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44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吐着、咬啮着、吮吸着。不大会儿功夫,上面已经是湿滑的一片,在斜阳下,雪白中带着闪着光辉,犹如一碟吊人胃口的美食一般,让人忍不住想把它含到嘴里。宁中则的身躯渐渐扭动了起来,她双手反过来按着令狐冲的脑袋,仿佛想把他的头彻底的按进rǔ沟中一般。

    令狐冲犹如一只撩人的猫儿,好不容易把宁中则的rǔ房亲吻的舒舒服服,挑起了宁中则的情yù,可他却不再继续亲吻、抚摸,反而把注意力,集中到了宁中则的下yīn。

    红艳的亵裤下,包裹的是丰腻的ròu丘,ròu丘的下端是一缕黑色的茅草,顺毛而下则是哪诱人的蜜穴,哪里闪烁着点点的光芒,哪里飘逸着淡淡幽香,令狐冲很明白,师娘已经被自己挑逗的动了情,那蜜穴为了迎接大ròu棒,分泌出丝丝爱液来湿润渠道。他双手向下,扣着宁中则结实的大腿,将它紧紧的往宁中则的上身压了下去,娇躯和玉腿形成了一个锐角,那销魂的蜜穴,被亵裤紧紧的包裹着,原形毕露。

    在玉腿的根部,在黑色丛林的映衬下,宁中则的私处微微耸起,想必那就是掩着小穴的两瓣大yīn唇,在高隆处的中央,哪里亮晶晶的一片,令狐冲伸手一摸,湿湿的,黏黏的,他冲着宁中则摇了摇自己的食指,笑道:“好香啊,师娘,这水是什么东西啊?”

    “是,是我的骚水。”

    宁中则红着脸,却是有些兴奋的叫着。

    令狐冲将玉腿又重新的收了回来,轻轻的放在自己的肩膀上,他蹲下身子,脑袋正好放在了大腿的中央。虽然隔着红纱亵裤,可这轻纱有怎能挡住那私处绝世诱人的风采,那大yīn唇是肥腻的,犹如两片唇轻轻的合在一起,遮着了风光无限的小穴。

    “呼……”

    他轻轻的呼出一口气。腾腾热气袭上,那大yīn唇微微发抖。

    “师娘,这是哪里啊?”

    令狐冲问道。

    “那?哪里啊?”

    宁中则心中yù火渐生,有些神志不清。

    令狐冲又吹了一口气,这下子大yīn唇的颤抖清清楚楚的传到了宁中则的脑子里,她娇羞的说道:“那……那是我的小穴。”

    “不对。”

    令狐冲摇了摇口,张开嘴在脸庞的玉腿上,狠狠亲了一口。这一亲,犹如一条柳枝轻轻的划过微波dàng漾的心海,宁中则忍不住浪叫道:“啊?那……那是我的骚穴。”

    她两腿一用力,狠狠的夹着令狐冲的脑袋,想让他亲吻自己的小穴。

    令狐冲嘿嘿一笑,伸手在她的蛮腰上摸了两下,一阵酥麻的感觉登时泛起,两条吹弹可破的玉腿一下子没有了力气,松松垮垮的耷拉在令狐冲的肩膀上。

    令狐冲嘿嘿一笑,手指沿着亵裤的边缘伸了进去,划过丛林一下子触碰到左边的那片大yīn唇上,两指轻轻捏着它:“师娘,我是说这个东西,它叫什么名字啊?”

