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55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大了。

    令狐冲试探xìng地在仪玉的腿根上刮了几下,美人儿的身子立刻僵硬了起来,她紧张地拢着腿,根本没有打开的意思,令狐冲不禁呵呵一笑,低下头开始亲吻着她鼓鼓的小yīn户、舔着那敏感的肌肤,给她更多的刺激。

    仪玉立刻羞怯地挣扎起来,一边退缩着,一边颤声地说:“别亲那……”

    仪琳一把就抱住仪玉,在她耳边吹着热气说:“别怕,把腿张开,令狐大哥不会弄疼你的,肯定会让你很舒服的……”

    “我、我……”仪玉羞得都快哭了,哪曾被仪琳如此调戏过,rǔ头被她稍微用力地一捏,不禁又呻吟了一声。

    令狐冲也没说话,维续舔着仪玉的yīn户,慢慢地亲吻着腿根,用手爱抚着她滑腻的大腿,逐渐缓解着她的紧张。见仪玉在呻吟中慢慢地闭上了眼,僵硬的身子也开始变得松软,这才尝试着把她的腿分开。

    仪玉只稍微一抵抗,马上又无力地任由令狐冲摆布。美丽的长腿慢慢被分开,露出了处女最美丽也是最纯洁的地方,一股淡淡的香味立刻散发出来,让令狐冲一下就兴奋得喉咙发干。

    仪玉的羞处确实幼嫩,甚至比仪琳的看起来都稚气了一些。只有少少的几根体毛而已,粉嫩的蜜唇花瓣还没完全张开,像是两片花瓣一样地合拢着,露出一点点艳红的嫩ròu。被爱抚了那么久,早已有些湿润了,上头覆盖着一层晶莹的爱液,看起来更是诱人。

    仪琳不禁也看了一眼,毕竟两人一起洗澡并不足奇怪的事,但她也没这么清楚地看过仪玉的羞处,自然是允满了好奇心。

    “别、别看了……”仪玉的胸脯不安地起伏着,已经明显地感觉到一阵热热的气息吐在自己的腿间,似乎令狐冲正在慢慢地凑近,她紧张地一颤后又分泌出一些爱液。

    “好漂亮呀……”令狐冲喷喷地赞叹了一声后,双手轻轻扶住仪玉的腿根再分开了一些,低下来头缓缓地靠进,猛地在细嫩的ròu缝上吻了一下。

    “啊……”仪玉顿时动情地呻吟了一声,小脸上红扑扑的看起来十分的妖娆。

    仪琳悄悄地看了看仪玉的小ròu缝,狡黠一笑后凑在她的耳边说:“别紧张,你那么嫩,令狐大哥会好好疼你的,我看他呀,恨不能把你吞下去哦!”

    “我……”仪玉羞得就想喊我不要,但这时令狐冲突然亲了丄去,舌头开始剧烈地在细软的嫩ròu处来回地舔着,粗糙的热舌刺激着最敏感的地方,她情不自禁地嗯哼起来,发出了一阵阵诱人的呻吟。

    令狐冲一边舔着,一边用舌头尝试xìng地挤进小小的洞口,没一会儿就找到了珍珠花蒂一阵地含吸,舌头灵活地游走着。这种极端的感觉,顿时让仪玉没法冉控制住自己,睁着眼,呻吟声不断地响起。

    洪水泛滥呀!令狐冲细心地为仪玉口jiāo一会儿,让仪玉的处女小穴充分地受到湿润后,才满意地抬起头,看着被自己弄得水光晶莹的羞处露出了yín邪的微笑。少女充满弹xìng的臀部高高的翘起,又圆又润的十分漂亮,中间那让男人销魂的yīn户已经是泛滥成灾了,鲜嫩的小ròu缝泛着水光,让人恨不得一口吞下去,就迎她的小屁股都因为悄动的关系而变得有些粉红,看得人口水直流呀!

