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43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rǔ房上:“冲儿,摸我!”

    令狐冲的脑子轰的一下犹如电击一般,全身充满了快意,调情的最高阶段,不就是让女人敞开心扉,主动迎合吗?可怀里的人是宁中则,令狐冲嘴角笑了:“师娘,你要徒儿摸哪里啊?”

    “摸,摸我的rǔ房。”

    “哦,rǔ房,rǔ房还叫什么呀?”

    “叫,叫nǎi子。”

    宁中则娇羞的说道。

    “嘿嘿,这,这就对了,不过隔着衣服怎么摸啊。师娘,是不是要自己把衣服脱掉,我才好么啊。”

    “你,你好讨厌啊。”

    “这地方四下无人,怕什么啊,再说了,咱们两人功夫这么高,就算有人,咱们也能事先察觉的。你看着青山俊秀,红霞满天,在这种美景下,展示你那迷人的身材,不是一大乐事吗?”

    令狐冲的情话,就像一股暖流轻轻的流淌到宁中则的心房,让她无法拒绝,也不想拒绝。她轻轻的一拉衣衫,正准备将衣服退下,令狐冲却笑道:“且慢。师娘,我想跟你学玉女剑法,你能不能边脱边施展啊?”

    “你,你真是个无赖。”

    宁中则羞道。可她不自觉的打量了下四周,好像真的准备要舞这个脱衣剑法一样。

    令狐冲一笑:“师娘,这里极是险峻,下山的路只有一条,要是有人,我们肯定可以早点发现的。你放心好了。”

    宁中则两颊绯红:“呸,我有说过要舞这个剑法了吗?”

    “师娘,你不教孩儿这华山剑法,孩儿这华山掌门人可就是有名无实的很了。哎,不知道师傅九泉之下,能不能安息。”

    令狐冲满是伤感的说道。

    宁中则心里一动,有些子不忍,也有一些奇异的感觉,岳不群的名字在她脑海里一闪而过,内心深处更多的却是在太华山的那偷情的一晚。

    宁中则手持长剑,眉目含情,两颊带红:“冲儿,看师娘给你使这套玉女剑法。”

    话音儿一落,宁中则右脚点地,身子犹如燕子剪水一般轻轻跃出了亭子,她身子在半空中平躺,臻首和双腿却是高高翘起,犹若弓形,宽大的素袍在山风吹拂下猎猎作响。由于她双腿翘起,这长袍的下摆便顺着玉腿脱落了下来,露出一面黑色的长裤,这长裤紧紧的贴着玉腿,衬出玉腿上优美的弧线,弧线由脚踝逐渐放大,在小腿中央附近形成一个诱人的椭圆形。这紧身裤子是上好的轻纱料子,中间还夹着丝丝金线,对着霞光的地方闪闪发光,背着霞光的地方则隐隐约约显出那白皙粉嫩的大腿。

    她人在半空,右手手腕一抖,长剑向前虚晃一下,挥出一个圆形。左手悄悄放在腹部,轻轻的解开腰带。她抽下腰带,将缀着汉白玉坠的腰带,妩媚的抛给了令狐冲,嘴里娇叱一声:“看好了,这是第一式:白云出岫。”

    那虚晃的圆圈,在霞光下闪烁着剑光,恍如一团白云煞是好看。

    令狐冲身形一转,轻轻的接着了白玉腰带,调戏的放在鼻子一闻,赞道:“师娘,好香啊!和那个地方一样香!”

    宁中则本来要化圆为线,直刺对方要害,听了这话,心中一dàng,变招慢了些,这身子就险险要撞上了对面的山壁,令狐冲提醒道:“师娘小心!”