    一阵电流一下子传到了宁中则的脑海里:“它……它叫yīn唇。”

    令狐冲嘿嘿一笑,伸进亵裤中的两指和外面的大拇指配合,运起镇岳诀,内力灌注于手指上,这镇岳诀本就是阳刚的内力,这下子,手指上的温度暴增。青烟一闪,亵裤的底部便被烧断了。师娘的蜜穴一下子暴漏无疑。黑色丛林罩着神秘幽谷,大yīn唇粉红清幽,一条诱人小溪穿越小丘向后延伸,把这高挺大yīn唇一分为二;鲜红闪亮的爱穴在黑丝红贝之下若隐若现,门户重叠,玉润珠圆,轻张微合。

    “热……好热……”

    那小穴是万分敏感的,温度稍微变化,它就灵敏的感受到了。令狐冲呵呵一笑,站起身子,分来师娘的玉腿,将她的身子向左一拉,蜜穴正对这山风的方向。

    “啊……好冷……”

    师娘嗔道,她嗔了令狐冲一眼道:“冲儿,来吧,我要你。”

    “不是你要我,是我要你。”

    令狐冲纠正道:“让我看看,yīn道里流水了没有,要是没有流水,做起来可是要疼痛的呀。”

    可他话是这么说,身子却没有要蹲下去观看的意图,反而凑到宁中则的耳边轻声说道:“师娘,你觉得你那骚穴里面的水儿,足够多了吗?”

    “我,我怎么知道。”

    宁中则羞涩的说道。

    “师娘,我这大ròu棒钻油田,是要出水儿的啊,不出水儿,万一烧坏了大ròu棒那可怎么办啊?”

    这话中,有些词语,宁中则从来都没有听说过,不过,此情此境,那油田指的是什么?还用得着询问吗?

    “你……你看看不就知道了吗?”

    宁中则红着脸说道。

    “好吧,师娘让我看,那我就看了。”

    宁中则的脑子一阵眩晕,天啊,这话说得,好像自己是……是什么yín娃dàngfù一般,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自己还就喜欢在这个徒弟面前说这些粗话,听这些荤话。她娇羞的望了令狐冲一眼,却发现令狐冲一动也不动的站在自己面前,她心儿一动,这个小冤家又想做些什么,他怎么这么多花招啊,一会儿要练剑脱衣,一会儿又要油田出油的:“你……你不是要看吗?”

    “看啊,可是师娘,你不把它举起来,我怎么看啊。”

    令狐冲睁大了眼睛,笑嘻嘻的说道。

    早就才到令狐冲一定是要耍花招的,可没想到,他的花招竟然是这么耍的。宁中则的脸一片绯红,她犹豫一了下,心中那追求新奇的心态又占了上风。她两手扣着桌沿,腰腹用力,两条大腿垂直竖起。

    令狐冲摇了摇头,道:“师娘,你的大腿合的太紧了看不到,看不到啊。”

    宁中则闻言,轻轻的岔开了大腿。

    “不行,臀部翘的太低,只能看到一些毛毛。就这还是隔着亵裤看到的。”

    令狐冲挑剔道。

    没有办法,宁中则双腿向前摆,双手扶着双腿,整个臀部高高翘起,身子就在这怪异的姿势中,保持了平衡。

    令狐冲却不急于看宁中则的小穴,反而赞道:“师娘,你的身体柔韧度真好,保养的也好,干起来也舒服,真是迷死人了。”

    听着女婿兼徒弟的荤话,宁中则的心头一热,两条腿差点就松了下来,她嗔道:“你还不快点看啊。”

    “看,马上就看,不仅要看,我还要摸呢。”

    令狐冲看到师娘坟起的yīn阜,yīn毛浓密,小穴处由于挂着爱水,显得明亮极了,他看到从那小穴中渗出的一滴滴爱露,知道师娘早就动情了,又伸出修长的手指轻轻分开大yīn唇,小穴中溢满了爱液,尖端一颗相思豆挺立,红红的,娇嫩无比,下面是一条深壑,不知通向哪里。

    令狐冲这么一摸一分,宁中则再也忍不住了,身子一软,两条腿松松的又搭在了令狐冲的肩膀着,靠着两腿的悬挂,臀部继续保持上翘的姿势。

    “可以,可以了吗?”

    宁中则问道。

    令狐冲摇了摇头:“不行,太少了。这可怎么办啊?”

