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36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你们都想背叛华山吗?”岳不群怒极反笑道。

    “不不,弟子不敢!只是……”陆大有等人连忙跪在地上,想要解释。

    “既然不敢那就快点拿起你们手中的剑,帮我挡住你们师娘和师妹!”

    “是,师父!”华山众弟子虽然略有不忍但是岳不群态度坚决,一向为师命是从的他们只得抽出宝剑,然后围在宁中则和岳灵珊周围。

    “得罪了,师娘!”陆大有惭愧的说道。

    岳不群见众弟子拖住宁中则,顿时拔剑直刺令狐冲,岳不群的紫霞神功已经练到出神入化的地步,此时他使出了十成的内力,而令狐冲刚才在比斗中就受了内伤,因此不到三个回合令狐冲便已经支持不住了。

    “冲儿!”宁中则见令狐冲危机顿时想飞出众弟子的的包围圈,但是陆大有等人立刻使出了华山剑阵,宁中则一时间根本不能脱身。

    “小畜生,看你今天有谁能救得了你,今天我岳不群一定要清理门户!”岳不群运起紫霞神功,全身紫气弥漫,锐利的剑气连坚硬的花岗石都一分为二了,令狐冲只得避开锋芒,很快便被迫来到了悬崖上。

    宁中则见令狐冲此时的境地,顿时心乱如麻,她立刻使出自伤的法门使出了十二分的功力,想要阻止岳不群!

    “令狐冲看招!”岳不群突然yīnyīn一笑,在手上偷偷擦上剧dú然后飞跃一步逼近令狐冲,想要击中他的心脏。

    “不要啊!”就在这危急关头,宁中则终于拜托陆大有等人快速飞奔过来。

    她长剑挥舞,“嘡嘡”挡着了左侧岳不群的攻势,可华山玉女剑法,强在轻盈灵巧,强在攻击上,对于防守,确实差了一些,转眼之间她已经中了两掌。可她也颇为倔强,眉头只是一皱,咬着牙坚持了一下来。

    令狐冲大声叫道:“快走!”

    自己连声呼和,用劲全力拦着右侧的岳不群。可宁女侠巾帼不让须眉,什么时候也不能让晚辈断后,自己先走啊。再说这人还是她女婿呢。

    她说道:“你先走,我来……啊……”

    说话间,她有中了一掌,这一掌力量极大,直至戳在了她的左胸,肋骨差点没有被打断!令狐冲看她倔强,也不再多说,回身拉着她就往山下跑去。这一跑,立刻显出轻功的高低来。宁中则的轻功,竟然还不如令狐冲的快。令狐冲一紧,拦着师娘宁中则的柳腰,朝着山下飞奔而去。

    山上的岳不群等人,一边高声叫骂着追赶,一边纷纷掏出暗器,打向了两人。令狐冲回剑如网,磕飞了几个暗器。

    “师娘,现在情况危急,山崖下面是一个大湖,我们跳下去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我们一起跳吧!”

    “好,冲儿,师娘相信你!即使我们活不了,但能和你死在一起师娘也心满意足了!”宁中则优雅端庄的玉脸上一阵苍白,但她依然坚持着微笑着说道。

    “师娘,你对冲儿实在是太好了!”令狐冲对宁中则的话忍不住一阵感动,同时也对昨天晚上亵渎宁中则的想法惭愧的无地自容。

    “傻孩子,师娘一直把你当作自己的儿子,而且现在你又和珊儿有了夫妻之实,也算是我的女婿了!为了你,即使丧命师娘也愿意,你师父他们快要追来了我们跳吧!”

    “好!”令狐冲擦掉脸上的泪水,然后横抱着师娘轻柔动人的娇躯,直冲悬崖,然后飞跃出去!

    两人的身子不断下降,不知道过了多久,只听啪的一声,令狐冲和宁中则终于掉进了一个深不见底的湖泊。

    令狐冲紧抱着师娘的娇躯,然后愤力向湖边游去,幸而这个湖并不大,两人很快就到了岸边。

    令狐冲四下看了一下,看到一个山洞顿时大喜他立刻抱着师娘的娇躯快步走了进去。

    “师娘,你受伤很重,你先休息一下我去找点食物来!”

    “恩……”

    宁中则含含糊糊的应了一声。

    令狐冲扭头看去,宁中则脸色白的下人,明黄衣衫竟然有大片的暗紫颜色,那显然是流的鲜血了。令狐冲吃了一惊,这手一松,宁中则身子摇摇晃晃,身子前倾,立刻就要摔倒在地,令狐冲赶紧伸出手来,搂着了宁中则,这一下子竟然不偏不倚的按在了宁中则的酥胸上,哪里正堪一握,哪里丰腻高耸,哪里柔柔软软,又富有弹xìng。他心中一dàng,下意识的揉捏了一下,想用手的触觉,来判断一下,这个罩杯的大小……哪里……怎么这么粘啊?莫非是中剑了?

