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49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于忘情地吶喊起来,四肢有如满弦的弓箭般绷紧着,夹杂着一阵一阵的颤抖,畅快淋漓高潮的快意从小溪传遍了她的全身,她的第二次高潮又来了。

    第1881、2章清纯小尼姑——仪琳

    经过了再一次的高潮,定逸师太整个人都酥软了,脸红红的没有了力气,只是不断地喘着气。要不是那春yào在那里折磨她的话,说不定早就累得睡着了,由于有了两次的高潮,她的意识比原来要好了很多,她一边喘着气一边呻吟着道:“太美了,我有一种彷佛飞到云端里的感觉了,尝到了这样的美感就是死了也值得了。

    令狐冲知道了女人在高潮以后是很需要安慰的,因此他的一双大手就在她那嫩滑的肌肤上轻柔地滑动着,嘴则吻在她的耳朵上向她的耳朵吹着气,嘴里则安慰着她道:“你为什么总是说死呢?以后做我的女人好了。我会好好的爱你的,也就经常这样的舒服了。

    定逸师太娇媚的道:“我比你大了那么多,你真的会要我做你的女人吗?”

    令狐冲笑道:“那是当然了,你这样的美,如果有人不想要你做老婆那是有病了。

    定逸师太红着脸道:“我也知道不是太丑,但我从小就被我师傅收养,因此也就没有去想过这样的事,原来做女人要比修行快乐多了,以后我就做你的女人吧!你又糟蹋了我的清白,我……我以后只能把身心都给你了。”

    这时的她笑厣如花,双目含春,亦嗔亦喜地看着令狐冲,香唇不停的落在他脸上,藕白玉臂紧紧地缠绕在他的脖子上,一双玉腿牢牢夹着他的腰身,不断起伏套弄着。

    令狐冲笑道:“你居然和我做了爱,也就只有做我的老婆一条路了,我早就知道你会做我的女人的,你既然要做我的老婆,那你叫两声夫君来听听!”

    “夫君!你以后可要好好的爱你的老婆哦!”

    定逸师太娇羞无限的道。

    令狐冲得意的道:“不够大声,再叫一声来听听,要像撒娇一样的说。”

    “夫君,你坏死了。”

    定逸师太娇羞的道。这一次还真的又娇又媚。

    “乖老婆!这就对了,以后你就天天这样的叫我。”

    说着就在她的身上爱抚起来。

    定逸师太很享受令狐冲这细致的爱抚,对她的温情很是感动,也就伸出手在他的背上轻轻的抚摩着,令狐冲温柔的亲吻着她,然后在她的身上按摩了一会,他想早一点帮她恢复体力,然后早一点帮她们的yíndú解了。

    令狐冲帮她按摩了一会以后,定逸师太的体力很快就恢复了,她一有力气动了就很快的动了起来,同时她也渴望身上这个男人狂野的进攻。因为那种骚痒的感觉实在是太难忍受了。可他并没有动,他的宝贝在她的身体里静止了,她能感觉到他的宝贝在她体内的膨胀,也知道他的宝贝在自己的蜜道里微微的颤动着,于是她夹紧了身子来感受他更深的颤动。

    其实令狐冲之所以没有动是在给她做按摩,只不过她自己不知道而已,这时令狐冲见她有力动了也就配合起来了,他没有狂野的冲动,他动得温柔而有节奏。只不过他的动作是由慢而快,不一会定逸师太就感觉自己好象是波涛里的一叶小帆在随波涌动,这感觉虽然没有激情的刺激,但这种晕忽忽的感觉让她陶醉。

    就在她以为永远会陶醉在这温柔的波涛里的时候,令狐冲的冲刺来临了,这冲刺像急风暴雨,把她带上了激情的浪尖,她感觉自己在融化,融化了的灵魂就像飘出了体外,象羽毛一样飘舞到了空中,于是她紧紧抓住他的肩膀,不顾一切地大声呻吟起来,这呻吟好象是在恳求他,恳求他把自己融化。她感觉自己的身体在紧缩,就象黑洞要吸进阳光一样地想把他吸到自己的体内。

    就在这个时候躺在一边的仪琳突然坐了起来,她的嘴里也大声的呻吟了起来,她一只手用力的揉搓着自己的rǔ房,而另一只手也在自己的蜜道上用力的揉搓着,令狐冲忙帮她拉到自己的身边道:“仪琳师妹,你是不是已经忍不住了?”

