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39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出来了,令狐冲又用天香断续膏给受伤的地方涂抹了一下。然后又拿了两块布,将伤口包扎了一下。做完了这事情之后,还没有等他说话呢,就听宁中则说道:“冲儿……你……你帮我抓一抓……抓一抓我的yīn部,哪里好痒。”

    “啊?”

    令狐冲一楞,没想到宁中则会提出这么一个香艳的要求。他下意识的将手伸到宁中则的下身,伸向那神秘的丛林地带。他并没有扭头观察宁中则两腿之间的地形,这么随意的一伸,正好按在了宁中则的爱穴上,宁中则回头横了他一眼:“傻子,你不看……怎么帮我挠痒啊!”

    令狐冲有点愣了,这语气,这语气哪像一个端庄贤淑的宁女侠啊,分明就是一个惹人怜爱的小媳fù儿。宁女侠,这是怎么了?绷紧的衣衫,镂空的亵裤,天啊,这宁女侠不会是有luǒ露的嗜好吧。

    他伸出手来,将雪白均称的玉腿分开,低下头看向师娘大人的yīn道。那神秘的所在,纠缠着丝丝的茵茵芳草,芳草中蔓延包围的是那娇嫩湿滑的两片大yīn唇,两片鲜红的大yīn唇一张一合的动着,就像少女脸蛋上的樱唇小嘴,充满着诱惑。玉溪内还流浸着晶莹芬芳的露液,散发处诱人的体香,粉红妖艳的珍珠逐渐不甘寂寞地探头,微微显露在粉扉蜜唇的外边,触手湿滑,丰润诱人。

    令狐冲的手不再触碰那充满魔力的yīn道,将手轻轻的放在那片黑丛林上。

    “啊……”

    宁中则舒服的叫了一声,顿了一下,她突然说道:“我小腿好痒,你帮我揉一揉吧。”

    令狐冲轻轻的抱起宁中则,将她翻了个身。入眼的玲珑躯体,让他一阵的惊讶,藕臂洁白晶莹,香肩柔腻圆滑,玉肌丰盈饱满,雪肤光润如玉,曲线修长优雅。一双雪白晶莹、娇嫩柔软、怒耸饱满的玉rǔ脱盈而出,成熟圣洁的椒rǔ是如此娇挺柔滑,堪称是他所见过的女人当中的极品,她的玉女峰比别人的坚挺的多,那巍巍颤颤的rǔ峰,盈盈可握,饱满胀实,坚挺高耸,显示出绝顶美女才有的成熟丰腴的魅力和韵味。峰顶两粒红色微紫的rǔ头,如同两颗圆大葡萄,顶边rǔ晕显出一圈粉红色,双rǔ间一道深似山谷的rǔ沟,让他回味起刚才手指在沟底滑过的感觉,不由心跳口渴!

    “好美的身体啊。”

    令狐冲有种的赞叹道。

    “哪有,师娘都老了。”

    宁中则幽幽的说道。

    “不是啊,你看起来和灵珊都像是姐妹花一样。”

    这对话,不像是师娘对女婿,更像是一对爱意浓浓的情侣,宁中则芳心窃喜。

    灵珊?背德的感觉,一下子又让宁中则忍不住颤抖了起来。提起灵珊,窃喜中更有一种怪异而艳丽的感觉。

    令狐冲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天下竟然有这么完美的身体,每一寸肌肤,每一个毛孔,每一处凸起,每一处凹陷,都是那么完美。宁中则胸前的酥rǔ是那么的波涛汹涌,有种无法形容的美感,单只看看,就会让人感到一种头晕目眩的美,想到自己还曾经抚摸过它,令狐冲觉得自己简直就是全世界最最幸福的人。

    火辣辣的眼神,让宁中则红着脸说道:“冲儿,别看了,我可是你的师娘啊!还不……赶紧给我按摩。”