    “啊……”

    宁中则痛苦的呻吟了一声,令狐冲吓了一跳,还以为宁中则发现自己在吃她的豆腐,一下子心慌神乱,手臂立刻就僵硬了,这……这可是自己的师娘啊,可心里又是窘迫,又是充满了不lún的刺激,大ròu棒陡然高耸了起来。古时男子的衣裤都比较宽松,他又是站着的,一下子就碰到了宁中则的玉腿上。他见宁中则没有什么反应,他心中忍不住有一阵想要如破禁忌的疯狂。

    “啊……”

    宁中则又呻吟了一声,令狐冲这时才发现,并不是宁中则并不是想看看自己的本钱,而是中了dú镖了。

    她后背上种着两支dú镖,而臀部也种着一支dú镖。这dú镖dúxìng颇大,宁中则这会儿已经昏迷了过去。令狐冲慌了神,赶紧把宁中则放在了地上,这……这要如何是好。自己身上可没有带解dú的要啊!这……这……他想着,忽然伸手解开了宁中则的衣衫,没有办法,只能自己吸dú了。

    可……可这位置也太……太那个啥了,两个在后背,还有一个在……在雪臀,而且,她胸口还有剑伤,天啊,这不是要脱光了宁女侠才行吗?

    现在已经过丑时了(凌晨两三点)夜色茫茫,山林光线幽暗。不知出于何种考虑,令狐冲竟然再次抱起宁中则,向林木稀疏的地方跑去。到了哪里,接着幽幽的月光,令狐冲将宁中则放在草地上。

    月光下的宁中则,修长似含烟的细眉,微微蹙着;明媚的眼睛,略略失神;她脸色苍白,鼻尖处有点点细汗溢出,逃出生天,她忍不住轻声的呻吟起来。

    第1862、3章温柔娇羞的师娘

    “师娘,你受伤了,我……我给你上点yào吧。”

    令狐冲关切的问道。这可是在民风淳朴,道德高尚的古代,你脱别的女人的衣衫,怎么说得要先打个招呼吧。看宁中则的样子,dú素恐怕已经有些漫延了,这……这上yào的速度一定要加快了,不然,后果不可设想啊!

    “恩,冲儿……麻烦你了。”

    宁中则有气无力的说道。

    “那……那我就脱衣服了。”

    “恩。好吧……脱……脱衣服。”

    宁中则无神而迷茫的眼睛里,突然有了一丝清明,她抬眼望了眼挂在天边的皓月,有些紧张的问道:“冲儿,我……我伤在哪里了。”

    “伤……伤在胸口。”

    令狐冲犹豫了一下,决定还是实话实说的好。

    “啊……不……不要……算了,冲儿你先去找吃的吧吧。”

    宁中则摇了摇头,可那目光中半是羞涩,半是坚决。

    “不行,拖不了那么长时间了,那dú镖的dúxìng极大,再加上,你胸口受伤极重。不能再拖下去了。否则会有生命危险。”

    令狐冲坚持道。

    “冲儿,不用了。你去找吃的,我内力深厚,可以压着dúxìng的,只要我休息好了运气调理一下,那就没有事情了。”

    宁中则娓娓说道,其实她也知道自己恐怕坚持不到恢复体力,可是怎么说也不能让自己的徒儿,在那羞人的地方,给自己上yào啊,特别是这男子还是自己的女婿。她想着,忍不住的瞟了一眼令狐冲,皎洁的月光下,这男子一脸的焦急,一脸的犹豫,想必是在为自己担心着(其实她想岔了,令狐冲这会儿犹豫,实在想到底是不管不顾,直接把温柔端庄的师娘给扒光好,还是劝说她同意,自己把她扒光了好)宁中则用力挤出一个笑容:“冲儿,华山派眼下有一劫难,可能危在旦夕,冲儿你……你能不能念在你师父养育你的份上,原谅他帮你师父一把,共同对付难关。”

    “师娘,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会竭尽全力维护华山派的!”

    令狐冲正气浩然的说道。

    宁中则满意的一笑,又说道:“冲儿,虽然你是用不光彩的手段得到珊儿的,但我看得出来珊儿是喜欢你的。以后,珊儿就托付给你了。你……你要好好照顾她。”

    令狐冲眼睛精光一闪,装出一副好像被捉jiān在床的狼狈与窘迫的神情,吃惊的说道:“师娘,你……你怎么会知道的?”

