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73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的,可你却不出声,搞得我也不知道该不该cāo你,你倒是说话啊!想不想我cāo你?”

    林俊逸的另一只手又伸向应采儿的rǔ房,手指拈起樱红yù滴的rǔ头,越来越快地来回捻转。

    “缺德鬼,人家都让你玩成这样了,还要人家说什么啊!啊……啊啊……人家好痒,快来cāo人家嘛!”

    应采儿吐出手指,眼睛斜瞟着他,那dàng漾的眼波流露着说不出的春意。

    “可你还穿着它呢!”

    林俊逸指指她那条湿透了的蕾丝内裤,又指指自己的ròu棒。

    “讨厌!人家哪件衣服不是你脱的,偏不脱这最后一件。”

    应采儿娇嗔地白了他一眼后,仪态万千地站起来,捏起蕾丝内裤的边缘,膝盖前弯,屁股后翘,准备除去最后的遮掩。

    “慢点,知道钢管女郎吧!嗯,像钢管女郎那样晃晃你的小屁股,对,对,就是这样。”

    林俊逸指挥着她脱衣,还不忘拿起DV拍摄这令人狂喷鼻血的香艳画面。

    在DV面前,应采儿更加兴奋了。她模仿着脱衣舞娘的动作,一边扭动腰肢,一边将蕾丝内裤慢慢地从臀部褪下……

    亮黄的芳草被yín水染得黏成两缕,拢在两旁,露出一个幽深的小洞。粉红色的小蜜唇花瓣褶皱着攀在小洞两边。小洞不停蠕动着,从里面浅浅流出一些白黏的液体,看起来就像是刚喝过nǎi汁的婴儿小嘴一样,粉嘟嘟,亮晶晶的。

    应采儿将蕾丝内裤褪到大腿根部的位置就轻盈地转过身去,缓缓弯下腰,朝着DV高高地翘起屁股,左右摇摆着,展现屁股的丰润,雪白。之后,她又一边褪着蕾丝内裤,一边转过身来,眼睛眨眨地望着DV,煽情地摇晃着胸前的豪rǔ。

    “给你,不光它是你的,我也是你的。”

    修长的小腿优雅地jiāo替抬起,应采儿将蕾丝内裤抓在手里,咯咯脆笑着,轻轻地将它向林俊逸抛去。

    蕾丝内裤被抓在手里,暖暖的,还隐隐散发出一股体味,林俊逸不禁将它放到鼻旁,深深地嗅个不停。

    这个男人,不光身体强壮,而且还很有情调,看他那么投入地嗅着自己的内裤,还不忘坏笑地望着自己,应采儿只觉得心房被烘得暖暖的,酥酥的,她简直都快要被幸福的味道给薰晕过去了。

    “就那么好闻吗?咯咯!来啊!接着拍嘛。”

    曾经学过孔雀舞的应采儿,对着林俊逸冉冉起舞。皓白的手臂缓缓地抬过头顶,手心相对着渐渐并拢在一起,接着纤细的手腕突然一抖,手腕上的紫色水晶珠链“叮当当”地发出一连串急脆的碰撞声。响声越来越密,手腕的细微动作越来越难以捉摸,手指更是以一种奇异的韵律,变化多端地扭曲成各种形状。

    突然,她停住了抖动,慢慢扬起脸,酥胸前挺,丰臀后翘,膝盖稍稍弯下,手臂向两旁缓缓分开,手指弹动着摆出了一个雀头的形状。猛然间,她又动了,身体急速地扭动着,那绝美的姿势像极了一只狂舞着的孔雀。

    渐渐,舞姿慢下来,她将一只手放在雪白的rǔ房上,另一只手虚掩着粉嫩的蜜穴甬道,双手配合着轻扭的腰肢,慢慢揉摸着,眼睛频频瞟向DV,嘴里哼出一阵阵软绵绵的呢喃声。

    “一边叫你丈夫陈小春的名字,一边把你的小骚穴掰开让我看!”

