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53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冲的guī tóu上。

    令狐冲那粗大的ròu棒已在仪琳粉嫩的yīn道内抽chā了无数下,大ròu棒在浪态xìng感撩人的少fùyīn道ròu壁的强烈摩擦下一阵阵酥麻,再加上仪琳在jiāo媾合体的连连高潮中,本就天生娇小紧窄的yīn道内的嫩ròu紧紧夹住粗壮的ròu棒一阵收缩、痉挛……湿滑yín嫩的膣内黏膜死死地缠绕在壮硕的ròu棒棒身上一阵收缩、紧握……令狐冲的精关已失控,不得不发了。

    令狐冲用尽全身力气似地将巨大ròu棒往仪琳火热紧窄、玄奥幽深和yīn道最深处狂猛地一chā……

    “啊……啊……”

    仪琳一声娇啼,银牙紧咬,黛眉轻皱,两滴晶莹的珠泪从紧闭的媚眸中夺眶而出——这是一种喜悦和满足的泪水,是一个女人到达了男女合体jiāo欢的极乐之巅、甜美至极的泪水。这时,令狐冲的guī tóu深深顶入她紧狭的yīn道深处,巨大的guī tóu紧紧顶在仪琳的娇嫩子宫口,将一股浓浓滚滚的精液直shè入美艳xìng感的仪琳的子宫深处……

    而且在这火热的喷shè中,令狐冲硕大滚烫的guī tóu顶在那娇嫩可爱的羞赧“花蕊”上一阵死命地揉动挤压,终于将硕大无比的guī tóu顶入了仪琳的子宫口。

    两个忘形抵死缠绵jiāo合着的ròu体一阵疯狂般的颤动,一股又一股浓浓、滚烫的精液淋淋漓漓地shè入艳丽绝lún的仪琳那幽深、玄奥的子宫内。

    而极度狂乱中的仪琳只觉子宫口紧紧箍住一个巨大的guī tóu,那火热硬大的guī tóu在痉挛似地喷shè着一股股滚烫的精液,烫得子宫内壁一阵酥麻,并将痉挛也传递给她的子宫玉壁,再由子宫玉壁的一阵极度抽搐、收缩颤动迅速传遍她整个优美玲珑的胴体。

    她感觉到子宫深处的小腹下在极度的痉挛中也电颤般地娇shè出一股温热的狂流,仪琳不知那是什么东西,只觉玉体芳心如沐甘露,舒畅甜美至极。

    令狐冲见到身下的美女娇喘细细、香汗淋漓,丽靥晕红如火,雪白娇软的玉体在一阵轻抖、颤动中瘫软下来。令狐冲的大ròu棒似金qiāng不倒般仍深埋在仪琳粉嫩嫣红、娇小湿漉漉的浪穴里顶住花心不肯出来。

    令狐冲色迷迷yín邪地在她耳边轻轻说:“呃……仪琳师妹……你真的很棒……很少看到你这么可人的美人……你真是床上的恩物啊……”

    “令狐公子……你也很强啊…………”

    过了一会儿,仪琳娇喘了一会儿睁开了眼,摸了摸令狐冲的ròu棒,然后让俊逸仰着躺在床上,她却爬到令狐冲的身上,偷偷地在他耳边低声说:“夫君,你的jī bā上面都是精液,我帮你口jiāo吧。”

    说完就转头到令狐冲湿漉漉的ròu棒趴下。又将她的双腿打开露出她湿湿的下yīn,凑到令狐冲的嘴边。

    仪琳先是用双手撑在令狐冲的大腿上,慢慢套弄令狐冲的ròu棒:“再是用唇吻着令狐冲的guī tóu,令狐冲的guī tóu印满了红红的口红,她含着令狐冲的ròu棒,轻轻抽动,两手轻轻抚摸着令狐冲的睪丸,接着用舌头舔了一下令狐冲的ròu冠,然后慢慢地将令狐冲的大ròu棒含入她那迷人的小嘴中上下吞吐着,并用她的舌尖舔绕着ròu冠的边缘,不时吸着ròu棒让令狐冲更兴奋:“一会又吐出yáng jù令狐冲ròu根周围用她xìng感的双唇轻啜着,再含入令狐冲的男根吸吐着。

