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33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硬,她已经知道这意味着什麽,但她唯一的抗拒仅仅是稍稍的并拢了双腿,羞怯的垂下了头,低声道:“不……不要一直摸我……”

    缓缓的温柔抚摸的确能带给韩佳人一浪高过一浪的快乐,但她此刻担心在这儿呆得越久就越容易被人发现,自然不希望林俊逸像刚才那样几乎把她抚弄得昏死过去。

    而且,她也不再需要那样耐心的抚摸,仅仅是rǔ头和臀後的简单抚摸,她就已经完全湿润。柔腻的ròu壁收缩着表达着那花房深处的空虚,让她情不自禁的从鼻後发出酥柔的低吟。

    林俊逸的手从她的臀後慢慢摸到前面,触手一片温腻湿滑,就像浸在蜜汁中的鲜蚌。他在那蚌ròu上轻轻捏了两下,滋的一股清浆就落进了手掌,他低头浅笑,勾住韩佳人的纤腰拉起了她一条修长的玉腿,挺腰把胯下的巨物凑了过去。

    他现在的确还有别的事情要做,也无法像刚才那般尽情地去蛊惑韩佳人。幸好他知道韩佳人已经尝到了个中滋味,纵然现在只有这洗手间里的偷欢,想必也足够让这迷情少fù无法自拔了。

    韩佳人提着心尖儿憋着嘴里的呻吟,终于等到了这一刻,柔润的ròu唇感到了热硬ròu茎的摩擦触碰,顿时腿窝一酸,连忙把双手搂过林俊逸颈後,挂在他身上。

    没想到双手一松,掖在腰上的短裙刷拉垂了下去,她哎呀一声还没叫出来,就觉得身子被往上猛地一顶,膣内猛地一胀,花心微痛,通体酥麻,却是那粗大棒儿毫无预兆的瞬间贯穿了她鲜美的花房。

    她小嘴张了几张,双眼瞪得溜圆,死死皱着秀眉最後终于还是忍耐不住,呜的一声低泣一口咬住了林俊逸的肩头。

    林俊逸深吸了一口气,倒不是因为被咬痛了,而是那ròu龟像是被蜷起的婴儿手掌紧紧贴住,ròu茎也被无数嫩ròu细褶抚刷着,说不出的畅快让他差点松了手,不过有了前面的铺垫,且不说韩佳人的心思如何变化,单是这yīn户膣腔,就从最初胡乱的缩紧抽搐变成了现在规律的收缩摩擦。

    迎合着他的抽送,韩佳人已经学会了如何摇摆自己的腰肢才能得到更大的快乐,她扭着粉臀把花心往戳进来的棒儿上一送,结结实实的凑了个正着,心尖一酸,她四肢一下子没了力气,险些坐到冰凉的墙根。

    林俊逸托住韩佳人的身子,笑着摇了摇头,往边上一挪,随手把桌子上的东西移到一边,直接把她摆在了桌面上,让她双手勾住自己颈子,自己双手则架住她的腿弯,短裙挪动中褪到了地上,完全赤luǒ的xià tǐ再次被他轻易地进入。

    毛糙的桌面刺得韩佳人有些发痛,但那痛楚掺杂在前面yīn户中得酸畅甜美之中,让她更加的迷乱,她不自觉的坐的更沉,让办公桌棱角在柔软的臀峰里陷的更深。

    从chā入起,林俊逸就一直缓慢的律动着,韩佳人扭的急了,他便快上几分,韩佳人没了力气,他就又不紧不慢起来。

    韩佳人咬着他的肩膀,不敢发出声音,直被憋的心底好像有千万根羽毛骚弄,却无法抓到痒处,ròu茎进到最深的时候,她用力的收紧肌ròu夹着那根棒儿,只盼能入的深上几分,用力几分,再不然,能痛快的狠狠抽出去,也能磨的她浑身爽利。

