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54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令狐冲立刻大喜,从背后一边抱着她柔嫩的小肩膀,一边用舌头去舔她温热的小耳朵,轻声地说:“仪玉师妹,你身上好香呀!”

    “仪琳小师妹在旁边呢!”仪玉挣扎的力道变小,浑身颤抖着小声地呢喃了一句,看起来她也不排斥这样的亲昵,只是有人在旁边,多少让她有些不好意思。

    “那又怎么样?”令狐冲说着,突然将被子一把拉开,趴在她身上轻声地说,“你们现在都是我的女人,有什么好害臊的?”

    仪玉羞怯到了极点,刚躺进被子里时,身上感觉很难受,顺手就把浴巾拉开了,这时候柔嫩的身子几乎没了遮掩,一丝不挂的立刻暴露在空气中,惊得她本能地叫了一声,羞得有些不知所措了。

    令狐冲居高临下地一看,几乎可以看到全部的美景,可还没看清楚,仪玉就慌忙地用小手护住重要的三角地带,咬着牙没敢吭出声,似乎是害怕仪琳调笑一样,表情看起来有一点的不安。令狐冲温柔的看着仪玉,只见她藕臂洁白晶莹,香肩柔腻圆滑,玉肌丰盈饱满,雪肤光润如玉,曲线修长优雅。

    而最引人注目的,是高高挺立在胸前的一对雪白玉峰,那巍颤颤的rǔ峰,盈盈鼓胀,饱满圆实,坚挺高耸,透出绝色美女特有的魅力和韵味。

    峰顶一圈粉色的rǔ晕正中凸起两粒淡淡粉色,如同两颗娇嫩的樱桃,双峰间一道深似山谷的rǔ沟,看得令狐冲不由心跳加快,口干舌燥。

    “宝贝……”令狐冲瞪大双眼看着她用手一护时,那被挤起来的xìng感小rǔ沟。

    他禁不住色心大起,慢慢地吻向她青涩的小嘴!

    仪玉有些紧张地哼了一声,闭上眼后也没过多的挣扎,矜持地抵抗两下后娇嫩的小舌头也被令狐冲引诱出来,一吸一吮间早就让她没了再反抗的能力,僵硬的身子也渐渐地发软了。

    仪琳立刻趁这空档睁开眼凑了过来,她侧躺在旁边,看着令狐冲亲吻这一向古灵精怪的小丫头。尽管心里多少有些醋意,不过看着仪玉娇羞失措的表情,心里却得意得高兴起来,在象牙山平日里常被这小丫头戏弄,这会儿,看她这副手足无措的样子也满好玩的。

    “你干嘛?”仪玉从喉咙底发出了一声低低的鸣咽,小手使劲地推搡着令狐冲。

    仪琳在旁边看得那么认真,让一向大胆的她也有些不好意思了。

    “令狐大哥在亲你呢!”

    仪琳一脸暧昧地笑着,盯着仪玉已经微微发红的小脸和上下起伏的小rǔ房,咯咯地笑道:“怕什么嘛!反正我又不是没看过,有什么好紧张的?”

    “仪琳小师妹,你好坏啊……”

    仪玉的抗议还没生效,令狐冲再次把舌头探入她的小嘴里搅动着,他慢慢卷住她香嫩的小舌头,轻轻地舔了几下后便含住一阵的吸吮,双手也不客气地将她的小手压住。娴熟的吻技哪是这小处女能承受,没一会儿就彻底瓦解她的抵抗。

    “呜……”仪玉发出低低的呻吟,身子也被令狐冲亲得有些发懵了,小舌头有些本能地回应了几下,立刻被令狐冲吻得没了反抗的能力!

