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35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寸长的黑棍子正矗立着,而女儿正在用小手,轻轻在上面摩擦着,嘴里说道:“大师兄,要不,我就这样子帮你,好吗?我……”

    男子笑道:“珊儿,我知道你新瓜初破,所以咱们换个玩法,不走yīn道了,咱们玩玩儿后庭吧。”

    玩后庭?宁中则又是害羞又是好奇的继续看了下去

    ……

    高潮过后的岳灵珊,两颊绛红,身子酥酥软软的,白嫩的玉体,泛起一层红晕,像裹着一层薄薄的红纱,神秘而又风情万种,可爱又夹杂着妩媚。她轻轻的侧过身子,双手撑着床,修长的玉腿半跪着,整个人弓着身子,头朝下,浑圆的玉臀,却是高高的耸起。那玉臀白皙而肥腻,犹如两个均称的半球,对称的分布,中间一条沟壑深陷而下,神秘的后庭花就隐藏在这玉沟之中。

    庸赖的岳灵珊,呼吸是沉重的,似乎每次都将空气深深的吸入到腹腔之中,这硕大的臀部似乎也随之微微颤抖,让玉沟看起来也忽而浅显,忽而深邃,小巧的菊花门就在这一呼一吸之间,时隐时现,宛如羞涩的女子一般,犹抱琵琶半遮面。

    这诱人的姿态,这撩人的风情,这醉人的yín靡气息,外加上师娘还在门口偷窥,此情此境,又怎能不让小令狐冲硬如铁棒,勃如怒娃呢?不知道是促狭,还是什么别的心理,令狐冲轻轻拍了一下岳灵珊的翘臀:“小师妹,把身子移一移。”

    “做什么呀?”

    岳灵珊娇声说道,高潮余韵中的声音,异常的挠人心扉,这娇嗲声,让令狐冲犹若置身于一群luǒ女之间,酥峰迭起,目不暇接,更妙的是这些女子或伸出手来,在胸前轻抚、在小腿上揉摸,或在耳边吐气如兰,从耳朵到脖子半边身子都是酥麻的感觉,或是吐出香舌,在下腹间轻吻,或者耸起酥胸,轻轻夹着大ròu棒,来回的摩擦着,哎……心痒,心痒难耐啊!心痒的又岂止是令狐冲一人,就连窗外站立的宁中则都觉得,两腿发软,腿根的爱穴处,竟然隐隐发热。

    “对着蜡烛,让我好好看看啊!”

    令狐冲说道。

    “讨厌!”

    岳灵珊摇着臀部发嗲道,不过她还是没有违背令狐冲的意思,轻轻的转折身子,将臀部朝向了蜡烛,正好让窗外的宁中则看了个正着。深陷情网的少女,又有几个会在快感的巅峰之下,拒绝情人的要求呢?

    “好美啊!”

    令狐冲赞叹着,他猛地一抖手腕,轻轻地将两片玉臀向外一推,小巧而呈现淡黄色泽的菊花门,赫然暴漏在烛光之下。菊花已开,任君采摘!

    令狐冲从床上跳了下来,运气情意绵绵手,小弟弟更加粗壮了起来,冲着蜡烛频频点头,这次是令狐冲故意露给宁中则看。比床上那次,不管是角度,还是光线,都要好上许多。这次是独揽全貌,而不是管窥一般。宁中则不由自主的紧紧盯着大ròu棒,天大,这……这哪里是人身上长了个……长了个棒槌,完全是棒槌身上长了个人嘛,这也太粗了吧!宁中则的脸红了,男人……男人的这个东西,怎么……怎么能长这么大啊,比……师兄的大了好多啊。这……这要是chā进我的小……小穴里面,那……那不得飞到了天上去!宁中则想着,发热的yīn道,渐渐瘙痒了起来,酥胸上也有些发痒。

    令狐冲将手指轻轻的在菊花门前,轻轻的划了两下,用小手的手指,轻轻的捅了进去。

    “啊!”

    岳灵珊高叫一声:“疼……大师兄……轻点!”

    “嘿嘿,我知道了,想必这菊花门里甚是干燥,咱们呆弄点水,湿润湿润才行啊!珊儿,你说,从哪里弄些水儿才好呢。”

    令狐冲说着,将大手却偷偷的按在了yīn道。

    “大师兄……大师兄,你……哪里……哪里……你轻点……它又变得好大!”

    岳灵珊娇声说道。

    “嘿嘿,珊儿,你放心好了。圣人说过:食色xìng也。这男女xìng爱之事,在于相互的jiāo流,在于yù望的激发,并不是说男子的兵器大,女子就舒服。俗话说:尺有所长,寸有所短。这匕首虽短,可一寸短一寸强啊,只要用的得法,一样是快感连连。反过来说,只要你心里渴望了,我这兵器虽大,可一样能被你囊口在里面!”

