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52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抽出了深入在母亲旗袍内的右手,一边继续狂吻着她,一边双手jiāo替地把自己身上的衣服扯脱掉。没一会儿,我就已经光着身体了。

    脱光了衣服后,我跪坐到床上,搂着母亲的上半身,把她慢慢放倒在了床上,同时把她的双腿给摆直了,让她身体呈现出平躺的姿态。

    母亲躺下后,我跟着斜躺在了她身体的右侧,上半身斜着压在她的右胸那里,右腿伸入她的双腿间,和她的美腿摩擦着,而我的左手,继续托在她的后背那里被她压着,右手则动手解起她胸前的衣扣来,没几下,就把她衣领下的扣子解开完了,她胸前那对被粉红色文胸紧紧包裹着的丰rǔ,顿时呈现在了我的眼前。

    我一不做二不休,把她胸前的遮挡衣襟大大地扯开后,接着就动手勾住她的文胸,稍微用力地往下一拉,把文胸拉到她的丰rǔ之下,让她那对饱受压迫的丰rǔ彻底解放了出来。

    做完这个动作后,我暂时中断了和母亲的热吻,抬起头来,观看着右手的战果。

    当我的目光看到母亲那双饱满而不失挺拔的雪嫩rǔ房时,我的激情,顿时就像被火上浇油一样的又猛窜了一截。毫不犹豫地,我马上用激动得发抖的右手堪堪半握住了母亲的左边rǔ房,低头一口啃了上去。顿时,口和手都感受到了一片柔软滑腻而又有弹xìng的感觉。

    母亲在方才被我解开胸口衣襟的时候,就已经呼吸更加急促了起来,此时被我揉摸和吸含着rǔ房,胸口更是急剧地起伏着,微微张开的口中忍不住发出了丝丝呻吟,原本抓着床单的双手,也曲收起来扶在了我的双肩上,似乎是下意识地想推开我,但最终还是没有做出推出的动作,只是用力地抓着我的肩膀。

    我在手口并用的同时,右腿也没闲着,一直在母亲的双腿间摩擦纠缠着,感受着她双腿的光滑细腻。

    摩擦了一阵后,我干脆抽手把她的旗袍向上拉高到她的大腿根处,在顺手摸了一把她那已经湿滑不堪的柔软yīn部后,才把手重新收回她的胸部那里继续揉摸着,同时把右大腿挤向母亲的双腿根处,轻轻摩擦着她的yīn部。

    母亲被我的大腿这么一摩擦yīn部,身体轻颤了几下后,忍不住曲起了双腿,紧夹住我的大腿,高跟鞋踩在床单上。

    在我的上下一起作弄之下,母亲的呻吟声越来越急促,胸口起伏得更厉害,身躯开始扭动了起来。

    我在逗弄品味了一会儿后,心中的yù火就燃烧得猛烈到了极点,马上和母亲jiāo媾合体的yù念,占满了我的思想。

    “我要上了妈妈,要把yīn茎chā到她的体内,彻彻底底地把她变成我的女人。”我心里狂吼道。

    随后,我放开了母亲的rǔ房,抽出被她压在背后的左手,双手撑起上半身,然后又抽出被她双腿紧夹着的右腿,重新跪坐她的身体右侧。

    母亲感觉到我放弃了对她rǔ房和yīn部的逗弄,微微张开了点眼睛,朝我看来。

    当她目光看到我xià tǐ那根正杀气腾腾地对她昂首的粗长yīn茎的时候,我发现她原本娇羞不已的脸上马上浮现起了点点紧张之色,那双滑落在身体两侧的手,紧紧地揪住了床单,似乎是被我的凶器给吓到了,因为这根凶器,等下就会捅入她的xià tǐyīn道内,夺走她的贞洁。

