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98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好嫩”一时忘了该如何下手了,直到几分钟后情绪慢慢平复,才回神过来想到苦盼这么久,计划中可不是光摸摸过瘾就算了的。

    看着无知无觉在怀里昏睡中的安以轩,他大着胆子,动作放肆起来,原本摩挲粉颈娇颜的大手,转移到了安以轩的胸部。他解开清纯少女的外套扣子扒开衣襟,隔着内衣抓住了轮廓分明的挺立rǔ房,有力的揉搓几下感受过弹xìngròu感后,又顺势往下探去,滑过平坦的小腹,龌龊的停留在那饱满微隆的三角地带。林俊逸忘乎所以的在那轻抚着,细细体会着清纯少女神秘私隐地区的形状。

    安以轩晕乎乎的醉着,可毕竟是怀春少女,成熟的xìng生理机能,本能的感受到了密处大手的热度,身体的触觉引发了她的梦中幻境,在梦中仿佛是心目中的白马王子模糊着面孔,在亲密的轻触她的红唇,低头充满爱意的亲吻着,火烫的大手还在爱抚着女儿家的私密要害,清纯少女含羞带春的紧张着、兴奋着、半推半就着。

    倒也是白马王子,英俊潇洒风流成xìng的林俊逸已经不满足于隔衣爱抚,开始褪去安以轩的外部阻碍,沉浸在美妙春梦中的她雪bái fěn颈也桃红泛起,莫名的配合起林俊逸,这倒让花花公子省了很多麻烦。

    外部衣物的褪去让怀春少女更显诱惑魅人,林俊逸不由得把她的rǔ罩推上去,急切的顺势握住那从未被男子碰触过的妙物,真皮真ròu的柔嫩触觉令他禁不住微微战栗着,yín思中多次幻想着的举动终于实现了,热血沸腾的林俊逸开始俯身低头吸吮着安以轩的xìng感红唇,他享受着手指间、嘴唇上、舌头间的滑腻、柔软、香醇的多重感觉。

    在双管齐下刺激中的安以轩,还真以为是春梦中的白马王子在亲昵爱抚呢,臆想中混杂着紧张和新奇的一丝陌生快感刺激着,安以轩也生涩的撅着小嘴擦磨回应起来,身子也仿佛不堪玩弄般扭动着。

    林俊逸品尝着散发清纯少女芬芳气息的香唇,还远未知足,他继续进攻着试图进入清纯少女的唇齿间,用舌头试探着、舔食着、顶弄着她依然关紧的牙齿。

    安以轩依然沉浸在美好的春梦中,身体仿佛也感应到般做出相应的动作,她渐渐的微启牙关,花花公子的舌尖就趁机探入,然后深入纠缠着、搅拌着、探索着。清纯少女被搅扰的呼吸不畅,小香舌胡乱生涩的回应,间隙中从笔挺的小鼻子里不时发出“嗯嗯”的娇喘声。

    苦熬良久的林俊逸,原以为只能享受无意识的清纯少女ròu体,此刻被酒醉后的她意外回应着,心里说不出的快乐,林俊逸也想不到居然安以轩醉梦中会如此敏感热辣,自然多了份心思想细品慢尝。

    品尝完清纯少女甜美芳香的唇舌后,他接着把目标放到一直不肯放弃揉搓的雪白嫩rǔ,把头埋到粉嫩玉润的肌肤上,张开大嘴含住粉红rǔ晕上的小红豆轻柔的吮吸起来,左右两点换着、舔着、吸着、吮着犹如一个贪吃永不满足的婴儿般流连不止。

    安以轩虽然是在晕沉的春梦里,可这番从未体验过的强烈刺激,立刻让未经人事的她敏感反馈到身体上,林俊逸大嘴中的小小嫩红突起,很快的肿胀硬了起来,清纯少女娇柔的身子也更加火热蠕动着,嫩藕般的luǒ露玉臂也不由的搂住了身上花花公子的脖子,刚刚解脱出来的xìng感红唇呢喃着魅人至极的娇吟声。林俊逸知道这只是清纯少女的xìng本能反馈,可这样妩媚可人的清纯少女热情回应,还是让他激动万分。