    令狐冲这话与其是说给岳灵珊听得,反倒不如说是说给师娘宁中则听得,古时候的女子,虽然生儿育女,可一辈子当中能有过一次高潮的可不多,这宁中则说不定就从来没有感受过。一想到那个温柔如母端庄优雅的师娘在外面令狐冲就忍不住一阵兴奋,不禁想大干特干,在师娘面前好好表现一下。

    想到这里,令狐冲又将大ròu棒滑落到岳灵珊的yīn道,岳灵珊身子一颤,说道:“大师兄,不要……哪里……哪里好痛!我……我用别的办法给你……给你弄点水吧。”

    “好啊!”

    岳灵珊让令狐冲坐在床前,自己反倒下了床,跪倒令狐冲面前,张开樱桃小嘴,轻轻的将大ròu棒含了进去,“啾啾”的吸吮了起来。

    冲儿这……这是在做什么?宁中则不解的看向岳灵珊,她成婚多年,向来都是规规矩矩的一个人,而丈夫“君子剑”岳不群,做事情更是循规蹈矩,从来不做过火儿的事情,就连夫妻床笫之间,也是只有一种方式,他们……他们怎么这么多花样啊?这些花样好玩吗?舒服吗?宁中则在看的口干舌燥的同时,眼前也冒起了无数个问号。

    大ròu棒在岳灵珊的小嘴里,进进出出,不一会儿,便沾满了唾液,显得柔滑异常。岳灵珊笑道:“大师兄……你看怎么样啊?”

    令狐冲摸了一个,说道:“应该可以了,不过,咱这大ròu棒是润滑了,还是菊花门里面还是干涩的呀,那……那可怎么办呢?”

    岳灵珊满脸绯红,娇声道:“我……我怎么知道,我不管,你……你要不要弄,不弄,我……我休息了。我娘每天起得很早,我们也要早点起来才是啊!”

    “好了,我想了个好办法,咱们暂时用茶水代替吧,以后买些羊脂回来,那就更好了!”

    令狐冲笑道。

    “讨厌,既然茶水可以代替,你……你怎么不早说啊!”

    “玉口吹箫,这可是少有的享受,我们会那么早就说出口呢,再说,你这办法,其实也不错了。”

    岳灵珊“哼”了一声,不满的又抚在了床上,令狐冲端来一杯凉茶,轻轻的用食指沾了些水,在菊花门的左右涂抹均匀,而后有悄悄的chā入到菊花门里面,给里面湿润了一下。方才,轻轻的将大ròu棒chā了进去。

    “唔…痛…”

    岳灵珊皱着眉头。

    “噗滋”一声guī tóu已经进去,谷道便把guī tóu夹紧。这下子声音很响,不仅仅是岳灵珊的身子闻风一紧,就连窗外的宁中则似乎也是屁股上一紧,仿佛菊花洞里面chā了一个棍子一样。

    “好舒服啊!”

    令狐冲觉得菊花洞里非常紧,于是从腰部用力的把ròu棒chā入到根部。一种妖艳的感觉,很快便在岳灵珊的脑海中浮现,有快意,有触痛,这种感觉却直击脑门,随著令狐冲的大ròu棒缓慢地自屁眼中移动,愈来愈强烈的快感已经渐渐征服了她的身心。

    女儿的满足的娇吟声,男子粗重的呼吸声,渐渐勾起的宁中则心中的yù火,她的呼吸也沉重了起来,要不是岳灵珊心不在焉,恐怕连她都能发现窗外有人。宁中则一手攀上自己的酥峰,扭捏着,按压着,一手则抚在爱穴上,轻轻的摩擦着。她一双充满着yù火的眼睛,直盯盯的看着令狐冲那时进时出的大ròu棒,想象着……想象着……想得总没有坐的过瘾,她忍不住轻轻解开衣裙,将小手探进了yīn道之中,在令狐冲、岳灵珊大腿与臀部相撞,奏起“啪啪啪”的xìng爱jiāo响曲中,合着节拍,一下一下的抽chā自慰了起来。

    岳灵珊娇呼连连,几乎陷入精神错乱的状态,她全身都流出汗水。当慢慢开始抽chā时,她的叫声也逐渐变小,不久之后全身开始痉挛,咬紧牙关头向後仰,似乎又是一阵高潮。

    “啊……我……我要死”她喘息着,根本来不及说出“了”的字样,可见她的强烈xìng感到什麽程度。而这个时候,大ròu棒几乎要被谷道夹断。这样反覆几次之後,令狐冲也无法控制自己,他抓住岳灵珊的玉肩,当作马般的向后拉,用尽全力抽chā。

    “啊…我要死了…”

    岳灵珊惨叫中带着快意,最後的高潮,使她的全身发生痉挛。令狐冲也感到全身火热,让大ròu棒bàozhà一般,guī tóu一抖,全数shè入岳灵珊的菊花门中了。

    “啊…”

    岳灵珊像直肠被烧到一样,大声吼叫着,全身软绵绵的倒在床上,片刻之后,菊花门缓缓的流出白色的精液,那是刚刚令狐冲高潮的明证!

