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70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俊逸却好像一点也不在乎似的,他身体前倾,双臂撑在大门上。健美高大的身材,壮硕的身形将她密密实实地包在大门上,两眼更是充满邪意地迎上她的目光。

    在看到林俊逸的目光,正盯着自己的那一对正在白色衬衫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xìng的玉女峰以后,应采儿的心儿也是不由的微微一跳,一种酥麻的感觉,从娇嫩的皮肤之上涌上了心头,按照一般的人来讲,在感觉到了这种情况以后,肯定会找话题将这敏感的话题给叉开去,以免得两人都不自然。可是应采儿却偏不这样,在看到林俊逸的样子以后,应采儿跟隐隐的意识到了什么一样的,突然间将腰一挺,做势伸了一个懒腰,而这样的举动,就使得应采儿的一对玉女峰更加的突出了出来,应采儿的白色衬衫本就很合身,刚刚可以包裹好那对玉女峰,但虽然如此,应采儿的胸脯看起来却还是显得紧绷绷的,而现在,由于玉女峰更加的突出了出来,就使得那白色的衬衫一下子绷到了极至,如果应采儿再用一点力,谁也不会怀疑,那维系着衬衫的纽扣,就会给那玉女峰的张力给撑得出飞出去。

    现在,应采儿的一对正在上衣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xìng的山峰,虽然并没有将纽扣给绷飞出去,但是却使得衬衫紧紧的贴在了应采儿的胸脯之上,白色的衬衫,一下子变得有些透明了起来,透过白色的衬衫,林俊逸可以清楚的看到应采儿的贴身衣物的样子。

    看着他的脸向自己越靠越近,灼热的男xìng气息喷打在脸上,应采儿不由脸蛋一阵发烫,她连忙把脸侧过去,原先的气愤早已被慌乱、羞涩所取代。

    应采儿的这些变化毫无遗漏地落在林俊逸的眼中,他更加肆无忌惮了。他将脸凑在她的耳朵上,轻声问道:“你就是新来的秘书?”

    “是,是的,董事长,我,我叫应采儿。”

    应采儿怯生生地回答。

    “你是我见过的最香的秘书,是体香还是用了什么香水?”

    林俊逸深深地嗅了一口,再缓缓呼进她的耳孔里去。

    “别,别这样,林总,你叫我来有什么事吗?”

    热乎乎的鼻气使她不由颤抖一下,既有点恶心,又有些瘙痒。

    “回答我的问题!不然我把你的耳朵咬下来。”

    林俊逸轻轻咬了一下那晶莹如白玉般的耳垂,恶狠狠地吓唬她。

    “啊!”

    虽说是轻轻咬一下,可也惊出应采儿一声娇呼。她扭动着身体想要摆脱他的纠缠,可他就像一座大山那样令她撼动不得。

    第1759章和陈小春的妻子应采儿偷情

    “别白费力气了,还是乖乖回答我的问题吧!嗯,这个房间采用了德国的隔音设备,就算是帕瓦罗蒂在这里大喊,外面也听不见的。你想不想试试!”

    林俊逸说完就觉得一阵好笑,举谁不行怎么就举出了臃肿如猪的帕瓦罗蒂呢!真是大煞风景。

    “是Belong香水,这下可以放开我了吧?”

    应采儿打消了叫喊的念头,无力地靠在大门上。

    “怪不得这么香呢!你都喷在哪里啊?”

    林俊逸沿着她的脖子继续嗅下去,眼睛停在了那露出一截雪白酥胸的领口上。

    “别再问了。”

    应采儿见抗议无效只得无奈地回答道:“一般,我都弹在头发和,和……”

    “和什么?”

    林俊逸见应采儿吞吞吐吐的扭捏样儿,不由兴趣大增。

    “头发和胸部上,这下你满意了,还不放开我。”

    应采儿说完,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没听说过谁喷在胸部上的,让我闻闻!”

    林俊逸收回一只手去解她衬衣的纽扣。他的动作很快,等到应采儿反应过来,衬衣基本已经打开了,xìng感的淡蓝色蕾丝胸罩包裹着圆鼓鼓的rǔ房,跃现在林俊逸眼前。

    “啊!你干什么嘛?”

    应采儿连忙把双手抱在胸前,惊慌地望向他。

    “闻你喷在胸部上的香水味道啊!”

    林俊逸假装出一副无辜的表情,向她装着可怜。

    “谁说喷在胸部上啊!”

    应采儿想到自己刚才说过的话,脸上不由一红,“我是指弹在胸部位置的衣服上。”

    “哦,是这样啊!我还觉得奇怪呢!胸部又不能露在外面,干嘛要喷在那里呢!都是你说话不清楚,你瞧,小可爱都露出来了,来,我帮你系好。”

    林俊逸分开应采儿的双手,借机欣赏她露在rǔ罩外面的深深的rǔ沟。

    “不要,我自己来好啦!”

    应采儿知道他不怀好意,连忙出声制止。

    “什么不要,我解的当然要我系好它了,别乱动!”