    血液都已沸腾yù蒸发的林俊逸,居然还是强忍着保持最后一丝理智,面对如此诱惑美景没有被yù火冲昏头,可谓是坚韧之极。其实林俊逸是狠不得飞身跃上,往来驰骋一番,目前这表现不过是为了终于到手的美食,企图慢慢地、细细地品尝全部滋味的一种小心思而已。

    轻轻的挣开安以轩玉嫩雪白的玉臂,顺便手嘴并用的除去她雪峰玉rǔ上碍眼的ròu色rǔ罩,把仅仅穿着贴身小内裤的青春ròu感清纯少女放到在床垫上。视线在光洁嫩滑的小腹上毫不停留,品过餐前小点心的林俊逸把注意力放到了她的隐秘部位,一条白色的三角小裤裤紧包着饱满yín靡的沟壑幽谷,还可以清晰的看到镶嵌在小ròu丘上的,应该是两瓣肥嫩蜜唇的界分线。也许是安以轩的春梦或敏感身子引发的,小内裤中间细线处居然有一小块湿润的痕迹。

    这更带起了林俊逸邪恶的yín火,林俊逸立刻把头埋在那隐秘地带深吸一口气,一股子混合着青春女xìng荷尔蒙和蜜穴甬道分泌物的异香,以及清纯少女使用的香水气息充斥着林俊逸的鼻腔,刺激的他下身是愈发硬胀的微微刺痛起来,他意识到状态过激,连忙扭曲着老脸面部肌ròu颤抖着,深呼吸一番后强制收紧筋ròu。

    “轩轩,我终于得到你了!”

    林俊逸轻柔而坚决的的扒拉着安以轩最后一丝遮羞物,并没费太大的功夫,早已经软瘫无力的清纯少女,很快就变成一只完全赤luǒ的白羊。

    安以轩女儿家最神秘的秘密花园展现在大色狼林俊逸眼前,整个ròu丘白嫩光洁毫无皱褶,饱满而ròu感的隆起着,上方ròu色粉嫩间倒三角型的一块淡黑色草地,仿佛肥力缺乏般稀疏着柔丝缕缕,明显未经人事的处女地从未被耕耘过,除了隐约的一抹嫩红,饱满紧密的蜜唇闭合着严守门户。

    林俊逸油然升起一种急于探幽访密的心思,尤其是那一抹嫩红的蛊惑着,大手抚上安以轩雪白玉腿的根部,两手稍微用力分将开来。

    也顾不得一向以来的习惯,低头扑上去,犹如热天的大狗般吐出舌头,舔向小ròu丘间那稚嫩ròu唇。以往很多男人出于大男子尊严和略带封建习俗的认为那是脏处,而林俊逸之所以招女人喜欢就在于他的这番动作许多他爱的女人都曾经享受过,在如此妙物前不由更升起一种想品尝的冲动。

    林俊逸先珍惜的用那粗糙的舌头,在小香丘上细细拨弄几下,随后又用手指分开紧闭的两片肥嫩蜜唇,这才能顺利的到达粉红的嫩ròu间,舌头在女儿家敏感的ròu缝间里肆意来回舔食,翻弄着依然被包皮裹着的小珍珠花蒂,淡淡的、微咸的、异香的味觉遍布舌尖的味蕾,他禁不住感叹着果然是极品,不枉此次破处安以轩之夜。

    在如此yín靡的ròu体刺激下,安以轩梦中又是敏感阵阵,被电击似地身子细微颤栗着,嘴里娇声呻吟着“咿呀”之音,双腿不由的开始加紧。

    第1984、5章迷jiān安以轩

    此时怀春清纯少女的春梦里又是另一番景象,原本温柔的王子变的粗鲁放肆着,触及到了女儿家的底线,安以轩在梦中羞怯的呼号着:“不要……别……欺负我……啊……”

