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38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待,些许沉醉,她没有少女的青涩感觉,只有熟女的风情,明显的表露出一种yù拒还迎的意思。

    “那你……你脱吧。辛苦你了。”

    端庄温柔的宁中则低低的说道,天啊,我怎么会同意呢。裤子破了,可以让他帮我买两件啊。

    “我……我不辛苦,能为师娘效劳,是我三生修来的福分。”

    令狐冲说道。

    这话明着是谦虚,是客套,事实上却似乎在说,自己很享受这段遭遇。这一半正经,一半调笑的话,让师娘脑子一热,觉得这人似乎风趣幽默,不似哪种愚笨的君子。女人嫁给这样的人,应该是幸福的吧,她的下身热了。

    “好。”

    令狐冲没料到师娘竟然这么好说话。他有些微微发愣,眼睛瞟向了那月白色的长裤,除了中标的地方,被dú液染成黑色,其余的地方想白藕一般纯白无暇。这长裤是紧身的,丰满滚圆的美臀在它的勾勒下,让人一览无余,它绷得实在是太紧了,就连里面亵裤的边角都可以清楚的看到。“她竟然是喜欢紧身衣的。”

    一个念头划过了令狐冲的脑海,这个时代的女子,就算身材姣好,一般也穿着宽松的衣服,生怕被人看到。可她……却怎么会喜欢这谨慎的衣服呢?外部的那酥胸看起来比岳灵珊的都大,想必是衣服衬托的缘故了。

    心里嘀咕着自己的师娘,令狐冲就像发现了一个新奇的玩物一下,充满了好奇。他都有点想问一问原因了。

    火热的大手一下子按在了师娘的美臀上,令狐冲跨过宁中则的身子,跪在她的膝关节处,一双大手接着划过玉臀,伸向师娘的小蛮腰,轻轻的解开师娘的腰带。

    “哦……好疼。”

    原本坚贞刚毅的宁女侠,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有了些小女儿态。就在刚才,十几个人追踪他们的时候,宁中则一直是紧咬着牙关,压抑着钻心的疼痛,一声也不吭。现在,竟然轻轻触碰一下,她就忍不住呻吟了起来,不过这声音似乎也不全是楚痛,倒也有这几分说不清的娇嗲。

    莫非,她动情了?令狐冲愣了。本来,他并没有提qiāng上马的意思,只是向趁机站些便宜,满足一下心里的成就感,这可是江湖上有名的侠女啊,这可是华山掌门岳不群的老婆,还不是被我玩了nǎi子。可是正因为是岳不群的老婆,他还一时不会儿不敢动手。

    “师娘,我知道了,我轻点。”

    令狐冲说道。

    “不要叫我师娘,叫我师娘。”

    宁中则下意识的回道。

    令狐冲愣了,如果在一个正常的场合下,宁中则这么说是可以理解的,她无非就是同意将岳灵珊嫁给自己啊。可现在这个场合,自己在脱着她的裤子,她怎么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宁中则也愣了,她心里一直有那种背德的感觉,这感觉让她犹如吸食了鸦片一样,在飘飘然中,yù仙yù死,极为享受。可脱口而出,却是有些羞人,她恼怒的说道:“还愣什么,快点脱啊!”

    一时间,主动变成了被动,被动的反倒主动了起来。令狐冲心里满是好奇,听话的退下了宁中则的长裤。羊脂凝成的玉腿显露了出来。而雪臀上,竟然是穿着镂空的轻纱亵裤,在雪花般的镂空之中,是白净浑圆的翘臀,一道鬼斧神工般雕就的股沟,从中划过,不仅没有破坏整体的美感,反而更增添了神秘的色彩,发散着诱人的光滑。

    “看什么!还不赶紧脱下来。”

    宁女侠有些破罐破摔的意味了。

    “好的……马上就脱。”

    令狐冲说道。

    其实只剩下亵裤了,拿剑割破了不就得了嘛,何必要脱了呢。可在这迤逦的场景下,两人谁也没有想到,或者,想到了也不说。令狐冲将他的大手从胯骨处伸到了宁中则的身下,宁中则臀部尾欠着,让着大手轻松的挤了进去,入手是高隆的耻丘,耻丘下茂盛的丛林,不知道是丛林的小草,太倔强了,还是这亵裤的缝隙太大了,黑丛林纷纷露了出来。令狐冲忍不住拨弄了两下,就觉得师娘的xià tǐ一阵轻抖。

    “啊……别动……好麻。”

    宁女侠说道。她分不清这到底是令狐冲有意的,还是无意的,不过,这正好迎合了她此时的心境,她长长的出了口气,说道:“你脱吧,小心,别拽着……别拽着……我的yīn……好麻。”

    “yīn什么?哦,yīn毛啊,我知道了。”

    令狐冲赶紧说道。

    “你……真是粗鲁。”

    宁中则说道。

    令狐冲轻轻的剥下亵裤,浓密芳草下,那迷人yīn道,正若隐若现。yīn道处的芳草,仿佛沾了水一般,湿漉漉的。本来是贴着yīn道,随着亵裤被扯下,反而挺了起来,清幽的月色下,爱水成珠,晶莹剔透。毕竟是师娘,宁中则在令狐冲的抚摸下,身子毕竟还是有了反映.令狐冲随意的瞟了两眼,那亵裤的下底,也是湿漉漉的。他心里一dàng,忍不住轻轻拿过亵裤,凑在鼻子上,轻轻闻了一下。可这个时候,宁中则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竟然回头看向令狐冲,这一下……抓了个正着。

    令狐冲脸一下子红了,他辩解道:“师娘,我……”

    “讨厌,你怎么……怎么这样啊?”