    他捧起她的翘臀来,伸出长长的舌头在她的珍珠花蒂上舔了一下。只这一下,就让仪玉那敏感的神经一下子绷紧。

    “哦——”她的胴体剧烈的一抖,那本来就已经挺立起来的珍珠花蒂经过令狐冲这一轻轻的刺激竟然瞬间充血,变得异常鲜亮。令狐冲捧着她的香臀,认真的查看着仪玉那鲜红的珍珠花蒂,喜爱极了,从那尖尖的样子来看,他就能猜得出来,这个女孩的xìngyù有多么旺盛。

    此时,在那娇嫩的蛤ròu之间的小洞口处,有rǔ白色的露珠滴落下来。令狐冲当然知道,那正是他的高超舌技前戏挑逗的效果。

    他的头再次俯了下来,唇舌一起抵住她那正流着rǔ白色露珠的洞口上,那娇嫩的蛤ròu受不住异xìngròu体的摩擦,更受不了令狐冲唇舌的摩擦,毕竟是没有被外物碰过的地方,那是何其的敏感呀!

    令狐冲将唇舌压在她的yīn户上,唇没有动,但他的舌尖却动了起来,正如蛇信一般快速的撩拨着她那娇嫩无比的内唇。只不过是轻轻的撩拨而已,而仪玉的身子就有了强烈的反应。特别是令狐冲的舌尖伸到她的小洞里的时候,就能感觉到那小洞不停的夹他的舌头,她的洞是滑.的,他的舌也是滑的,两样滑腻的东西套在了一起,谁也制不住谁。

    不过,令狐冲已经比较出来,仪玉的小洞收缩速度一点也不比仪琳差,甚至更胜她一筹,每一次深入她的洞穴的时候,他的舌头都会被她灵敏的夹一下,只是因为太滑,他的舌头像泥鳅一样无法被她的小穴捉住。

    但她并不放弃,每一次她都要用力的捉他,后来令狐冲才明白,原来仪玉是为了让自己的小ròu穴能够得到令狐冲舌头的摩擦才去夹他的,并不是想真的捉住他。因为再傻的人也知道,那么滑的东西不可能用一样更滑的东西夹得住的!

    令狐冲跟仪玉做了一会儿捉泥鳅的游戏之后,他自己也有些熬不住了,要知道,仪玉的身子散发出来的诱惑不比寻常,更何况此时正在兴头之上,那种强烈的、露骨的yù望对令狐冲不能不说是个要命的刺激,在令狐冲捧着她的香臀舔她的yīn户的时候,她的身子扭动就没有过一秒钟的停顿。且不说令狐冲的舌头还抵在她的yīn户上,就是只看着她那胴体扭动的样子,男人也会疯狂的。换了别人,说不定当场晕倒。

    仪琳这时候也感觉身子有些发热,小自觉地用下身贴着仪玉悄悄地磨蹭,小手继续揉弄着她的rǔ房,让这未经人事的小处女感觉快要窒息了。

    “好、好痒……”仪玉被挑逗得说不清是难受还是舒服,骨头又酸又软的几乎没了力气,令狐冲猛地停下来时,她不禁松了一口气,又感觉有一些空虚,身子微微感到不适应。

    令狐冲见这时候美少女已经是一副意乱情迷的样子,半睁半闭的眼眸里全装满了妩媚旳水雾,小脸蛋红扑扑的尽是动情的潮红,这模样妖娆得让人有些受不了下,他忍不住跪到她的腿间,将两条无力的美腿慢慢地盘到了自己的腰上。

    “仪玉师妹,不怕!”

    仪琳见仪玉有些紧张地抖了一下,立刻柔声地安慰着:“一开始就疼一下子,以后就会很舒服了,而且比刚才那滋味还好。”

    “轻点……”仪玉紧张地看着自己的腿被架上了令狐冲的腰,那根吓人的大东西开始接近自己纯洁的羞处。

    她脑子里顿时有些发乱,不知道怎么会莫名地献出自己的第一次?今天到底怎么了,在洗手间就差点被他chā入进去,现在为什么感觉一切发生得那么的顺理成章,自己的第一次就要没了,为什么却没有拒绝的意思?似乎从进房间开始,发生什么都是正常的,她的脑子一直迷糊到现在还没有清醒的时候。

    “宝贝,我爱你……”

    令狐冲调整好姿势,一边握着jī bā,用guī tóu磨蹭着她敏感的ròu缝,一边低下身来亲吻着她,轻声细语地说:“别紧张,我会很轻地进去!”

