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48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婆吃饭去了。吃饭的时候,外婆看着我日渐憔悴的脸,有点心疼地建议我多休息,不要老是陪在母亲身边,我没有回答,只是笑笑了之。

    外公外婆这一年来同样也是憔悴了很多,不过,我对此也是无能为力,我想劝慰他们什么,但是,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毕竟,我连自己都劝慰不了,还怎么能劝慰别人?惟有希望母亲能快点清醒过来了。

    吃完饭后,外公和外婆上楼去默默陪着母亲坐了一会儿,就黯然地离开了,说是要去办什么事情。

    外公外婆走后,我自己一个人又坐回到床头左侧的椅子里,继续陪着母亲说话,同时给她按摩着掌心。

    母亲的身体,迄今为止,我只触摸过她的脸和手。其实,如果我愿意的话,我完全可以趁没人在家的时候,把她身体都看完摸完,但我不想那么做,不想那么不尊重她。我是非常想能拥有她的身体,目睹她身体的全部妙处并一一品尝,不过,那至少是要在得到了她的心的情况下,否则,那就是亵渎。我一点都不想亵渎她,因为我真的爱她。当然,开始的时候,我确实也有过那么几次冲动,想掀开被子,看看她睡裙下的yīn部,但是,最终,我还是忍住了冲动。

    我按摩着母亲的掌心,感受着她手的柔滑,心里,渐渐地神游了起来。我想象着,某一天,这只美丽的手,会主动抚摸上我的脸、我的身体,抱住我。

    突然,神游中的我,似乎感觉到自己的手被轻轻握住了。

    我一愣,接着回过神来一看自己的手,发现自己的手,已经被母亲的那只左手给轻轻握住了。

    我心中还没完全回味过来,就又听到了一声微弱的呼唤声。

    “小逸。”我急转头,就看到母亲已经张开了眼睛。我的心,在一刹那间,突然被一股强烈的惊喜所淹没。

    “柔姐,你终于醒了!”我几乎是脱口喊了出来,声音中,带着颤抖。

    母亲张了张口,不过似乎仍很虚弱,讲不出什么话来。

    我强忍住心中的激动,不顾形象地趴到她的身边,轻捂住她的嘴,对她说道:“先别说话,好好休息一会儿,我马上叫医生过来给你复查。太好了,真是太好了,谢天谢地啊。”我有点语无lún次地对她说着。

    母亲很听话地没有再开口说话,而是用眼神默默地看着我。她那眼神中,没有了冷淡,多了一种说不出了羞意和复杂意味。

    随后,我掏出手机,拨通了医务组的负责人的电话,让他们以最快的速度赶过来。接着,我就拨通了外公的电话,把母亲苏醒过来的喜讯告诉了他。外公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在电话那头激动地吼了一句“真的?”,震得我耳朵嗡嗡作响。

    打完电话后,我才发现我的手还捂在母亲的嘴上没放开,顿时不好意思地朝母亲傻笑了一下,松开了手。

    母亲依然是默默地看着我,她眼中的柔意,越来越浓了。

    我看着她,一时间,感觉心里有千言万语要跟她说,但是,话到嘴边,又不知道该先说什么。傻傻地看了她几眼后,我突然俯下身来,抱住了她,把头埋在了她颈后的秀发中,使劲地闻着她的发香,心中莫名地激dàng着。

    母亲没有挣扎,安静地任由我抱着。

    抱了一会儿后,我才意识到自己的举动似乎有天唐突佳人了,忙放开了下,重新坐直在了床边,看着她,讪讪地不知说什么。

    “逸,扶我起来。”母亲虚弱地柔声对我说道。

    我听后连忙站了起来,伸手扶住了她的后背,小心地把她扶坐了起来,然后自己斜坐在了她的身后,让她背靠在我的右胸那里。做着这些的时候,我的心里同时也在不停地激动想着“逸?她居然改口叫我逸而不是小逸,这到底代表着什么?难道,是她已经接受了我了?”母亲坐好后,我怕她靠不稳,就伸出右手,环抱住了她的腰。由于此时天气比较热,虽然室内已经装了空调,但外婆怕母亲被热到,而且也是为了方便给她擦身和方便,所以只是给她穿了一条薄薄的米黄色睡裙,连内衣都没有给她穿。

    正因为如此,我的手环抱向她的腰的时候,由于无法看到前面的情况,所以收手搂定时,手掌竟然压到了她的小腹下方的位置,一时间,隔着薄薄的衣料,我感觉我的手指压到了一片浓密的软毛上面。那里,应该是母亲yīn阜的位置。我感觉到,那里有点微微隆起,柔软而又富有弹xìng感。