    宁中则问道:“冲儿……你还要不要给我吸dú了?”

    令狐冲伸手触到宁中则丰腴滚圆的美臀,握在手中,是那么的丰满;轻轻一摸,是那么的滑嫩;捏一捏,软若无骨,按一按,弹xìng惊人。他附下身子,一股花香和爱水的yín靡腥味,混合在一起,扑鼻而来。四溢的花香中,有茉莉的清淡,有桂花的芬芳,更有夜来香的娇媚,让人脑子一阵清醒,一阵的迷乱。

    令狐冲忍不住说道:“好香啊!”

    说着,他皱了皱鼻子,发出响亮的鼻音,仿佛在用力的品味着这香气一样。

    宁中则心中一喜,终于有人认识意识到自己的体香了,这么多年来,从没有人这么说过,也从来没有抚在她的胯下闻过,她那迷人的yīn道是芬香的,随着爱水的溢出,会有淡淡的花香。岳不群是知道的,可是他身负华山兴亡大业,对夫妻闺房之乐,并不是很在意。让宁中则每每怅然若失,或许就是因为岳不群这种冷淡的心理,让宁中则总想做出些诱人的举动,让丈夫明白自己的好处,所以,她喜欢穿那些可以衬出姣好身材的衣衫。也正是这种心理,让她对房事心理颇为畸形,一面她觉得耽于房事,不是贞洁师娘的所谓;另一方面,平淡无奇的日子,想让她整天幻想着有什么奇异的经历。

    “你……快吸dú吧,以后再闻。”

    宁中则娇羞的说道。

    令狐冲愣了,过了这村还有这店吗?自己以后还能见到宁女侠的娇躯吗?她这话是什么意思呢?令狐冲心中一恍,感慨的说道:“此香本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哎,过了今夜,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闻到这样的体香啊。”

    宁中则的脸犹如火烧了一样,红彤彤一片,可那股子窘愧感却dàng然无存,心海里泛起一丝涟漪:阳春白雪,当为知己者所奏,自己的这幅娇躯是不是应该献给懂得怜爱的人呢?

    “冲儿,你好坏啊,我可是你的师娘啊!”

    不知道为什么,宁中则总是喜欢强调自己的师娘地位,仿佛只有这样,才能激起她心中极大的满足感,彻底的压抑住正统的道德。

    “我也只是实话是说嘛,这绝妙的香味,不知道多少女子梦寐以求啊。就连灵珊都没有。”

    令狐冲有点遗憾的说道。

    “灵珊?”

    宁中则想了一下,才赫然想起,灵珊是自己的女儿,她有些惭愧:“你以后,要好好的对待灵珊!”

    “那你呢?”

    令狐冲问道。

    “我?”

    宁中则怅然一笑:“我是你的师娘啊,我是有丈夫的!”

    “那……那以后我们还能这样吗?”

    令狐冲轻轻的挑拨了一下美师娘的心弦。

    宁中则似乎也有些失落:“你赶紧给我吸dú吧。等会dú水攻心,就再也没有以后了。”

    令狐冲张开嘴,对准中了dú镖的位置,轻轻的吸吮着。一只手扶着另一半雪白的ròu臀,眼睛却情不自禁的瞟向那玉沟中深藏的菊花门。在热火的胴体的引诱下,在奢靡气息的刺激下,在暧昧撩人姿态的勾引下,在宛如夫fù的言语挑逗下,令狐冲渐渐也有了反映。

    “啾啾……”

    令狐冲吸吮着。

    随着令狐冲沉重的呼吸,团团热气,喷在了宁中则的屁股上,这热乎乎的气息,一会儿直接喷在高翘的臀部,在清风和热气的间隔作用下,雪臀微微颤抖,犹如光滑的丝锦,泛起点点褶皱,可是那温暖的大手,轻轻的挥动着,一下子又把这褶皱给展平;热气一会儿又喷在股沟上,火热的气息,穿过陡峭的ròu壁,直直的冲向菊花门,仿佛有一个手指在菊花门上轻轻的玩耍着,它先按按四周,接着才轻轻的点一下菊花门,阵阵热流传来,让菊花门忍不住轻轻张开,这小巧的手指,一下子就没入了菊花门,要真是一个手指塞进菊花门,那反倒好了,这热气一下子钻进了菊花门中,让菊花门内一团的湿热,有些瘙痒、有些空虚;热气一会儿又调皮的从股沟中滑下,犹如一团迷雾滑过湿热的大yīn唇,笼罩在郁郁葱葱的黑丛林上。