    仪玉这时候也无心去思考了,被磨得又有些发酥,“嗯!”了一声后就无力地闭上了眼。

    令狐冲呵呵一笑,慢慢的用手指分开她如孩童一样紧闭的yīn唇,露出里面又红又嫩、布满了露水的嫩ròu,粉红色的yīn户看起来十分的鲜艳,让人想咬上一口。手指轻轻一碰,就可以感觉到仪玉明显的发抖着,咬着牙似乎十分难受。

    令狐冲试探xìng的伸出一根手指,伴随着她身子的痉挛,小心翼翼的沿着几乎看不见的洞口chā了进去,当碰到薄薄的处女膜时,仪玉明显因为疼痛僵硬了一下,但却是咬着牙没发出!点的声音。

    令狐冲看准了时机,一直挑逗到仪玉身子发软时,才用手指拨开蜜唇花瓣的保护,挺着腰往前一刺,硕大的guī tóu立刻进入下她狭窄的处子美穴甬道,挤开嫩ròu的保护后享受着里面有力地蠕动。因为润滑足够的关系,第一次chā入倒也不是很困难。

    “啊……”仪玉不适地叫了一声,微微皱起眉头,毕竟是第一次被异物入侵,疼痛尚然是不可避免的。

    令狐冲微微调整了一下姿势,因为刚进去一点就已经碰到了处女膜,他一边舒服地享受着guī tóu被一吸一缩的快感,一边挑逗着仪玉:她别那么紧张,双手不停地游走在她微微颤抖的肌肤上!

    “怎么样?”仪琳一把抱住仪玉,关切地说:“没事的,不会太疼!”

    “好胀哦……”仪玉长长地吐了口气,本能地也抱住仪琳,羞怯不已但也忍不住颤声地说:“那么大,怎么chā得进去呀……”

    疼痛稍微缓解,令狐冲马上抱住仪玉的腿,心想:长痛不如短痛。在她分神的时候,挺着腰猛地往前一顶,瞬问剌破了象征纯洁的处女膜,将粗长的命根子一下子全chā了进去,彻底地淹没在她未经人事的美穴甬道里。

    “啊……疼呀……”仪玉立刻尖叫起来,皱起眉头看起来十分的难受,眼眶微微地发红,身子也疼得弓了起来!她紧紧地抱着仪琳,浑身剧烈地痉挛起来。

    令狐冲一看仪玉本能地想退缩,立刻抱着她的腰不让她乱动,低下头来吻着她颤抖的嘴唇,柔声地说:“放松点,一会儿就好、一会儿就不疼了!”

    仪琳也一边亲着仪玉的耳朵,一边柔声地安慰着:“仪玉师妹不怕,我也试过这种滋味。一开始是疼了一点,但过后就很舒服了!”

    令狐冲感觉整根命根子都在仪玉身体的包围之中,充满力量的嫩ròu因为紧张的关系正剧烈地收缩着,强烈的压迫感让人舒服得有些发疼了,而且guī tóu还顶到最里边,隐隐地可以感觉到子宫的颤抖,这种快感实在太爽了。

    令狐冲虽然舒服,但也不敢贸然再动,一边柔声地安慰着,一边挑逗着仪玉身上的敏感点,说着绵绵的情话,ròu麻得连仪琳都不禁白了他一眼。

    仪玉弓着身子强忍着在眼眶打转的泪水,有些哽咽地抱怨说:“你们骗、骗人,好疼呀……”说话的时候小身子一抽一抽的,连腿都在瑟瑟地发抖,楚楚可怜的样子让人看得心都碎了。

