个邪恶的念头闪过我的脑海,顿时让我激动地浑身都哆嗦了一下。

    既然想到了,那就做。我在母亲还说着话的时候,突然一下子把xià tǐ抽chā的频率和力度加大到了比刚才还高的程度,对母亲的娇嫩yīn道发动了一轮猛烈的突然袭击。

    “啊!”母亲被我这突然的袭击所引起的强烈快感给刺激得失声尖叫了起来。叫出口后,她意识到自己还和员工通着话呢,这一声叫声肯定被她们都听到了。顿时间,她的脸色一片紧张慌乱起来,羞恼不已地瞪了我一眼。

    “领班,你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对讲机里马上传出了急切的询问声。

    “我不小心扭了一下脚,现在没事了,你们先忙吧,其他的我等下回去再和你们说,就这样吧。”母亲不得不再次忍着更大的刺激假装平静地回答着那头的询问。不过这一次,她装得真的很辛苦,说话的时候,她紧闭着眼睛,眉头紧皱,头部向后微仰着,玉颈上的青筋动脉都紧绷着。

    就在这时,我终于忍不住shè精了,在狠狠地一下猛chā,将yīn茎guī tóu又捅入母亲的子宫里后,精液就狂喷而出,瞬间就灌满了整个子宫。

    “啊!”已经把对讲机丢到床上的母亲,被我的shè精刺激得发出了一声比刚才的叫声更高亢的吟叫声,身体轻微痉挛了起来,yīn道内的ròu壁也一阵的急剧收缩,瞬间达到了高潮。

    shè精后,我继续保持着半蹲双腿将yīn茎整根chā在母亲yīn道里的姿势,抱着她的双腿一阵轻抚,侧头闻着她丝袜的味道。

    “老公,我该回去了。”一分钟后,母亲娇弱地出声叫唤道。

    闻言,我抬头朝母亲看去,就看到她正一脸羞急地看着我。

    心中遗憾地叹了一口气,点了点头,就把仍没有软完的yīn茎缓缓地从她的yīn道内抽了出来。

    yīn茎抽出后,一股rǔ白的精液便跟着从母亲yīn道里流了出来,滑入股沟,滴落到下面的地毯上。看来,我刚才在母亲子宫里shè出的精液还是挺多的。

    看到精液流出滴落的情形,我忍不住伸下手去,用手指轻捏了几下母亲那yín湿不堪的ròu嫩yīn唇,感受着精液与爱液混合后的粘滑。

    “老公…”母亲见我还在逗弄观看着她的xià tǐ,羞涩之余,有点焦急地嗔叫了一声。

    我不好意思地朝母亲“嘿嘿”地笑了一声,接着赶紧把她的双腿从我肩膀上放了下来,并弯腰下去把她扶起站好。

    母亲站起来后,察觉到自己yīn道那里仍不断有精液流出,再看到旁边地毯上那一小摊精液,顿时脸色羞红地对我直呼“大色狼”。而我,则坦然受之。呵呵,做狼如此,狼复何求啊!

    随后,母亲匆忙地用我递给她的浴巾擦了下yīn部,把内裤和裤袜和套裙重新穿好了回去,之后走进卫生间里,对着镜子再检查了一遍衣裙和发型,确定看不出有什么异常后,就匆匆走出了房间。

    母亲离开后,我重新洗了一次澡,然后就躺回到床上,脑中回味了一阵方才的刺激滋味后,就沉沉地睡着过去了。

    第二天一早,我就被一阵手机铃声给吵醒了过来。我拿过手机一看,是母亲打来的。

    我接通电话后,母亲就对我说:“老公,我已经下班了,现在在地下停车场这里,就在我们的车子旁边,你快下来吧,别再睡了。”我打了个哈欠,对她说道:“老婆,我刚醒过来,还没洗脸刷牙呢,要不你先上来坐一下,等下我们再一起下去?”“不了,我就在这里等你,你快点哦。”母亲应道。

    我只好答应了一声,快速地爬了起来。

    几分钟后,我直接下到了停车场那里,连退房手续也没去办。刚走进停车场,我就远远看到母亲亭亭玉立地站在越野车的车门边,正朝这边望过来。我连忙加快脚步向她走了过去。

    “老婆,你的退职手续都办完了?”走近后,我眼睛忍不住地扫向她那双被套裙包裹着的修长白嫩美腿,开口问道。

    母亲“恩”的应了我一声。

    我抬起头看向她,发现她的脸上有点伤感惆怅的神色。我顿时觉得一阵心疼,忙走到她身边轻轻搂住她。

    “老婆,是不是有点舍不得?如果你真的那么不舍得这个地方,那以后我干脆把它都买下来好了。”我柔声对她说道。

    母亲摇了摇头,说道:“不了,老公,我只是有点怀念以前一些点点滴滴,以后习惯了就好了。”我点了点头,吻了一下她,道:“过去的终归要过去,多想想未来就好了。接下来,我们就该去好好度蜜月了,希望到时候能让你重新开心起来。”听到蜜月二字,母亲的眼中顿时闪过一抹光彩,脸上的伤感惆怅之色渐淡了很多。

    “老公,我们回家吧。”她在温情地对我说道。

    “好,我们现在就回家。”我点头答应道。

    随后,我和母亲两人驱车离开了酒店,直接回了家里。

    母亲从酒店辞职后的第二天,我们就正式开始了新婚蜜月旅游之旅。我们去了很多地方,都是自己驾车去的。期间,我和母亲的xìng爱jiāo媾基本上是每天都有至少两次以上。每一次的xìng爱jiāo媾,那种乱lún的刺激感都同样是那么的强烈,并没有因为jiāo媾次数的增多而有所消淡。或许,这样的刺激感,以后永远都会如此,因为,她是我亲生母亲的这个身份,是永远都不可能改变得了的,而每一次jiāo媾的时候,我都会不由自主地想到这一点,即使自己想刻意忽略都忽略不了。

    随着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