    林俊逸将DV放在谢谢前的茶几上,匆急地按下自动拍摄键,然后抓着自己的ròu棒快速地搓弄。

    强烈的感官刺激让他再也无法控制住激dàng的心情,他只等应采儿说出丈夫的名字后,就狠狠地chā她,尽情地享受她的ròu体。

    第1764章和陈小春的美人妻子——应采儿偷情

    应采儿也是一样,光着身子在男人面前跳着yín贱的舞蹈,做着平时想都不敢去想的动作,她兴奋得禁不住连声呻吟。丈夫陈小春的名字对她来说不代表什么,只是意味着一种调情的手段。她颤抖着双手掰开蜜穴甬道,露出里面幽深,红嫩的孔径,眼神痴痴地直视着林俊逸的眼睛,嘴里喃喃念着丈夫陈小春的名字,声音越来越大,到后来几乎是哭着喊出来。

    顿时,林俊逸心中的自豪与满足到达了极点。他兴奋得啉啉喘着粗气,胸膛剧烈地起伏,硕大的guī tóu更是夸张地暴胀到前所未有的庞大。闷哼一声,他抓住应采儿的香肩,猛地将她摁倒在写字台上,重重地抓了几把她那酥软的rǔ房后,就捏住她的脚踝,将一双修长,白皙的美腿分成一个笔直的一字。

    “啊……陈小春!你在哪啊!你老婆被他全扒光了,哦……啊……你再不来,他就要搞你老婆了,啊……啊……”

    应采儿满脸潮红,眼神弥散,梦呓般地叫着丈夫的名字,嘴里不迭地吐着yín声浪语。

    “接着讲,我就喜欢听你说这些。”

    林俊逸深深吁了口气,平缓一下激dàng的心情,这时,他倒不想这么快chā入了,臀部慢慢动着,ròu棒一碰触到穴口,就快速地退回来。

    “还不来干人家吗?狠心的家伙。”

    应采儿双手轻揉着自己的rǔ房,眼神更加迷离。

    “他的ròu棒就顶在你老婆的小骚穴上,他真会玩,骚穴让他弄得一个劲地流水,你老婆真没出息,想让他干了,你再不来,你老婆的小骚穴就要吃他的大香肠了,啊……啊……干我,干我,别再逗人家了,人家快疯了。”

    应采儿难受地乱扭着,眼神凄怨地瞅着他。

    “你去给你丈夫挂电话,我要一边chā你,一边听你向他讲述我是怎样cāo你的。”

    林俊逸yín笑着将手机递给她,然后用手握着ròu棒慢慢旋转着chā进去,guī tóu刚挤入一半就不再动了。

    “啊!人家不要嘛,那样也太丢脸了。我假装与他通电话,讲给你听还不行吗?”

    应采儿扭扭捏捏地接过手机,眼中闪过一丝羞涩的目光。

    “听话,乖!”

    林俊逸轻轻拨弄着那胀起的yīn蒂,不大一会儿,耳边就传来了急促的喘息声。

    “再不听话,我就拔出去了。”

    看着她骚浪的样子,林俊逸小腹向后一收,作势要将ròu棒抽出来。

    “别,别拔出去,我,我挂。”

    应采儿忙不迭地答应,手指难为情地摁着数字键。

    “来,搂着我的脖子,将手机放到我耳边。”

    ròu棒用力地又往里挤进一些,整个guī tóu完全没入了蜜穴甬道中,林俊逸哈哈大笑着将她的双腿扣到自己的腰上,抱着她的屁股,倒退着回到谢谢上坐下。

    应采儿“嗯”的一声娇呼,单手死死地揽住他的脖子,俏脸红红地贴在他的脸上,手机怯怯地chā进两人的耳间。随着手机里传出的“嘟嘟”声,她的双腿开始悄悄地缠紧他的腰。

    “请问哪位?”

