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34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岳灵珊的yīn道。决心从背后shè精。

    此时岳灵珊已经无力招架,只能任其抽chā。

    令狐冲只觉guī tóu撞在yīn道尽头,他双手后移,把两边臀ròu尽量分开,想再深入一些,这样又chā了一两百下。岳灵珊开始发出一阵阵哀嚎,令狐冲知道她的高潮又快来了,於是便加快抽chā的速度。只觉岳灵珊己无力扭动,yīn道剧烈的颤抖,大量的yín水又洩出来了。

    那一瞬间岳灵珊解放了,一股浊白的液体衝击著令狐冲的ròu棒,而令狐冲也深知自己的能耐已经快到了极限,今天玩的也够爽了,於是他再疯狂抽送四十餘下以后;ròu棒也bào发了,令狐冲大吼一声,guī tóu像被吸住一样,再也忍耐不住,大guī tóu抵住花心,精液大量的喷shè出来,一直喷了十多廿秒。岳灵珊喘著气,子宫承受著大量火热的精液,令狐冲又迅速地抽出ròu棒;将一股滚烫黏浊的精液继续shè在岳灵珊白皙的脸庞上,许多精液直接地流入岳灵珊的嘴裡;而她也不排斥地吞下了精液,因為岳灵珊心裡终於明白这就是她想要的xìng爱,这是文杰所无法带给她的狂野式xìng爱!

    直到令狐冲的yīn茎停止抽搐,吐出了最后一滴精液,两人才颓然倒下。

    令狐冲将铺盖拉过来盖在两人身上,而神勇的大jī bā又昂然挺立了,便将jī bāchā如温暖儒润的处女yīn道里,岳灵珊则轻轻的趴在男人怀中,今天虽然被强jiān但自己却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和满足,竟然无比温柔的趴在令狐冲身上,yīn道紧夹男人的大jī bā,仿佛这样自己才睡得安稳。在令狐冲强有力的拥抱下,不久,岳灵珊便沉沉的进入梦乡,在睡梦中还梦见自己和令狐冲疯狂xìngjiāo,竟不断轻耸自己的yīn户套着大jī bā。

    令狐冲怀拥玉人,睡的正甜,突然被一股风雨突至的沙沙声吵醒。

    揉了揉眼睛,天边略明,虽是风雨如晦,却也还能辨视已是隔日清晨了。屋外风雨陡然大作,而且越下越大,滂沱之势,直如千军万马,冲锋陷阵而来,又似战鼓频传,短兵相接,杀的不可开jiāo。

    令狐冲只觉抱在自己怀中的岳灵珊一动,低头一看,岳灵珊正好醒来,两人四目相接,岳灵珊的双颊没来由的又红了起来,羞态可掬。假意恶狠狠的道:“看什么看,还没看够吗?”话一出口,便知说错话了,令狐冲哈哈一笑,一个龙翻虎跃,红帐翻浪,整个人压在她身上,鼻子相抵,笑道:“我是还没看够,今天可得看的仔细些。”

    不等她有所反应,立刻将被子掀起,身子坐高,分开了岳灵珊雪白玉嫩双腿,双手压在她的ròu唇细缝上缓缓用力揉弄,胯下的大ròu棒也不甘寂寞,沾了一些yīn户中未干的黏液yín水,guī tóu前抵小穴,徐徐旋动,其时令狐冲运气yīn茎,guī tóu火热,这触及岳灵珊小穴殷红贝ròu的大ròu棒一转,岳灵珊立刻娇吟出声,佣懒无力,柔若无骨的冰肌雪肤立刻泛起一阵红光,圆臀不由自主的挺动迎合,娇羞万状,看的令狐冲痴了。

    岳灵珊则面红如滴血,想用被子幪住头脸,却被令狐冲一把将被子掀起,见他痴痴地瞧着自己的下身小穴,蜜洞更是充血发红,火热烫辣。那胯下的大东西,粗大硬长,偶尔跳动几下,看的自己春情dàng漾,恨不得那大ròu棒立时狠狠的攻入自己那湿润之极的小穴蜜洞,偏生令狐冲不知道是中了邪还是存心吊她胃口,大ròu棒明明已经进入了小穴半个guī tóu,却突然顿住,只是痴痴地瞧着自己。

    心中又羞又喜,穴中又骚又痒,想开口叫他行动,却又怕他觉得自己yíndàng,不敢出声,难过之极。

    情急之下,狠狠地在令狐冲臂上捏了一把,佯嗔道:“你元神出窍啦?”

