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59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然后释放出来自己那气势磅礴的大宝贝,将宝贝chā进了任盈盈那紧窄的蜜道里。

    “啊!好疼!轻点啊!你的那个太大了,我的这里好疼。”任盈盈连眼泪都疼了出来。

    令狐冲一边给她按摩着一边说道:“宝贝,你先忍一忍,长痛不如短痛,慢慢的进去会更疼的,还是快一点要好。”说着就一下就全部chā了进去。

    任盈盈被他这一下chā得身体都颤抖了起来,只觉得蜜道里被塞得满满的,虽然有一点疼,那又酸又胀又痒的感觉把那一点点的疼都冲淡了,她不由的挺起臀部套动起来。她一开始动就觉得那快感就就从蜜道里传遍了自己整个的身体,因此就加快了套弄的速度。

    令狐冲见她这么骚,yù火也高涨起来,她抱着任盈盈的腰也猛烈的撞击起来,任盈盈爽得媚眼如丝,眉目间浪态隐现,娇靥更是火红般的娇艳,晶莹玲珑、秀美娇俏的瑶鼻渐渐开始娇啼婉转、嘤嘤呻吟起来。她忘情地呻吟着,挺着屁股一上一下的套动,双手拼命的搓揉着自己的rǔ房,兴奋得摇头摆脑,乌黑的长发在空中飘舞着,她已经进入了忘我的境界!

    任盈盈这忘情的媚态确实够香艳、够刺激,令狐冲一边配合着她的动作一边抚摩揉搓着她那两条雪白修长的玉腿,眼里观看着她香汗淋漓的激情表演。她胸前那雪白丰满的rǔ房随着屁股的摆动,也不停的上下左右的dàng漾着,嘴里疯狂的叫道:“啊!……好棒!冲哥你真行,这可是我的第一次高……高潮,冲哥你……你可要坚……坚持住哦.不要半途而废哦!”

    她语无lún次地浪叫着。上下套弄的速度也越来越快,美丽柔媚的花容红霞弥漫,春色撩人,宛如三月桃花绽开,红艳艳的樱唇启张不已,她娇喘吁吁,yín声浪语不绝于耳的大叫着。

    任盈盈在令狐冲的进攻下语无lún次地浪叫着。她上下套弄的速度越来越快了,美丽柔媚的花容红霞弥漫,春色撩人,她娇喘吁吁,yín声浪语不绝于耳的大叫着。令狐冲每磨几下就重重的chā几下,他那又磨又chā的动作把任盈盈干得全身直抖,把她的情yù完全的挑了起来,她只觉得自己快要被他融化了,因此,她的屁股也就尽力的往上面顶了起来。

    任盈盈迷乱的娇喘着,她只觉蜜道深处传来了一阵阵的快感,幽径里那强烈的空虚和酥痒被那又粗又大的宝贝全部的挤了出去,被男人猛烈占有、强烈地ròu体刺激的原始生理冲动占据了脑海的一切思维空间。她那秀美的脸蛋因那快感的刺激而兴奋得火红一片,白嫩的肌肤上浮上了一层粉红。

    她已经到了那飘飘yù仙的境界,她那明艳照人的娇脸春意盎然,媚眼如丝,曲线优美的娇躯恍如蛇似的蠕动,修长白皙的秀腿伸缩抖动不已,纤腰直扭,肥臀直摇,粉腿屈起,娇喘吁吁地将平坦润滑的玉腹向上频频挺起,全力迎合着令狐冲的抽chā。

    任盈盈的喘气声越来越急促,令狐冲的劲也越来越大,任盈盈觉得自己就好似喝醉了酒一样的全身都轻飘飘的,又好似在做梦一样意识都模模糊糊的,她已分不清东西南北,更不知自己是在什么地方,她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舒服,她好想把这种舒服感永远保持下去,她觉得这种舒服的感觉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她的屁股就像筛糠一样上下左右的摆动,她的人就好似飘了起来。

