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37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息从那大手上传来透过雪颈,直直涌向了宁女侠的脑门,她喉咙发出“嗯嗯”的声音,不知道是由于喜欢,还是疼痛。

    宁中则的呻吟,让大手不敢再做停留,它按着雪玉般的肌肤,顺着衣领子划了下来,先碰到一个横着突起,想必是水红的短褂。令狐冲不理会着短褂,继续向下滑移,这衣领顺着身子,慢慢的向外突出,最后融合在一个对襟的衣扣上面。

    衣扣下面就是高耸的酥胸,那接着衣扣的大手总是若有意若无意的轻轻在酥胸上拂过,那……那不是丈夫,也不是普通男子的手,那是自己女婿的手,宁中则的心颤抖着,心里怦怦直跳,这硕大的rǔ房也随着呼吸,一会儿高高的顶起,亲密的挤压着正在接着以后的大手,这丰满的酥胸上,挤出一个羞人的手印;一会儿又渐渐的消退,那ròu球上的手印又在弹xìng的作用下,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

    宁中则的脸红了,她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这……他确实是看不见了,可是正因为看不见,他解起衣扣来,速度也慢的,也还时不时的碰到不该碰的地方。从那男子僵硬的胳膊上,也看的出来,这男子似乎也颇为窘迫。宁中则有些张口指点一下方位,可话到了嘴边,有羞涩收了回去。

    令狐冲就这样摸摸索索的终于将明黄长衫彻底给解了下来。

    右rǔ忽的一热,被一只大手握了个正着。“哦……”

    宁中则忍不住娇呼了一声。

    “师娘……对不起……我……我不是有意的。我……我只是想扶着你的腰,把长衫给脱掉。”

    令狐冲赶紧解释道。其实,他是故意的摸了一下宁中则的酥胸,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喜欢这种带着点犯罪感的快意。那……那高耸的酥胸不是自己老婆的,而是自己老婆她妈的。

    宁中则本想指责令狐冲,见令狐冲这么紧张,她心里一软,说道:“不怪你,你……你也不是有意的。”

    她话是这么说,身子却莫名其妙的向右侧倾斜了一下。刚才正好握着宁中则右rǔ的大手,正好在向右边一动,她身子这么一斜,酥胸凸起,挤压着那渐渐远去的大手,似乎有些恋恋不舍。我是怎么了?宁中则恍惚中默默的询问者自己。他的手移开,我为什么要凑上去呢?

    令狐冲的右手从酥胸,滑倒了柳腰,他轻轻的抱着宁中则,另一只手则拉着衣襟,轻快的去除了长衫。

    长衫一去,就是剩下水红的短褂了。这短褂是女子除了肚兜儿之外,最紧身的衣服。宁中则的这个短褂更像是一个比甲,它紧急的贴着师娘的身子,托起那高耸的rǔ房,勾出那平坦无余的小腹,这短褂的扣子就紧密的,正好处在身子的中央,rǔ沟的正上方。

    令狐冲的大手再次抚在了宁中则的肩膀上,这次这双大手并不是顺着香肩,从两边向中间挺进,而是顺着香肩而下。入手是白花花的一片肌肤,犹如盈盈卧雪一般,柔软却不松弛,细腻有富含弹xìng。手指轻轻一按,就是一个浅浅的小穴,挥手而下,那小窝儿立刻又恢复了原装。

    令狐冲的手,五个指头大开着,顺着雪肩,慢慢的滑移了下来,丰腻的肌肤渐渐升高,终于碰到了比甲的边缘。令狐冲似乎长出了一口气。

    宁中则半个屁股欠着,斜靠这一棵大树,而令狐冲则在她正前面离她很近。这重重的一口气,一下子就喷在了宁中则的身上,痒痒的、暖暖的。令狐冲长出了一口气,宁中则的身子却仍然绷得紧紧的,因为,令狐冲没有正确的找到毕竟,他现在找到的,却是肚兜儿。

    宁中则张开嘴,正准备提醒:“冲儿……”

    捏着肚兜的边沿,令狐冲做了一个常人最长做的动作,大拇指在外,其余四指在内,紧紧抓着肚兜儿的边儿。这肚兜儿下面就是雪峰了。令狐冲的四指顺势而上,一下子就紧紧的贴着了酥胸,巧无可巧的是,他的食指和中指,爬得最高,这二指禅一下子就夹着了那有些肿胀而高翘的rǔ珠。

    “哦……”

    宁中则呻吟了一声,如果先前的呻吟,是满是痛苦,那些现在这一声,在痛苦的背景下,更多的却是一种欢愉,那是包涵着羞涩和背德的欢愉。

    令狐冲在捏着rǔ珠的那一霎那,他似乎有点发蒙,竟然下意识的两指一撮,轻轻的玩弄了一下。rǔ尖就仿佛被电击了一般,一下子涨了起来。

    “啊……”

    宁中则又呻吟了一下,妙目落在了令狐冲的身上。

    令狐冲似乎感觉到了一样,双手犹如触电一般立刻缩了回来,他急急的说道:“师娘,我……我不是故意,摸……摸你的rǔ珠的?”