    令狐冲吃痛,腰间用力,大ròu棒噗滋一声,尽根而没,全数被岳灵珊的小穴吞入。

    令狐冲藉前扑一顶之势,身子贴上,抵住岳灵珊小穴嫩ròu的guī tóu急转倏旋,guī tóu用力,钻的岳灵珊浑身酥酸,张口直叫:“大师兄…快…再……再…用…用力…师妹…妹…那里好…好酸…”令狐冲哈哈一笑道:“还有更酸的呢?你要不要尝尝?”

    虽是问话,不待岳灵珊回答,突然屁股上下抖动,大ròu棒如波浪卷来,一重重,一浪浪,上chā花,下chā花,记记结实招招准,全数打在那花心嫩ròu上。

    岳灵珊哪里受得了这奇招?樱唇直喘浪叫道:“大师兄…大师兄…快…快来…我…我要…再…再来…”

    令狐冲笑道:“这可是你说的。”

    屁股陡然加速,又快又狠,如狂风暴雨摧花蕊,又急又切压海棠。岳灵珊此时已被yù念淹没,口中直叫道:“大师兄…你…你的鸡…jī bā…好大…捣…捣的我…

    好…好舒服,唔…唔…妙…妙极…大师兄…你…你好会…会干…我…我要…飞…飞了…你…你…要chā…chā死…我…我了,我…我…我快…快…死…死了…哼…唔…啊…不…不行…啊啊啊…太…太酸…酸了…我…我快…撑…撑不…住…住了!”

    令狐冲不理她求饶,大ròu棒仍然苦干实干,花样百出,把刚初开苞不久的小穴弄的火烫ròu紧,又磨又抵,看着自己的大ròu棒在岳灵珊的小穴出入裕如,将小穴嫩ròuyīn唇弄的湿透,翻进又翻出,还可见到白浓浓先前所留下来的精液在ròu棒抽chā中,一将ròu棒抽出再送,就由小穴中流出,顺着雪白嫩软的股沟沾湿了床单,混着处女贞血,看的令狐冲又是刺激,又是兴奋。

    大ròu棒猛然一送,只听岳灵珊闷哼一声,身子紧夹令狐冲,再慢慢放松,秀发身体,全是汗珠,差一点就软瘫了。

    令狐冲微闭双目,享受大ròu棒被岳灵珊小穴紧夹的温暖快感。

    过了好一会儿,才将ròu棒从岳灵珊的小穴抽出,将岳灵珊整个翻转过来,背对自己,露出光滑晶莹的玉背,肥美的圆臀高高鼓起,又翘又挺。

    令狐冲惊喜万分,心道:“这么翘的雪臀,搞起来一定很舒服。”

    双手分开两股,大ròu棒于浓密乌亮的黑森林中自动找到烫红的小穴。

    岳灵珊才回过头来问道:“大师兄……你要干……”

    “什么”两字还没说出口,令狐冲的大ròu棒已经中宫直入,挤开护卫小穴的两边ròu唇,滋的一声清脆水声,ròu棒已入花心重地,令狐冲整个人也已贴上了岳灵珊后背,双手自腋下穿过,紧握岳灵珊高耸的圆滚玉rǔ又摸又揉,又捏又搓,在她耳边吐气悄悄道:“卿儿,你已经是我的人了,今天我要好好让你爽翻天,你学着了,这招老汉推车,实用的很……如果你觉得好,你可以向小白脸林平之说说这种感觉……”