    令狐冲的宝贝一chā进去她的圆臀就摇晃起来,还用力的挺动着屁股去迎接他的宝贝,这样玩了一会以后令狐冲将她那修长的美腿压往她那浑圆的rǔ房加快速度抽chā起来。他把任盈盈压成了一团,双手把她的腿抄在臂弯里,然后屁股快速的撞击着,他的手也没有闲着,抓住她那暴露在外面柔软的rǔ房揉捏着她那粉嫩的rǔ珠。

    任盈盈摆动着圆白的屁股迎合着,脸上显露出满足的表情,她那光滑迷人的美腿在令狐冲的臂弯抖动着,摆动着柳腰主动的顶撞迎合着令狐冲的抽chā。

    令狐冲一边快速的动着一边饭在她的唇上吻了一下道:“小宝贝,美吗?要不要哥哥我再快一点?

    任盈盈对他自称哥哥一点也没有反感的意思,她一边挺动着屁股一边呻吟着道:“美极了!我从未享受过这种美妙的感觉,冲哥,你真的好强,想不到做这样的事会这样爽!”

    令狐冲笑道:“现在还没有到最爽的时候,等一下我会让你尝一尝那不同的姿势,每一种不同的姿势都会给你不同的感受!”他的宝贝对她的抽送慢慢的由急而缓,手在她的rǔ房上却由轻而重的百般搓揉着。任盈盈的玉手紧紧捏掐着他的胳膊呻吟着。令狐冲觉得她的蜜道很紧,和处女zuò ài的感觉还真的不一样。

    第1903、4章魔教第一美女——任盈盈

    任盈盈的嘴里不断的呻吟着,星眸微闭急促的呼吸着。纤纤柳腰频频的摇摆着,不一会她的手就紧紧的的抱住了令狐冲的头,嘴里大声地叫道:“喔!……冲哥,我不行了,我要尿尿了!!”她的玉手紧紧的抱着令狐冲的头,迷人的胴体一阵阵的颤动。

    令狐冲知道女人是可以连续的来好几次高潮的,象她这样有功夫的人就更不是一次两次高潮就可以满足的,因此就伏在她的身上没有动,他一边尽情的享受着她的蜜道对自己的宝贝吸吮的快感一边笑着道:“盈盈,这不叫尿尿!我知道你娘亲去世得早,但你就没有听别的人说过这样的事?你这不是要尿尿,而是来了高潮,以后可不要这样说了,要不然会把会被人笑话的!”他觉得自己的宝贝就象置身在一个漩涡里一样,那种舒服的感觉还真的难以形容。

    任盈盈羞红着脸道:“我的朋友很少,也就一个而已,而她也是没有男人的,对这些事情当然也是不懂的了,你是怎么知道我娘亲死得很早的?我爸爸是不会和别人说我妈的事的,我也没有和别人说过,你又是怎么知道的?她的情yù还真不是一次就可以满足的,高潮刚过去就又觉得蜜道里酥痒难忍了,不禁的又扭动着身子往上面顶了起来。

    令狐冲笑道:“世界上没有永远的秘密,你娘亲那样的美女不见了是瞒不了别人的,而我听说你爸爸是很爱你娘,也就不会存在你娘亲红杏出墙的事了,而别人也是不敢对你娘亲动什么心眼的,只要一想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他把任盈盈的双腿压在她的rǔ房上,紧紧的把她压成了一团,任盈盈就是想动都动不了,由于忍不住身体深处那种难忍的酥、痒、麻的感觉,只得娇喘着求饶道:“冲哥,我们现在不说这些事了好不好?你快一点动吧,我里面好痒。”

    令狐冲促狭的邪笑着道:“我不知道你的里面是什么地方,你要我的哪里快一点动,你先告诉我。要不我要是动了别的什么地方那就费力不讨好了”他这时的姿势正好是好任盈盈嘴对着嘴,她的红唇又是那样的诱惑,他忍不住的在那里吻了一下。

    任盈盈实在是忍不住了,只得含羞的娇吟着道:“你这个人好坏,要我说这些羞人的话,是我的小溪里面很痒了,我要你的宝贝快一点动,你就不要…逗我了好不好?我真的好难受”

