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41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秀发,在半空中低垂着,下降的时候,那秀发一下子散开,飘洒肆意,有些甚至dàng到了令狐冲的面前。痒痒的充满了挑逗,令狐冲忍不住脑袋前倾,一下子咬着师娘那勃起挺硬的樱桃rǔ尖。在师娘身躯上下起伏中,被令狐冲咬着的酥胸,一会儿被向下拉,一会儿被向上拉,而另一只饱胀的酥峰,则像小白兔一下上下跳跃着,在xià tǐ远远不断传来的快感中,这点点的楚痛不但没有让激情下降,反而更是刺激了情yù。

    看着师娘陶醉的表情,听着她歇斯底里的浪叫声,还有那yīn道中传出来的阵阵“噗吱、噗吱”声,令狐冲陶醉了,他心里涌出一股子征服的快感。男人,就要让杵下的女人快乐。今夜,就要彻底的征服宁中则!

    他运起内用,一手捏着师娘的柳腰,继续完成飞仙大业;另一只手则滑下雪臀,伸出两个指头分离拨开宁中则丰腻的两片翘臀,用一个指头开始抠挖他的菊花门。

    三股齐下,疯狂地向美师娘进攻者,yīn道里是连连不断的快感,菊花门里是怪异绮丽的充实感,而酥峰上在丝丝扯拉的疼痛感,三种感觉用来,宁中则痛快而无保留的地发出一声嘤咛,盼望高潮降临的yīn道不由自主地溢流出大量津液,而就在那电光石火的刹那间,令狐冲藉着津液泛滥之际,硬邦邦的大ròu棒极其彪悍地往上拼命一顶。

    “啊……”

    宁中则尖叫一声,整个人便如癫痫发作般的痉挛起来。

    令狐冲松开酥胸,狂吻着她的檀口香唇,双手也再次扶到了蛮腰之上,这次不再是狂风骤雨般的抽chā,频率将了下来,不疾不徐,却又连绵不断的抽送着,将宁中则推到了快乐的顶峰,yù望的深渊。

    作为“君子剑”的老婆,宁中则从来没有过这样风骚yíndàng过,甚至由于岳不群对房事并不怎么热心(这点从岳不群毫不犹豫的回到子宫就可以看的出来,正常的男子,有这么一个美艳的老婆,就算不精尽人亡,也会经常大战一翻。谁肯去当什么太监啊。宁中则往往很难得到满足,她从来不享受过令狐冲如此粗长壮硕的大ròu棒、如此销魂夺魄的高超技巧,在被令狐冲强悍的阵阵猛chā猛抽中,她浑身颤抖这浪叫道:“喔……喔……不行啦……快把我……干死……了……啊……受不了啦……冲儿……你……你饶了我吧……饶了我呀!”

    “叫老公!”

    令狐冲又是猛地一抖屁股。坚硬的大ròu棒毫不犹豫的挤进那泥泞不堪的yīn道中。

    “啊……好老公,好丈夫,你……你chā的我……我的不行了!”

    只见她电眼微闭,满脸绛红,两只手臂紧勾着令狐冲的肩颈,那湿暖滑嫩的香舌紧紧地和令狐冲的大舌头不住的纠缠,口中娇哼不绝,柳腰雪臀款款摆动,迎合着令狐冲的抽送,一双修长浑圆的玉腿死命夹缠在他的腰部不断磨擦着,有如八爪鱼般吸黏着令狐冲强壮的身躯,享受着大ròu棒在她yīn道内驰骋的美妙滋味。

    令狐冲突然将宁中则放到地上,又大力急速地拉动身躯,猛烈撞击,似乎要贯穿那诱人的才甘心。宁中则被chā得yù仙yù死,披头散发,娇喘连连,嘤咛声声,呻吟连连,媚眼如丝,全身舒畅无比,香汗和yín水弄湿了衣衫。她一阵阵痉挛,紧紧地抱住令狐冲的腰背,热烫的爱水又是一泻如注。阿飞感到杵头酥麻无比,终于也忍不住火山bào发,将滚烫的岩浆喷shè而出,痛快的shè入宁中则的爱穴深处。两个人搂抱着一起攀上了情yù的巅峰……

    一战大战,爱水肆意,香汗淋漓。

    宁中则依偎在令狐冲的怀里,白玉般的柔荑抚摸着他健壮宽阔的胸膛,她面色潮红,电眼微闭,庸赖的神情,饱含着卓越风姿。

    “则儿,舒服吗?”

    令狐冲调戏道。

    宁中则妙目一转,看着很是自豪的令狐冲,忽然羞涩了起来,她睁着坐起身子,一言不吭的拽过肚兜儿,把衣服一件件穿了起来。

    宁中则一下子从yín娃dàngfù,转变成端庄师娘,让令狐冲忍不住心中惴惴,他赶紧坐起身子,搂着宁中则的香肩,问道:“则儿,你怎么了?”