    不等岳灵珊回话,屁股一阵风狂雨骤的急顶,岳灵珊当然知道自己昨晚被强jiān和令狐冲shè精时就用的这招。这时也不顾羞耻地雪臀又翘又挺,被令狐冲的大ròu棒狠命抽chā,弄得她舒爽的摇扭屁股止痒,迎合令狐冲。

    令狐冲yīn部与岳灵珊圆臀相击,快疾的抽chā,势若烈火,不时还可听到两人肌肤相撞的ròu紧声,啪啪啪啪,又密又响,声若连珠,又似烈火焚木,劈哩啪啦

    “珊儿,你睡了吗!”

    院子里突然响起一个女子温柔的声音。

    沉浸在爱yù中的岳灵珊突然醒悟了过来,她低声急急的说道:“快……快放开我。我……我娘来了。”

    这是这么一来,她那已经变得异常敏感的身体,剧烈的颤抖了起来,鼻中、喉间如泣如诉、动人心弦地娇叫着,yīn道的内部更是激烈的收缩着。

    突然,她玉臀高高的拱起,然后静止不动,似乎在等待甚么,接着“啊…”

    一声低低的压抑的叫着,一股热流毫无警讯的冲出,迅速的将yīn道中的大ròu棒团团围住。

    令狐冲感觉大ròu棒彷佛要被热度融化,一阵阵的快感传来……

    “珊儿,你在屋里面吗?”

    宁中则在屋外问道,其实这句话是废话,以她的内力,早就听到这屋内是有人的,而这个时间,女儿不在城里的客栈,那肯定是回了这紫榴街的宅子里来了。

    她本来是在应该呆在华山,指挥弟子们赶紧cāo办婚礼接待宾客……本来她也是忙的脱不了身,不过她只有岳灵珊一个女儿,担心她和林平之。宁中则吃了晚饭之后,左想右想,还是不放心,于是,她也悄悄地离开了卧室,来到了女儿的院子。

    “哦……娘……我……我休息了。”

    房间里,岳灵珊急匆匆的说道,不过这声音和过去相似乎颇有不同。宁中则作为母亲,自然细心的多,女儿的声音,三分娇脆里面,竟然带着七分的惫懒,好像生病了一样,有气无力的。往日的女儿,就像一个活泼的百灵鸟儿,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可现在的女儿却像一只慵懒的孔雀一样,舒舒服服的躺在地上,爱理不理的样子。

    屋里面,岳灵珊斜靠在床上,一把将被子拉了过来,把令狐冲给改了个严严实实。令狐冲躺在背在里面,怀里抱着的是岳灵珊的玉腿,脑袋挨着岳灵珊的小蛮腰,鼻子则与那黑丛林相差不远。被子里空气流通不畅,里面弥漫着爱水的腥味、少女的香汗味儿。令狐冲本来这yù火都没有消散,大ròu棒一直都没有安逸的长出一口气,舒舒服服的shè出一腔精华来。在闻着这yín靡的味道,心里的火儿,更是一阵阵的往上蹿。

    而岳灵珊似乎也知道没有把大师兄伺候好,竟然伸出自己的小手来,轻轻的安抚在大ròu棒上。有了刚才xìng爱经验,岳灵珊似乎也明白了怎么让男子更加的舒服,她的小手轻轻握着大ròu棒,时松时紧的上下拨弄着。令狐冲心中一dàng,伸出舌头,细细的舔弄着岳灵珊的蛮腰,在椭圆形的肚脐儿附近,轻轻的画着圈。

    岳灵珊忍不住“噢”的发出了一声呻吟。

    “珊儿,你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

    窗外,宁中则问道。

    “没……我挺好的……娘,天不早了,你也早点休息吧。”

    岳灵珊明是关系,事实上则是催促,催促宁中则早点安歇。

    “那你早点睡吧。”

    说着一阵脚步声渐渐远去,看来宁中则去的远了。

    岳灵珊呼的一下,解开了被子,低声说道:“没把你闷坏吧。师兄,你去把蜡烛吹了吧。免得再有人来打扰我们。”

    “师兄,师兄在哪里啊?”