    仪琳一把抱住他呻吟着道:“是的,令狐大哥,我是,是忍不住了。”

    令狐冲见她当着师傅的面都敢这样说这样的话就知道她是真的忍不住了,因此就快速的动了起来,定逸师太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在急速的抖动着,两个高耸的rǔ房一跳一跳的颤动着,她的双手风骚的揉搓着自己的双rǔ,纤细的小腰左晃右摇,令狐冲每一次都是一chā到底。使得她嘴里的叫声也越来越大了。他尽情的欣赏着定逸师太的yíndàng,她那白净的脸蛋儿春情横溢,两个rǔ房像两只小白兔在那里欢蹦乱跳,圆滚滚的大屁股一起一落,那情景还真的是yín靡极了。

    定逸师太只觉得自己的蜜道不断的被充实,这个男人在自己的身上像骑马一样的耸动着,他的手也像捏住缰绳一样地牢牢掌握自己的双rǔ,他像马驹一样腾挪跌宕,节奏鲜明,他偶尔松开手,自己的rǔ房就像大海的波涛一样的汹涌起来。那嫩白的身子不停的蠕动着。红滟滟的脸蛋春情浓冽,似是幽怨又像难过的皱着眉头,她的鼻孔里发出着细微的呻吟,这时她那女xìng最基本的矜持也完全被她抛到了九霄云外,方才炽盛的羞涩感已经从她的脑海中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她的双手在令狐冲的头上揉搓着,鼻孔里不断的呼着热气和传出来压抑的呻吟声。她闷哼了片刻以后,双手更是死命地环在令狐冲的颈后,而那柔若无骨、细嫩光滑的美艳娇躯,发出一阵阵忍抑不住的痉挛和抽搐。

    令狐冲的动作使定逸师太全身的血液都沸腾起来,她现在已经没有了一点活动的余地,就是双手都用不上了,令狐冲像一条牛一样的在那里耕耘着,根本不管她是否消受得了。

    令狐冲的宝贝炽热的在她的蜜道里冲撞着,每一个动作都深深地撞击着定逸师太的子宫,将不可一世的恒山派掌门一步一步的带往yù情的高峰。

    强烈的快感使令狐冲不顾一切地,用尽全力进入,有时又大力摇动着,有时则在里面转上一两圈。

    定逸师太只觉一种从未有过的快感从自己的扩张到全身的每一个毛孔,说不出的舒服,说不出的好受。她大声的呻吟着,双腿使劲圈住令狐冲的腰,全身都舒服得颤抖了起来。

    这一刻,真与假、善与恶、明与暗就在这男与女、重与轻、急或缓之间激dàng、徘徊,最终飘散得无影无踪,变作子虚乌有……最后,定逸师太开始勇猛地呼唤,而令狐冲也开始最后的冲刺,野马开始跳跃、骑手开始翻腾、兔子开始狂奔、小船开始激dàng、河流开始泛滥、波涛开始澎湃……忽然,像晴空一道闪电、平地一声惊雷,突然,定逸师太只觉得一股热流在自己的身体内激dàng着,身体开始yù仙yù死一阵剧烈地痉挛,她仿佛到了天堂,又仿佛看见了地狱。就躺在那里一动也不动了。