    仪琳的口技实在好得很,令狐冲也兴奋地轻抓仪琳的肥臂,将她的小嫩屄压向林自己的嘴,用力吸着她的yīn唇,她下yīn处的yīn毛刺在令狐冲嘴边感觉怪怪的。令狐冲的ròu棒一寸寸地深入仪琳美妙的小嘴,直到仪琳的唇触及令狐冲的根部。感觉着仪琳将令狐冲的大ròu棒整根含入,令狐冲觉得ròu棒胀得又更大了,如此口jiāo来回数十次让令狐冲差点shè出。

    而仪琳令狐冲ròu棒抽动时总会及时吐出用力掐住令狐冲的ròu棒,阻止令狐冲shè出。由于令狐冲的ròu棒没有多少的毛,她含着颇为自如,仪琳吞吐着他的ròu棒,继而舔令狐冲的大小ròu袋,将纤细的手指摩擦屁眼周围,在令狐冲的屁眼戳弄着。令狐冲兴奋之余舌头往仪琳的yín穴没命地挤动着,仪琳顿时又哼哼唧唧了,她屁股用力下压,将她的花心封住他的嘴。

    令狐冲的双手顺着仪琳美妙的身子游移,并揉捏着她美丽的双臀,但令狐冲再下去快要碰到她的小巧的屁眼时她用手制止了令狐冲。因此令狐冲只有分开仪琳的大yīn唇,用舌头去舔她的yīn核,逗得她xià tǐ一动动的,yín水不断溢出流到令狐冲的嘴里,感觉有些咸咸的。

    令狐冲的ròu棒被仪琳吸弄着越来越大,感到要shè出的前夕令狐冲使劲摆动腰部将大ròu棒送入她喉咙深处:“她的头更激烈地一进一出,听着她xìng感迷人的小嘴而发出噗滋噗滋的声音。在达最高潮时仪琳竟粗暴得将大ròu棒差点连两粒ròu袋都整个吞入,而此时令狐冲双手狠狠地抓紧仪琳的屁股使她的yīn道套住令狐冲的舌头。

    令狐冲用力把xià tǐ整个贴死她美丽的脸孔,让仪琳的小嘴无法吐出自己的ròu棒,使她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只好喝下令狐冲的精液。令狐冲用力一挺,激shè出的滚热精水糊散到她的喉头深处,使得令狐冲的精液大半都让她当作营养品吞入,还有一部份则顺着嘴角流出。而此时仪琳的yīn道也喷出了大量的yín水。全都涌向令狐冲的嘴里,令狐冲被迫喝下它。

    泄过身之后,两人全身都如同虚脱,这样保持不动。过了半响,仪琳将令狐冲的ròu棒吐出,又扭动着大屁股把她的yīn道从令狐冲的舌头上拔出,然后转过身压住令狐冲的身子。

    “怎么样,舒服吗?令狐公子”仪琳边说着边用手指擦拭从嘴角流出的精液。“嗯,是很爽啊!你真是一个小妖精!”令狐冲愉快地抱着着她的头颈,亲了她一下。

    ……

    第1891、2章仪玉娇羞

    仪玉目睹着两人zuò ài的整个情景,看得目瞪口呆,毕竟从没看过女人高潮时是怎么样,但这会儿看到一向清纯的仪琳那么的激动,小脑袋不由得幻想起这滋味到底是怎么样?

    令狐冲倚靠在石头上,一只手将仪琳柔嫩的身子抱进怀里,让她回味着高潮的美妙,另一只手拿起腰间的酒壶开始喝。看着小美人满足地枕上自己的小腹,命根子都贴到她秀美的小脸上,他心里就是一阵的得意,真家伙还没用,她就来了四次,真用上的话她还有得救吗?