    林俊逸还是悠然的慢慢抽了出来,慢的那蜜穴甬道之中都没有发出任何响动,韩佳人急得几乎哭了出来,yù火得不到释放就像是一只蚂蚁在身上爬一样难受。

    她自然不知道,林俊逸现在不打算磨蹭那么久,盘算着吊足了她的胃口,然後一口气把两人的慾望一并解决。

    韩佳人只好咬的又紧了几分,不然这时候松开嘴,她真不知道自己会说出什么。

    韩佳人的愉悦也伴着恐惧,不过倒不是恐惧那令人虚脱的快乐,而是恐惧这快乐带来的後果。

    林俊逸缓抽慢送了近二百多下之後,弄的韩佳人穴中说不出的憋胀酸痒,再也忍耐不住,松开咬着他肩膀的小口,强压低声音娇吟道:“你……你不……不要这么作弄人……”

    林俊逸得意的一笑,不仅没有加快半分,反而把手收回不再扶着她的腰,转而握着她丰腴双rǔ,随着xià tǐ的动作轻轻揉搓着。

    身子一个不稳,韩佳人连忙抓紧办公桌,嘴巴距离林俊逸远了几分,一下漏出了一串呻吟,她慌张的把另一手的手指咬在嘴里,双眼哀求的看着林俊逸。

    林俊逸看着她的眼睛,慢慢道:“佳人姐姐,你希望我怎么做,就说出来。你说,我便做。”

    韩佳人慢慢松开手指,张了张嘴,脸颊火辣辣的被点着了一样,却还是说不出来。

    林俊逸又慢慢在她膣内浅浅磨了两下,然後探头用舌头拨开rǔ罩,吻住了汗湿柔滑的rǔròu:“好姐姐,这里只有你我二人,而我不过是个yín贼,你还怕什么?”

    韩佳人撑着办公桌,终于忍不住开口道:“你……你用力些好么……我……我酸的好难受。”

    林俊逸眼中带上了笑意,低低喝了一声,竟一下子把韩佳人从办公桌上抱了起来。韩佳人啊的低叫一声,身子已经挂在了林俊逸身上,一双长腿连忙盘在他身後,双手也抱紧了他生怕摔下。

    身子被抱在空中自然的向下一坠,那棒儿也本就没有拔出来,当下花心被那尖尖的ròu龟穿了个通透,小半个头彷佛挤进了娇嫩的宫口中。

    韩佳人呜咽一声,把头一低别无选择的再次咬住了林俊逸的肩膀,两行眼泪登时流了下来,半是因为花心里酸胀微痛,半是因为这结结实实的一下chā的她无比受用,只觉得四肢百骸都轻松了几分。

    “轻……轻些,有些痛……”

    韩佳人被林俊逸抛了两下,身子大起大落虽然新鲜,膣内嫩肌也被蹭的格外舒爽,但每次娇躯狠狠坠下之时,那ròu杵都会无法避免的捣进花心之中,捅散了那团柔腻,也弄痛了她。

    “真的不喜欢么?”

    林俊逸在她耳边低语,动作丝毫未停,泥泞不堪的红肿yīn门像个ròu臼,被ròu杵接二连三的狠狠捣进去,捣出蜜浆无数。

    “不……”

    韩佳人本想说不喜欢,但有些发痛的穴心子被ròu龟顶的一抽一抽,抽动间整个嫩腔一阵痉挛,好像一捧热水突的浇在心尖儿上一样,淋得她一阵哆嗦,

    “不……我不知道。”

    “是么……”

    林俊逸似是叹息一样的轻轻说了一句,突然又放缓了力道,托着她臀尖的双手轻拿轻放如端着瓷器一样——事实上那对儿臀峰若不是硌出了两道红印,当真就像是透着春红的细腻白瓷。

    韩佳人呃的一声,一股子酸软梗在了胸口。胀痛没了,那股通达四肢的愉悦却也跟着不见了踪影,尽管ròu棱缓缓刮过yīn户嫩ròu之时别有一番滋味,却只能让她胸中那股火苗越烧越旺。

    “不……不是,我……人家没说不喜欢……”