    感觉到自己的手放到了不该放的位置后,我心中忍不住一阵dàng漾的同时,忙把手提高了一点,抱在了她的小腹那里,顿时,触手一片温软。与次同时,由于母亲是靠在我的胸前,她身上的自然幽香之气,顿时猛钻进了我的鼻子中。

    我的心,不知怎的,有点激动和慌乱了起来,身体竟然有点不受控制地发热了起来,连呼吸都忍不住粗了一点。

    母亲在我的右手手掌触压到她的yīn阜和小腹的时候,身体轻微地颤抖了一下,不过她最终没有表示什么反对。

    “柔姐,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我有点不安地问道,仍是有点担心她会以为我刚才按在她yīn阜那一下是故意的。

    “逸,谢谢你。”母亲微转过点头来,脸侧对着我柔声说道。

    “柔姐…”我有点支吾地回应着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她没醒的时候我可以有什么说什么,但是真正面对清醒中的她的时候,我一时间倒不知道该怎么和她相处了。或许,她上次拒绝我的情形对我影响太深刻了,让我不自禁地有点拘束了起来,怕一不小心又惹得她反感。

    “逸,你之前说的都是真的吗?”母亲忽然幽幽地问道。

    “之前?”我一愣,搞不清楚她说的之前是具体指哪个时候。

    “我没醒来的时候。”母亲补充说道,话中带着点羞涩之意。

    她没醒来的时候?我一想,便想到了自己对着她自言自语时所说的那些话,那些表露爱慕心迹的话。“她这么问我,难道,她都听到了?难道她没有完全失去知觉?”我心中顿时激动地猜想道。

    “是真的,每一句都是真的。”我好不容易抑制住了心中的激动,尽量用平静的语气回答她道。

    听到我这么肯定地回答,母亲的身体有点细不察地颤抖了一下。沉默了一下后,她把身体放松了下来,把头靠在我了脸侧,轻叹了一口气,缓缓说道:“其实,我在医院里的时候就已经恢复了点知觉,但是就是思想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就像是灵魂被囚禁在了自己身体里一样。外面发生的所有事情,我都能听到感觉到。”说到这里,她停顿了一下,然后接着说道:“谢谢你这么陪着我,也谢谢你这么爱着我。我知道你是真心的,也相信你是个可以让我托付终身的人,但是”她说到这里,我没有让她继续说下去,我怕她会说出什么让我不想听到的话来。我转过身体,从正面紧紧地抱住了她,鼓起勇气吻住了她的红唇。

    方才听到这里,再结合她刚才的语气神态反应,我已经基本确定,她已经被我的真心打动了,但她心中似乎还存着点什么顾虑。不过,我决定不让那点顾虑成为我和她之间的隔阂,既然已经明了她的心迹,我就决定,不能让幸福再从自己手里溜走了。要有所追求,此时不做,更待何时?

    被我突然吻住后,母亲在怀里轻轻地挣扎了几下,然后就安静了下来,不过呼吸却急促了起来。

    我喘着粗气,激动热烈地吻着她的香唇,同时探出舌头,想攻破她的玉齿关。

    母亲被我压迫式的吻似乎弄得有点不知所措,头轻轻地摇摆了两下,向后仰着,试图摆脱我的追吻,不过我哪里可能再放过她。

    追吻中,我双眼始终睁开着,看着母亲的脸色反应。母亲似乎不敢看我,她闭着双眼,脸色羞红一片。

    追吻了半分钟后,母亲在躲无可躲之下,终于,玉齿关渐渐松开了一点,我趁机把舌头探了进去。顿时,我的舌尖接触到了她那似乎想左右躲避的舌头,我趁势再把舌头探得更深入,与她的香舌纠缠在了一起。

    在舌头纠缠到了一起的那一刻,我感觉到怀中的母亲身体颤抖了一下,身体倏地僵硬了一下才重新放松下来。而我也是感觉到浑身一阵激dàng,似乎一股电流迅疾地流过了我的全身。

    就在这个美妙的时刻,一个大刹风景的大喊声传入了我们耳中。

    “老头子,你走快点,别挡到我,快啊。”外婆焦急激动的声音从楼梯那里传来。

    想不到外公外婆这么快就赶回来了,估计他们之前并没有离家多远吧。

    听到外婆的声音,我忙不舍地松开了母亲,坐回了母亲的背后扶着她。而母亲则红着脸,低下了头,似乎是怕被两老等下看到她的羞态。

    而就在这片刻的功夫,外公和外婆已经急匆匆地半跑着来到了母亲的卧室里。

    外婆抢过一步小跑到母亲的身边,激动地盯着母亲看了看,然后就张开双手紧紧地抱住了母亲,埋头在她的肩膀上,“哇”的一声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还哽咽地说着“女儿,妈担心死了。”之类的话,母亲听到外婆哭,伸手反抱住了外婆,喊了一声“妈”后,也心酸地跟着哽咽了起来。