    令狐冲闻言立刻展开了‘灭火’行动,臀部快速的耸动抽chā起来,任盈盈也配合着他的冲刺挺起她的胯部迎合着他,小嘴里不断发出yín靡的呻吟:“好棒,想不到会有这样爽,真的好舒服”

    令狐冲笑着道:“哥哥我也很舒服啊,你的小溪还真是一个宝”说完就吻住了她的嘴唇,任盈盈也吐出香艳甜美的小舌在他的口里搅动着,吮吸着。令狐冲那粗大的舌头伸进她的小嘴里搜索挑逗着她的香舌,两人唇舌jiāo织的热吻起来。

    令狐冲的嘴和她热吻着,他的宝贝则快速地抽出又缓慢而有力地直chā任盈盈的蜜道。直到任盈盈都喘不过气了才松了她的唇,然后舌头就滑到了她的rǔ房上,他的舌头在她那粉红色的rǔ珠四周舔来舔去,然后含着她的rǔ珠温柔地吮吸着。

    任盈盈觉得浑身都酥酥的。双手捧着令狐冲的头拉了上来,然后将自己的舌头又伸入到了令狐冲的嘴里和他的舌头纠缠在一起,她的呼吸越加的急促了,双手紧紧的抱着令狐冲的头,好像一松开令狐冲就会跑了一样,底下的蜜汁伴随着令狐冲的抽chā溢了出来,把床单都流湿了好大的一块。

    令狐冲见她这样骚就动得更加的快了,任盈盈忍受不住那强烈的快感尖叫起来,她一阵阵的哆嗦,丰满雪白的ròu体在激烈的扭动着,空中飞舞着的秀发都被汗水打湿了,嫩白的娇颜因为剧烈的动作露出勾人yù火的绯红色,艳红的樱唇半张着,从诱人的檀口泄出勾人的yù望的呻吟声。她那雪白丰腴的ròu体变得绯红。丰满的rǔ房幻化出阵阵rǔ浪。随着令狐冲的伏下又被压得扁扁的。

    令狐冲把身体抬高了一点,抓住她那活蹦乱跳的浑圆饱满的rǔ房大力的揉捏着,嫩白的rǔ房在他的手里扭曲着,圆鼓鼓而又软绵绵的rǔ房在他的手里变换着各种各样的形状,任盈盈放浪的回应着他,将自己的rǔ房高高的抬了起来,粉红色的rǔ珠和rǔ晕在令狐冲的眼前跳跃着,衬着如nǎi油般细腻的肌肤养眼极了。随着rǔ峰的逐渐涨大,顶端的红红rǔ珠也逐渐接近了令狐冲的大嘴,他的嘴唇一合,鲜嫩娇艳的rǔ珠就消失在他唇舌间,而任盈盈的娇吟声也随之泻了出来,娇俏的红云也罩上了她的粉脸。

    令狐冲用力的吸吮着她的rǔ房,任盈盈象讨好他一样的更加卖力的往上面顶着。令狐冲慢慢的加快了冲击的速度,也加大了对她的rǔ房蹂躏的力度,两个地方传来的刺激使得任盈盈的xìng感红唇中吐出着yíndàng的欢呼。

    任盈盈的屁股跟随着节拍的节奏挺动着,令狐冲含住一只饱满雪嫩的玉rǔ,吮吸着那粒粉红娇嫩的rǔ尖,一只手握住她的另一只娇挺软嫩的玉峰揉搓着,一面用手轻抚着任盈盈那白皙细嫩、晶莹剔透的雪肌玉肤,滑过清纯娇美、楚楚含羞的绝色丽人纤细柔滑的柳腰、洁白柔软、美妙平滑的小腹在她的大腿上揉搓着。

