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77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就都忍不住双双滚倒在地毯上相互宽衣解带、脱衣褪裙——脱得精光后,他就进入了她幽深火热的身体内。

    用梆硬滚烫的硕大guī tóu去吻触她羞嫩的' 花蕊' ———洞房内春色无边,欢爱无度。

    他们就象新婚燕尔的夫妻一样,如胶似漆,难分难舍。

    当他终于要离开时,恋jiān情热的两人依依不舍地最后一次疯狂地云雨作爱jiāo合yín乱。

    他直把王丽坤抽chā得娇呻艳吟楚楚娇啼,yù仙yù死。

    王丽坤娇羞而狂热地配合迎送。一双美丽雪白的玉腿轻分柔夹。

    直抽chā得昏天黑地,双双进入极乐出界——然后清纯可人的美丽处女含羞脉脉、深情款款地一丝不挂地赤luǒ着美丽的胴体将自己的第一个男人送出门,一阵拥吻相别。

    林俊逸离开后很久,王丽坤才从疯狂的yù海狂涛中慢慢地苏醒过来,她急忙穿好衣服,头也不回地默默回到了家。

    她yù哭无力把自己锁在卧室里,默默流泪,整整一个星期未出门一步。

    当她终于慢慢振作起来,感到就好象是作了一场春梦一一

    一个多月后,她开始到公司报到了,她希望工作能让她忘记过去,她努力地用工作来麻痹自己。破身之后的王丽坤清纯之后增添了几分妩媚,显得娇艳yù滴,一那些男人常常望着她美丽清纯的绝色花容和她那妩媚勾魂的大眼睛坚挺翘耸的胸部婷婷玉立的身材而神魂颠倒,不知所云。

    王丽坤虽然娇傲而羞涩,但她却毫不假以辞色,不卑不亢,不冷不热地尽力做好自己的工作。

    因为少女的芳心深处有一个难以愈合的创伤和难以抹去的yīn影,同时,芳心深处的某个角落还隐约有一种对那个为她开苞破身,第一个占有自己纯洁无瑕的处女之身的男人和他带给她的销魂蚀骨的极乐快感的依恋。

    而且每当她独守闺房,空虚寂寞时,这种依恋的感觉就越来越强烈,强烈得以至于下身深处又升腾起一片难忍的空虚。充实她的空虚她只有寂寞孤独地躺在床上,双腿缠夹住枕头,摩挲安慰着大腿内侧的那一片酸痒,芳心脉脉地重温他的“巨大、粗长”,和他那火热有力地进入——和那一种美妙难言的紧胀。

    不知不觉中思念着那第一个带给自己极度欢乐的男人。

    少女芳心总是怀念着自己的第一个男人,特别是第一个让自己尝到男女销魂jiāo欢翻云覆雨的美妙滋味和把自己送上极乐顶峰的男人,而且,她们总是对这个男人芳心暗许,深情依依、倾心爱恋——而她的那个他不仅是第一个占有她身子的人,而且也是第一个把她送上极乐顶峰的人,她更是对他倾心思念。

    所以,她对那些骆驿不绝的求爱者不屑一顾,看似一个少女高傲的xìng格和一个妻子的责任,但是实际上是在为那个男人象一个处女一样坚守着自己的忠贞纯洁,虽然她并不明白心底那份真正的感觉,更不愿去面对这羞人的感觉,但是这种感觉却客观地存在着。

    工作一个星期后的一天,她突然接到一个电话,她一下就听出了他的声音,她可爱的小脸不知为什么一下子羞红片片。他在电话中自信而专横地叫她今天晚上七点半去见他,他说了一个电影院的名字,就挂上了电话。少女芳心忐忑不安,对他的那种征服者的自信又羞又想,对他的专横命令,又气又怕,他怎么会找到公司上来,一定是他在电视的节目中听到了自己的名字,然后查电话。