    韩佳人的语声变得如同向丈夫撒娇的妻子,平添了几分娇媚,心底隐隐放开了什么东西一样连眼神也大胆了许多。

    林俊逸却只是哦了一声,仍然抱着她的腰臀用棒儿在她体内勾东西一样掏着,勾出一汪汪的浓汁儿。

    韩佳人咿咿唔唔的犹豫了半天,终于还是敌不过心底的渴望,双臂把林俊逸的脖子一圈,把涨红的粉脸凑到他耳边,张嘴咬了一口:“我……我喜欢!好了吧!你……你这小坏蛋大色狼,非要逼死人家么……”

    林俊逸满意的轻笑一声,伸足在地上拨了几下,把两人脱下的衣裳弄到了一起,搂着韩佳人往地上一放,高高提起两条粉腿,自上而下快速的抽送起来。

    韩佳人终于尝到了等待已久的甜美感觉,直美的她双腿乱抖,柳腰狂摆,粉臀迎凑旋磨恨不得让花心变成磨盘好好的把林俊逸带给她的充实愉悦磨到骨子里头。

    林俊逸喘息着越动越快,看韩佳人也越来越进入状态,yīn户越收越窄越吮越紧,俯下身子整个的盖在她身上,一下吻住了她红润润的小嘴儿。

    韩佳人本咬着下唇强忍着不去咬林俊逸的肩膀,正自忍耐不住,突然双唇被封,仅仅一愣灵活的舌头就撬开了牙关,钻进了她的小口之中。她嘴巴一松,差点便叫出声音,心慌意乱之下也顾不得那许多,拚死的收紧嘴巴用舌头勾住林俊逸的舌尖,吃nǎi一样死死的吮住。奈何舌头柔滑,直yù滑脱,慌的韩佳人唔唔呀呀的鼻音不断,只怕这舌头突然溜走,害她叫的世人皆知。

    上面的舌头纠缠不清间,下面的小嘴里含着的圆滚滚的ròu舌头却到了最後关头,林俊逸振奋精神,强压住精关狂送了几十下,ròu体相拍啪啪作响,一番狂风骤雨入的韩佳人绷紧了身子畅快的丢了一次。他趁着膣内余韵犹存,嫩腔格外紧窄柔润,提起的一口气一松,向前一送腰杆,把忍了许久的阳精大力的shè向了甬道尽头。

    “唔——”

    韩佳人高亢的闷哼了一声,小嘴一松扬起了头,蹙眉眯眼耳热舌凉,浑身颤抖不停,一双蜷起的玉腿蹬在地上用力踏着,踏的高跟鞋丝袜都松脱下来,一副yù仙yù死的样子。

    “啊……实在是太刺激,太舒服了……我要死了啊!”

    韩佳人忍不住娇喘吁吁,呻吟连连。

    林俊逸不待韩佳人说完,手掌抓住了她丰满白嫩的rǔ房,伏下身去一口含住了微微泛红的rǔ珠,她的rǔ珠受到林俊逸那有如灵蛇的舌尖缠绕及口中温热的津液滋润,立时变成一粒硬硬的樱桃。

    “啊……董事长……你不要这样……人家会受不了的你……会死的……啊……”

    林俊逸不理会韩佳人的抗议,用嘴吸吮着她的樱桃。

    韩佳人那富有弹xìng的嫩白双峰被林俊逸赤luǒ壮实的胸部压得紧紧的,敏感的肌肤密实相贴,双方都感受到对方体内传来的温热,加上林俊逸胯下坚挺的庞然大物在她湿滑无比的窄小幽谷中抽chā挺动,使得韩佳人再度陷入意乱情迷之中。

    “啊……你……你真是太猛了……啊……轻一点……嗯……啊……”

    韩佳人本能的挺动凸起的阜部迎合着林俊逸的抽chā,嫩滑的幽谷壁像小嘴似的不停的吸吮着林俊逸在她胯间进出的庞然大物。

    突然,林俊逸将在韩佳人美穴中抽chā的庞然大物拔了出来,她韩佳人失落的轻嗯一声。

    “啊……你……董事长……不要离开人家嘛……人家要你shè在里面嘛……”