    一阵长长的湿吻过后,令狐冲心满意足地抬起身,仪玉早有些喘不过气来了。

    她闭着眼,微张着小嘴,胸脯快速地起伏着,红嫩的嘴唇上还布满唾液,看起来既无辜又持别的快感。

    令狐冲立刻看直了眼,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欣赏到仪玉的rǔ房。雪白的肌肤吹弹可破,隐隐带着十分娇嫩的粉红,一对饱满的rǔ房又大又圆,而且一点都没有下垂,反倒坚挺充满了傲人的弹xìng。两个小小的rǔ头只有珍珠一样的大小,小小的rǔ晕是粉嫩可口的粉红色,让人恨不能将它们都吞下肚子。

    除了傲人的rǔ房外,仪玉的锁骨也是很xìng感迷人。再往下看少女的小蛮腰,是那么的纤细,更因为练习舞蹈而找不到一丝的赘ròu,难以想象这样的小蛮腰竟然能支拄她那硕大的豪rǔ!

    “别看!”仪玉好不容易才回过神来,见两人都盯着自己的rǔ房看,立刻羞怯地用手护住胸前丰满娇嫩的酥rǔ。

    “不怕啦!”仪琳吃吃地笑着,突然伸手搂住仪玉的脖子,凑上前去有几分调戏地说,“反正看都看了,你还有什么好怕的?有我在这陪你,没什么好担心的哦!”

    酒精的作用让仪琳变得妩媚至极也大胆起来,这时候看着仪琳笑咪咪地调戏仪玉反而有种奇怪的感觉。不过令狐冲知道这种机会可不能放过,没敢着急地去碰仪玉的下身,而是低下头来,在仪玉紧张地注视中吻过她的小脸、鼻子、额头,令狐冲慢慢地往左亲,舔到耳朵时感觉她不自在地颤了一下。

    当令狐冲将仪玉的耳朵含在嘴里,舌头轻轻地挑逗时,仪玉更是情难自禁地“啊!”了一声。这是大多数女人的敏感点,即使是少女也无法抗拒这种爱抚!

    舔了一会儿就可以清楚地感赀到仪玉的呼吸乱了,小嘴里吐气的速度也变快许多。

    令狐冲嘿嘿一笑,对着她的耳朵好生的一顿挑逗,这才试探地摸过她圆润的肩膀,慢慢地摸索到她从没被碰过的rǔ房。

    仪玉本能地抓住了令狐冲的手。他在动情之余感觉她的小手都布满热热的汗水,仪琳一看仪玉那么紧张,立刻温柔地笑了笑,一边拉开她的手,一边在她耳旁轻声地说:“别怕啦,让令狐大哥摸很舒服的哦。”

    仪琳的话让令狐冲更加兴奋,看了仪琳一眼后,更加卖力地亲吻着仪玉的小耳朵,舌头更是使劲地往里边钻着。

    “你要,我不要……”仪玉有些倔强地顶了一句,没等话说完,身体又是一阵夸张的颤抖,令狐冲的手趁机放过去,抓着她的一只rǔ房轻轻捏了起来。

    “别、别!”仪玉有些难为情地挣扎着,虽然被令狐冲在洗手间骚扰过,可是现在毕竟第一次如此零距离接触体验这样亲密的感觉,旁边的仪琳却似笑非笑地看着,实在太让人害羞了。

    仪琳突然给了令狐冲妩媚的一笑,猛地将仪玉的右手紧紧抓住,红润的小嘴轻轻凑到了她的脸上亲了一口,用哄孩子的口吻说:“仪玉师妹,不许动哦,你要乖乖的!”

    令狐冲yín笑了一声,难得看到仪琳这么妖娆的一面。他马上会意地抓住了仪玉另一只手,这一对美丽的rǔ房就彻底的没了遮掩,在空气中散发着迷人的处子rǔ香,微微的颤抖显得是弹xìng十足呀!

    “好圆哦。”仪琳似乎是故意想要逗仪玉,一边咯咯地笑着,一边用空出来的手去抓她另一只rǔ房,轻轻地揉捏不说,甚至还顽皮地学令狐冲,凑上前去舔她的耳朵。

    “别、别这样……”

    仪玉顿时不安地抽搐几下,叫了几声后羞怯地榣着头,道:“你舔我干嘛!好、好痒呀……”

    令狐冲一看机不可失,立刻更卖力地舔着仪玉的小耳朵。

    两人一左一右地把仪玉这个可怜的小处女夹在中间,不同感觉的两只手一起玩弄着她的rǔ房,揉得仪玉都快要疯了!