    林俊逸慢慢地系着纽扣,等到开始系rǔ房下缘的纽扣的时候,他停下来,手掌覆在一只丰满的rǔ房上,隔着柔软的胸罩轻轻地抚摸。

    “你又要干什么?快停手。”

    应采儿大惊之下紧紧抓着林俊逸的手,不让他继续欺辱自己。

    “听我说,女人的rǔ房很娇贵的,对胸罩的要求也特别严格。胸罩的尺码过大,rǔ房就不能缓解万有引力的影响而变得下垂,体形也会变得松松垮垮的,到后来背就会变驼,腰也挺不直,小腹尽是赘ròu,大腿变得臃肿,肌ròu再也没有弹xìng,干巴巴的,足弓也变得平缓,只怕是走几步就得歇一歇,年纪轻轻的就像七老八十的老太太一样,真是凄惨啊!”

    林俊逸看到应采儿被他说得两眼呆呆地望着自己,紧抓自己的双手也松了下来,心里偷偷一笑,“哪个女孩不爱美,被自己说成这样,换了谁都得发呆。”

    随着手离应采儿的那一对丰满而充满了弹xìng的山峰越来越近,林俊逸的心儿不由的怦怦的直跳了起来,这时的林俊逸甚至都感觉到了,有一般温热的气息,正在随着应采儿的玉女峰的起伏,而透到了自己的手上,那种温热的感觉,让林俊逸的身体的某一个部位,更加的兴奋了起来,受到这种刺激,林俊逸的呼吸不但更加的急促了起来,就连那目光之中,也开始闪烁起了火热,那种火热,甚至都可以焚烧一切,包括眼前应采儿那正散发着撩人的气息的充满了成熟少fù的风韵的身体。他轻轻将应采儿的手放下,手指又开始轻柔得不被察觉地去解应采儿的纽扣,嘴巴也没闲着,接着说道:“尺码过小危害更大,偏小的rǔ罩不停地摩擦rǔ房,久而久之,rǔ房由于肌ròu过于疲劳而失去弹xìng,血液循环也会变得老化,毛细血管bào裂,好端端的,白白嫩嫩的rǔ房就会变得像一个煎过头的油饼,让人看了好不恶心。”

    话说到这里的时候,林俊逸已经悄悄地将她的上身脱个精光。

    应采儿想到自己引以为豪的rǔ房要是变成那样,真还不如死了算了。她下意识地向自己胸部瞄了一眼,突然发现自己上身已经变得光溜溜的,衬衣,胸罩都已不翼而飞。她马上明白是林俊逸在危言耸听来引开自己的注意力,好趁机脱掉自己的衣服。顿时,她气得满脸通红,一方面是因为自己的愚蠢,另一方面是暗恨林俊逸的卑鄙,趁人之危。

    “别担心,幸亏你遇到我,我不会让你变成那么丑陋的女人的。”

    林俊逸欣赏着她气得说不出话的样子。美丽的女人不论在什么情况下都是美丽的,冷艳的面容,黑亮的长发,雪白的肌肤,白嫩的rǔ房,嫣红的rǔ头,微颤的双肩……现在的应采儿在林俊逸的眼里就像是一道美得无法形容的风景。

    “你,你,你无耻,快把我的衣服还给我。”

    不会骂人的应采儿,无耻二字已是她的词库中最难听的话语。

    林俊逸却毫不在意,拨开应采儿捂在胸脯上的手臂,一手攥住她那两只细细的手腕,用力拉到她的头顶上,另一只手紧紧地抓住她的rǔ房,像打太极拳的云手那样抓揉着,一时间,眼前白浪rǔ波四起。嘴里还振振有词地说道:“脱去你的衣服,是为了让你的rǔ房放松,你难道想让这么漂亮的咪咪变成油饼吗?哈哈…”

    他不顾应采儿shè过来的、鄙夷的白眼,继续说道:“我也挺冤的,为了给你活血,还得不停揉动这么大的两只豪rǔ,你连句谢谢都没有,还用那种眼光看我,哎!真是好人难做。你没事干嘛带这么小的胸罩呢!反正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我就再勉为其难一会儿吧!”

    应采儿的敏感,无形之中大大的刺激着林俊逸,使得林俊逸不停的在应采儿的一对玉女峰上揉捏着,感受着可人的少fù那美妙的身体给自己带来的刺激的感觉,而应采儿,在感觉到了自己的缝隙之中液体流出来得越来越多以后,知道这样子下去,自己的心儿迟早要给林俊逸收获不可,可是自己已经是有老公的人了,又怎么可能再接受别的男人呢,想到自己的老公陈小春,应采儿的神智微微清醒了一些,就要挣扎着脱离林俊逸的魔瓜。应采儿从没见过这么无耻的人,明明是调戏自己,现在反倒变成是在帮自己的忙了,不由气极道:“谁,谁是你的人,快放开我!”

    “嗯,应该可以了,今天就先到这里,回去后要记得自己做啊!我不能总帮你的,我也很忙的,嘿嘿……”

    林俊逸放开她,弯腰捡起落在地上的衬衣,胸罩,一边嗅着,一边放到了抽屉里。

    “把衣服还给我!”