    仪玉悄悄地一看,发现令狐冲并没有看向自己,而是一直温柔地看着仪琳,放松之余不免也有几分委屈,自己难道就没吸引力吗?脑子里一时有些混乱,但也趁着这工夫,赶紧把自己简单地梳洗了一下。

    等到仪玉洗完,回到亭子时便听到“哦……哦……哦……啊……”的叫声——是仪琳的声音。怪不得听不见说话声,仪玉在想,原来又是仪琳在叫!

    仪玉慢慢地探出头朝凉亭里望去——天哪!

    仪琳双手撑在沙发的靠背上,两条长腿绷得直直的站在地上,屁股撅得老高,道袍已经不见了,光洁的屁股显示着内裤也脱掉了,只有紫色的胸罩已经被推离了原本属于它的位置,取而代之的是令狐冲的两只大手在那肆无忌惮地狠捏着,小腿上还挂着白色的亵裤,随着仪琳的动作轻轻舞动——他们真是yíndàng啊,刚刚都干过几次了,现在又开始zuò ài了。

    令狐冲上下半身都是赤luǒ的,只见他双手前倾,把握住仪琳的巨rǔ,粗大的jī bā则在仪琳撅起的屁股下,狠命地抽chā仪琳迷人而又潮湿的美穴甬道。

    “哦……啊……哦……夫君……用力……我快被你干死了……”

    仪琳浪叫着,看得出仪琳很激动,她的屁股随着令狐冲的抽动有节奏的耸动着。

    “哦……宝贝……爽吗……就是要干死你……”

    令狐冲回应着。

    空旷的山野里传来“啪啪啪”ròu体相撞发出的yín靡的声音,听得仪玉浑身发热。

    “哦……还要……亲亲夫君……好夫君……再深点……”

    趁着仪玉在去湖边了,没有了顾忌,仪琳叫的肆无忌惮,难道就不怕仪玉听见吗?

    令狐冲把手缩了回来,把仪琳的腿分得更开,接着整个脸凑了过去——开始吮吸仪琳的蜜唇花瓣了。

    仪琳怎么受得了这种刺激?不自觉地尽力分开自己的大腿,以便令狐冲添得更深。不一会儿,又整个人躺靠在石凳的靠背上,这样不用硬挺着腰,也能让令狐冲更加深入。

    这时的仪琳,实在是压抑坏了。她伸出柔若无骨的玉手摁在令狐冲的头上,用劲压向自己的沟壑幽谷,以便获得更大的快感,而仪琳的腿,也绕上了令狐冲的肩膀,以便令狐冲更紧的吮吸,仪琳的屁股,则开始主动的一上一上,似乎要把蜜唇花瓣和美穴甬道全部奉献给令狐冲品尝。此时的仪琳,真是又兴奋、又激动、又紧张、又压抑,浑身的yù火一点就会燃。

    “哦……哦……哦……夫君……来了……我来了……”仪琳开始歇斯底里。

    “我也来了……仪琳师妹……太诱人了你……”令狐冲的手似乎要抓破仪琳的屁股,狠狠地向仪琳的美穴甬道挺了最后几下,终于不动了。

    仪玉也在仪琳最后的浪叫下,美穴甬道之中似乎也释放了春水花蜜出来,全身酥软无力却又格外舒坦……

    “仪玉师妹,看够了吗?还不过来享受夫君的疼爱?!”令狐冲有些按捺不住,想把命根子chā进仪玉体内,仪玉知道令狐冲发现她偷窥了,听见叫她,只好走了出来,肩部的雪白肌肤、柔嫩无比的腿都是那么的xìng感,没等令狐冲看清楚,她就趴到另一边,迅速地把外袍盖在身上,有些难为情地看着眼前的情景,毕竟也是第一次清楚地看见xìng爱场面,多少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令狐冲知道仪玉多少有些羞怯,但那一双明艳而又带着好奇的眼眸实在太让人动心了,心里稍微琢磨,知道现在要采摘这个可爱的美少女,也不能太过猴急。

    “啊……”

    令狐冲还没等想该怎么去诱惑仪玉,就感觉guī tóu进入了一个温润的所在,一下子就舒服得呻吟出声。

    令狐冲低头一看原来是仪琳已经恢复精神,温润的小嘴含着guī tóu轻轻地吸吮着,灵巧的小舌头打着圈。她抬头看了令狐冲一跟后,一边握着命根子套弄,一边轻声地说:“令狐大哥,它看见仪玉师妹又硬了哦。”

    仪琳哪曾有过这么妩媚的一面,红润的小嘴紧紧地含着guī tóu,小脸上还有一点的潮红。她若有若无地看了仪玉一眼,似乎是在提醒令狐冲,她有些嫉妒了!