    手机里清晰地传来一声略显疲累的男声。

    林俊逸马上盖住应采儿的嘴巴,捉住她企图逃逸的舌头,“啾啾”地狂吻着。

    “搞什么?什么声音!再不说话,我就挂了。”

    对方显然认为是骚扰电话,嘴里不满地嘟囔着。

    林俊逸离开应采儿的嘴巴,向她努努嘴,示意她答话。

    应采儿羞红着脸,眼睛求饶地望向他,可看到他那不置可否的眼神,只好无奈地对着手机嗫嚅着说:“我,我,我是……”

    林俊逸看着她那娇羞无比,惹人垂怜的神情,脑袋“嗡”的一下,好像浑身的血液瞬间都灌进去了。他用力抓着应采儿的两瓣屁股蛋儿,下腹向前猛力一挺,“卜”的一声,雄壮的ròu棒应声一冲到底。

    “哎呦!”

    应采儿被这下迅猛的突袭,条件反shè地惊叫出声。

    “是谁?到底是谁?”

    手机那边隐隐觉得不对劲,有些慌乱地连声询问着。

    应采儿哀怨地看了他一眼,轻轻叹了一口气,转过头颤声对着手机说道:“山鸡,是我……”

    看到应采儿与他丈夫通上话,林俊逸缓缓地向后仰去,半躺在谢谢上,托着她的腰,ròu棒开始慢慢地动起来。

    “哦,采儿,原来是你啊!可吓死我了。发生什么事了吗?刚才我好像听到你在叫啊。”

    手机里的声音明显不是那么慌乱了。

    “没,没有啦!你听错了吧!我,我,我怎么会叫呢!”

    应采儿张口结舌地解释着。

    “噢,那我就放心了,嗯,是想我了吧!嘿嘿!今天早点回来!都好几天没有做了,今晚我想与你zuò ài!”

    电话那头完全安心了,语调也轻松起来。

    “你老婆正被别人干着,你却还在说zuò ài的事情,你怎么这么粗心啊!”

    应采儿有些悲戚地想着。而林俊逸也清楚地听到那句话,ròu棒开始逐渐提速,手掌还“啪啪”地大力打着她的屁股。

    下身的快感越来越强烈,应采儿的身体慢慢变软,鼻息也变得越来越浊重。

    她连忙抽出空闲的手捂在嘴巴上,心里默默祈祷着:“快点挂断,快点挂断……”

    “咦!怎么喘那么厉害?喂!干嘛不说话?喂!喂!”

    手机对面不停地追问着。

    林俊逸把应采儿捂着嘴巴的手扳下来,ròu棒开始大幅度地抽chā。每一下都狠狠地一捅到底,还恶作剧似的顶着穴底重重地旋磨一下。

    应采儿无力地瘫在他怀里,雪白的屁股被顶得就像波浪一样起起伏伏的,ròu棒的每一次重重的刺入都使她的心房剧烈地颤栗一下,禁不住要张口娇呼。

    “不能,绝对不能叫出来。”

    听着手机那边传来丈夫焦急的声音,应采儿紧紧地咬住银牙。可是,“嗯嗯啊啊”的闷哼却不可抑制地沿着翕动着的鼻翼,不规则地窜出。

    “你到底在干什么?快回答我!”

    手机对面提高了音量,听得出有些发怒。

    “山鸡,没,没什么,鼻子有些不通气,好像是感冒了。”

    应采儿连忙解释,却不料她刚一张口说话,下身就迎来了一顿疾如风,狂如雨的捣击,强烈的快感不由使她僵直着身子,下意识地大声浪叫出来。

    “啊啊”的yín叫声在手机里特别刺耳,过了半晌,手机那里才传来一阵怒极的冷笑,“这就是你说的感冒!哼!哼!”

