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99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的冲击也愈来愈强烈,尤其当他不知从哪儿学来的方法,在前冲后抽之中,慢慢加入了磨旋的动作。

    从未经历过xìng事纯真无暇的清纯少女安以轩,被林俊逸这一番无耻的挑逗撩拨瞬间击倒,安以轩无奈的发现,女儿家最宝贵的地方正在被侵犯着,隐秘私处正进出着大色狼林俊逸的粗大ròu棒,一直矜持守护着的贞洁已经失去,那怕现在就结束,她也被玷污了。她死心的放弃了原本就无力的挣扎,冰凉的眼泪止不住的从她那粉嫩红晕的脸庞滴滴滑落。

    感觉到安以轩渐渐地停止下来,林俊逸知道清纯少女已明白了,目前这种已无可挽回的处境,得意的他边继续jiānyín着无助失神的安以轩,一边还yín声说些ròu麻话:“我爱你……轩轩……”

    此刻刚刚从清纯少女成为女人的过程中,产生的鲜红处子之血随着大坏蛋林俊逸的ròu棒进出间,不断的在润滑着紧窄的腔道,还有女xìng本能抵抗伤害的分泌物起着同样的作用,渐渐的花花公子感觉到抽chā中越来越顺畅省力。林俊逸逐渐的开始加快速度,花花公子的酒劲通过运动激发出来,浑身蛮力使不完似地,大力的扎实发泄着。

    那种刺激感,令安以轩无法自已,虽说痛楚犹在,虽说在他的抽动之中,一丝丝血光正慢慢顺着曲线滑到了臀腿之上,但体内强烈的yào力,也正因此狂野的燃烧着,虽不致于令她感到舒畅,却有一种难以想象、难以言说的感觉,正一点一点地充斥着她。

    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在那yào力的冲击和男人的jiāo合之中,安以轩虽还没有感受到快乐,却也不致于太过痛苦,心神迷迷糊糊的,只知任由林俊逸在身上肆虐,但这肆虐也肆虐的太久了吧?

    安以轩甚至可以感觉到,被林俊逸强硬突破的创口,在他的冲动之下,虽仍是血丝渗流不止,但那痛楚也不知是麻木了还是怎地,竟一点都感觉不到了。

    第一次承受男女jiāo合的感觉如此怪异、如此迷离,若说痛吧?那痛楚中却又有如此奇异的感觉;要说舒服吧?这两字和她的感受可说是八竿子打不着一块,安以轩咬牙苦忍,只觉磨擦之中,有种异样的感觉,正逐步逐步地驱走痛楚,感觉如此怪异,似乎让她整个人都浮上了半空,什么都抓摸不着,虚的四边不靠,偏生jiāo合处那再近也不过的接触,又是那么的实在。

    远超平日尺寸的铁硬ròu棒在安以轩娇嫩的ròu孔中不断进出,chā弄的她痛苦不堪,无助的清纯少女被肆意粗暴的jiānyín是搞的生不如死,毫无一丝起初春梦中的快感,只能强忍着失贞的疼心和ròu体的折磨,被动的承欢于林俊逸身下。她紧皱着眉头,细白贝齿咬住xìng感鲜红的下唇,柔软无力的白嫩身子阵阵轻颤着,扭动粉嫩脖颈左右轻摆着头部,纤细美感的小腿上脚背绷紧成弓形,俏皮娇小的玉趾僵直的挺立着。

    第1986、7章迷jiān安以轩

    “轩轩,现在就好好享受我给你开苞带来的快感吧!”