    宁中则却是不慌不忙,仗剑刺中峭壁,手上借着长剑的支撑,腰腹一用力,整个身子倒悬了起来,宽大的长袍“哗”的一下,滑落到了手臂上。她左手轻轻一划,整个素袍就全部落在了右手。婀娜多姿的身材一下子暴漏了出来,下身亮金丝的黑色紧身裤,紧紧的裹着浑圆的玉臀,白皙的ròu色在黑纱的装裹下,该细的地方细,该圆的地方圆,看起来ròu色衬着黑纱,富有手感,无形中勾起人原始的冲动:要是摸一摸摸,那该多好啊?那一定是爽滑异样,那一定是丰腻无比。

    更让人喷血的是,宁中则的亵裤竟然是红色的。透过这黑色轻纱裤,可以明显的看到一抹妖艳的红色。她上身则穿着月白色的短褂,这短褂也是紧身的,腰肢纤细,没有一点赘ròu,盈盈不堪一握,柳腰的中间由一个凸起,想必是肚兜儿的系带了。那肥硕的玉臀在柳腰处形成完美的收缩,再向香肩慢慢放大,这短褂的顶端两侧个有一个白色的丝带穿过香肩,想必,这短褂就是靠着两条丝带系着的。

    她双腿绷直,继续前倾,犹如杂耍一般,将整个身子的重量压在长剑之上,这么一来,两半翘臀呼之yù出,高高翘起,紧身裤的中间终于现出那诱人的股沟,而长裤本身也被绷直,顶端显出红色亵裤的一边。她两手下倾,柳腰成弓形,双腿却绷得笔直。令狐冲一愣,这……这不是七十二式中的“鲁智深倒拔老柳树”吗?有空要和宁中则好好玩玩这一招才对!

    宁中则又娇叱一声:“看这招”天绅倒悬“。”

    她双脚一踢山壁,一个鹞子翻身,长剑直刺地上,剑尖在地上一点,身子犹如蝴蝶一般,轻盈的下落,她长剑jiāo予左手,右手一抖,将素袍轻轻的抛给了令狐冲。

    “好美的姿势啊。师娘,用这招天绅倒悬来宽衣,真是奇思妙想啊。你……你是不是想过怎么用这招功夫脱衣服啊!”

    令狐冲说道最后,忍不住猥琐了起来。

    宁中则笑骂道:“呸,你才整天想着这些事情呢,看这一招‘孔雀开屏’。”

    说着,宁中则长剑又jiāo还到右手,她右手猛地向前一伸,手腕一转,长剑回旋直直指向自己的胸膛。

    令狐冲大叫:“师娘小心!”

    说着他就要窜出去,可还没等他有什么动作呢,就见眼前一缕明黄颜色出现在宁中则的胸膛上。

    令狐冲猛然醒悟过来:“好绝妙的一招啊,这……这招功夫是用来格挡对方的长剑了吧。”

    宁中则欣慰的点了点头:“冲儿果然聪明,一猜就中。孔雀开屏,本取义于‘孔雀开屏,顾尾自怜’。这招剑柄在外,剑尖向己,专在紧急关头挡格敌人兵器。”

    “妙啊,用这种剑法来挑断短褂的丝带,真是令人拍案叫绝啊!”

    他目不转睛的盯着宁中则,那短褂的丝带已经挑开,rǔ房上的短褂已经脱落了下来,只是因为腰肢裹得太紧,才一时没有滑落。不过既便如此,遮裹rǔ房的肚兜儿,却是暴漏了出来,这肚兜明黄颜色,被两团丰ròu高高的顶起,在顶端之上还露出两个樱桃小点。

    此后宁中则又趁机解开了黑纱长裤上的衣扣,一招招使出华山玉女剑法,一会儿腾空而起,身子倒竖,一会儿人若长猿,辗转腾挪,一会儿,金鸡独立,两腿劈开,一会儿四肢触底,人如拱桥。抬玉腿,抖rǔ房,扭翘臀,晃蛮腰,这会儿已经不再仅限于玉女剑法了,宁中则所会的华山剑法,一路路施展下来,玲珑身材,左钮右晃,撩人心脉,可这一身衣服也太过紧身,是怎么也晃不下来。