    “还是叫出来了。”

    应采儿匆忙间不知道该说什么,而就在这时,林俊逸一把夺过手机,将手机放在两人的jiāo合处。“噼噼啪啪”肚皮的撞击声和“噗哧噗哧”ròu棒与yín水的捣击声清晰地传到手机里去。达到目的的林俊逸,活塞动作慢慢缓下来,“嘿嘿”yín笑着将手机放回应采儿手中。

    “他一定猜出我在做什么了,好丢人。”

    应采儿羞得浑身发抖,胸口就像是被点着似的,火烧火燎的好不难受,而蜜穴甬道也变得异常的瘙痒,yín水一个劲得涌出来。她不禁难受地扭动着身子,屁股也开始慢慢摇起来。

    窗户纸一旦捅破,就没什么好顾忌的了。应采儿娇喘着慢慢将手机放到耳旁,徐徐说道:“你真的想知道我在干什么吗?”

    对方沉默不语,手机里只是传来一阵阵急促的喘息声。

    “山鸡,你老婆现在正全身光光地趴在人家老板身上呢。他把人家的屁股掰得大大的,手指还搔着人家的屁眼,他好坏呦!他的ròu棒在与你通电话时就chā进来了,又大,又粗,chā得人家好舒服……”

    应采儿双眼迷离地讲着,屁股越来越快地迎合着ròu棒,耸动不停。

    第1765章和陈小春的美人妻子——应采儿偷情

    “我不信,不信,你不是采儿,你到底是谁?采儿是不会干这样的事的。”

    陈小春大声吼叫着,他根本就不相信这么yíndàng的话会从清纯,端庄的应采儿嘴里说出。

    “不相信吗?哈哈!再让你听听她的声音,仔细听好啊!”

    林俊逸亢奋地托着应采儿的屁股,开始狠狠地抽chā起来。ròu棒上下翻飞地律动,粉红的穴ròu乱跳着,rǔ白的yín液汩汩流出,两人的连接处湿乎乎一片。

    “啊……好舒服,啊……哦……你好棒啊,顶到妹妹的花心上了,啊……别那么磨嘛!妹妹快要被你干死啦,哦……哦……老,老公,老公,老公……”

    蜜穴甬道深处那充实,舒爽的快感让应采儿不休地大吐yín声浪语,越叫越舒服,心情也越来越激dàng,她不由对着手机,骚浪地说道:“陈小春,你听到了吗?你老婆被他干翻了!哦……啊……他的ròu棒好烫,人家爱死他的大ròu棒了,啊……啊……”

    “你,你,你怎么会变成这样?不对,你一定是被强迫的,告诉我你是被强迫的!告诉我!”

    手机对面呜咽着,听起来陈小春很伤心。

    “才不是呢!人家是自愿的,哦……人家好喜欢被他干,他每chā人家一下,人家都觉得好像被贯穿了似的,啊……啊……那种感觉太美了。”

    应采儿一面浪叫着,一面被林俊逸抱起来放到写字台前。

    “他让人家趴到写字台上,还让人家高高地撅起屁股,哦!他开始摸人家的屁股啦!他的手好温暖,被他摸得暖暖的,好舒服,人家禁不住摇起屁股来了。

    呦!他叫人家自己把屁股掰开,讨厌啦!他想看人家的屁眼。好丢脸!可谁让人家喜欢他呢!他要看就给他看喽!“应采儿腻声腻气地讲着,双腿向两侧大分着,一双嫩手伸到背后,将两瓣屁股蛋掰开,露出一个千褶万皱,菊花状的小洞。

    “哎呦!他开始舔人家的屁眼了,他的舌头好灵活,就像一条小蛇似的,一个劲的往人家屁眼里钻。啊……他舔得人家心跳得好快啊!哦……啊……他把手指chā进来了,又chā进一只,哦哦……好痛,好痛,要裂开啦。他开始动起来了,啊……怎么搞的啊,越痛人家就越兴奋,不行了,心就要跳出来了,啊……蜜穴甬道也开始痒起来了,人家又想让他干了。哦……哦……”

    应采儿娇羞地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