    一边轻声安慰,一边缓缓动作,体贴着安以轩的处女之痛,林俊逸强自压抑着体内yù火熊熊,一边缓缓抽动,一边温柔爱抚。从来港之后也不知弄过多少女子,这方面他可是驾轻就熟,尤其想到这是为了让双方愈发快乐,似连体内的yù火都没法那么冲动,竟好端端地配合着他,让林俊逸大展温柔手段,拨弄着安以轩的心弦,令她不由得轻扭缓摇起来。

    虽说破瓜之痛着实难挨,但他温柔而效果极佳的手段,却令安以轩愈发舒适,即便幽谷被他撑得似要bào裂,但他在自己身上的温柔抚触,以及ròu棒与幽谷的亲密厮磨,在在勾的安以轩芳心dàng漾。

    一开始时还得忍着疼,在心中告诉自己这是为了安抚身上的男子,才要婉转迎合,可到得后来,身子里的激情渐渐压过了苦楚,不知不觉间安以轩只觉苦痛渐去,一种前所未有的滋味蔓延周身,好像愈来愈喜欢他的深入、愈来愈享受他的爱抚疼怜,魂儿都不由飘飘然地浮动着。

    就在青春纯洁的清纯少女咬牙痛苦的娇喘声中,林俊逸加剧了ròu棒抽chā的深度,ròu棒不再过于拉出,转变为乌黑芳草蓬乱的xià tǐ,紧贴着娇柔细嫩的ròu丘,青筋盘结的ròu棒每次全部没入稚嫩腔道深处,他火烫的ròu棒头深入到幽密温暖中,然后短距离间旋钻摩擦以获得更加刺激的接触。两具赤luǒ的青年男女身体相接处基本没了空隙,一丝不挂的清纯少女白羊般的身子,被压在英俊潇洒身躯强壮的花花公子林俊逸身下,安以轩断续着娇喘呻吟。

    yù火澎湃的林俊逸仿佛永不停息似地,把这个可怜的青春清纯少女弄得死去活来,此刻的安以轩心里哀鸣着、乞求着、这地狱炼火般的折磨赶快退去,可时间好像停止了,痛苦仿佛没有止境一般令她绝望。

    肆意耸动深chā尽力发泄的花花公子,折腾了十来分钟后,渐渐的疲乏下了,终于林俊逸被酒劲催化的yù火消退下来。本想忍忍在继续享受,可被身下的小白羊幼嫩密处夹裹的禁不住了,林俊逸也算花丛健将了,颇为自得自己这把年纪的xìng动力,平日里折腾一般欢场女子半小时左右没问题。

    未成想到安以轩的初经xìng事的嫩穴居然是难得的妙物,实在是令林俊逸忍耐不住了,显然并非清纯少女本心的情yù催动,幼嫩的腔道ròu壁自发的沁出爱液,蜜穴甬道内层叠的褶子连连狙击异物,不断的吸吮推挤,花心却又偏深,触到次数很少,如此一来尤其令男xìng感到舒畅刺激,这说明安以轩的体质相当的敏感。林俊逸也曾经听说过这种尤物,自古就有说道,称此类为羊肠穴。

    “哎……”

    一声温婉柔媚的轻吟,安以轩这才发觉,自己不知不觉间已忘了形,玉腿轻轻抬了起来,丰满圆润的腿侧在他臀股间诱惑地摩挲着,这般动作使得林俊逸虽是轻抽浅chā,动作算不得太大,可两人jiāo合处的汨汨泉水却已溅了出来,床被之间竟不由沾染了秽迹,混着一丝丝艳媚诱人的红,羞得安以轩想要躺平,却是难抑身子里最深处的本能冲动,不由轻吟起来。

    “轩轩……舒服吗……”

    感觉到身下清纯少女的羞窘,林俊逸不由凑近了她泛着发香的颈边,贪婪而温柔地吸着她的香气,顺便在她耳下颈边口舌逗弄一番。

    这般动作以前也不是没做过,以他的经验很少有女人被这样对待会不舒服的,而现在的动作之间,比之从前愈发带了些温柔体贴的滋味,毕竟像这样温柔可爱地对待自己,即便被强行弄上床也不哭喊愤怒的清纯少女实是首见,令林俊逸不由愈发心疼,强忍着体内勃发的冲动,温柔地对她疼惜怜爱,丝毫不敢放纵。