    宁中则的脸犹如天边的晚霞红彤彤的一片,心中也暗暗着急了起来。忽然,她摇了摇头,脸颊异常的红艳,仿佛做了什么绝顶一样,叫道:“冲儿,看这招‘如封似闭’。”

    说着,她右手挥舞着长剑,脚下却犹如喝醉了一般,左脚右脚来回转换着,带动整个身子摇晃不定。刚才她施展的剑法,都讲究马步要稳,剑动身不动,或者只是身子的某一部分配合剑法,从来没有这样这个身子都在晃动的。

    她柳腰急扭犹如水草中的灵蛇,硕大的rǔ房晃动着,肚兜儿犹如包着两个水球一样,上下跳动,左右成波。最妙的是,这rǔ房丰满高耸,身子左扭的时候,rǔ房在惯xìng的作用下,偏偏向右跳动,身子右扭的时候,它则向左跳动,这rǔ房真正的变成了两个白兔,忽左忽右,忽然高耸,忽然微平,rǔ波翻涌,异常的诱人。

    更妙的却是臀部,浑圆的玉臀,犹如一个电动马达一样,高频率的晃动着,让人不禁浮想连连,这要是用上那七十二式中的“玉女骑乘”大ròu棒动都不用动,可抽chā速度却是极高,这岂不是爽的要命。疯狂的扭动下,红色的亵裤渐渐露出,黑纱长裤慢慢的滑下,等过了胯部之后,整个身子的线条急剧的收缩,这长裤滑下的速度更快了。

    “妙,真是妙啊。”

    令狐冲忍不住赞道。

    宁中则横了令狐冲一眼,考校道:“冲儿,你可知道这最后一招‘如封似闭’的用处吗?”

    令狐冲沉思了一下道:“高手过招,意在剑先。往往以气势压人,是敌人不由自主的陷入别动之中。而这招‘如封似闭’正是对付高手们用的,它看起来没有什么用处,却能在晃动身体的时候,破坏高手的气势,让自己不被对方所趁。这是绝妙的一招啊。不过,师娘,它好像不用这样浑身上下一起抖动吧?”

    “你……你好讨厌啊,人家还不是为了让你……”

    宁中则竟然露出一副小女人的姿态,眉目一瞥一簇之间,风情万种,勾人心魂。令狐冲笑道:“招好,人更好。师娘,你真是一个跌落凡尘的仙子啊。不过这些衣衫……”

    宁中则脸微微一红:“肚兜儿为君开,亵裤任君下。这……这本来就是留给你……来脱的呀。”

    “啊”宁中则娇呼了一声。原来令狐冲忍不住一把抱起来这个几乎赤luǒ的美娇娘,将她直接抱到观云亭中,放在了石桌之上。

    “让冲儿替师娘宽衣解带吧。”

    令狐冲在宁中则的耳边轻轻的说道。他不想上次那样一次xìng的扒光。反而半蹲着身子,一双大手温柔的在宁中则赤luǒ的玉背上慢慢的游走,有条不紊,慢慢游弋,一直碰到腰肢中那细细的黄带子,才轻轻的一拉,肚兜儿的下面一下子就松了。

    他把脑袋伸了进去,入眼处是雪玉一般的肌肤,在小腹的下部,由一个浅浅的扁圆形下凹,正是肚脐儿。令狐冲忍不住伸出舌头轻轻的一舔。

    “啊……”

    宁中则惊叫了一下,身子忍不住向后跌去,她赶紧伸出手抱着令狐冲的脑袋。这一下子,令狐冲狠狠的吻在了肚脐上。

    湿滑而火热的舌头在肚脐儿上施展这舌功,舔、点、磨,呼出团团热气,吹出股股冷风。一双大手在蛮腰上揉磨着,这新颖的跳动,让宁中则春情涌起,呼吸沉重了起来。忽然,令狐冲抬头眺望,两个雪梨般的ròu球耸立着,随着呼吸时大时小。玉峰是高跷的,小腹却是平坦的,玉峰的下方和小腹jiāo汇处有个明显的折痕,浅浅的,异常诱人。这梨状的玉峰,犹如一个锥角很大的圆锥,从rǔ根慢慢的向上收敛,到了一半的时候,才突然的加剧收拢,犹如一个球面一样,在那光滑凸翘的球面顶端,是一个粉红色的rǔ晕,它的中间则是一个娇艳的红樱桃。