    在旁观看这一幕的宁中则从来没想过那个地方也可以被肏,而珊儿居然是如此的舒服愉快,让她的身子微微发颤,一股子浓稠的白色液体,也顺着yīn道流淌了下来……

    宁中则站在窗外偷听了大约一刻钟,最终还是抑制不住心中的羞涩,她一向是一个传统端庄的女人,对于人lún大理一向很遵守,在他心中她也一直把令狐冲当作自己的儿子。回到自己的房间,心绪不宁的宁中则躺在床上很快就睡着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迷迷糊糊中宁中则突然听到一阵喊声。

    “师娘,师娘!”

    院子里,有人高声叫道。

    “是大有吗?有什么事情啊?”

    宁中则似乎刚刚睡醒的样子,这话十分低沉,听起来,睡意十足的样子。

    “师娘,大事不好了!师父要手杀大师兄,你快去救救大师兄吧!

    第1860章温柔娇羞的师娘

    “什么!”

    宁中则的房门一下子打开了,宁中则急促的问道:“你说什么?你师父要杀冲儿……冲儿……”

    “师娘,是这样的,大师兄,大师兄昨晚偷偷来到了华山,恰好今天早上师父有事找小师妹,便发现了他们在床上一起做苟且之事。师父当场大怒,便拔剑刺杀大师兄,现在两个人正在打斗,估计大师兄支持不了多久!”陆大有带着哭腔说道。

    “什么?”

    宁中则身子晃了晃,差点没有砸到。在令狐冲七岁的小时候,宁中则把他带上山,一直视若己出,当儿子一样的看待,这感情之深,岂是其他弟子所能比得。

    “师娘,师娘。您……您怎么了?”

    陆大有见宁中则一下子面色苍白,身子摇摇yù坠,登时就慌了。

    “大有,我没事,你快点带我去,我一定不能让你师父杀了冲儿!”宁中则知道现在形式紧急容不得自己片刻耽误,当下宁中则拿起墙上的配剑,急忙说。

    “ 好的,师娘跟我走吧!”

    宁中则跟着陆大有快步赶到思过崖,正好发现崖顶岳不群和令狐冲两人正在比斗,虽然令狐冲在年轻一辈的弟子中出类拔萃但依然不是岳不群的对手,虽然两人已经过了近百招,但令狐冲此时已经险象环生,岳不群又是招招夺命,令狐冲随时有可能身亡。

    “不要啊,师兄!” 宁中则看到令狐冲危险,当下娇呼一声,没有片刻犹豫拔出宝剑便飞到崖顶,和令狐冲一起格挡岳不群。

    宁中则和岳不群是同辈弟子,而且她自由冰雪聪明,武功虽然比不上岳不群,但却和令狐冲旗鼓相当,因此岳不群一时间并不能杀掉令狐冲。

    “师妹,你让开!让我杀了令狐冲这个小畜生,他竟敢坏了珊儿的清白!”岳不群此时面红耳赤气急攻心,显然对于令狐冲在自己女儿新婚大喜之夜占有自己的宝贝女儿,恨不得杀之而后快。

    “爹,我和大师兄是两情相悦的,求你放过大师兄吧!”此时岳灵珊看到娘亲终于赶到来帮令狐冲,连忙松了一口气,她连忙跑过来跪在岳不群面前哭泣着哀求道,“我一直爱着的人是大师兄,我并不爱林平之!”

    “你这个孽女,你还有没有廉耻之心,不但在新婚之夜和令狐冲这个华山弃徒苟合,而且还恬不知耻的为他求情,等我先灭了令狐冲再杀你!还不给我让开!”

    “师兄,你就原谅他们2个吧,我看珊儿和冲儿真是两情相悦的,冲儿是我们看着长大的,他从小品行忠厚,绝对不像jiān邪之辈,偷林家传家宝的人一定不是他,而且现在冲儿也算是你女婿了,你就放过他,让他和珊儿成亲吧!”

    “师妹,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令狐冲不但勾结魔教中人,而且还三番四次屠戮正道中人,甚至还坏了我们女儿清白,像他这种不忠不义的叛徒,你还让我原谅他,还让我将女儿嫁给他,这要是传扬出去我岳不群还能在江湖中立足吗?师妹,你快让开,让我杀了令狐冲!”

    “不让,我死也不让,既然你听不进我的意见,那你要是想杀冲儿就先杀我吧!”宁中则见岳不群态度坚决,知道自己说服不了他,顿时拿起宝剑挡在令狐冲的身前。

    “宁中则,我命令你让开!你要是再一意孤行,我只能放弃我们二十年的夫妻情分了!”这二十年来,岳不群还是第一次直呼宁中则的名字,显然是真的怒急攻心了!

    “你放弃就放弃吧,反正我是不会让你杀害冲儿的!”宁中则虽然对岳不群的威胁有些担忧,但她知道自己此刻绝对不能让步,否则令狐冲必死无疑。

    “好,很好!既然你执迷不悟,那我就要动用门规处置你们了!”岳不群见宁中则如此顽固,顿时更是气氛如雷,“华山众弟子听令,现在是华山危急存亡的时刻!我命令你们挡住你们师娘和小师妹,绝对不能让她们干扰我处决令狐冲这个孽徒!”

    “师父,求你放过大师兄吧!”陆大有忍不住开始等人也忍不住开始求情。

    “反了,都反了了你们!难道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