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46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那干嘛,反正又不挡着你的道。哎呦,我说老头子,你放东西能不能小心点,整出那么大的动静,吵到女儿睡觉怎么办,她这段时间老上晚班,早上才能补睡一下,真是太辛苦了。”我听他们说到这里的时候,他们人已经走到了洗手间外面,听那脚步声,似乎停了下来。

    “他们该不会是要进洗手间吧?真是要命啊!怎么办呢?”我紧张得心都快跳出来了。要是真被他们看到我只穿着裤衩皮鞋躲在洗手间里,那我问题就大了。

    就在这个紧要的时刻,我听到了母亲的声音。那声音是从楼梯那个方向传来的,伴随着她高跟鞋走路下楼的声音。

    “爸,妈,你们回来了。”母亲跟两老打招呼道,我听出那声音中带着明显的紧张感觉“女儿,你不补睡吗?怎么下来了?你手里怎么拿着套男装衣裤?”外婆问道。

    “啊,这个啊,是,是这样的,刚才不是下着大雨吗,我骑不了摩托车,后来是一个朋友开车送我回来的,不过进屋的时候,他的衣服弄湿了,我帮他把衣服吹干,现在拿下来给他。”母亲有点说话不太顺畅地解释道。

    “哦,原来大门外面的那辆车是你朋友的啊。对了,你朋友人呢?我们回来都没见到有人啊?”外公接上话说道。

    “是啊,怎么没见人呢?”外婆也跟着疑问道。

    “这个,他,在洗手间里呢。”,沉默了一下后,母亲才有点弱弱地回答道。

    我完全可以想象,她此时的表情一定很精彩。带着个男人回家,又让那个男人脱下衣裤躲在洗手间里,偏偏还被不明情况的父母亲给撞上,这情况,换了哪个女的估计都紧张吧。

    母亲说完着话的时候,我听到她的脚步声已经走到了门口外面。而两老一时也没再有声音,估计是愣住了。

    “小逸,你的衣服弄好了。”母亲敲了下洗手间的门,说道。

    我听后忙把门打开了一点,就见到一只白皙的手把我的衣服从门缝里塞了进来。

    我接过衣服后,手忙脚乱地赶快穿了起来,同时听到一阵散乱的脚步声走向客厅那里。

    “女儿,老实跟我说,里面那男人,是不是你找的男朋友?”我听到外婆压着嗓子跟母亲问道,可惜她压着嗓子音量还是有点大,还是被我大致听清楚了。

    “妈,你乱说什么,只是刚认识没多久的普通朋友,或许连普通朋友都算不上,只是熟人而已,他只是碰巧才送我回来的,你等下不要乱说啊,会让别人不好意思的。”母亲低声地辩解道。

    “哦,知道了,呵呵。”外婆呵呵笑道,外公也呵呵笑了几声,不过他们那笑声,我听着怎么感觉有点怪怪的。接下来,他们似乎还说了什么,不过此时他们走得远了点,我就听不清楚了。

    我急忙换好衣服后,深吸了一口气,想好了出去后的说辞,然后就怀着忐忑的心情走了出去。

    我刚转回到客厅那里,就一眼见到一男一女两个年约七十、身材稍微肥胖、面容普通而和蔼的老人坐在客厅的沙发那里喝着水,母亲则站着,有点手足无措地望向我这边。

    我出现在客厅里后,两老站了起来,仔细地打量着我,一丝惊讶的神情从他们梁上闪过。

    母亲张口想说什么,但似乎一时不知道说什么。

    “伯父伯母你们好,我叫林俊逸,打扰到你们真是太不好意思了。”我首先开口打破了沉默。

    “你就是倩柔的朋友啊,快过来坐,不要客气。”外婆首先反应了过来,一脸含笑地热情招呼我过去坐。

    我当下就强作镇定地走了过去,坐在了他们侧面的沙发椅上。

    我坐下后,外婆就笑呵呵地去拿杯子和茶叶,给我冲茶水,母亲无奈地望了我一眼,也坐了下来。外公则掏出香烟,一脸笑意地递了一支过来给我。我忙又站了起来接过香烟,并掏出火机给他点烟。

    点好烟后,我们一起重新坐了下来,外婆也冲好了茶端给我并坐了下来。

    接下来的情况,就是典型的女婿初见岳父母的情形了。两老问了我一些不咸不淡的话,我紧张而又礼貌地一一回答了,而母亲在一旁竟然chā不上话,或者说,不知道该怎么chā话,一脸的无奈和尴尬之色。