    我见她母女俩这样子,就站了起来,让出了空间。而外公则一脸激动欣喜地围在一边,眼圈红红地伸手轻拍着母女俩的后背,安慰着。

    许久,外婆才收住了哭声,而就在那时,医疗组的人也到了。随后,医疗组的人给母亲做了一次认真细致的检查,确定母亲已经没有大碍了。随后,医疗组的人看到母亲身体还很虚弱,就给她输了两瓶营养液。在输液的过程中,外婆一直拉着母亲的手,自顾自地唠叨说着,把她这一年中的所有担心惊怕都说了出来,并不时地问母亲当初的情况以及还感觉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等,搞得我和外公连chā嘴的机会都没有。

    我并不在乎自己被暂时冷落,毕竟,外婆爱女情深也是完全能理解的。而且,我也不觉得自己被冷落了,特别是在收到母亲投过来的带着柔情和歉意的目光后。

    而在听这她母女两谈话的时候,我听到母亲对外婆说,她当时是因为开车的时候分心了才不小心撞上前面车辆的。听到这个,我心中微微一动,顿时联想到,原来母亲当初还是间接被我给害的,估计是我当时的大胆表白扰得她心神不宁了。

    “原来,妈妈当时也不是真的对我一点都不动于衷啊。”我心底感慨地说道。

    一番折腾后,家里终于才重新恢复了宁静。

    母亲在输液完后,由于身体还比较虚弱,就沉沉睡去了。我一看到她睡着了过去,心里其实挺紧张的,怕她睡过去后又像以前那样清醒不过来。所以,我坚持着继续守在她的卧室里,等她醒来。外公外婆见我执意如此,也就随我了。

    好在我的担心是多余的,三个小时后,母亲悠悠地转醒了过来。进到母亲醒过来后,我连忙丢掉了手中那看了三个小时都不知道上面写着什么内容的报纸,迅速地窜到母亲的床边,坐在床头边的椅子上,看着仍旧睡眼朦胧、一脸娇墉之态的母亲。

    “柔姐,你终于醒过来了。”我轻声对她说道。

    母亲听到我的说话,轻轻转过头来看着我,展颜一笑。看到她这个与上班的职业礼仪笑容不一样的笑容,我的心里,突然觉得,世界似乎都灿烂了。

    “你是不是怕我又醒不过来?”母亲轻声问道。

    被她猜中了心事,我不好意思地傻笑了一下,没有直接回答她,而是轻握住她的一只手,对她说道:“如果你真的又成了睡美人,那我就守护你一辈子。”听了我的这句话,母亲脸上顿时涌起了一阵红晕。

    静静地看了我几秒钟后,母亲突然笑容一收,正色地问道:“逸,你真的不在乎我比你大那么多吗?我的年龄,可能都可以做你的妈妈了,而且,即使你不介意我的年龄,但是你的父母家人呢?他们会接受得了我吗?同时,我也要坦白地告诉你,我以前跟过别的男人,还生过一个儿子,只是后来那个人去世了,儿子也不知去向了,这个,你也不介意吗?”,问完,她定定地看着我,脸色似乎有点紧张。

    我迎向她的目光,含笑诚恳地对她说道:“我真的不介意你比我大多少岁,如果我真的介意,我也不会爱上你了。至于我的家人,你放心他们全都会支持我的。”说完,我自己在心里补了一句“你当然可以做我的妈妈了,你本来就是我的亲妈妈。”母亲见我这么说,有点紧张的脸色终于松了下来。

    我说完后,伸头过去想吻一下她的唇。她这回没有阻止我的,微微闭上眼睛,任由我吻了上去。

    吻了之后,我坐上了床头,低头看着她,半认真半开玩笑地对她说道:“柔姐,你说你都可以做我妈妈了,如果我真是你儿子,那真是太幸福了,世界上有几个人会有你这么个又漂亮又好的妈妈啊。”母亲闻言,羞声道:“乱说,既然你那么喜欢做我儿子,那你还追着我不放做什么,干脆我直接任你做干儿子算了。”说完,她忍不住扑哧一声轻笑了起来,似乎想象到了我听到她这么说后的窘态。

    可惜,我窘态没有,倒是心里扑通扑通地猛跳了几下。

    “那好,那我就先认你做妈妈了,呵呵,妈妈?”我假装开玩笑地顺着她的话头说道。

    “恩,乖儿子。”母亲笑着回应了我,一脸笑意地开心看着我,似乎被我“玩笑”逗乐了。

    听到她应答了我的称呼,我心里既激动又感慨,想不到,我长这么大,第一次叫自己的妈妈,竟然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叫的。

    “我的好妈妈,那我求你嫁给我,好吗?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