    “你还说!”

    宁中则嗲道。妩媚而又风情万种的声音一出口,两人都是一愣,宁中则愣中带臊:我是怎么了,我怎么用这种小女人的口气,对他说话啊,就连对师兄,我也从来没有这么说过啊?说了也就说了,更难为情的是,天啊,他可是我的女婿啊!

    异样的气氛,在两人之间蔓延。令狐冲的那双大手,五指微张着,冲着宁中则的挺拔酥胸迟迟不敢下手。他蒙着眼睛,自然不知道这个是多么的暧昧,可宁中则却是羞红了脸,心如鹿撞。

    “我……我开始了。”

    令狐冲说道。说着,作势就要按下去。

    “别……”

    宁中则叫道,她想也不想就说道:“我说方位,你再……你再动手吧。”

    令狐冲点点头,说道:“好啊。”

    这声音又干又涩,让两人吓了一跳。特别是宁中则,她已经是过来人了,她当然知道男人为什么会发出这种声音,她的心仿佛被人托着一样,一会儿,托到了光明的巅峰:原来,我还没有老,自己还是有魅力的;一会儿又跌倒罪恶的深渊,天啊,这……我这是不是在挑逗男人啊?是不是在挑逗自己的徒弟和女婿啊,她浑身有些发软了。

    “往下……往下再移一点,对,对,往下再移一点,好了,可以了。”

    宁中则指挥着令狐冲的手,让它有惊无险的在自己的小腹上面着陆。

    按在小腹上的大手,快速的移动了起来。令狐冲顺着水红的比甲很快就找到了衣扣所在的地方。可古时的衣扣和现在不同,这种布条做成的纽扣,必须做一个松散的环境下才能顺利的解开。最好的办法是是从两头解开,从中间就麻烦的多。

    令狐冲忙碌了一阵,一个也没有解开。宁中则叹了口气,说道:“你上来吧……”

    “啊……”

    令狐冲心里一dàng,屁股一欠,不过他马上明来了,这个“你上来吧”不是岳灵珊她们那个“你上来吧”的意思,不是让自己提qiāng上马,而是让自己的手向上去,从胸口处开始解衣扣。他双手一抖,连忙抚在宁中则的柳腰上,为了避免出错,他双手撑开,形成碗状,一下子就攀上了rǔ房。rǔ房在比甲的衬托之下,充满了质感。它是丰腴的,雪梨一般的形状,正好让令狐冲的大手握了结结实实;它是挺拔的,掌心中有两个凸翘的顶点,在大手的移动中,在掌心优雅的划过。

    “不要……别……疼。”

    宁中则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心里的感受,指责令狐冲,可自己心里偏偏有些喜欢,不管不问,这事情也不知道何时是个头啊。她只能把话题巧妙的转移了。

    令狐冲醒悟了过来,要赶紧治伤才对,他说道:“师娘,对不住,治伤要紧。”

    说着他直接就在酥胸上,解起衣扣来了,这比甲是紧身的,这么一来,大手就在酥胸上不断摸啊、揉啊。宁中则瞟了一眼令狐冲,好在,他看不见。要不然,今天恐怕……

    比甲终于借来了,剩下的肚兜儿也容易也脱掉了。宁中则的上身彻底的赤luǒ了下来。她的脸红艳yù滴。令狐冲从自己怀里,拿出仪琳送给他的疗伤圣yào“天香断续膏”他说道:“师娘,这是恒山派的天香断续膏,我给你涂在伤口上吧。”

    “好……你的手……往前一点,再左一点,对,放下去吧……啊……”

    “在里面,不是哪里……是下面……不是下面,是,是rǔ沟里面!”

    “咕噜”令狐冲咽了口口水。

    “别……别动……不是……那里……痒……你动一动,啊……好了,可以了。”

    “恩……”

    宁中则呻吟道。

    “不对,再下一点,右rǔ的根上。”

    “咕噜”令狐冲又咽了口口水。

    宁中则指引着令狐冲在自己胸口轻轻的擦着yào。这伤口不深,可是挺长的,从左rǔ上半球开始,划过rǔ沟,一直到小腹的上沿。令狐冲左手三个指头握着宁中则的右rǔ,保持着方向感,还有两个指头则夹着天香断续膏的yào瓶子,右手沾着伤yào,在宁中则的提醒下,轻轻从左rǔ开始涂抹了起来,这个时候,宁中则受伤了,就算令狐冲色胆包天,他也不敢运起情意绵绵手,刺激自己的师娘。只是老老实实的按着,宁中则的提醒,一步一步的做下去。