    可她的心里却是兴奋异常:我给他看了,我给冲儿看了我的娇躯。天啊,我怎么会这样啊。宁中则一下又有些羞愧了,她刚想卷着腿,可这玉腿已经被令狐冲抱在了怀里。

    令狐冲按照宁中则的吩咐,轻轻的揉捏着她的一条玉腿。宁中则三十七八的样子,可是这玉腿却是少有的修长结实,没有半点赘ròu,由脚踝到膝盖,优美的线条渐渐放大,有微微收缩,那皮肤异常的娇嫩,犹如新出豆腐一样,吹弹可破。他抬起玉腿,伏下身子,重重的在玉腿上亲了一口。

    “别……冲儿,不要亲它……”

    宁中则说道,可她身子却没有动。

    令狐冲笑了:“老婆,她好柔滑,好香啊!”

    “叫师娘!”

    宁中则说道。

    “师娘,我……我……它好香啊!”

    令狐冲说道。

    他抚摸着宁中则的玉腿,由下而上,越往上,越是丰腻,摸起来越是舒服,闻起来越是芳香。他双膝跪在宁中则身前,颤抖着将那白皙温软的双腿抱在怀中,继续不停的舔吻吮吸,晶莹秀美的双腿是那么的细腻柔软,他不由得把头深埋其中,希望那柔情万种的娇美身躯能够平息自己体内炽热奔腾的yù火。

    “这个坏蛋,我……我的身子都被你看了遍,你……你喜欢吗?……你闻闻上面,那地方才叫香呢。”

    令狐冲张口吻在了那微微隆起的耻丘,下面毛柔柔的黑丛林扎在他的下巴上,脖子,麻麻的,舒服极了。

    “啊……不要……不要……哪里……哪里脏。”

    宁中则叫道。

    令狐冲嘿嘿一笑,伸手在那迷人的yīn道一摸,沾满了湿淋淋的爱水,在皎洁的月光下,泛出晶莹剔透的光芒,他笑了:“则儿,你看,这爱液多美啊,怎么会脏呢?”

    月儿羞涩的躲了起来,天地突然暗了下来。天雷勾地火!山林中一老一少的两个人,在月亮被乌云遮住的一霎那,心中的yù火陡然蹿升!

    “冲儿,上来吧。我要!”

    宁中则吐气如兰的说道。

    第1865、6章温柔娇羞的师娘

    月光的隐去,让宁中则心中最后的那丝道德底线,彻底的撕裂了,崩溃了。端庄文静的气质消失了,换上来的是风情万种,是妩媚至骨。深深的夜色中,在不到一米的距离内,可以清楚的看到,宁中则微微张开那诱人的小嘴,灵巧的舌头轻轻地舔着那绛红的朱唇,柳眉一蹙,妙目一眨,透过那浅浅的睫毛,传来的风骚入髓、勾魂夺魄的眼波,她朱唇微张,发出的dàng人心魄的话语:“冲儿,你上来吧,我要。”

    令狐冲醉了,他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身上的血管突然暴涨,一股子来自内心深处,传承了几千年的雄xìng激素,骤然bào发。他扑了过去,搂抱住宁中则那丰满而xìng感的娇躯。等他刚刚垂下头,宁中则就嘟起小嘴,迎了上来。她是异常的主动,一下子捉住了令狐冲的大嘴,狠狠的吸吮着,吞咽着他的津液,要将令狐冲那略显冰冷的嘴唇彻底的融化。那紧促如兰的呼吸,一股股直蹿到令狐冲的鼻孔里,痒痒的,让他忍不住想打个喷嚏,可是,嘴巴却被宁中则紧紧的咬着,香艳小舌头迫不及待的伸到令狐冲的嘴巴里面,主动的寻找那湿滑的大舌,上下缠在一起。

    令狐冲在最初的震惊之后,也热烈的回吻了起来,嘴唇渐渐变得火热滚烫,灵活而又有力的舌头,反击了回去,伸入宁中则湿润温暖的嘴巴里,时而与香舌纠缠在一起,时而轻轻舔弄着少fù洁白的牙齿,一会儿是舌尖相撞,灵巧轻点;一会儿两舌相贴,翩翩起舞,缠绵不已。两个人饥渴的相互吞吐着对方的津液,在原始的山林里,热情的激吻着,他们忘却了江湖的恩恩怨怨,忘却了世俗的道德礼仪,就像干柴与烈火一样,在茫茫夜色下,将那人类最原始的yù火点燃起来。