    被梦境吓坏了的她开始努力的扭动着,企图挣开死沉的眼睑,终于连梦中都矜持羞怯的清纯少女奋力的眨动眼睛,竭力掀开眼睑,迷蒙的醉眼茫然着。感觉脱离羞人春梦的清纯少女,被酒意压制着随即又无力的闭上了眼,她还没意识到身子正赤luǒ着,双腿间低俯着舔弄隐密处的林俊逸,只是觉得今天身上少了点什么,在酒意和春情的温暖下清纯少女并没感到多少凉意。

    林俊逸被刚刚安以轩的明显挣扎扭动惊动了,生怕清纯少女酒醒极力反抗而导致功亏一篑,反正品尝到了从未有过的美味,本身也无法继续再强忍下去的yù火也刺激着,他三下五除二扯去自己的衣裤释放出久耐的ròu棒,纵身扑压了上去,光滑的雪白玉腿岔开着。

    林俊逸急喘着用手分开了安以轩应舌头离去而恢复紧闭的蜜唇,袒露出诱人的嫩红密境,花花公子已经勃发硬挺有些时间的黑紫色ròu棒,凶猛的扎入湿润鲜红的小ròu孔,顿时挤压开层层叠叠ròu褶子的阻碍,撕破了一道ròu质薄翼,凸进到了嫩ròu腔道深处。

    一根远超腔道内径的家伙粗暴的顶入,花径稚嫩的ròu壁被摩擦的涩楚,ròu质薄翼的撕裂带给安以轩无法想象的痛苦,一阵痛彻心扉的撕裂感惊醒了晕沉中的清纯少女,“啊”一声痛呼起来,眼神终于回府清明,美目中的焦距也集中了,她瞪大着丹凤眼看清了身上压着的林俊逸,一时间还以为依然在梦境,不敢相信现实的呢喃道:“林先生,怎……怎么会这样呢?”

    初次经历粗大异物的狭小腔道,稚嫩ròu壁紧紧包围着异物,层叠ròu褶子不停企图挤压出异物的自发收缩,林俊逸体味着温暖火热舒爽的压榨感,他甚至感到ròu棒被压榨的都有些微微刺痛。苦熬良久的邪恶计划终于得逞了,吃上正式主菜的林俊逸得意的发出“嗷嗷”的yín声呼叫。

    只是林俊逸那硬挺的ròu棒都已经兵临城下了,哪容得下安以轩退缩?见安以轩只能做出这么软弱的抵抗,林俊逸jiān笑几声,捉着她的脚踝将安以轩的双脚抬高,向她肩上压去,令她雪臀轻抬,使那已是汁水泛滥的禁地完全暴露出来,随着将腰一沉,那ròu棒重重地烙上了安以轩紧夹着的大腿之间。

    正自迷离之中,突觉下身被林俊逸这般摆布,安以轩只觉腿下一痛,初次被摆布成这般羞人体态的她只能勉力夹紧玉腿,偏生给那火烫硬挺的ròu棒狠狠一烫,玉腿竟不由分说地软了开来,给林俊逸得理不饶人地尽情突刺,那ròu棒登时已破入了第一道门户。

    听得向来矜持娇柔,在单亲家庭成长起来冷傲娇艳的安以轩,在自己的攻伐下哀吟出声,一边看着安以轩柳眉紧皱,显是痛楚难当,偏又无力抵抗,一边感觉着刚刚破入安以轩体内的ròu棒头上,给安以轩紧致而富弹xìng的穴ròu紧紧裹住,那滋味之美,当真是言语无法形容,林俊逸嘿嘿一笑,双手用力,让安以轩的腿压住了藕臂,再难挣动,胯下ròu棒却是不依不饶地继续推进,一点点地破开了安以轩的花蕾。

    此时那还理会的了其他,林俊逸ròu棒都跳动着胀大了一圈,开始奋力冲破青春清纯少女蜜穴甬道紧裹ròu褶的包围,缓慢的耸动起来,ròu棒借着ròu壁挤压抽出,而后发力咬牙的在粗喘声中排开稚嫩紧密的嫩ròu。他享受着大美女安以轩的初夜,心情激dàng无法思考,只是本能的把ròu棒chā进去,抽出来,一下下慢慢地艰难开垦着。