    宁中则的身子顿了一下,她深吸一口气,白皙的rǔ房随着跳动了一下,她平静了一下心镜,沉声说道:“我是你的师娘,你是我的女婿,从今以后,你我……你我的名分早就订了,再也没有什么jiāo际了。”

    “那……那怎么行,则儿,我……我喜欢你啊。”

    令狐冲说道。

    宁中则沉静的说道:“今天只是……只是一个意外,我们不可能在一起的。你……你还是好好的对待珊儿吧。”

    “这不是什么意外,这是我们的缘分,我们是有缘的,我们为什么不能在一起呢?”

    令狐冲急道。他第一次想彻底拥有的女人,可偏偏不能让他如愿,他怎么能不着急呢?他怎么愿意放弃呢?

    他一把拽过宁中则的手臂,把宁中则紧紧的涌在怀里,他说道:“你……你是爱我的,难道不是吗?你刚才那反映……”

    “我不爱你,我只爱我你师父,刚才……刚才的事,你还是当成一场梦吧。当成是一场美丽的梦吧。”

    宁中则痛苦的摇着头。

    “你也承认刚才的事情是美丽的?那你为什么不愿意和我长相厮守呢?你刚才不是说,要穿着皮质衣衫,把身子展示给我看吗?为什么现在有否认了呢?”

    “我……我不能对不起丈夫,对不起灵珊啊。你……你应该替武林正道做些事情,如果一直沉迷在情yù之中,那……那岂不是荒废了你一声的好武功。”

    宁中则宽慰道。

    岳不群,令狐冲的心里不禁涌起一股子难以遏制的恨意,如果岳不群就在眼前,恐怕令狐冲早就拔剑,要把他斩成十段了。

    就在令狐冲发愣的时候,突然一阵喧嚣的人声由远及近而来。

    原来岳不群听到弟子们回报说令狐冲和宁中则掉到悬崖下面去了,虽然岳不群恨极了令狐冲,但对于宁中则他还是有很深的感情,要不然他也不会在得到辟邪剑谱之后,犹豫再三是否自宫了。

    第1867、8章温柔娇羞的师娘

    “师父,那边山洞刚才有人说话,应该是师娘和大师兄!我们快去看看吧!”陆大有说道。

    “好,你们都拔出剑,等下如果看到令狐冲那个孽徒就直接杀了,不要顾及你们的师娘!”

    “是,师父!”陆大有虽然心有不忍但还是答应了!……

    正当令狐冲和宁中则在山洞中jiāo颈缠绵的时候,岳不群等人迅速赶过来了,宁中则听到人声心中大惊,连忙找了一件外衣披在自己的玉体上。

    她刚穿上外衣,岳不群等人就来到了洞口,正好看到令狐冲一身赤luǒ抱着宁中则。

    “孽——徒!你们做得好事!”岳不群看到眼前的情景,闻着空气中弥漫的情yù味道,看着到处都是衣服碎片,甚至妻子宁中则的亵衣还拿在令狐冲的手里,岳不群哪里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睚眦yù裂,双眼充血,浑身颤抖,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了。

    “大师兄,你怎么能和师娘做出这种天怒人怨的不lún之事呢?”陆大有站在一边也看不下去了。

    令狐冲在看到岳不群的时候还有些惭愧,但一想到岳不群要杀自己的事情,他心中就忍不住一阵怒火。而且他心中还有一个很疯狂的念头,能在师父岳不群的面前当面承认自己和师娘发生了苟且之事

    那该是多么刺激啊,那是多么的大快人心啊!令狐冲心想岳不群此时一定是气zhà了,他那个一向温柔端庄的妻子竟然红杏出墙和自己的孽徒上了床。

    心中想着令狐冲一把揽过师娘柔软纤细的腰肢,然后挑衅望着岳不群哈哈大笑道:“师父,我和师娘是两情相悦的,之前你不承认我这个女婿就算了。现在我和则儿有了夫妻之实,按辈分算起来我也算是你的师弟了!这下,你可没有资格再教训我了!”

    宁中则此时玉脸红晕遍布,被自己的丈夫和弟子们看到自己和女婿偷情,一向传统温柔贤惠的她顿时惭愧的无地自容,甚至连想死的心都有了!

    “冲儿,你……”宁中则见令狐冲如此疯狂的想激怒岳不群,心中很是不忍,但她知道自己理亏在先,乱lún在前,根本就没有资格说什么。话到嘴边,宁中则还是沉默了。

    而岳不群见宁中则沉默,更是以为她是默许了令狐冲说出的话,此时他全身颤抖,面红耳赤,七窍生烟,全身真气混乱,几乎到了走火入魔的边缘了。

    “宁中则我真是眼瞎了,竟然会娶了你这个dàngfù,我杀了你们这对狗男女!今天的事情谁要是敢说出去,我就杀了谁!”岳不群气急反笑的指着令狐冲和宁中则二人,突然他脸色一红,一口逆血喷出:竟然是被令狐冲气出了内伤!