    他一边抽chā着一边又轻轻地吻上任盈盈那那像白瓷般洁白光滑的额头,那细腻白皙的皮肤在他的唇下缓缓地滑过。接着他又吻上了她那长长的像两把小黑扇子的睫毛,又去感知她那在灯光下半透明的粉嫩的耳朵。他轻轻地咬了一下,感觉到了她像风中摇曳的玫瑰一样发出了微微的战栗。

    由于两个人都搂在了一起,感到了他火热的胸膛中的砰然心跳,他的心跳犹如大地深处滚动着的火热的岩浆,把她的骄傲和羞耻都融化得一干二净,她焦渴的双唇寻找着他那湿润、火热的唇齿。她像只灵巧轻盈的天鹅展开双翅,伸出光洁如玉的双臂向他扑去。

    令狐冲那纤细灵动的手指在令狐冲的发间穿过,像要抓住他的头发,但却轻柔地在他的头发上抚摸着,她似乎想要对他说些什么,双唇滑向他的耳际。然而,她似乎失去了语言能力。她将一切都淡忘了,忘了自己和一切的话语。她觉得再也不需要什么语言,任何言语都难以表达她的心意。所有的词汇都已黯然失色,只是以呻吟声来表达自己的满足。

    她触到了他强健柔韧的双臂,感到了他的力量和强劲。她的身体向后面仰了一点,将唇轻轻的滑过他结实的肩头,然后滑向了他那起伏激dàng着的胸膛。她那湿润的唇舌滋润而过,想要将他的每一寸肌肤浸润,将他每一个干渴的细胞安抚平息。

    不一会她的舌头就找到了令狐冲的rǔ珠,她也就象令狐冲吸自己的rǔ珠一样的吸了起来。令狐冲被她这样的一吸身体不由的抖了一下。底下的宝贝顺势一挺。这一来就把宝贝一下子全都挺进了那片温暖湿润的最深处。任盈盈被那种妙不可言的感觉刺激得哆嗦了起来,胸腔里的快乐的感觉直释放到喉头,她忍不住“啊”的一声挺直了身子。

    她这一挺起身体就把她那雪白修长的粉腿根部的那一条诱人的玉沟都露了出来,令狐冲看得yù念大涨,他慢慢的加快了速度,连续不断的快感象电流一样的流遍了任盈盈的身体,她的身体一阵阵的颤抖着,全身都是汗水,使得她那光滑柔润的胴体、色香ròu嫩白皙的粉颊、结实而富有弹xìng的rǔ房布满着一层晶亮的光辉,她微微的闭着双眼紧紧地搂着何项,身体一阵阵的抖动,呻吟声慢慢的弱了下来,她的屁股已经停止了扭摆,只是在那里轻轻的哼着。

    任盈盈被令狐冲干得玉颊晕红,她觉得那根深深chā进她体内的宝贝是那样饱满火热而又充实,填满着她早已空虚万分的芳心和寂寞的蜜道。她用力的向上面顶着,把这十几年的寂寞和空虚都尽情的发泄出来了。

    任盈盈那俏脸上原本还未消退的红潮变得更明显了,口中发出的不再是呻吟,而是阵阵急速的喘息声:“胸脯上的双rǔ也胀得发亮,她终于忘情地吶喊起来,四肢有如满弦的弓箭般绷紧着,夹杂着一阵一阵的颤抖,畅快淋漓高潮的快意从蜜道传遍了她的全身,她的第二次高潮又来了。

    经过了再一次的高潮,任盈盈整个人都酥软了,脸红红的没有了力气,只是不断地喘着气。她一边喘着气一边呻吟着道:“太美了,我有一种彷佛飞到云端里的感觉了。

    令狐冲知道女人在高潮以后是很需要安慰的,因此他的一双大手就在她那嫩滑的肌肤上轻柔地滑动着,嘴则吻在她的耳朵上向她的耳朵吹着气,任盈盈被他这么一吹只觉得耳朵里痒痒的,身子也跟着更加的酥软了。

    任盈盈汗水淋淋的躺在那里,从她那浑身发软的瘫在令狐冲的胸前就可以看出她刚才经历过的战斗是多么的疯狂.多么的激烈了,她躺了好一会才从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