    “啊……”

    宁中则忍不住的叫道,她心中暗想,这个小冤家,可是在故意的挑逗我吗?我……我可是他的师娘啊,她芳心竟然没有刚才那丝愧疚,有的只是一种诡异的欢愉感,有偷情的不安,有乱lún的刺激。令狐冲的呼吸时轻时重,这呼出的热气一会儿上移,一会儿下走,让宁中则的下身痒痒的、麻麻的。

    “师娘,你怎么了,是不是吸得的太用力了。”

    令狐冲问道:“要不,我帮你揉揉吧。”

    “哦,不……不要揉……你……你帮我擦一擦……擦一擦屁股。”

    宁中则说道。

    “是这里吗?”

    令狐冲揉捏这雪白的翘臀。

    “不是……不是哪里,往左边点。”

    宁中则娇声说道,这声音半是娇嗲,半是恳求,可偏偏是异常的悦耳,犹如一只温柔的小手正轻轻抚摸这胯下的大ròu棒,让令狐冲xià tǐ涨得急粗,他干咽了口涂抹,说道:“这……是……是股沟吗?”

    “不是股沟,是……是菊花门。”

    宁中则羞涩的说道。

    “哦,你屁眼痒啊?”

    令狐冲不知道怎么搞的,突然说出这种有伤风景的粗话。

    可宁中则神情一滞,却接口道:“对,就是屁眼,哪里好痒。你帮我抓抓。”

    “我手不太干净,要不我帮你吹吹吧。”

    令狐冲提议道。

    宁中则脸一热,她心道:这个冤家,人家哪里痒,还不是让你给吹的了,这……这怎么还能让你吹啊!

    “不用了,你就揉揉她就好了。”

    宁中则说道。

    “那我帮你抠抠吧。”

    说着,令狐冲就伸出一只手指来,在上面吐了口唾沫。一只手把紧凑肥大的雪臀,紧紧的扒开。菊门风光,一览无余。天啊,这还真是个尤物,岳灵珊那么年轻,那么水灵,那菊花门都还是淡黄色的,可她的,竟然是粉红色的。令狐冲将手指在宁中则的菊花门附近轻轻的按了来两下,说道:“还痒吗?”

    “冲儿,你伸进去……伸进去……抠抠……”

    宁中则说道,天啊,我是怎么了,不仅让自己的女婿扒了衣服,摸了酥胸,还让他看了哪里,现在竟然又让他把手指伸到自己的屁眼里去,而且,还说“屁眼”“抠”啊,这些从来想不会想得下流字眼儿。她这么想着,可身体却有种说不出的欢愉感觉,忽然,她就觉得xià tǐ里一股子暖流怎么也控制不住,突然的顺着yīn道内壁流了下来,花香味更浓了。

    令狐冲眼睁睁的看着美师娘流下一串晶莹的爱水,他忍不住的咽了口唾沫,妈的,太香艳了,老子真相把她给就地正法了。可是,他还有那么一点理智,现在宁中则肯定是无力反抗的,可她是大名鼎鼎的宁女侠,就连任我行都夸赞的人物,万一她以后翻了脸,自己这个侠义有为的正道青年,可就只能参加魔教了。令狐冲可不认为自己的大ròu棒是无敌的,一阵抽chā就能让美女彻底的臣服。女人征服身子容易,征服心就难了。

    “师娘……我chā进去了啊。”

    令狐冲有意的挑逗着,他似乎有点明白,自己的话越粗俗,越背德,这美师娘就越有兴趣。

    “chā吧,狠狠的chā吧。”

    师娘翘着头说道:“哦,”

    屁眼里一阵充实的感觉传来,她忍不住吸气提臀,菊花门猛地收缩着,把令狐冲的手指紧紧的夹了起来。

    如果是夹得大ròu棒,那该多好啊!令狐冲突然冒出这么一个念头。手指轻轻的一弯,指甲一下子从那满是褶皱的ròu壁上划过。

    “啊……你……你好坏啊。谁让你动的。只让你chā进去,你动……动什么啊。”

    宁中则说道:“啊……你怎么又chā进来一个手指啊,啊……别……别闹了……吸dú吧。不痒了。”

    宁中则的屁股战栗着,断断续续的说道。

    令狐冲伸出指头,问道:“舒服吗?”

    “你……你给多少女人做过这种事情啊?”

    宁中则盘问道。

    “没有,我……我只给你做过这一次。”

    “你骗人,我亲眼看见你给仪琳……”

    宁中则突然住了嘴。

    “师娘,你……你偷看我们zuò ài吗?”

    “谁看你们了,你们自己的声音那么大,我听到一两句,难道不正常吗?好了,给我吸dú吧。再不吸,我的内力就压制不住dúxìng了。”

    宁中则说道。

    “啾啾。”

    令狐冲继续吸起dú来。

    过了一会儿,dú终于被全部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