    “你…你不会再……再摸一摸我吗?”

    宁中则娇羞的说道。

    令狐冲yín笑道:“徒儿谨尊师命,请问师娘,您想让徒儿,给你摸一摸哪里啊?”

    宁中则的右手轻巧的向后一拔,发髻散开,秀发随风飘舞,她妩媚的抛了一个电波过来:“你……你想摸哪里啊?”

    令狐冲心中一dàng,他伸出手,用指尖轻轻触碰了一下那红艳、高跷、饱胀的rǔ珠:“这里吗?不好,没有花香啊。”

    接着,她之间顺势而下,指着下yīn那充血的大yīn唇:“这里吗?不行啊,你看已经涨满了呀?”

    “讨厌,就那里了。”

    宁中则娇声道。

    “师娘,那里是哪里啊?你身上诱人的地方,可不少啊。”

    “就是,就是骚穴了。”

    令狐冲嘿嘿一笑,一边直起身子,一边扶着宁中则的蛮腰,肩膀上还挎着宁中则的玉腿。这么一来宁中则臻首朝下,整个身子成一个倒栽葱的样子。

    令狐冲托着宁中则玉臀,一直到自己的下巴处,从宁中则的胯部,沿着娇躯向下看去。真是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红纱下,那隆起的阜部,将平滑的下腹彻底遮挡了,可它却衬出了两座巍峨的玉峰。绚烂的霞光,将玉峰上涂上一层红晕,那玉峰犹如两个仙桃一般,下部的白润的,中间是娇红的,而顶端这娇艳的桃尖,更是让人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

    宁中则感动男子的气息,一团团的喷shè在那羞人的地方,阳刚与yīn柔jiāo汇,麻麻的感觉、撩人的瘙痒,让整个身子微微颤动,心中早就是春风dàng漾了,那人类最原始的呼唤,也渐渐从心里中间升起,窜到胸脯,让哪里更加饱满涨大。

    宁中则的整个身子除了玉腿搭着令狐冲的肩膀上,还能承受一些力气之外,其余的重量全部压在脖子上,脖子微弯着,血液难以迅速的送到头上,造成脑袋有些眩晕,脸颊却是红晕一片。

    宁中则重重的喘了一口气,手臂一用力,将整个身子撑了起来,她臻首后仰,秀发在两手之间随风飘舞。这姿态是异常的惊艳,令狐冲的一只手下滑了下去,轻轻抚弄着雪rǔ,拇指和食指熟练地搓弄着宁中则的羞涩rǔ头,宁中则情不自禁的向前弓起身子,让rǔ房更加高翘,让令狐冲抚摸起来更加方便。他爱抚了一会儿,就觉得这rǔ头更加的坚挺了起来。

    “哦……冲儿,给我……我要你!”

    宁中则痴痴的说道。

    令狐冲嘿嘿一笑,抚摸这rǔ房的大手又收了回去,宁中则心里是一片的失落。可在那失落后的瞬间,一阵快意犹如闪电一般,迅速的从那神秘的蜜穴传来,它穿过丛林,越过土丘,穿过平原,翻过高峰,直直的送到脑海深处,让那早就摇曳飘舞的yù火,犹如火山bào发一般腾然升起,越烧越旺。这yù望就像一望无垠的油海,这快意就仿佛一个若隐若现的火星,已经接触,就bào燃的一发不可收拾。支撑着身体的双手立刻酸软无力了起来,脑袋和脖子又重新的跌落在石桌之上。

    原来令狐冲的大手从rǔ房上滑下之后,迅速的抚在了大yīn唇之上,并且微微用力,把这充血的大yīn唇给拨在了两侧,一股子幽香扑鼻而来,入眼处却是那红润的相思豆,那豆豆挂着点点爱水,晶莹剔透,豆豆下面则是一个小洞,曲径通幽的过程,那是一种异常销魂的美妙。