    “岳不群,你这个伪君子,你有什么资格指责我和师娘!你整天满口道义,却污蔑自己的徒弟偷了林家的辟邪剑谱,还和左冷禅那个狗贼同流合污,陷害自己的弟子!师兄弟们,听我一言,岳不群这个人爱惜面子胜过一切,即使今天他杀了我和师娘,也不会放过你们的,他根本就不相信任何人!而且我保证:只要你们帮我杀了岳不群,我可以教你们练《紫霞神功》!华山派不是岳不群一个人的,这些年他对你们怎么样你们心中有数,他为了权利任何人都可以牺牲!只有我令狐冲才能光大华山,只要我成为掌门,我可以和你们一起治理华山,推翻左冷禅,组建一个全新的五岳联盟!甚至将来还可以剿灭魔教,成为武林的盟主!”

    “令狐冲,你你……”岳不群没想到令狐冲倒打一耙,此时他刚才动怒已经伤了内府,一时间功力不能正常发挥,而且他也很心虚,因为令狐冲刚才说出的话基本上是事实,岳不群很担心华山弟子们会对自己下手。

    “是啊……大师兄说的有道理!” 令狐冲的话音刚落下,华山弟子们便开始窃窃私语起来,他们对于岳不群的所作所为有所察觉,但由于他的身份一直都是敢怒不敢言。如今考虑到种种厉害关系和眼下的境况,令狐冲许诺的《紫霞神功》心法也让他们心动,这可是以前只有掌门才能修炼的神功啊!很快,陆大有等人都开始纷纷倒戈了。

    “你们这些孽徒难道都想造反吗?小心我回去把你们全都灭掉!”岳不群看到弟子们全都拔剑直指自己,顿时更加愤怒,颇有一种众叛亲离的感觉。

    “师父,这是我们最后叫你一声师父!大师兄说得对,华山不是你一个人的。为了华山的兴衰,我们只能牺牲你老人家,帮助大师兄成为掌门!”陆大有目无表情的看着岳不群说道。

    “好,很好,那我就把你们全都杀了!”岳不群高喊一声,快速拔剑直刺令狐冲,他对于令狐冲这个罪魁祸首简直是恨不得食ròu寝皮,因此下手毫不留情招招夺命。

    “师弟们,华山剑阵!”令狐冲高喊一声,一跃避开岳不群的剑气,和陆大有等人站到了一起,然后围成一圈,摆成剑阵的形式,和岳不群斗起来。

    华山剑阵名震武林,是江湖上最有名的剑阵,刚才陆大有这几个三流武功的人结成剑阵之后就能和宁中则这个一流武功的人斗得旗鼓相当,如今加上令狐冲这个高手之后剑阵的威力更是更添三分。而岳不群刚才怒急攻心,受了不轻的内伤,一身功力最多只能用七分。这样一增一减,令狐冲等人明显占据了优势。

    很快三十招之后,岳不群的衣服上便被刺了几个洞,受了不轻的内伤。

    “冲儿,你们快住手!他是你师父啊,你们不能这样对他!”宁中则看到岳不群被徒弟围攻,明显不敌,念及二十年的夫妻情分,宁中则顿时心中一软,忍不住想帮岳不群求情。

    “师娘,不是我们不想罢手,是岳不群咄咄逼人!如今他已经知道了我们两人的关系,他一定不会原谅我们的!今天如果我们不杀了他以后死的一定是我们!”令狐冲强忍住心中的愧疚,然后高喊一声,“师弟,你们运气全身功力,一定要杀了岳不群!”

    “是,大师兄!”众人喊道。

    这下,岳不群立刻支持不住了,身上被刺了数剑,鲜血将他的衣服都浸湿了。令狐冲看到岳不群一个破绽,顿时大喜,立刻使出自伤的法门,在空中一转,双手握剑直指岳不群,然后对准他的心脏在空中旋转着刺下。

    “不要啊——”宁中则看到岳不群中剑想要去阻止,但是却赶不及只能眼睁睁看到岳不群被令狐冲贯穿心脏。

    “你——”岳不群不敢置信的望着自己胸口上的剑,想要摆脱但一阵强烈的剧痛快速传来。

    “师父,对不起了!你安心的去吧,我会照顾好师娘的,我会全心全意的爱师娘,我会将华山发扬光大,一统江湖的!”令狐冲说完,然后抽出了岳不群身上的剑。

    随着这一剑抽出,一股热血迅速喷出,岳不群很快就断气了!

    “师兄,对不起!”宁中则眼睁睁的看着岳不群断气,顿时哭成了泪人了。其他华山弟子也微微有些悲伤,毕竟岳不群对他们有养育之情。

    “大师兄,不,是掌门,我们接下来该做什么!师娘我们要怎么处置?”陆大有在众弟子中是最理智的,很快他就清醒过来。

    “师娘现在是我最爱的女人,而且以后我还会娶她!你们对师娘要像以前一样尊重,见她如见掌门!至于接下来的计划,我们首先要安排好师父的后事,然后你们专心修炼紫霞神功,争取在三年之内达到小成境界,到时候我们在五岳会盟的那天,堂堂正正的击败左冷禅的嵩山派,成为五岳盟主,然后问鼎整个武林!”

    “是,掌门!”华山弟子们异口同声的喊道。

    “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