    定逸师太在令狐冲的快速攻击下,只觉得一股热流在自己的身体内激dàng着,身体开始yù仙yù死的一阵剧烈地痉挛,她仿佛到了天堂,又仿佛看见了地狱。那奇特的欢快之浪似乎一下掏空了她心灵所有支撑的基石,她觉得自己象突然被无依无托的抛到了九天云空之中,她紧紧的抱住令狐冲不放,那一阵阵强大得前所未有的巨大的快乐之潮,像突然决堤的湖水将她一下完全淹没,使她的头脑顿时一片空白,使她既不知自己是死也不知是活,或者说是一种又死又活的状态之中,她的肢体的感觉尽皆失去,蜜道里的液体象潮水一样的涌了出来。连令狐冲是否压在她身上也感觉不到了。她任由自己处于这种死生不知的欢昏状态中。一种前所未有的巨大的幸福感越来越厚密地从她心灵中喷涌而出,迅即扩展到她全身的每寸ròu体,每根汗毛的尖顶:“她觉得自己变成了一个在云霄里曼妙欢舞的仙女,不断地飘转上升着,越升越高,消融于漫漫无边的满天金光灿烂之中……

    令狐冲见定逸师太不行了,就把仪琳抱在了怀里,见她闭着的嘴唇红艳艳的很是xìng感就吻了上去,他抱住她的头用舌头挑开她的双唇,不住的舔着她那碎玉般的贝齿,在令狐冲舌尖挑、舔的挑逗下,她渐渐的轻启贝齿让令狐冲把舌头伸到了她的口里。令狐冲用舌尖搅着她丁香般的香舌,慢慢的仪琳也主动的把香舌伸到他的嘴里舔着他的舌头,她的双臂缓缓的扣在他的脖子上,闭着眼睛和令狐冲热吻着。

    令狐冲加大了舌头舔弄的力度和范围,然后开始吻吸她的舌头,仪玉的双手在他的背上漫无目的的抚摸着,那条细嫩的香舌也不时的吻吸着令狐冲的舌头。不一会她的呼吸就变粗变快了,双手更是不停的乱摸着他的后背。令狐冲把她的道袍脱了下来,他一看到仪琳那玲珑剔透的身体就赞叹道:“多美的身材,要是穿上合适的衣服还不把男人迷得神魂颠倒”说着就趴在她胸前用嘴唇不停的亲吻吸啜着她双rǔ间那细腻温热的肌肤。同时压在她那对大rǔ房上的手掌开始往下移,然后转向了她那不住蹬动的美腿上。

    仪琳的身材还真的不错,身材苗条匀称,玲珑浮凸的胴体形状美极了,体型如同模特般的标准,她的上半身和下半身结构匀称,腰部纤细不泛细圆,臀部浑然天成般的丰满而没有一丝的赘ròu,令人有着一种减一两太瘦,多一两则会显得太胖的感觉,真是巧夺天工的美臀!最迷人的是她的胸部,两只挺拔浑圆的丰rǔ在那里往上傲立着。也许是吃了春yào的缘故吧,双rǔ好像在微微地跳跃着。

    仪琳吸了春yào已经很久了,好在令狐冲点了她的穴位阻止了她的气血运行,因此也就和才发作的时候差不多,令狐冲一解开她的穴位她的娇躯就颤抖起来。

    令狐冲解开她的穴位以后就把她抱在怀里,仪琳由于被令狐冲点了穴位已经有了好一会的功夫,因此她的气血还没有运行开,仪琳被他抱着一动都没有动,令狐冲也知道她要等一会才能动的,就张开口吻住了她那红艳艳的樱唇,并将舌头进入她的口里把她的舌头吸了出来吸吮着她的香舌。

    第1883、4章清纯小尼姑——仪琳

    不一会仪琳就可以动了,她那被春yào刺激起来的yù望浪潮从内心深处被激发了出来,并不可遏抑地席卷到了全身,她的双手抱住令狐冲就热吻起来。令狐冲的色手抓住她那丰硕的rǔ房就揉搓起来。