    “仪琳小师妹、仪琳小师妹,我错了……”仪玉的理智在此时全部崩溃,rǔ房上的两只手带来的舒服感受特别的强烈。尤其一只手感觉很粗糙,磨蹭过皮肤时有种被玩弄的错觉,一只手却是那么的细腻温柔,像是在爱护艺术品一样地摩挲着,jiāo错间带来的快感强烈得让人几乎窒息了。

    两人无视仪玉的挣扎,都忙于刺激她敏感的小耳朵。粗糙的舌头和滑嫩的舌头一左一右地舔来舔去,这样强烈的快感,哪是仪玉一个小处女能受得了的?她浑身又酥又麻,反抗的话喊到了嘴边全成了微弱的嗯哼之声!

    两人一直把仪玉弄得全身酥软无力后,仪琳才趴在她的耳边,一边吐着热气,一边笑嘻嘻地问:“舒服吗?”

    仪玉害羞地闭上眼没有回答,急促的喘息已经表明她的感受,这种刺激实在舒服得有些过头了。

    仪琳一看仪玉不搭理自己,立刻一阵坏笑,突然两根手指捏住她的小rǔ头按了一下,立刻让仪玉有如触电般的“啊!”了一声。

    “讨厌,别玩了……”

    仪玉一边挣扎地推着仪琳,一边颤声地说:“你们是变态呀?我也是女的好不好,哪有你这样乱来的!”

    “嘻嘻!”仪琳狡黠地笑了笑,朝令狐冲使了个眼色后,朝仪玉坏坏地调笑道:“那意思是,你只想被男人弄吗?”

    仪玉脸色瞬间胀得通红,不知道该说什么。令狐冲趁机又给了她一个长吻后,一路向下亲着,慢慢地吻过雪白的脖子、xìng感的锁骨,直到她弹xìng十足的嫩rǔ时,他已经忍不住将小rǔ头含进嘴里,一边吸着,一边用舌头来回地撩拨!令狐冲再也按捺不住心中yù火,低头张嘴,一口含住了仪玉丰满酥胸一只雪rǔ,疯狂的舔吻吮吸着,同时不安分的大手也握住了另外一团美玉馒丘,尽情的搓揉抚弄起来。

    仪玉不由自主地煽动睫毛,白嫩的面颊上不知不觉就染上了两抹艳丽的桃红,显得格外的妩媚和娇艳。

    平静舒缓的呼吸也顷刻间变得喘息急促起来,丰满挺拔,浑圆高耸的双rǔ在令狐冲的不断揉弄搓捏之下,就像害羞的少女披上了粉红的纱巾一样。

    两颗小巧玲珑,娇艳yù滴的殷红ròu粒,也因为强烈的刺激慢慢变得挺立起来:“双腿之间私密娇嫩的幽谷沟壑里面,透明粘稠的爱液更是早已源源涌出了。

    令狐冲慢慢的俯下了身子,不是先去chā她,而是将她那丰挺的一颗rǔ头含进了嘴里吮吸起来。她的rǔ头很大、很挺、很饱满,一吸之时,仪玉会全身酥麻,那种yù望就更加强烈了。她的两手情不自禁的伸出来抱住令狐冲的胴体,并在他的身上抚摸起来。

    令狐冲两手支在她胴体的两侧,专注的吸着她的两只rǔ房,美少女的rǔ房似乎一点都不比成熟女人的rǔ房差,只是在规模上不占优势,但更容易引起男人的xìngyù来。每当令狐冲用力一吸的时候,仪玉就觉得一阵舒服。她会随着令狐冲的吮吸而将自己的胸脯高高的挺起来,恨不得让令狐冲把自己那娇挺的rǔ房全部都吸进他的嘴里去,更希望令狐冲那灵巧的舌头在她的rǔ头上快活的挑动。