    下班后,回到家中很久,还犹豫不决去不去,理智叫她不能去,可是她又怕他会不依不饶地纠缠她,把那件事传到单位就完了。而且,芳心的某个角落还有一种殷切地思念——,脑海中就这样烦乱而又有一种初恋的少女去约会时的那种羞涩的欣喜,她不知不觉地来到了他说的地方。到达时,他已经在那里了,他穿着一件很大的风衣,更显得他的强壮有力。

    王丽坤羞涩地迟疑着,不知该不该过去,而他已看见了那边这位婷婷婀娜的大美人,他快步走过来,伸手抓住她雪白可爱的小手,拉着她一面向电影院的检票口走去,一面对她说:“我知道你会来。”。说完,还对她得意地笑着,王丽坤的花靥一下子羞红了,丽色娇晕地象是一只柔顺的小绵羊一样被他牵着走,检票口一群年轻人在那里转悠,这是一家小电影院,王丽坤的到来激起了一阵燥动,他们惊异而神魂颠倒地被王丽坤那典雅高贵的气质美丽绝lún的清纯娇靥所倾倒。他们都觉得奇怪,这样一个公主般美丽高傲的绝色少女会被一个其貌不扬的小子拉到这种地方来。

    第1939章素颜女神——王丽坤的泳装诱惑的泳装诱惑

    王丽坤被那一片痴迷艳羡的眼神包围着,她低垂着雪白优美的粉颈,羞红着小脸,象逃也似地穿过检票口,他们进去已经开演了,里面黑黑的一团,看不清有多少人,匆忙间也看不清演的是什么,他们只好在最后一排落座,这是一种专为情侣设置的双人软沙发,坐下后好一阵,王丽坤才勉强适应了那黑暗的光线,她隐约地看到后面几排没人,前面几排也只有稀稀落落的几个,仿佛都是成双成对的她还仿佛听到前面传来若有若无的似曾在哪儿听见过的奇怪的声音。

    她再一看屏幕,不禁羞得花靥娇晕丽色嫣红娇羞不禁。

    原来,屏幕上一对男女主人公正一丝不挂的在亲吻抚摸。

    她一下子明白了这是一家专放低级电影的chéng rén影院。也明白了前面传来的那种声音实际上自己也曾有过——他带我到这种地方来,会不会?她本以为在这种公共场合是安全的,不会有什么危险,所以,她最终还是来了。哪知是这样一种地方,少女芳心一阵紧张,象是在警惕又象企盼着什么。

    随着故事情节的发展,屏幕上男女主人公的动作越来越火热,也越来越大胆露骨,前方传来的“奇怪”的声音也越来越多,越来越清晰。

    王丽坤娇羞无限花靥羞得通红黑暗中,幸好无人看见,王丽坤一颗纯洁无瑕的玉女芳心“砰砰”乱跳,几乎不敢正视屏幕上那火热的画面。

    这时,她感觉到他的一只手伸了过来,握住了她的一只柔软秀滑的小手,王丽坤觉得他的手好烫,他稍稍用力一拉王丽坤的小手,示意王丽坤靠在他怀中,王丽坤羞红着脸,挣扎拒绝着,他微一低头,向王丽坤低声说道:“好姐姐,怎么了?”。

    黑暗中,王丽坤羞红着脸,娇羞万般的柔声轻语道:“别…别这样……我来是求你,别打电话到我我们公司,以后,别来找我,求求你,别把我们我们的事说出去”。王丽坤娇羞无奈的软语相求。