    我知道外公外婆是误会了。虽然母亲解释过了,但是两老似乎并不相信母亲的解释,仍是以为我是母亲的男朋友了。这也怪不得他们,毕竟,我脱了衣裤让母亲拿去吹干的情况,如果只是一般的朋友,大多数情况下是不可能发生的,毕竟那也显得太亲密太超出常人想象了吧。如果只是一般的熟人朋友,即使女的不觉得难为情,那男的估计都不好意思。

    而让他们更加深误会的是,我的表现也确实很像是母亲男朋友的样子。其实这倒不是我装,我确实是那个心思。我何止是想做她的男朋友,我还想做她老公呢。总之,两老是岳父母看女婿的心态,那没错,而我是怀着女婿初见丈母娘的心情,那更没错,惟有母亲,暂时被晒在了一边,一时无从辩解。

    期间,外公外婆问到我和母亲认识多久这个问题,我当然不敢说只认识了十几天,而是含糊地回答说认识了有段时间了。

    紧张而愉快的谈话持续了十几分钟。外婆首先站了起来,说要去做饭给我吃,我假装推辞了一下,就被她和外公的坚持所“说服”了。

    当我答应留下来吃饭的时候,我见到母亲转过头来,在两老不注意的时候,神色有点羞恼地微瞪了我一眼,似乎有点责怪我得存进尺,冒充她男朋友也就罢了,还要蹭饭,一副要将准女婿角色进行到底的架势。我对她的瞪眼,假装无视。

    笑话,这么个和两老打好关系的机会我怎么会错过呢,找都难找啊,只要我和两老拉好了关系,以后经常上这来就顺当了。总之,这样的情形完全超出了我的计划,就像是老天爷在偷偷帮我一样,我惟有偷着乐了。

    外婆去做饭了,母亲见我和外公还聊得不亦乐乎,一副完全没她chā嘴的余地的样子,就干脆站了起来,去厨房帮忙去了,估计顺便会再跟外婆解释一通吧。

    聊着聊着,我发现沙发前的茶几下有副做工很讲究的象棋,就顺口提了一下,结果,外公当场就大感兴趣地谈起了他大杀四方的辉煌战绩。刚好,我对象棋也有点研究,就当场提出和他来几盘。结果,几盘下来,竟然是互有胜负,不分上下。这下,外公大呼过瘾,说他好久都没找到合适的对手了,说什么也要我以后经常来陪他切磋一下。我当然满口答应了,心里则万分地感谢起当年那个没事老拉我陪他下棋的舍友来。

    我们两再下了几盘棋后,饭就已经做好了。在外婆的再三催促下,外公才不舍地结束了和我的对战,和我一起去到饭桌那里。

    吃饭的时候,我注意外婆对我的态度一点都没变,终于放下心来了。看来,母亲在厨房里的时候,要么是没再做解释,要么是做了但没效果。

    一顿饭下来,我和外公外婆的关系又拉近了不少。两老不时地看看我又看看母亲,脸上的满意之色显而易见。

    吃完饭后,我看看天色不早了,一方面担心会影响到母亲补睡而累坏了她,另一方面则是担心着过犹不及,所以就提出了告辞。两老对我的告辞,挽留了一番,特别是外公,还想着和我多杀几盘。我好不容易以有要紧事情要办为由才得以辞别了出来。临走前,面对外公的热情约战,我拍着胸脯答应了下来。

    我出门的时候,是母亲送我出来的。一路上,她都不怎么说话,直到我快要上车的时候,她才脸色有点不定地对我说:“我爸妈估计是有点误会,我怎么说他们都不信,真是让你见笑了。你刚才怎么不解释一下?”我笑着对她说:“只要老人家高兴,误会就误会吧。说真的,我还真希望我真是你男朋友呢,呵呵…”,说完,我的心猛跳了几下,眼睛则紧盯着她的反应。

    母亲听我这么回答,似乎愣了一下,半晌,她才淡淡地说道:“我都这么老了,哪有资格做你的女朋友啊。雨大,你快上车吧,我也该回去了,总之,谢谢你送我回来了。”我还想说点什么,但看到她这样的神色,忍了下来,点了点头,带着点失望的心情上车去了。

    车开动后,我转头看到她站在门口定定站着。等车开出几十米后,我再回头看,已经不见了她的身影。那一刻,我感觉有点失落的感觉。

    我知道,她估计也渐渐看出了我对她有点别样的心思,更直接地说,是看出了我喜欢她。否则,她送我出来时的神情就不会这样不自然。也是,我这十几天来每天都故意找她搭讪,哪怕我装得再小心自然,次数多了,她又不傻,肯定会察觉到什么的,再加上我今天在她家的表现,如果她还发现不了这一点,那才怪呢。

    虽然我不清楚她现在是什么样的心态,但是,只要她还没有明确拒绝,那就不要紧,机会,还是要靠自己去争取的,只要我是真心的,而且坚持不放弃,我相信迟早有一天会真正打动她的。当然,即使她今天表示了拒绝和反感,我也不会放弃的。哪怕追她到我生命的最后一天,我都不会放弃。