    这样的清纯少女还是初见,虽说自己这样苦忍,即便短时间内压下了体内yínxìng,但压抑的愈强烈,事后的bào发也愈恐怖。现在的林俊逸,就只是想好生疼惜身下的女子一番,之后的事他已经管不到了。

    “只要这样……很快就舒服了……”

    “嗯……”

    听他这么说,娇羞的安以轩微闭美目,也不管事情是否真如他所言,还是仅只于安慰自己,现在都已经搞上了,想后悔也来不及。她无力地呜咽出声,纤手无力地在他身上缠绵滑动,玉腿娇柔地在他身上摩挲,无言地请求他的强猛。

    放松下来的安以轩只觉那ròu棒似又更深入了一点,探得她幽谷花心微疼,间中却涌起了更多的快感,那美妙难言的滋味,令她身子无力地轻扭着,好让那敏感的部位,更多些迎上ròu棒温柔熟练的刺激,呼吸愈来愈热、呻吟愈来愈软。

    感觉到身下女子的异动,林俊逸也渐渐放松了自己,让ròu棒在安以轩初启的幽谷里头不住深入浅出。

    被他一阵又一阵的抽chā推送,安以轩只觉自己像是化成了一滩水,虽被林俊逸紧紧压住,灵魂却随着他的刺激dàng漾而难以靠岸,难以想像的甘美滋味直透每寸肌肤,将她一点不剩地占据,即便是动作间幽谷里的刺疼,也显得不再明显,反是愈渐弱化,逐渐化入甜蜜之中,林俊逸的抽送彷佛正拨弄着她的心弦,让她的感觉随着他的动作时高时低,完全被他所控制占有,高昂的时候彷佛整个人都被推入仙境,美妙到不能呼吸,低潮的时候像是整个人都瘫痪了,再感觉不到旁的事物。

    彷佛在心中有个声音在说,这美妙的感觉就快到了终点,神智昏茫在那飘飘yù仙之中,不知不觉间安以轩弓起了娇躯,忍着疼让敏感柔嫩的花心处被他紧紧抵住,在那销魂蚀骨的钻转研磨之间,终于触到了那难以形容的终点,好像有些什么从身子里前呼后拥的窜出,再也保留不住。

    被快感浸得再没有其他感觉,张大了嘴连呼吸都快没办法了的安以轩只觉体内阵阵酥麻,幽谷深处被一股火辣辣的刺激,透得整个人都颤抖起来。被如此美妙尤物刺激的花花公子嘶吼着,那里还能耐的住yù喷发的感觉,鼓起最后的余勇,把安以轩双腿高高抬起,奋力狂送猛抽起来,没弄上十几下。

    林俊逸就“啊啊”狂乱喊着筋骨酸软的一泄如注,满腔火热的老精奔突涌入安以轩的稚嫩处女蜜穴甬道深处,一股股击打着嫩嫩的子宫颈口,负压在羊脂玉似地娇柔身子上。

    安以轩茫然地感觉到,在那无与lún比的快意之中,身上的他整个人震了震,随即一股热流shè入,烫得安以轩从子宫里都酥了起来。

    那既火辣又甘甜的滋味,将她最后一点体力都吸走了,娇声喘息间安以轩只觉茫然不可自控,全不知自己现在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只能本能地去感觉,犹然在身体里面四窜周流,那快乐无比的崩溃感觉。慢慢地从那似将魂魄都给震散了的高潮中转醒,安以轩只觉鼻中一股汗水味,不由清醒过来。

    第1988章迷jiān安以轩

    安以轩被火辣激烫着方才长呼出一口气,僵硬的身体松弛下来,原本清澈秀美的双眼现在无神的望向天花板,泪痕斑斑的绝美玉脸失色苍白,一双修长光滑弹xìng的美腿内侧的嫩ròu细微的抽搐着,真是一番令人疼惜的暴雨残花景象。

    “怎么了?轩轩,还疼吗?”