    天真纯洁的表情、无瑕浪漫的声音,这时候发出的呢喃,让人到了发疯的边缘,仪琳也不客气地在guī tóu上舔了一阵,这才有些坏笑着撒娇说:“令狐大哥,我想看你给仪玉师妹开苞,好不好?”

    仪玉早就被眼前的场景弄得有些呆了,羞怯地不敢看,但又好奇得忍不住。

    她哪看过仪琳这么大胆的样子,而且还当着自己的面含着令狐冲的命根子,说出这样羞人的话,弄得她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好啊!”令狐冲从喉咙底喊出了这个字,声音已经压抑得嘶哑,他简直不知道该怎么来表达自己的兴奋。

    仪琳一向腼腆害羞,尽管喝了酒也不该这么的大瞻,只能说是刚才的调教起了作用,她现在并不排斥和别的女孩一起服恃自己,甚至在这种特殊的情况下还会更加的兴奋。或许是因为仪玉一直调笑她,这害羞的美人儿才会用这样的方式来讨好令狐冲,想小小地报复仪玉一下。

    令狐冲的脑子有些沸腾,他一边看着仪琳在胯下殷勤地为自己口jiāo,一边听着她鼓动的话,早就没了自己的想法,呐呐地点了点头后,他开始朝仪玉那边挪去。

    仪琳满意地吐出了guī tóu,鼓励xìng地舔了几下马眼后给了令狐冲一个期待的眼神,又转过头来笑咪咪地看着仪玉,还故意晃了晃手里粗大的命根子,似乎是在调戏她一样!

    “27” 仪玉赶紧窝进被子里装睡,仪琳的声音很小声,她虽没听清楚,但还是留意着旁边的动静。当啧啧的水声传来时,她的脑子里不由得浮现刚才仪琳在令狐冲胯下的场景,她一下就感觉有些发懵了,下身也隐隐有些痒。

    一切和先前十分的类似,仪琳将命根子舔得坚硬如铁后,才笑呵呵地躺下,打着假呵欠说:“好困哦,我先睡了哦!”

    这个清纯少女,令狐冲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第一次看仪琳如此的妩媚,想来她也很想看仪玉的开苞大戏。他在仪琳的小脸上温柔地亲了一下后,慢慢地朝仪玉那边挪去,猛地拉开仪玉的道袍,整个人不客气地贴了上去。

    “呀……”仪玉顿时惊叫了一声,没等她有任何的反抗,一双温热甚至带着汗味的双手,早就把她纳进怀里紧紧地抱住。

    令狐冲一凑过去顿时惊喜万分,美少女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就脱了精光。令狐冲都可以清楚地感觉到柔嫩的身体和软腻的肌肤,甚至一抱还可以察觉她的小身子正在发热,一阵处女的体香若有若无地飘散开。

    “别、别碰我……”仪玉立刻矜持地挣扎起来,尽管想过自己会是令狐冲的人,但被这么一抱还是感到有点不自在,毕竟还是第一次被男人如此亲密地接触着。

    体温、浓烈的气息和腿上能感觉到的命根子,一切都让仪玉有些害怕。心理作祟,她甚至能感觉到仪琳似乎正在用调笑的眼神看着向己,让她感觉很不适应,身子扭得也有些剧烈!

    殊不知仪玉这一扭,柔嫩而又结实的小屁股在命根子上蹭了几下,立刻让令狐冲感觉很舒服。他马上用力地一抱紧,将她温热的小身子固定在怀里。仪玉顿时有些无力,挣扎了一会儿后还是无力地败下阵。

    第1893、4章仪玉娇羞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