    安以轩感到女儿家花径密处的稚嫩敏感ròu壁,被一条粗大生硬的异物膨胀着、深入着、摩擦着火辣辣的触疼。尤其是自己的ròu褶子紧紧的箍夹住异物,而后又被挣脱出拉扯着的,那种强力的撕扯嫩ròu,火热生疼感让她痛苦无助的呻吟出来:“啊……呃……疼……疼啊……”

    安以轩这才真正清醒过来,意识到正在发生在她身上的可怕真相,自己一向敬爱的林总,俯身压在自己柔嫩白玉似地的胴体上,履行着原本应该是女儿家未来丈夫才能行使的权利。她竭力的想扭动摆脱身上的重负,奋力试图夹紧修长的美腿,曲肘用力推搡着身上的大色狼,可酒醉后浑身软酸无力的清纯少女那能推动,yù念正浓、xìng志勃发、满身是邪火的林俊逸。

    林俊逸在缓慢进出中的ròu棒头敏感体会到,因安以轩软绵无力的挣扎,引起的愈加强烈美妙的摩擦感。感觉到安以轩明显无力的抵抗,他心中更是放肆无忌,久经人事的林俊逸知道对安以轩这样纯真温顺的清纯少女来说,什么是最致命的打击。他低头看了看羞怒红霞一片的清纯少女,卑鄙的用嘴轻咬着安以轩的晶莹玉润的耳垂,粗喘着细语道:“轩轩,我爱你,给我吧!”

    随后为了加速瓦解安以轩的微弱抵抗能力,耸动着的花花公子yín亵的继续说道:“轩轩小姐,我终于得到你了,我们已经亲密无间的碰撞着,啊……真爽……好紧啊……”

    痛,真的是很痛。虽说春心已萌,虽说体内酒劲上涌情yù正炽,但初尝此味的安以轩仍痛的不知所谓,偏生她苦楚的表情,却让林俊逸更为得意,他压紧了她,腰间缓缓沉下,一边切身体会着安以轩的紧致娇嫩和弹xìng,一边毫不迟疑地逐步推进,一点一点地破开了安以轩的娇嫩矜持。

    而腿间逐步传上来的那种被突破的感觉,恐怕比之痛楚还要令安以轩惊惶失措,毕竟白兰地的酒劲非同凡响,虽说痛楚难消,但难抑的春潮至少使她湿润的多,也好过的多,但那初次传来的感觉,又是她所无法抗拒的,感觉实是难以言喻好不容易等到林俊逸终于整个没入,安以轩已是额冒冷汗、娇靥苍白,连挣动的力气也没有了,她甚至不敢闭起眼睛,生怕一闭目就再也睁不开来,方才她不但感觉到自己完全被突破了,甚至感觉得到自己破身时那汨汨的血流,现在禁穴之中恐怕还是血流如注吧!

    安以轩难受,林俊逸也不太好过,虽说安以轩毕竟才二十五岁,身体的紧致犹胜一般处子少女,那禁区之紧窄,夹的他差点要叫出声来,摩擦时那又紧又酥的感觉,差一点让他忍不住要一泄如注,可这一回自己终于将安以轩破了身,那快感的思想令林俊逸强忍shè精的冲动,犹自强撑在安以轩体内,只他也不敢妄动,生怕一个不小心的抽动,就令被嫩ròu紧紧咬住的ròu棒再忍不住崩溃。

    也不知这样忍了多久,林俊逸只觉安以轩体内流泄渐多,虽没动作,但感觉起来却愈发软嫩yín滑,尤其安以轩虽没能动弹,体内的原始反应却本能地运作着,汨汨春泉正逐步逐步地浸润着深入体内的ròu棒,心知这样下去非shè不可,林俊逸也放宽了心,反正都夺走了安以轩的贞cāo,又何必再撑?shè便shè了,最多是尔后玩弄安以轩的时候多加小心些,想必她也没那个脸来讥嘲自己撑不久吧?

    感觉到身上的林俊逸缓步抽送,一开始动作还小,只是稍有所觉地抽动摩弄,慢慢的林俊逸的胆子大了起来,动作愈来愈大,带来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