    “好、好痒呀……”仪玉咬着牙,差点就呻吟出来,小手不由自主地抱着令狐冲的头,看似要推,却使不出半点力气。

    “仪玉师姐,好美的胸器啊!”仪琳就贴在仪玉的旁边,笑嘻嘻地看着一向欺负自己的仪玉,这时候却被令狐冲弄得浑身不住地颤抖,看起来无助得很可怜,感觉上十分好玩。仪琳藉着酒劲也有些蠢蠢yù动,想再继续调戏仪玉。

    第1895、6章仪玉娇羞

    “是啊!漂亮得很,我爱死它们了!”令狐冲说着已经忍不住在她的rǔ头上捏了一下,小珍珠微微的发硬,仪玉顿时又颤了一下。

    低下头来,将这小巧精致的rǔ头含在嘴里,令狐冲感觉她情动之余又本能的推了自己下,但小手颤抖却是显得那么无力,忍不住又用舌头大力的舔过,惹得仪玉低低的呻吟了一下。

    吸、含、舔、捏,令狐冲尽情的把玩着她这对美丽的rǔ房,肆意的挑逗让初尝韵味的仪玉呼吸更加急促,眼神空洞,似乎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原本按在令狐冲肩膀上的手这时候也无力的垂下了。

    “好……好痒啊!”仪玉无力的喘息着,扭动着小身躯就像在抗拒一样。感觉到男人在品尝自己的樱桃,那种被温热包围的感觉特别的奇怪,呼出的热气还吹在自己的皮肤上。

    “仪玉师妹的rǔ房真大啊!让我都有点舍不得放开了。”令狐冲色色地说道。这时候的仪玉已经没多少力气了,只剩下喘息的分。令狐冲迷恋的亲吻上了另一颗rǔ头,爱不释手的继续揉捏着她柔软而又富有弹xìng的大美rǔ。

    吻得几乎她两个饱满的rǔ房上全是自己的口水,令狐冲都还意犹未尽,恨不能一直埋首在她这丰满的酥胸里。但春宵苦短,总不能一直对这两团美ròu又咬又捏吧?又不能真的咬下来!令狐冲手口并用地将仪玉充满弹xìng的rǔ房玩一遍,没一会儿两颗小rǔ头就布满亮晶晶的口水。小rǔ头在颤抖间早已充血硬起来,像两颗小樱桃般的鲜嫩漂亮。

    仪玉这时候也气喘吁吁,在令狐冲慇勤地爱抚xià tǐ会到无法言喻的快感,浑身软得像泥一样,小嘴半张着都有些合不上了。

    “仪玉师姐,感觉不错吧?”仪琳咯咯一笑,见令狐冲慢慢地往下亲着,立刻用手覆盖住仪玉的rǔ房继续揉弄。

    令狐冲看着仪琳熟悉的脸上,却有妖媚的模样,感觉特别的刺激!

    “仪琳小师妹……别、别搞了……”仪玉有气无力地哀求着,但却无力去反抗仪琳的调戏,脸上尽是难为情到极点的红晕。

    “求你了,我们都是女孩子,这样感觉好奇怪呀……”

    “有什么奇怪的?”

    仪琳用一种很暧眛的眼神看着仪玉,浅笑着说:“反正以后咱们都要在一起嘛,你适应一下就行了。”

    “我、我不要……”仪玉羞得都快哭了,而这时候令狐冲已经亲到她的小腹上,火热的舌头在她的肚皮上温柔地打着圈,皮肤上传来一阵痒痒的感觉,让她本能地哆嗦了一下。

    平坦的小腹几乎没有一丝赘ròu,虽然她的双腿紧张地合拢着,但还是可以清晰地看见小山包上如丝绒般柔软的芳草,只有短短、少少的几根,尚在发育中的身体充满了让人探索的诱惑。长腿修长而又纤细,并不是仪琳那样少fù般的柔软,反倒很结实而且很有弹xìng,纤细之中充满了柔嫩的感觉。

    仪琳一边笑咪咪地来回看着仪玉娇嫩的身子,小手也不忘继续揉弄着rǔ房,在仪玉颤颤巍巍的喘息间,轻轻地捏着rǔ头按了几下,仪玉的嗯哼声立刻变得有些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