    可他却说道:“我们的事?我们的什么事?”他明知故问。

    黑暗中,王丽坤秀丽的娇靥一阵晕红,只有娇羞无奈的轻声道:“……就是你…你强jiān了我”。几个字已是声如蚊鸣,低不可闻。

    他心头暗暗得意,说:“好姐姐,我什么时候强jiān你了?每次你还不是一样舒服个够”。说着,他一只手绕过王丽坤的玉颈,拥住她的香肩,强行将她搂进怀里。

    少女芳心一阵气苦,一阵娇羞,气的是他的无赖,羞的是自己确实是让他由强jiān变成了' 和jiān'。

    正在这时,黑暗中,他的一只手伸了过来,王丽坤感到他已火热地抚握住了她一只丰满柔软的怒耸玉rǔ轻轻地一揉———王丽坤好不容易才忍住了没有娇哼出声,可是,少女的如兰气息却不由自主地急促起来,同时,她听见他在她耳边轻声说:“好姐姐,谁叫你长得这样美貌,你穿着衣服都让人想入非非,何况看到你一丝不挂地又哼又喘地叫床,哪个男人忍得住?”

    王丽坤羞红了脸,娇羞脉脉地用一只手抓住rǔ峰上那只不断揉抚的大手,一动也不动,也不推拒。

    芳心深处对他的赞美感到一阵难言的“天生丽质难自弃”般的羞涩的欣慰,仿佛又有一根心弦被他甜美的赞叹拨动轻dàng。

    王丽坤暗暗奇怪,为什么自己对别人的赞美艳羡不屑一顾,而对他的一句赞美却那样的心动。

    少女芳心渐渐明白,自' 己两个多月来时常感到的寂寞空虚原本是对这个男人的一种刻骨铭心的思念,她不得不承认自己是多么地对他和他的那根“庞然大物”倾心的依恋,仿佛身心都在期盼久久的期盼他这样的爱抚。

    王丽坤的娇靥越来越红,她那柔软苗条的玉体由于长久苦苦的期待早就已经干渴万分,而当那一点点的爱抚降临时,全身胴体都禁不住一阵轻抖少女紧张似地打着寒战,她的呼吸越来越急促本来紧张僵硬的玉体在他的爱抚下羞涩万分地一点一点地酥软下来他揉搓着王丽坤柔软无双的玉rǔ,不断撩拨那饱满挺突的花蕾。

    一会儿之后,他的手滑落下来,轻轻一扯那扎进裙子中的衬衣下摆,将她的衬衣撩起,他的手从王丽坤的衬衣下伸了进去。

    他直接抚住那一片娇滑玉嫩火热滚烫的细软玉肌少女的花靥更红了,呼吸也更急促。

    少女的一双可爱的小手不知所措,全身玉体都一阵难言的哆嗦。

    王丽坤丽色娇晕花靥羞红无限。

    他的手又熟练地解开王丽坤的rǔ罩伸进去,他火热地捂住那只挺拨柔软细滑滚烫的娇羞玉rǔ。

    “唔———”王丽坤实在忍不住,一声娇喘,随即粉脸羞得通红,娇羞无奈地担心被别人听到,他趁机赶快一侧身,火热地吻住王丽坤那两片湿热鲜嫩的柔唇。

    他的手指轻拨着王丽坤一只娇小玲珑的娇羞楚楚的rǔ头———王丽坤的娇躯一阵妙不可言的轻颤。

    她羞涩万分的轻启朱唇,柔滑香甜的小玉舌火热难捺地娇羞无限地迎上前去,一阵难以自禁地缠绕吮吸。

    少女娇俏玉美的小瑶鼻开始低沉的娇哼细喘,对他手指的挑逗。撩拨作出强烈的反应。

    “嗯一一嗯一一一嗯唔”

    她一只雪白可爱的小手紧张地按住那只在她高耸挺拨的玉rǔ上羞花戏蕾的大手,一只柔软的玉臂也轻舒慢展,羞涩万分地一点一点地箍紧了他的头,和他迷醉地热吻在一起。

    他紧紧揽住王丽坤柔若无骨的香肩,调逗着少女那娇羞可爱的小花苞。

    他将王丽坤那柔小可爱的少女rǔ头撩拨得娇傲地硬挺起来完全充血勃起之后,他的手又一路爱抚着滑向王丽坤的下身——他的嘴忘情地吮吸着少女那香甜芳美的玉津,缠绕着她的柔滑香舌,他的手滑过王丽坤柔软娇滑的纤腰。经过裙子下那平缓、细滑的小腹和大腿,抚住了那滚烫玉润的小腿。然后,他撩起王丽坤的裙子——伸进去。