    韩佳人恋恋不舍地搂抱着林俊逸的虎背熊腰。

    此时只见韩佳人长直的秀发被林俊逸解散开来披下肩头,似水柔情的美眸凝视着林俊逸,微薄的小嘴微张,好似期待着林俊逸去品尝,nǎi白的玉颈下是瘦不露骨的圆润光滑的肩臂,胸前挺立着凝脂般的秀峰,纤腰一握,小腹上是那粒诱人遐思的小玉豆,丰美圆滑的俏臀向上微趐,那雪白浑圆的玉腿看上去十分修长,韩佳人在林俊逸眼中是如此娇媚动人,她修长匀称的体态让林俊逸内心怦然悸动,看到韩佳人胯下贲起的阜部,那又浓又黑的卷曲芳草上沾满了晶亮的液体,是两人刚才酣战的遗痕,一时又刺激得林俊逸血脉贲张,胯下尚未发shè的粗壮巨龙更加面目狰狞蓄势待发。

    林俊逸和韩佳人两人就这样一丝不挂的面对面站着。

    “好哥哥……给我……快给我啊……”

    韩佳人微挑的美眸中又开始水波dàng漾,芊芊玉手搂住林俊逸的腰身,两人肌肤相贴,她坚挺丰满玉rǔ被林俊逸壮实的膛压贴成圆润的扁球型,她温顺如绵羊的仰起吐气如兰的檀口,林俊逸毫不犹豫的把嘴盖在那两片香腻的柔唇上,两人的舌尖轻揉的jiāo缠,彼此都贪婪的吸啜着对方口中的香津玉液。

    林俊逸胯下呈仰角状的大龙头抵在韩佳人小腹下浓黑密丛中那两片油滑粉润的花瓣上,韩佳人一手扶着林俊逸的肩头,抬起一条柔若无骨的玉腿向后环绕挂在林俊逸的腰际,湿淋淋的胯下分张得令人喷火。她另一手引导着林俊逸约有鸡蛋粗的坚硬大龙头趁着yín液的湿滑刺入了她的花瓣,在柔嫩湿滑的幽谷壁蠕动夹磨中,林俊逸的粗大巨龙再次整根chā入了韩佳人紧密的美穴之后,林俊逸把韩佳人压在床上大力抽动,肆意挞伐,猛烈撞击。

    “啊……好哥哥……你真的……好棒好深好大……啊……”

    韩佳人发出一声幽长满足的呻吟,媚眼如丝地娇嗔道,“啊……好哥哥你轻点……人家又来了……快点……抱紧人家……董事长……人家要出了……出来了……啊……”

    林俊逸看着躺在办公桌上疯狂的韩佳人正在神游太虚限入冥想之时,突然感觉到臀部被韩佳人的纤纤玉指紧紧的扣住,使粗壮的jī bā与她的美穴接合的一点缝隙都没有,韩佳人微微贲起的阜部不停的在林俊逸的耻骨上揉动顶磨,而林俊逸的庞然大物亢奋得在韩佳人的美穴中像活塞般的不停的进出。

    “啊……抱紧人家……用力……狠狠地……快干人家……啊……”

    韩佳人被林俊逸干的娇啼婉转,如梦的猫眼dàng漾着浓情蜜意,林俊逸口中含的舌尖是韩佳人柔滑的香舌,这时韩佳人的幽谷如火烫般的发热,她子宫深处的蕊心喷出最后的温热花蜜,淋在林俊逸硕大的龙头马眼上,两人密实相贴的大腿传来她嫩滑腿肌的抽搐,滚热的幽谷急速的收缩,将林俊逸粗挺的巨龙挟得与她的美穴似乎完全溶合,林俊逸的庞然大物在韩佳人湿滑紧窄的幽谷夹磨吸吮下,阵阵快感充上脑门,再也忍不住,一股浓稠热烫的rǔ白色岩浆像火山bào发般喷入韩佳人的蕊心,使得韩佳人再度呻吟不已。

    “啊……好美……你烫得人家好舒服……不要动……就这样……不要动……啊……”

    韩佳人娇喘吁吁,八爪鱼似的紧紧楼抱住林俊逸呻吟呢喃着。

    “你坏死了,这样欺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