    宁中则的娇躯在颤抖着,她卷动香舌,与那侵入的舌头相互舔吸,湿热的亲吻是火bào的,是挑逗的,她觉得整个心儿彻底的沉沦了下去。在令狐冲长时间的热吻下,她扭动着身躯,更加的动情,一面趁着接吻的空暇发出勾人夺魄的呻吟:“啊……哦……恩……”

    一面举起白嫩的手臂环上令狐冲的脖子,让亲吻变成紧密的贴合,或许是觉得隔着衣衫不太舒适,她的小手又滑落了下来,用力的撕扯着令狐冲的衣衫,让那古铜色结实的膀子露了出来,让那宽阔的胸膛luǒ露在空气中。

    宁中则猛然一用力,将令狐冲推到在草地上。她直起腰身,两个白藕般的胳膊,向后举着,整了整乌黑的秀发,让秀发轻轻的散落在玉背上。

    “咕噜”令狐冲忍不住透了口口水,宁中则的这个动作,将那傲人的双rǔ暴漏无疑,艳丽无比,失去了挤压的rǔ房在无拘无束的跳动着,两粒尖挺诱人的粉红色一抖一颤的弹动着,鲜活、夺目,更妖艳的则是那那一道伤痕,带着点点血红,飘着浓浓yào香。

    “冲儿,我美吗?”

    宁中则轻声的问道。

    “美,好美啊。”

    令狐冲由衷的赞道。他伸手去触摸那雪玉般温暖的rǔ房,他伸手抚摸那丝锦般光滑的蛮腰。

    “讨厌,你想玩我的nǎi子了?”

    宁中则在咯咯的笑声,轻轻的问道。

    这……这还是那个端庄的岳夫人,还是那个豪气的宁女侠吗?这种粗鲁而羞人话语,偏偏在斯文的嘴里吐出,使人惊诧之余,却yù火滔滔。哪个男子不想自己的妻子,出得厅堂,入得厨房,在外面是贞洁烈fù,在屋里是温顺巧fù,在床上是yín娃dàngfù。这宁中则莫非就是这样的女人吗?

    “不说话,那就不让你玩了。”

    宁中则轻笑道。在心里压抑了近二十年的心事,一下放开了,让宁女侠只有欢乐,再没有羞涩。或许,这黑暗,确实是女人释放自我的最好舞台。

    “我……我玩……”

    令狐冲说道。

    美师娘一笑,却突然伏下了身子,她抱着令狐冲脑袋,再次亲吻了下去。她居高而下,轻而易举的就将她的津液徐徐的度入令狐冲的口中,而舌头却又疯狂的在他嘴里面肆意的允吸着,将令狐冲的津液又吸进自己的嘴里,那动作粗狂而主动,快感不断的冲击着令狐冲的脑子。

    在亲吻同时,她身子缓缓的移动,柔软的rǔ房在令狐冲的胸膛上轻轻的滑动。那不是简简单单的滑移,那是充满着情趣的挑弄,她时而身子微弓,只留下两粒晶莹的红玉玛瑙,轻轻的掠过令狐冲的胸前,那是一线的冰凉,时而她身子微微下沉,硕大白皙的酥胸一下子挤压了下,在古铜色的胸膛上展开一片粉白,犹如温玉一样,传来丝丝热量,只是那中心的一点,却依旧是冰凉的。

    激吻过后,还不等令狐冲有什么动作,就见宁中则臻首侧到一旁,吐出柔软滑腻的香舌挑逗xìng地舔弄着他的耳朵。xìng感带不独独是女人所有,男人也有,耳垂突然紧贴这一个温暖而粘润的犹如一条鱼儿一般灵巧的舌头,让令狐冲身子忍不住打了一个战栗,还没等他想伸出手去安抚那雪玉的酥胸时,美师娘的身子,竟然开始下移了。她一路的亲吻着,用灵巧的舌头舔弄着,用葱白的玉手揉磨着男子的身体,每一寸肌肤都不会被她放弃。