    看到母亲这般神色,我心中骄傲兴奋之余,又升起了点点怜惜之意,同时,一个念头也闪过了脑海。

    我抓住母亲的右手,牵引着让她的手掌握到了我的yīn茎上,想让她在被我破关入体之前好好感受一下我yīn茎的粗硬程度。

    当母亲那柔软的手握到我的yīn茎上的时候,我和她都不约而同地身体轻颤了一下。母亲在用手真切感受到了我yīn茎的硬度后,有点心慌害羞地把头轻转到了左边,不敢再看着我。

    我其实也只是想这么意思一下,也没打算让母亲用手套弄我的yīn茎,此时,它已经够硬的了,在弄,估计就要bàozhà了。

    我得意地嘿嘿地一笑后,就转身用右手cāo抱住母亲的腿弯,把她的双腿抬高起来,然后用膝盖挪动身体,跪坐到了她的xià tǐ处,接着把她的双腿分开在我腰两侧,并把她那已经被拉高到大腿根部的旗袍,再往上推高到她的腹部那里,让她的xià tǐ和臀部彻底的luǒ露出来。

    弄好母亲的旗袍后,我低头看到自己的yīn茎guī tóu此时距离母亲xià tǐ那嫩红湿润的yīn道口只有短短的几厘米,只要再稍微一挺就可以chā入她的yīn道内,心中的刺激亢奋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到了这一步,我如果还能再忍得住的话,那我就不是男人了。我当然是货真价实的男人,而且是被刺激得亢奋不已的男人,所以,下一步,我就用有点发抖的右手握住了自己的yīn茎,把xià tǐ体位向前再挺进了一点,扶高自己的yīn茎,让guī tóu搭在了母亲的yīn唇ròu缝中,然后松开了手,轻轻挺动着xià tǐ,使guī tóu沿着yīn春ròu缝向上滑行,直至guī tóu滑过ròu缝上方的yīn蒂,触碰到她饱满yīn阜下方的yīn毛后再退回来。如此反复动作,我的yīn茎guī tóu和yīn茎下方茎体与母亲的娇嫩yīn唇紧密相贴地来回摩擦了几次,让yīn茎在享受大餐前先品尝了点开胃小菜,同时也把母亲的xìngyù挑逗到了最高点。

    “想不到单单是让yīn茎在外面摩擦触碰着妈妈的yīn部就这么舒爽刺激,等下真正把yīn茎chā入她的yīn道内的时候,那该是何等的刺激舒爽啊!”我心中一边激动地哆嗦着一边感叹道。

    “老公…”这时,母亲发出了一声急促的娇呼,似乎已经不堪我的“折磨”。

    母亲的这一声,让我马上放弃了继续在品尝几口“小菜”的想法。

    我再次用右手扶住了yīn茎,让yīn茎guī tóu对准了母亲的yīn道口。当guī tóu终于顶到了母亲xià tǐyīn道口的嫩ròu并微微陷入一点的时候,我浑身突然忍不住颤抖了一下,而母亲的身体,似乎也在那一刹那僵硬了一下。

    “我的yīn茎,终于和妈妈的yīn道接触在一起了。妈妈,我来了!”我心中忍不住又激动地暗吼了一下。

    接着,我松开右手,用双手各自扶住母亲的一条腿,让她的双腿尽量向两边张开,好方便我yīn茎的整根chā入。做好这个准备后,我激动地朝母亲喊了一声:“倩柔,我要进去了!”,喊声刚落,我就低头紧盯着xià tǐ处,把xià tǐ向前一顶。

    顿时,我就看到自己的yīn茎guī tóu撑开了母亲那窄小的yīn道口,挤进了她的yīn道内,把她yīn道口的那一圈嫩ròu涨开得像要裂开了一样。guī tóu没入yīn道内后,接着,粗长的茎身跟着也一点点地被母亲的yīn道口所吞没。

    在yīn茎chā入进去的过程中,我不但亲眼看到了自己yīn茎和母亲的yīn道结合jiāo媾在一起的整个过程,同时还无比清晰强烈地感受到了yīn茎在进入母亲的yīn道内后,被母亲yīn道内温暖湿滑的ròu壁层层包裹紧含着感觉,顿时间,一股强烈的酥麻舒爽快感迅速地从yīn茎那里生起,并瞬间席卷了全身,让我的整个灵魂都为之颤抖迷醉。