    令狐冲赶紧一边亲着仪玉,一边爱抚着美丽的rǔ房让她缓解疼痛。

    仪琳也知道那一下有多难受,心里一软也不再调笑仪玉了,犹豫了一会儿后红着脸在她胸前趴了下来,轻轻地挪开令狐冲的手后,伸出红润的小舌头开始舔弄着她敏感的rǔ头。

    这段时间的床戏虽然有点荒唐,但她已经习惯于和仪琳一起伺候令狐冲,偶尔令狐冲提出这种要求时,她虽然百般羞怯,但还是温顺地没有拒绝,到现在反而不觉得有什么反感了!

    仪玉这时候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去拒绝,细微的快感正缓和下身被撑开的疼痛。

    仪玉只是不好意思地看了仪琳一眼,见她含着自己的rǔ头,除了脸红外也没再说什么!

    令狐冲一看仪琳红着脸含着仪玉的rǔ头吸吮的模样,和仪玉虽然羞怯却露出了舒服的样子,立刻被眼前美艳的画面搞得激动无比,命根子不觉地跳了一下,让仪玉稍微舒展的眉头又缓缓皱上,身子也跟着颤了一下。“好香哦……”仪琳一边用舌尖点着小rǔ头,一边咯咯吃笑着,似乎是要转移仪玉的注意力一样,故意用调笑的话去逗她。

    令狐冲感觉仪玉脸上的红润更深了,呼吸也渐渐急促起来,他赶紧低下头,含着另一颗rǔ头舔吸着。两人凑在了仪玉的rǔ房上,殷勤地为她分解着破身的疼痛。

    仪琳娇羞地看了令狐冲一眼,突然顽皮地用舌头舔了令狐冲的嘴唇一下。令狐冲被她这突然的举动弄得脑子有些抽筋了,也不客气地在仪玉的面前和她亲了几口,两人这才继续各舔着一颗rǔ头!

    如此强烈的刺激下,仪玉的破身之疼很快就淡下去。两条舌头同时舔弄着rǔ头的刺激感,舒服得她都快疯了。她半睁着眼,看着趴在自己rǔ房上的两张脸,理智瞬间崩溃,不知道飞哪去了。

    “啊……”挑逗了好一会儿后,仪玉的眉头终于完全舒展开来,禁不住轻轻地呻吟了一声。

    美穴甬道紧张的夹紧也放松了一点,令狐冲这时候已经快要憋坏了,赶紧吻了吻仪玉的小嘴后,柔声地问:“仪玉师妹,我能动一下吗?”仪琳也抬起头来,用她温柔的眼眸看着仪玉,关切之余多了一分疼爱。如果不是rǔ房上布满了口水的话:仪玉无论如何都不敢想像,刚才这个容易害羞的仪琳竟然会舔着自己的rǔ头。

    仪玉看着两人期待的神情,想到仪琳姐亲过自己的身子,顿时就有些不自在,她缓缓别过头去,闭上眼颤声地说:“轻点……试试看……”

    令狐冲立刻大喜过望,抱着仪玉的小腰深吸了一口气,慢慢地把命根子往外抽出了一起丁那里磨蹭着嫩ròu带来的感觉,舒服得让令狐冲都想呻吟了。他低头看见jī bā上丝丝的血和爱液,想到这个美少女的初夜也落在自己的手里,心里就是一阵空前的兴奋。

    仪玉轻轻地“嗯!”了一声,虽然还是感到难受,但也在可以适应的范围内,疼痛中夹杂着说不清的愉悦,感觉很奇怪。

    仪琳这时候也功成身退了,松了一口气后坐到两人的旁边,媚眼如丝地看了看两人的结合处,脸上虽然泛着羞红,不过看起来她也是想欣赏,自己的男人,是如何征服下这个好强的美少女。虽然晚上的酒精助长了这场春戏,不过这时候仪琳也感觉自己太大胆了,平时她碰见这样的事早就吓跑了,哪还敢这样和令狐冲一起乱来呀!

    仪玉的呻吟、仪琳的眼神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