    令狐冲坏笑着左顾右看道。

    岳灵珊伸出兰花指,戳了一下令狐冲的额头,笑道:“讨厌,去嘛。”

    “这屋里师兄是没有的,好大师兄,好老公倒是有这么一个!可就是不知道,你叫得是谁呀?”

    岳灵珊微垂着头,嗲道:“好大师兄,你去把蜡烛给出了吧。”

    “真的要我去啊?”

    令狐冲的大手不由自主的放在了岳灵珊的胯下,正准备chā到岳灵珊的yīn道里面挑逗一下,可忽然听到房子外面有轻轻的“沙沙”声传来,他连忙凝神静气,这脚步甚轻,夹杂着风叶声中,几乎细不可闻,这人的轻功好高明啊!

    虽然说,武功之制高点是殊途同归的。就像爬山一样,从前面可以上,后面照样可以上,左右两面最终也能爬上去,可是前后左右所走的道路,确实大大不同。轻功也是这个样子,真正达到“踏雪无痕”的境界,就仿佛悬浮在空中一样,那是谁也听不到脚步声的,可是,在没有达到这种境界之前,各门各派由于轻功心法的不同,导致脚法的不同,进而导致脚步声音和频率也有差异。江湖一流的高手,往往可以通过听脚步声,进而判断来人的功夫深浅乃至所属门派。

    令狐冲功夫已经算得上是一流的,只不过江湖经验少,见得世面少,对别的门派的功夫了解的也少,不过,华山派却不一样,至少他和岳灵珊这些人呆过一段时间,华山轻功的步伐,他还是有点影响的。窗外那人的轻功明显就是华山功夫,莫非是宁中则?华山派里面,能打到这个水准的人,只有岳不群和宁中则,岳不群是个伪君子,显然不可能晚上来女儿房间,那只能是师娘去而复返了。

    第1859章岳灵珊新婚之夜失身

    令狐冲心里计较了一遍,突然说道:“对了,珊儿,我们什么时候向师娘说明我们的事情啊?咱们总不能一直头偷偷摸摸的这个样子混下去吧。”

    “谁……谁要和你偷偷摸摸的混下去啊。你……你既然上了华山,自己找我爹爹说明就是了。”

    岳灵珊娇羞着说道。

    “恩,可是师父一直很讨厌我,要是知道你和我上床还不杀了我啊……”

    “讨厌啦,谁跟你上……上床,你……你干嘛要实话实说嘛,你就说你喜欢我,不就得了吗?”

    岳灵珊出主意道。

    “师父不好说话啊!”

    “你……人家现在都是你的女人了,你也是爹的女婿……你找个机会,表现表现你的功夫,我爹……说不定就会原谅你的。”

    “呵呵,再说吧,你看看……它又翘起来了,你还不慰劳慰劳它。把它喂饱了,自然就有劲干活了!”

    烛光下,大ròu棒一柱擎天。岳灵珊娇艳如花的横了令狐冲一眼,道:“它……它怎么还能站起来啊,我……我都泄了两次了都。”

    窗外的宁中则似乎身子一怔:“我刚才还以为看错了,没想到真是冲儿,他果然还是喜欢珊儿的,竟然今天赶来了!不过珊儿不是喜欢平之的吗,她怎么会和冲儿做这么放肆的事情呢?……唉,算了,我本来还是中意冲儿做我女婿的,这样一来师兄应该就可以原谅冲儿,让他重回华山了!”这时宁中则听到女儿说泄了两次,忍不住脸红的轻啐了一口,暗道:“冲儿那……那话儿还坚挺着”。她忍不住用手指沾了口吐沫,在窗纸上弄了个破洞,好奇的往里面看了过去。天啊,好粗,好长啊!”

    烛光下,一个七八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