    宁中则也是一窘,她心中羞愧,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嘴巴,自己这么一说,岂不是,岂不是承认自己……自己在偷看他们的好事吗?苍白的脸,一下子竟然又红润了起来,端庄文雅的气质中,含着一种成熟女人味,让令狐冲忍不住砰然一跳。

    明黄的长衫下,是异常丰满的身躯,完全没有岳灵珊的稚嫩感觉。生儿育女之后的娇躯,随着年龄的增长而日渐丰腴了起来,凸凹的身体曲线和饱满的胸部格外惹眼,丰满的rǔ房挺立在薄薄的衣服下,随着呼吸微微地颤动,隐约显露丰满的轮廓,和一泓诱人的深沟。如果说岳灵珊是青涩的水蜜桃,需要你左摸两下,右摸两下,再挑逗中激发着情趣,而着宁中则是熟透了的芒果,轻轻一咬,满嘴飘香,丰腻沁人的汁水,一下子就涌了出来。下身月白色的长裤,紧紧的裹着那修长结实的玉腿,勾勒出一个优美的曲线,明黄衣衫下,月白长裤见,隐隐可以看到一个鼓鼓的阜部,让男人不禁心慌意乱。

    清淡的月色,抹杀不了令狐冲那火辣辣的目光。那眼光有如一束闪电,投shè在宁中则的娇躯上,被宁中则敏锐的捕捉到了。巾帼不让须眉的宁女侠慌乱了,她不是出尘脱俗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子,如果非要加一个形容词,那就是一个美艳的人母,道德的冲击,让她心中浮出异样的难以名状的感觉:他……他知道我……我在窗外偷窥的事情了吗?他……他知道握在窗外自慰的事情了吗?他……他会怎么看待自己。宁中则担心中,有着羞愧,羞愧中又有着被侦破内情后的欣喜,欣喜中夹杂着难以明言的错乱情愫:师娘听床戏,被女婿发现,在错乱之中,她又有着一分慌乱。这男子的眼神,哪里是尊敬的看着自己端庄温柔的师娘啊,这分明是在看自己棍下的猎物。

    她慌了,她急急的说道:“冲儿,你带我……带我去到镇上躲几天吧!”

    “不,我要给你治伤,你不治伤,会死的!”

    令狐冲坚决的说道。

    “你……你……”

    宁中则的话,还没有说话,就觉得身子一僵,这男子已经出手如电,飞快的点了自己胸腹间的要穴。不知道为什么,却没有点自己的哑穴。

    “你……你……不要……”

    她不知道想说些什么,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伤势很重,她自己很明白,她也不想死,可是,治疗,却不能让自己的女婿来治疗啊。这……这就算不传扬出去,自己以后如何和他相处呢,还有,自己如何对的起丈夫呢?

    “你……你这样,我以后怎么见灵珊啊。”

    宁中则在慌乱之中,终于给自己找了个借口,把女儿当作挡箭牌给推了出来。

    “如果我见不死不救,又有什么面目见灵珊啊。这样下来,灵珊和我岂不是一辈子不能在一起了。你丢了xìng命,女儿又失去了始终幸福,你过意的去吗?”

    令狐冲冷静的说道。

    “我……”

    宁女侠住了嘴,她知道女儿的个xìng,如果真是这样,恐怕女儿和女婿之间就真的会出问题的。她叹了口气,不再说话。她似乎认命了,可就在放弃心防的一刹那,一股子背德的异样感觉,冲了进来。身子要给第二个男人看了吗?这个人还是自己的女婿和徒弟。

    宁中则受了伤,两手酸软无力,举都举不起来,这脱衣服的活儿,只能让女婿代劳了。她羞涩的瞟了一眼令狐冲。自己伤在哪种羞人的地方,又是要擦yào,又是要吸dú的,前胸后背,外加臀部,不是全都要被他给看了一遍吗?她想闭上眼睛,就当这是一场噩梦好了。心里却痒痒的,似乎还有些期待,她的脸红了,她有些痛恨自己的这个想法,自己是怎么了,身子要被女婿看到了,怎么还……还有一种luǒ露了yù望了呢?

    她心里暗骂着自己,正准备闭上眼睛。可令狐冲的动作让她心里忽然涌上来了一丝感激,还带有点点失落。

    令狐冲做了什么呢?

    令狐冲竟然扯下自己的衣袖来,往眼上一蒙。

    君子,就是这样不欺暗室的。宁中则赞道,她忍不住想起了自己的老公,“君子剑”岳不群。这下子,自己又能治伤,又能保着清白了。一举两得,这个男子,想得真是周到啊。

    令狐冲的那双大手,就在宁中则的暗赞声中,光明正大的摸上了师娘的娇躯。一下子握在那柔润的雪肩上。宁中则穿的明黄长衫,是上好的湖丝料子,不仅色泽亮丽,而且触手光滑异样。再好的衣服,也要绝好的身材才能体现出衣服的妙处。

    宁中则的肩膀颇为丰厚,摸起来柔若无骨,和湖丝料子相得益彰,滑而不腻。一双大手从两侧渐渐向中间靠拢。这长衫的衣领,也在中间倾斜了下去。大手越过了衣领,入手处犹如一块温玉一样,暖暖的,柔柔的。宁中则年纪有三十七八岁,可内力精深,又兼天生丽质,岁月似乎并没有在她身上留下什么褶皱的痕迹,她的皮肤和那上好的湖丝料子相比,在光滑细腻,这方面竟然不相上下,丝绸都是薄薄,可是她的肌肤则是富有着青春的弹xìng。大手温柔的抚摸这宁中则的雪颈,一片火热的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