    仪琳的rǔ房在春yào的刺激下已经膨胀充血了。rǔ房胀鼓鼓的,rǔ珠也已经站了起来,令狐冲的一只手揉搓着她的rǔ房,另一只色手则滑向了她的大腿根部。仪琳的身体颤抖着,嘴里喘息着,她在春yào的刺激下全身都是骚痒难耐,令狐冲这一玩就觉得特别的舒服,但蜜道里的酥麻和yù望却更加的强烈了,蜜道不可控制地春潮泛滥起来,蜜道里已经泥泞不堪了。她已经春心勃发,春情dàng漾了。

    仪琳已经从定逸师太那里学会了接吻的技巧,主动配合的吐出了她那香艳甜美的小舌任凭令狐冲肆意地吮吸着。并主动的吮吸着令狐冲的舌头,吞咽着他的口水津液。

    “令狐大哥,仪琳终于可以成为你的女人了,仪琳好开心!”

    一个长长的湿吻后,令狐冲开始隔着外衣品尝着仪琳日渐丰满的rǔ房,一边舔着小rǔ头,一边轻声地问:“仪琳师妹,你说刚才怎么了?”

    “不、不知道!”

    仪琳动情地哆嗦了一下,小手轻车熟路地握住命根子上下套弄着,颤声地说:“就是觉得很兴奋……可、可能因为仪玉在旁边看着!”

    “她看着,你就兴奋吗?”

    令狐冲说话的时候,双手在她的rǔ房上揉着,嘴已经亲到她的小腹上,在那雪白的肌肤上打着圈。

    粗糙的舌头滑过皮肤时带来刺激而又搔痒的感觉,令仪琳不由得又痉挛了一下,意乱情迷间轻声地呢喃着:“是吧……就是觉得,比你先前欺负人家,还、还刺激……”

    语气是那么的确定,不过也说明她在这环境下感觉是十分刺激的。

    令狐冲窃笑了一声,慢慢地钻到她的裙子里面用嘴隔着透明内裤向她的嫩穴中吹着热气、

    “不、好痒啊……”

    “27”

    仪琳轻轻地呻吟着,却也没了再反抗的力气,在令狐冲刻意地挑逗下早已经浑身发软,急促地喘息间,她的小手也温柔抱住令狐冲的脑袋。

    令狐冲看了仪玉一眼,然后脑袋凑在仪琳的腿间,更加卖力地为她口jiāo着,弄得仪琳情不自禁地呻吟着。

    “令狐公子……轻、轻点……”

    “好痒呀……别、别吹气啊……呜……你舌头怎么,钻、钻进去了……”

    仪玉羞怯地捂住了身上的敏感点,看到令狐冲竟然跪在仪琳的胯下,为她舔着那羞人的地方,脑子里不由得浮现出刚才令狐冲猥亵她粉胯的场景,再听着一向娴静的仪琳竟然喊出那么大胆的话,她在下身微微湿润之余,也是羞得不敢再去看。

    令狐冲肆意地舔了好一会儿,见仪琳渐入佳境,才去亲吻她敏感的腿根,手指慢慢地chā进小穴里进出着,一边按着敏感的小珍珠花蒂,一边突然用极快的速度猛烈地抽chā。

    “不要……我!”

    仪琳的小身子顿时弓起来,在这轮快速的挑逗下,“啊!”的叫了几声后禁不住来了第一次的高潮。

    “令狐公子,我、我来了……”

    仪琳睁着眼叫了几声后,下身一软立刻无力地瘫下来。令狐冲也不客气地咬了上去,将她热热的爱液舔得干净。

    仪琳的小身子快速地抽搐着,在动情的呻吟中渐渐愈软下来,小胸部起伏着,闭着眼大口人口地喘着气。

    令狐冲看着也是愣住,没想到仪琳这次那么敏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