    当我粗长的yīn茎终于整根都隐没入母亲的yīn道内后,那一瞬间,在被无限快感冲刷全身的同时,我的心里,也被一股异样的感觉所深深地刺激着,那种感觉,就是突破禁忌的乱lún感觉。

    此时,这个yīn道和我的yīn茎紧密无比的jiāo媾在一起的女人,她的身份,除了是我的妻子外,更是我的亲生母亲。

    做为我的亲生母亲,原本,按照正常的lún理,她的身体是不容许我窥视亵渎的。如果说,世界上有谁最不应该对她的身体有非分之想和最不应该触碰到她的贞洁的话,那毫无疑问,就是我。但是,现在,最不应该的事情偏偏都发生了,我不但对她的身体有了非分之想,此时,更是把自己的yīn茎都chā入到了她的yīn道内,在她乱lúnjiāo媾着。

    而且,除了这次之外,以后,我和她的乱lúnjiāo媾还会有更多,她甚至还会为我生儿育女,因为,她同时还是我的合法妻子。

    总之,此时,那种身份和ròu体的双重乱lún感觉,在无比强烈地刺激着我的灵魂,我血液中的乱lún因子,全部都活跃了起来,让我更有激情,更有xìngyù。所以,当yīn茎完成了和母亲的第一次亲密jiāo媾接触后,我就激动万分地跟着挺动xià tǐ,让yīn茎在母亲的yīn道内不停地来回抽chā起来,尽情地享受着和自己的亲生母亲jiāo媾的美妙滋味。

    xià tǐ抽动中,我抬头看向母亲那羞红yù滴的脸,发现她正闭着眼睛,死死地咬着自己的下唇,眉头时而舒展时而紧皱着,在苦苦地忍耐着xià tǐjiāo媾快感的冲击,似乎不好意思发出叫床声来。而她的胸部,那两团雪嫩丰rǔ则随着我的每一次撞击xià tǐ而不停来回晃动着。

    看到这个情形,我心中顿时涌起了一股强烈的征服yù望。于是,我便稍微加快了yīn茎的抽chā动作。顿时间,我那粗长的yīn茎就搞得她xià tǐ私处那里爱液横流,yīn道内的ròu壁被jiāo媾摩擦刺激的阵阵收缩。

    这般抽chā了分把钟后,在我又一次将yīn茎狠狠地顶入她yīn道深处、guī tóu撞击到她的子宫颈的时候,她终于再也保持不住矜持,不受控制的张口“啊!”地一声吟叫了出来。

    听到她发出这一声吟叫后,我心中顿时涌起一阵满足和征服感。我保持着xià tǐ抽chā的动作,伏下身去,抱住她。母亲在我抱住她后,她那原本紧揪着床单的双手,便抬了起来,死死地抱住了我的后背,指甲都陷入了我后背的ròu里。

    我不理会背后被她的指甲紧扣而引发的轻微疼痛感觉,埋头到她的胸前,啃咬吸吮起她的一双丰rǔ来,同时,用双手各自抓住她胸前的一边衣襟,向她肩膀那里扒去,把她的上身的衣服,直接从肩膀往下扒到手臂关节处,而文胸则是被我直接解除掉了,从而让她的胸部和后背都luǒ露出来。衣服扒到这个位置后,就没有办法往下拉了,因为她这旗袍其实应该是从下往上脱起了,我现在是硬往下扒,结果扒到胸部以下比较窄紧的地方就被卡住了。不过,我需要的也就是这样的效果,我觉得这样让她半露上身别有一种风情诱惑。

    而由于衣服只扒到手臂关节处,母亲的双手后臂便被衣服束缚住了,紧贴着身体两侧动弹不了,只有前臂还可以稍微曲起动弹。这样一来,倒是方便了我对她的为所yù为。也更激起了我侵犯她的冲动。