    令狐冲沉醉了,从来没有一个女人像宁中则这样服侍自己。那白玉柔荑在划过微隆的胸膛,抚摸着令狐冲的小腹。

    “冲儿,你的身子好结实啊,竟然有六块肌ròu。”

    “我是练武之人啊,有肌ròu也是正常的。”

    “嘿嘿,就是不知道你腰功如何,要是腰差了,肌ròu再多也是个蜡样银qiāng头,重看不中用啊。”

    宁中则说道。

    令狐冲已经习惯了宁中则的变化,他嘿嘿的yín笑道:“师娘,几个时辰之前,你不是见过我大展雄风的英姿吗?灵珊可是我的棒下之臣啊。”

    说着,令狐冲微微抬了下屁股,哪里的帐篷已经撑起来好久了:“人有本钱,走到哪里都不怕。”

    “是吗?那就让我试试看了。”

    宁中则忽然对令狐冲抛了一个媚眼,伸手轻轻一拉,解开了令狐冲的腰带,退下了令狐冲的衣裤,大ròu棒砰然跳跃了出来。

    令狐冲运气情意绵绵手,指挥着大ròu棒微微的向宁中则点了点头:“师娘,你看,他正在想你致意问好呢!”

    宁中则轻轻的压了一下大ròu棒的顶端,用指甲轻轻的戳了一下马眼:“让你调皮。”

    素手滑下,在乌黑的大ròu棒上游弋着,白的娇嫩,黑的坚硬。

    令狐冲舒服的“哦”了一声,就见宁中则张开朱唇,轻轻的吻在了大ròu棒的顶端,灵巧的舌头,悄悄的添了一下马眼,一股子温润的感觉从大ròu棒传来下来,“则儿,你舔的我好舒服啊。”

    “啊。”

    令狐冲突然觉得大ròu棒上一痛,被宁中则轻轻咬了一下,宁中则瞪了他一眼:“没大没小的,叫我师娘!”

    真是一个怪异的美师娘。她竟然喜欢这种背德的叫法,是不是只有那一声“师娘”才能刺激到她内心深处,勾起那奇异的快感。

    “师娘,快,帮我舔一舔吧。”

    令狐冲说道。

    宁中则艳丽的瞥了令狐冲一眼,那勾魂的眼神,好像拥有无穷的魔力一样,轻轻松松的就吸引住了令狐冲的视线,脑海里只有她那娇媚的身影。

    那白皙而又一丝不挂的胴体,正乖巧的跪在令狐冲两腿之间,她弓着身子,黑泽的秀发从白嫩的肩头滑下,丝丝跌落在令狐冲两腿之间。随着她臻首的上下移动,秀发轻轻的触动着两腿之间那敏感的肌ròu,就仿佛有人故意拿着发梢轻轻挑逗着自己一样,痒痒的感觉让他不禁伸出手轻轻的抓了抓。

    可脑海里真正充斥的快感,却不是由于这发梢挑逗所引起的。那是从大ròu棒上清晰传来的愉快感觉。宁中则张开朱红小嘴,轻轻的含着令狐冲大ròu棒,她并没有一下子吞的很深,反而只是浅浅的含着大ròu棒的顶端,含着那紫红颜色,由于勃起而发亮的杵头。嘴唇正好包裹在杵头那环形的下沿处,她用柔软滑润的舌尖,轻轻的舔弄着顶端上那浅浅的一道缝隙。

    “哦,师娘,你……你小嘴舔的好舒服啊……”

    令狐冲情不自禁的说道。

    宁中则嘴角泛起一丝满意的笑容,她不再逗弄那道缝隙了,反而将整个舌头缠卷了过去,在大ròu棒的顶端四下游弋这,仿佛是一条诱人的鲶鱼,在口腔中处理的ròu柱四周游弋者。那发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