    他爱抚着那玉嫩细滑的粉腿一路向上——他抚住那已经火热滚烫的玉腿内侧。那是一片更加娇嫩玉滑的少女花肌。他的手指挑起王丽坤的内裤边沿,紧贴着少女火热细滑的玉股沟,伸进去。他的一只大手已整个地伸进王丽坤那小得可怜的内裤中,他的手指在王丽坤娇小幽暗的内裤中四处爱抚撩拨煽情点火。他的手在少女的内裤中挑逗着少女那稚嫩的心弦。

    王丽坤火热难捺地羞答答地紧夹住他的手;用滚烫娇滑的粉腿内侧不断摩挲着他,以稍解麻痒万分的空虚———王丽坤那只柔软的小手已随着他的一路爱抚、下滑而仍然紧紧抓住他的手腕,被他手指的爱抚轻拨撩逗得紧张万分,一动不动。

    他用手指往那玉缝深处一摸——王丽坤的娇躯一阵难捺的蠕动。

    那儿已是一片火热湿润yín滑不堪。

    他从少女的红唇上抬起头,在她耳边轻,声问道:“好姐姐”

    “嗯——?”王丽坤羞答答地答应。

    “这么久了,你想我吗?”

    “想”王丽坤羞涩地轻声回答,小脸羞得绯红

    “哪里想?……”少女羞红了脸,要用嘴说出那些隐秘的部位实在是难为情,她只好羞涩万分地用小手轻轻一按他那只chā在她内裤中的手。

    意思当然是说,就是他手正在挑逗的部位想他。

    少女的娇靥胀得红通通的。

    “还有哪里想?”王丽坤羞红着脸,娇羞万分地将他的手从她内裤中拉出来,一路缓慢地移到她心窝上。

    而他则顺势捂住那一团柔软饱满的玉rǔ峰——少女美丽动人的大眼睛含羞轻合着。她意思是说她的芳心和玉蕾都在想他,他趁机又兴奋又得意地撩动着那硬挺的少女rǔ尖。

    “想我哪里?好姐姐”

    王丽坤可爱的小脸羞红得不能再红了,但她还是羞羞答答地移动柔软的小手,在他的小腹上轻轻一按———少女的芳心羞涩万分。

    “上一次舒不舒服?好姐姐”

    “嗯…舒…舒服”。王丽坤不好意思地羞羞答答地娇语道。

    “好,我马上又让你舒服个够!”

    这时的王丽坤已忘记了身在何处,所为何来,完全被情yù冲昏了。

    她又欢喜又感激,羞羞答答地伸出柔软玉嫩的小香舌在他脸上温柔地一舔即是感激,又是一种鼓励和羞涩的催促。

    他也被她的娇羞多情而撩拨得yù火直喷。他开始为王丽坤宽衣解带———他解开她的衬衫纽扣,脱下她的衬衣。他又从她的肩头解下少女的rǔ围,他又再脱下王丽坤的短裙。将她那小得可怜的内裤从她修长的玉腿上褪落下去——就连她穿的皮鞋都被他脱掉了,露出一双柔美玲珑的玉足。

    娇羞楚楚、清纯可人的美貌“素颜女神”王丽坤真的是身无片缕、一丝不挂了。

    第1940章素颜女神——王丽坤的泳装诱惑的泳装诱惑

    王丽坤一双柔软娇滑的小手一直紧抓住林俊逸为她脱衣解裤的大手。一阵少女的羞涩而假意抗拒地半推半就地被他轻解罗襦剥脱得全身精光赤luǒ———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