    令狐冲轻轻的将松开宁中则的玉臀,娇躯没有了支撑地,瞬间就要下移,宁中则赶紧玉腿用力,紧紧的扣着令狐冲的肩膀。

    令狐冲嘿嘿一笑,一手撑开大yīn唇,一手却伸出食指,轻轻的按摩这那粒相思豆。

    “啊……”

    一阵快意传到宁中则的脑海里,她忍不住浪叫了起来。娇躯也随之颤动着,令狐冲对宁中则的相思豆持续挑逗了一会儿,随着相思豆被拨弄,宁中则感到股间说不出的快感,而且越来越强烈也,渐渐的就连她自己都能感觉到身体变得火热起来,而大腿根部,yīn道之内爱水开始分泌、泛滥了起来。

    香,真是香啊!看着师娘的小穴,在爱抚中渐渐的溢出水来,令狐冲吐出一口大气,连呼痛快。这时候宁中则湿润的小穴已经完全大开,令狐冲顺势把手指chā进里面。

    宁中则不禁发出“啊”的一声,在这一刹那,她有了更加奇妙的感觉,双腿酸软无力,可为了不是身子跌落下去,只好努力将精神集中在大腿之上,用力的扣着。这么一来yīn道里面的快感,却是在也没有精力去压抑,所能做的,唯有享受而已。她高声浪叫着、喘息着,臀部却不由自主的扭动了起来,配合着手指的活动,散乱的乌黑秀发猛烈的在空中飞舞,连她自己都感觉的出来,yīn道在夹紧着进入里面的手指,而且yīn道娇嫩的ròu壁,正在被手指轻轻的触摸着。

    令狐冲的手指如蚯蚓一般卷曲着、挖弄着,时不时还加上抽chā的动作。向外拔时,宁中则下身鲜红色的花瓣跟着翻出来,向里面chā时,那小穴的黑草也被带了进去。而另一只手的中指,则不停的爱抚这相思豆。

    宁中则双手紧抓桌沿,双眼舒服闭着,脚趾紧张的蜷曲。很快的,她yīn道里的收缩就渐渐变成了整个臀部的痉挛,臀ròu不停地颤抖。她的爱水开始多了,全身的所有细胞开始冲动,气喘急剧加速,娇柔悦耳的呻吟声越来越大,到了顶端之后,却忽而慢慢转低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阵阵消魂蚀骨的娇吟。这恍然的娇吟声中含着显而易见的欢娱兴奋之意。她的灵魂好像已经离开了身体,所有的感官都已停滞,唯独身体深处的压迫感无比鲜明。

    “啊……啊……”

    宁中则无法保留地低声呻吟著:“冲儿,chā我……chā我……”

    那手指已经完全不能满足她需要,她需要那在抽chā中慢慢膨胀、慢慢坚硬的大ròu棒,她需要那杵头外环那道沟壑,只有那道深深沟壑,能在往复的摩擦运动着,给无与lún比的快感,将她送到快乐的巅峰,让她忘记一切的烦恼,让她融化在男人火一般的热情中。

    “叫……老公!”

    令狐冲命令道,虽然那声冲儿能更大的激起他心中的yù望,可要征服一个女人,要得到一个女人的心,就把这个女人平视,而不是高高捧起,或者狠狠的踩到脚下。

    “老……老公……夫君……干我……干我吧。”

    身体的真实反映,光天化日之下在野外暴露的羞涩感,让宁中则大声的欢叫着。她仅存的意识彻底的恍惚了,玉腿松了,身子渐渐的滑落了下来,整个人彻底的坠入了yù海,她想要的就是那巅峰的快乐。

    令狐冲迅速的托着她的翘臀,轻轻的将她放在桌子上。自己飞快的脱了衣衫。“啪!”

    的一下,手掌打在宁中则的玉腿上,yín笑道:“爬起来,咱们今天换个新招式。咱们从后面进。”

    宁中则庸赖的横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