    令狐冲没有就地正法的意思,可是宁中则却心里dàng漾了起来,两人距离极低,现在又是涂yào的关键时刻,令狐冲忍不住倾斜着身子,看起来异常的认真。可随着呼吸,那团团热气,一下子一下子的碰在luǒ露的酥峰上,哪里不仅痒痒的。再加上,令狐冲左右两手,犹如握着船舵一样,握着宁中则的酥胸,在一紧一松的,让酥胸上渐渐涨大了起来。对宁中则影响更深的则是心里的变化,虽然令狐冲是在给自己涂抹yào膏,可这动作确实在自己的指引下一一完成的,又是摸左rǔ,又是摸右rǔ的,又是rǔ沟伸出,犹如rǔ晕发痒……这一下下的进行着,宁中则已经不再是羞愧了,竟然有一阵阵的背德愉快,这……这是涂yào吗?不是,这是自己再指引着陌生的男子,玩自己的双rǔ,而且这男子还是自己的女婿。她,羞——并快乐着。

    yào膏,终于涂完了。两人松了口气,又有些淡然若失。

    令狐冲说道:“师娘,你伏下身子吧。我给你吸dú!”

    “恩,你小心一点。”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宁中则竟然不再拒绝这个男子的提议,她在男子的搀扶下,轻轻的趴在自己的衣衫上,柔顺的小草一下子就被压倒了,可还有一些倔强的,隐隐约约的顶在酥胸等处,让宁中则心中涌起一阵艳丽的感觉。

    等宁中则伏下身子,令狐冲一下子扯下了蒙在眼睛上的衣袖。一具诱人的胴体,出现在眼前。她的发髻已经散开,亮泽的秀发散落在香肩上。除了那中了dú镖的地方显示这藏黑颜色,其余的地方犹如一块雪玉一样,在皎洁的月光下散发着迷人的光泽。白皙的身子犹如一个敞口的白玉花瓶,在香肩处以为宽阔,而月靠下则渐渐收拢起来,在柳腰处形成一个完美的双曲线,过了柳腰有骤然放大,那是肥腻的玉臀,那有神秘的三角地带!

    令狐冲轻轻的运起内功,张开嘴,轻轻的吻向了宁中则中标的地方!

    “喔……”

    一阵呻吟从端庄温柔的宁女侠的嘴里吐出。

    令狐冲温柔将师娘的秀发,缕在了一边。他伏下身子,干燥而又火热的唇,轻轻的吻在了宁女侠的玉背上。玉背一片冰凉,半边血迹。令狐冲吻在伤口上,狠狠的吸吮了起来。

    宁中则陡然觉得后背靠左的地方,一阵阵火辣辣的感觉,一股强大的吸力传来,似乎血脉都在逆转,被卷裹,被吸吮而出。

    “哦……”

    她仰起头,翘起身子,低沉的呻吟着。

    “呸……”

    令狐冲吸了一口黑血,吐在了一旁,问道:“师娘,你觉得怎么样?很疼吗?那我轻一点好了。”

    “不……不用了,你小心点,千万不要自己在染上dú了。”

    宁中则臻首朝下,娓娓说道,也不知道脸上是什么样的表情。只不过在幽冷的月光下,原本是淡白的雪颈,确实红扑扑的一片。显示这师娘的窘迫与羞涩。刚才被摸了那傲人的双rǔ,可还能自欺欺人的,没有被他看见,可现在,整个后背却是完完全全的落在令狐冲的眼中。

    “师娘放心吧,我已经运气喉咙,一点唾液也吞不下去的。”

    令狐冲说道,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看着端庄温柔的师娘侧身,由于挤压所露出的那一团白腻的丰rǔ,想象中将师娘,轻轻地翻了身,那前胸、小腹是怎样的诱人啊!

    令狐冲有吸吮了几口,知道流出鲜血来,他方才有拿起天香断续膏,轻轻的给师娘涂抹上去。接着,他瞟向那滚圆的翘臀,说道:“师娘,我,我帮你把,把裤子去除吧。”

    “你……你能不能隔着……裤子吸dú啊?”

    端庄温柔的宁中则低声商量道,在女婿的面前,将自己的白嫩嫩的屁股luǒ露出来,让这个端庄的师娘又犹豫了,内心里满是挣扎。

    第1863、4章温柔娇羞的师娘

    “如果不脱裤子的话,那就要撕破裤子了,可是裤子撕坏了,等下师娘怎么下山啊!”

    令狐冲很正经的反对道。

    一面是传统道德的约束,自己要做一个贤妻良母;而令一面背德,更是乱lún的奇异感觉,像一个怪兽正悄悄的吞噬这师娘的心。那是一种从来没有的灵魂触动,那是一种平时想都不想一下的罪恶观念,可是,在静悄悄的山林里,在这清幽的月光下,在女婿火辣辣炙热的目光下,这种偷情、乱lún、背德的艳丽而又怪异的感觉,陡然bào发了。“他考虑的还挺周全的”宁中则的脑海里划过这个念头,心中天平一下子倾斜了,道德的观念,被砰然击溃,扔到了九霄云外:“好吧,冲儿,你动手吧。”

    师娘说着,嘴角浮出一丝羞涩的笑容,仿佛回到了清纯的少女时代,不对,她更像一束娇艳的夜来香,对着轻轻解开自己衣衫的男子,些许期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