    从她家离开后,我开着车在街上乱转了一阵,脑子里老是回想着她送我出来时的神情和所说的话。最后,我也不转了,干脆直接回了酒店。

    回到房间后,我躺下来又好好想了一通。终于,在想了好一阵子后,我重新理清了思路,心里也安定了下来。

    当晚十点后,我又出门去。但是,我在整个楼层里转了一圈,都不见她的踪影,最后,我回房里按下了服务铃,发现来的是另外一个领班。我点了一份吃的,假装随便问问,说怎么不是何领班值班的吗。那个领班说,她今晚请假了。

    得到这个消息后,我心里既失望又惆怅,同时也有点担心,猜想着母亲是不是暂时怕见到我所以才请假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似乎真的很不乐观啊。我的心,顿时又患得患失起来。

    当晚,我辗转了很久才睡着过去。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起来了。起来后,我打开窗户,发现外面天气很好,但我的心,却老感觉有点yīn沉。在有点无味地吃过早餐后,我开着车出去转了几圈。

    随后,我看看天色,觉得这时候上门应该不算太突兀了,这才掉转车头朝她家那里开去。

    到她家门口后,我发现大门紧锁着。我思量了一下,就下车去拍门,可惜拍了一会儿,都不见有人应答。看来,外公外婆是不在家了,至于母亲在不在家,我就不敢肯定了,或许,她在家,只是不想见我而已。

    我在门口外又耐心等了半个小时,仍旧是不见人影,这才万分失落地开车离开了。离开她家后,我转过了几条街,找了家咖啡厅,要了壶蓝山咖啡,心不在焉地慢慢喝着。磨了一个多小时后,我从咖啡厅出来,又开车回去,但仍是没人回应,只好又离开了。如此这般,我一个上午加一个下午,每隔个把小时就去一次她家,但都是失望而归。

    晚上九点的时候,我又去了一趟,这回,我终于是见到人了。其实在还没有见到人,只是远远见到小楼的房间灯光的时候,我就激动起来了。

    门是外公出来打开的。外公一见到我,就热情地和我打了招呼,让我赶紧进去,仿佛怕我转身就走了似的。

    进了一楼客厅后,我只看见外婆坐在沙发那里看电视,不见母亲的踪影,我的心,顿时咯噔了一下,想着,难道她还没有回来?

    外婆跟我打了招呼后,看出了我的疑惑,忙说,母亲是上楼去洗澡了。

    接着,外婆又唠叨了起来:“昨晚我和你伯父两人打算好今天去公园玩下,结果倩柔非说要陪我们一起去,昨晚就请了假休息,今天陪我们乱逛了一天。我说要她干脆叫下你一起去,她又说你忙没叫你。要是你今天也一起去的话就好了,省得老头子老念叨着和你下棋的事情,把我都烦透了,呵呵…”我听后惟有抱以微笑。随后,外公就走了过来,问我有没有空。当我说有空的时候,他马上就搬出了棋盘,说反正等着也是等着,先下几盘再说,真是狂热的棋迷啊。

    我无奈之下,只好陪着他了。

    当下到第三盘棋的时候,母亲就从楼上下来了。此时,她身上穿着的是上班的职业套裙,估计是想等下直接就去上班了。她的身姿美腿,让我看得顿时有点失神,好在很快就回过神来了。

    母亲看到我,神色有点不太自然,不过还是走过来和我打了声招呼。

    外婆见母亲下来了,朝外公使了个眼色,可惜外公沉迷于棋局中,没注意到。

    外婆见状,干脆就直接把棋盘拿走了。“下棋有的是时间机会,你就别耽误人家时间了。”她有点埋怨地对外公说道。外公无奈,干笑了几声。

    我见外婆这么说,就趁机站了起来,对母亲说:“柔姐,你等下不是要去上十点钟的班吗,现在时间也差不多了,我送你过去。”母亲没有反对,跟两老说了声,就和我一起出门去了。

    上车关好车门后,母亲转过头来看向我,语气有点冷淡地对我说:“以后不要再来了,好吗?”听到她的话和语气,我突然间,只感觉自己的心仿佛被狠狠地揪了一下,有点窒息的感觉。

    “为什么?我只是想见下你。”我脱口说道,眼睛定定地看着她。在远处路灯昏黄的灯光映照下,我看到她眉头皱了一皱,眼神有点飘忽。

    母亲被我看着,把头转过去了一些,不和我对视。

    “再让我爸妈他们误会下去的话,对你我都不好,以后真的不要再来了。”她看着车前方,说道。

    “一点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