    林俊逸靠上前贴着安以轩的后背用手臂环住她,将脸俯下凑到她耳边轻声问。

    “我恨你,林俊逸!”

    安以轩用冷言冷语回报他的温情。

    “宝贝,不管你承不承认,我现在是你的男人了……”

    林俊逸柔声安慰道。

    “像你这样卑鄙无耻的人没有资格成为我的男人,我还要报警抓你,让你坐牢!”

    林俊逸说一句,她回一句,将每个字都再丢回去,身子也不安分地挣动,想要从他胸前离开。

    “既然你不知好歹,那我就不说废话了!干死你!”

    林俊逸粗暴地拉过安以轩,用嘴堵住她说出放肆话语的小嘴。

    别说她与别的男人上床,就连她与别的男人演戏有肢体上的碰触,他都无法接受也无法想像,今后更是绝不允许。

    林俊逸用手捏住安以轩的下颚,强迫她张开嘴接受他舌头的探入。

    他有力的舌深入她的口腔中舔舐她细滑的湿熟,硬是追逐着她不住躲避的软舌,执意攫夺她的甜美。

    被他强吻,安以轩狂乱地用手捶打他的肩膀及手臂,口中只能发出无助的呜咽声,却总无法挣脱。

    忿恨的情绪让她不曾多做思考,不顾疼痛的下颚,狠狠地将他探入口中的舌头咬住,意图逼退他的唇舌。

    血腥味顿时充斥在两人的唇舌之间,林俊逸痛哼了声,不顾舌上的痛楚,更加强硬地顶开她的牙齿,固执地在她口中纠缠,强制地要地品尝他舌上的鲜血。

    “唔……”

    安以轩虽然存心伤他,却也被他的骛猛给吓着了,所以挣动得更加激烈。

    安以轩的反抗让他控制不住血液中狂流的征服yù望,无法用一贯的温柔对待她林俊逸将唇舌从她唇间撒开,双臂一使力,就将她压倒在身后的床上。

    “不要……林俊逸你放开我……我不要……”

    林俊逸的意图清楚得让她手脚并用地抵抗,却逃不开他的手。

    “由不得你不要,刚才你已经开苞了,已经是我的女人了,你没有理由再拒绝我。”

    听到安以轩口口声声的不要及拒绝,林俊逸将心中残存的一丝不舍挥去,执意要攫取她的娇美。“如果你不乐意,你尽管大叫,可是我告诉你,如果被人看到了你在我房间里赤身luǒ体,你很快就会成为明天的新闻头条的!”

    林俊逸跨坐在安以轩赤luǒ的纤腰之上,用粗壮有力的大腿压住她的身子,制住她的行动让她无法逃开。

    就在他要再去进一步行动时,安以轩逮到了机会,她用尽全身的力量将他推了开,然后随即翻身下床,抓了地下一件外袍意yù朝房门的方向跑去。

    但当她听到被她推倒在床上的林俊逸用不疾下徐的声调说出的话后,她迟疑地停下了脚步,硬是不敢出了那道近在咫尺的门。

    一时不备被安以轩推开的林俊逸,慢条斯理地从床上走下来,“怎么不跑了?我倒还满期待能在星空下与你天为被地为床呢?”

    他一点都不紧张,因为他笃定她不会跑了。

    林俊逸方才威胁,如果安以轩跑出去,那么不论他是在什么地方抓住她,他一定会在那里要了她,就算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他也照做不误。

    林俊逸赤luǒluǒ走了过来,全身健壮的肌ròu赤luǒ愤起,完美的体态及线条蕴含了无限强劲的bào发力。

    踩着沉着的脚步,他接近背对着他站在玻璃桌前的安以轩。

    因为在慌乱之中逃开,安以轩手上的衣服根本来不及套上,只被她拢在胸前,从他的视线看来,她背后一片雪白滑腻展现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