    扒好衣服后,我紧接着就对母亲发动了新一轮的猛烈冲击。我尽情的用双手揉捏抚弄着她袒露的丰rǔ,用嘴含住她嫩红的rǔ头,轻咬细舔着,而xià tǐ则又再次加快了抽chā的频率和力度,并不时地旋转起xià tǐ,让坚硬的yīn茎在她娇嫩的花蕊中搅动起来,有力地刮擦刺碰着她yīn道内的ròu壁,直弄得她的yīn道ròu壁和yīn道口嫩ròu不时地阵阵收缩,紧箍着我的yīn茎。

    在这样的jiāo媾冲击中,母亲那似乎已经根深蒂固的矜持含蓄一次次地被我用近乎极限的冲击快感所打破,在刻意含羞忍耐的情况下,仍是不时地忍不住尖声吟叫出了出来。她的这种呻吟叫床声,和一般的yíndàng浪叫声有很大的不同,她的叫声,每一次都是在被我cāo到极爽处,实在控制不住自己的时候才失声尖叫出来的,每一次的叫声,都是那么的高亢而短促,带着浓浓的销魂颤意。这样的叫床声,把含蓄和激情都糅合体现了出来,让人听了更是感觉血脉喷张,更能激起对她的强烈占有yù望。

    就这样,在乱lún因子的极度刺激之下,我听着母亲那另人销魂的呻吟尖叫,狂吻着她的俏脸、红唇、粉颈、酥胸,揉玩着她的玉rǔ、翘臀,抚摸着她的滑背、美腿,cāo着她娇嫩紧滑的yīn道,将我年轻旺盛的精力尽情的挥洒在了她的身上,在她的体内和她的每一寸肌肤上都留下了我占有过的痕迹,用她二十多年前赋予我的身体,将她一次次地带上了情yù的颠峰,让她享受到了xìng爱jiāo媾的极乐滋味,让她的心和身体都同时被我完全征服。

    无限的激情中,我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不知道我的yīn茎已经在母亲的体内进出了多少次,也不记得把母亲cāo得高潮了几次。总之,最后,我终于开始感觉到了shè精的征兆。

    感觉到自己即将shè精后,我马上放开了对母亲的搂抱,坐直了腰,用双手把母亲那一双勾在我腰间的勾魂美腿抓住,尽量地让她的双腿张开得更大并压向她的胸前,使她的xià tǐyīn部更加突显袒露出来,使我的yīn茎能chā入得更深。

    随后,我继续猛chā了几十下,就感觉到自己那深入在母亲yīn道内的yīn茎传来了强烈的酥麻感觉,我知道,我的shè精,就要来临了。意识到这点后,我把上身的重心向前倾斜一些,xià tǐ后收,当感觉到yīn茎快被抽完出来的时候,突然一发力,把yīn茎用力地朝母亲的yīn道最深处捅进去。这一捅,yīn茎guī tóu直接就顶到了母亲的子宫颈那里,一鼓作气地顶开子宫颈,chā入到她娇嫩紧缩的子宫里。

    我的yīn茎guī tóuchā入母亲的子宫里后,我就感觉到yīn茎不受控制地痉挛了几下,接着,我就感觉到自己的精关瞬间打开了,一大股储藏了许久的浓浓精液,跟着从guī tóu那里狂喷而出,全部灌注在了母亲的子宫里。母亲在我精液喷shè而出的那一刻,受到刺激,忍不住又张嘴发出了“啊!”的一声高亢颤抖的吟叫,身体痉挛了几下,又一次地达到了高潮。

    “妈妈,我现在就在你的子宫里播下我的种,我要你怀上我的孩子,为我生儿育女。”我一边舒爽地在母亲的子宫里shè着精液一边在心底激动地大喊道。

    如果说,将yīn茎chā入亲生母亲的yīn道内和她乱lúnjiāo媾是一种让人无比刺激的成就的话,那将自己的精液直接shè在亲生母亲的子宫里,让她因此怀孕并最终为自己生下孩子,就是比那还更刺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