    “师娘,徒儿要尝尝这nǎi子的滋味了。”

    令狐冲笑道。

    第1871、2章温柔娇羞的师娘

    令狐冲直起身子,轻轻将宁中则推倒在石桌上,他随手解开肚兜儿上沿的丝带。整个肚兜儿一下子失去了固定点,仿佛一片落叶遮盖这胸脯上。山风轻抚,卷起肚兜的一角儿,不仅露出白玉般的小腹,也露出羊脂般的rǔ根。

    令狐冲俯下身子,轻轻一吹。遮盖师娘雪rǔ的肚兜儿,终于不堪重负般的飘落下来,两只丰腻的雪梨暴漏在了眼前。令狐冲嘿嘿一笑,他双手扶着师娘的香肩,整个脸则沉在了雪rǔ之间,把两个对称的玉峰挤在了一旁。rǔ沟中有一道淡淡的粉嫩的丝线,正是前几天在太华山受伤后遗留的痕迹。令狐冲笑道:“师娘,你rǔ沟的伤口已经长好了啊。”

    宁中则红着脸,在山风吹拂下有些发冷的双峰,仿佛被人塞入了一个火盆,阵阵的暖流从rǔ沟上传到了身体里面,极是舒服。

    “那是恒山派的天香断续膏的功效了,真没有想到竟然好的这么快,而且疤痕还不是很明显。”

    “难道徒儿都没有一点功劳吗?”

    令狐冲伸出舌头,在刚刚长好的伤疤上,轻轻的舔了一下。

    “啊……”

    刚刚脱落了结疤的新ròu是粉嫩的,被令狐冲这么一舔,湿滑中是阵阵的瘙痒感,让宁中则忍不住呻吟了一声。

    “你……你有什么功劳啊。这伤是因为你才受的,这yào也是人家恒山派的,和你又有什么关系啊。”

    “若不是徒儿妙手施yào,它又怎么可能长的这么好呢,所以说,徒儿的功劳还是很大的。当然若不是师娘你亲口指点,徒儿不能那么准确的摸到rǔ房啊。”

    令狐冲调笑道,他有意的勾起师娘的回忆。果然宁中则的脸红了,她显然想起来那个迤逦的偷情夜晚。

    令狐冲侧着头,用脸轻轻的在宁中则的rǔ珠上悄悄擦过,然后又运起情意绵绵手在富有弹xìng的雪rǔ上把玩了起来,一会儿仔细的磋磨这rǔ根,一会儿又用指甲在轻轻的划过那突翘的粉红樱桃,一会儿又将雪rǔ狠狠的按了下去,一会儿将粗暴把双峰向上拽起。随着大手的蹂躏,宁中则的玉女峰越来越大,在他手中不停的变化着形状。

    “啊……”

    在令狐冲的玩弄中,宁中则忍不住娇吟了起来,柔软的双峰并不是仅仅随着令狐冲的把玩,时而被挤出,时而被压下,在这中间还有一种说不出奇异的感觉,总是极其恰当的勾起师娘的情yù,宁中则满足的说道:“冲儿,你好会摸啊。”

    “那是当然了,师娘,我现在是在摸哪里啊?”

    “摸……摸我的nǎi子。”

    宁中则叫道。她已然情不自禁地发出,“恩……啊……”

    的泥泞喘息声,粉红色的樱桃rǔ尖已经不由自主地充血勃起,变成了一粒鲜红的葡萄。她娇躯颤抖着,雪白修长的玉腿动情反扣在令狐冲的腰间。

    令狐冲看着宁中则满脸春情的样子,伏下身子,狠狠的吻在玉峰上。那雪白丰满的玉峰被他大快朵颐地亲吻着、吞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