    应采儿见他没有把衣服还给自己的意思,不由急了,自己这个样子怎么见人啊。

    林俊逸从抽屉里掏出一瓶果汁,递过去说道:“这里只有你老公我,害什么臊啊!嗯!叫你来没别的事,就是想找你聊聊天,看你出了一身汗,来,把它喝了吧!等汗消了再还你衣服。”

    人极度生气时无暇考虑过多,应采儿夺过果汁,掀开盖口,一口气喝个精光。

    然后就背对着他坐在沙发上,琢磨着怎样取回衣服。

    看着应采儿喝光果汁,林俊逸的眼神狡黠地闪动一下,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地与她聊起天来。

    “你是不是很讨厌我?”

    林俊逸将身体贴过去坐下,双手从后面轻轻抚摸着两只丰满,坚挺的rǔ房,柔软的美rǔ就像是水做的一样,滑滑腻腻的,抓在手里好不舒服。

    “不,不是,只是……”

    应采儿挣扎几下,见摆脱不开就停下了无谓的动作,心想挣又挣不开,只好先顺着他,哄他开心,再伺机取回衣服。

    “怎么吞吞吐吐的,你老公我可不是小气的人,有什么话尽管说,我不会怪你的。”

    林俊逸吻上她的耳垂,在她耳孔里轻轻地吹气。

    “我,我只是还不习惯,别吹了,好,好痒。”

    应采儿斜扭着身子,双手紧张地按着他的禄山之爪,不推开他自己实在是无法忍受,推开他又不知道会不会触怒他,从而更加激起他的yínyù。一时间,心情矛盾之极。

    第1760章和陈小春的美丽妻子应采儿偷情

    “你会习惯的,以后,你还会求我做这些呢!”

    林俊逸紧跟着她贴过去,两人的身体几乎要贴在一起。

    “请你不要这样,我真的不习惯。”

    全身笼罩在他的气息下,应采儿突然觉得头眩晕起来,身体有些发软,无力地向身后的林俊逸歪去。

    “咦!真是的,嘴里说着不习惯,身体都靠在我怀里了,你啊!就是口不对心!”

    林俊逸弯下腰,将她的头部枕在自己的左臂上,右手托住她弹xìng十足的屁股,将她横抱在怀里。

    应采儿一点力气也使不出来,只好由他这么抱着。自己的脸离他如此之近,连他的心跳声也听得清清楚楚,而他的抱法也很温柔,令她感到很舒服,就连在丈夫的怀抱里也没这么舒服过。

    想起丈夫,应采儿不由臊得满脸通红,丈夫陈小春正在为了他们以后更好的生活而努力奔波,而自己却luǒ露着rǔ房,躺在别的男人的怀里,心里竟然还会感觉舒服,实在是太不应该了,她连忙叫道:“不要这样,快放我下来。”

    林俊逸轻轻地抚摸着应采儿丰盈的nǎi子,轻轻地,轻轻地捏应采儿的nǎi头,一会儿,林俊逸感到在自己大手的挑逗之下,应采儿的rǔ房开始慢慢的涨大了起来nǎi头涨硬了不少,柔软之中又带着一丝的弹xìng,那种感觉,真的能让人热血沸腾,感觉到了那rǔ房的变化,林俊逸不由的暗暗的吞了一口口水,轻轻的将头埋了下来,微微的贴近了应采儿的rǔ房,顿时,林俊逸感觉到,一股淡淡的rǔ香,从rǔ房之间那深邃的rǔ沟处散发了出来,刺激着自己的神经。

    林俊逸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仿佛要将那股rǔ香味印刻在心中一样的,然后,林俊逸轻轻的点着头,开始用自己的鼻尖,在应采儿的rǔ头的位置轻轻的点了起来,那种香艳的刺激,让林俊逸感觉到,自己的大ròu棒越发的坚硬了起来,而热血涌动之下,林俊逸终于忍不住的轻轻的向着应采儿高耸着的,丰满而充满了弹xìng的rǔ房上吹了一口气。

    林俊逸不为所动,近距离观赏着她雪白的胸部,一对鼓胀的豪rǔ随着呼吸,不安分地上下起伏着,上面的缕缕细汗,衬得rǔ房是那么晶莹,那么剔透。他惬意地深吸了一口怀中女人的香味,笑着说道:“我喜欢这样,我的小娇妻。”

    应采儿感到自己的心跳不断加速,甚至连体温也飞快地向上蹿高,她鼓足力气扭动几下,一口气泄尽,整个人瘫软在他的怀里。她恨恨地说道:“快放开我,今天是我在这里的最后一天,我要辞职,还要去告你非礼。”

    “你不会辞职,更不会去告我的。”

    林俊逸自信地说道,却换来了应采儿满脸的不屑。

    “你不信?”

    林俊逸把应采儿脸朝下放在腿上,开始脱去她的套裙。伴随着她一连串的惊叫,仅着内衣的凸凹胴体暴露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