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68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子chā入yīn道中,快速的拼命的戳弄,只是小心不要弄坏了处女膜,因为这是要留给我老公的。我双眼迷离,幻想着建斌的jī bā在我的yīn道中窜进窜出,可是很快老公细小yáng jù的影像淡漠,渐渐幻化出林总的巨大阳物在弄我……

    林总的影像意外地出现,让我不禁猛然惊醒,暗骂自己yíndàng,怎想到和老公的大仇人zuò ài……

    可是他林俊逸这一点,反而让我身体更加沸腾,食指的运动不能满足我体内提高的快感,我将中指也一并戳如yīn道……

    “林总就在外面,这样手yín多刺激啊,从来没有过的感觉……管他呢……让我飞……嗯……嗯……”

    我放弃了仅有的一丝清醒,沉迷在快要到来的高潮中。

    “……仇人就仇人吧……也许更好……嗯……”

    幻想中林总身体更加清晰,一想到林总ròu棒的雄伟,拚命戳动的手指也更加疯狂……

    我想着刚才看见林总的裤子被他那个顶得好高好高,想着在舞池里自己处女yīn部与林俊逸的yáng jù密切接触,我张开嘴开始轻声忘情地浪呼起来:“哦……建斌……林总他……他那根好大……真得比你……大太多……建斌……”

    “……哦……我……我好害怕……被他强jiān……老公……我还是处女……他今晚会不会……”

    “啊啊……好舒服啊!”

    一时间忘记了林总就在浴室外面。

    “……嗯……啊……”

    我扭曲着大腿,快感马上就到了!

    “彭……彭……”

    卫生间的房门敲响,我知道林总就在门外,紧张地夹紧手指,我感觉一股热泉从子宫内涌了出来,即紧张又兴奋的高潮的到来将我从将近崩溃的快感中拖到了现实,我终于清醒过来。

    “……啊……什么事……”

    我喘着气语无lún次地问道。

    从刚才关门到现在还没到五分钟,对我来讲,好像过了很长时间。

    清醒过来的我,为刚才迷乱幻想和林俊逸激情xìngjiāo的事情羞愧难当,现在才意识和林总只隔着卫生间的一扇门,彷佛像被林总发现刚才我yíndàng不堪似的,立即令我局促不安慌乱起来。

    “勤姐……你怎了……我听到……”

    房间外的林总带着颤音问我。

    “难道……刚才羞人的呻吟让林总听到了……我可怎见人……”

    林总的话让我更加脸红,刚平复的心情现在紧张得又让我透不过气。

    “没……没事……我……可能醉酒……头晕……”

    我现在真的头很晕,可是头晕不是刚才呻吟的原因。

    “你没事吧,快换衣服,醉酒淋雨最要命,千万别生病了。”

    林总在门外关切的说。

    “哦……”

    我轻声的应道,低头看着近乎全luǒ的我,衣裙皱褶不堪,双腿因为刚才的激情而轻微的颤抖……

    “我也想换衣服,可是你在外面我怎换……”

    我嗔怪着说,同时后悔不该让林总来我家,弄得我现在狼狈不堪。

    “……勤姐……”

    林总在门外说。

    “能……能不能……方便不方便……让我……”

    林总吞吞吐吐地问。

    “什么事……”

    我轻依在门上,疑惑地问。

    “能让我……冲一下吗……身上……你知道……都是雨……”

    突然林总的声音颤抖得异常,彷佛在压抑什么。

    “是呀,都淋了雨,不冲一下会感冒的……可是……可是我这样……”

    我再次低头看着自己。

    “哦……你等等……我穿好浴巾就出来!”

    我终于想到了办法,于是对门外的林总说。

    被雨水湿透的衣服是不能再穿了,我飞快地将它们脱下,全身只剩下内裤。

    而雨水让薄纱内裤早已变成透明的布料,我娇嫩的粉红rǔ头和小腹整齐的黑亮yīn毛几乎完全显现出来,对着镜子看到自己这极为xìng感的样子,我感到面红耳刺,赶紧把今天中午挂在卫生间没穿的小一号的白色贴身薄纱rǔ罩穿上并取下浴巾围在身上,还好这个rǔ罩肩带是透明的那种。

    第1645章人妻蒋勤勤出轨

    对着镜子,我看到自己的面庞因为刚才手yín的高潮被映衬的愈加白晰红润,为掩饰高潮后脸上的红酝,我赶紧略施粉黛,娇艳的瓜子脸上,看上去既明艳动人又比较含蓄清纯。

    披肩的秀发上还有几颗晶莹的水珠,胸前高耸的双rǔ把浴巾撑得高高隆起,从上而下看去,顺着luǒ露的双肩只见白嫩肥美的nǎi子在我胸前堆着,深深的rǔ沟分外诱人!只包住臀部并在腰上系了浴带的浴巾,使得原本就十分纤细的杨柳腰和白皙的大腿,显得更加突出。

    “你先将客厅的灯关了,我好出去……”

    我娇羞地对林总说,同时将rǔ房上的浴巾提了提,不让rǔ沟暴露的太多。可是rǔ沟还是掩饰不住,唉,算了,谁叫自己的nǎi子这么坚挺。

    一想到近乎赤luǒ的我和林总孤处暗室,我不禁娇羞万分。

    “怎么还要……关灯……”

    林总在门外诧异地问。

    “……关灯我好出来……我……我……换了浴巾……这样……怎出去……”

    我不禁暗骂林总笨蛋。

    “哦……”

    林总好像终于明白似的,离开了房门。

    外面的灯熄灭了。

    “好了,勤姐……你可以出来了……”

    林总颤抖地说。

    我感觉林总的声音不对,好像带着激动,可又想,恐怕是林总冷得打颤,于是没有多想,轻轻地打开了房门……

    “啊……”

    林总竟然就站在仍亮着灯的卫生间的门外!

    林总上身全身赤luǒ,只穿着一条完全湿透的白色三角裤穿在身上,在灯光的映照下三角裤内呈现黑黑的一团,怒胀的jī bā将三角裤高高顶起……他竟然只穿着内裤就出现在我面前,而且内裤已经因为被打湿了而变得很透明!

    “你……”

    我惊讶得说不出话,身体僵硬,就那样傻傻地站在门口,忘记了关门保护自己。我紧张地全身在颤抖,丰满的酥胸不停地起伏。右手竟紧张地在系在腰上的浴带上拉了一下,本想把浴巾拉紧些,可根本没想到浴带只是打了个活结,这一拉之下浴巾顿时滑落到地面。

    天啦,里面可只有全透明rǔ罩和内裤!这下春光乍现,我很清楚自己粉红色rǔ头和被黑亮yīn毛覆盖的私处在全透明的薄纱rǔ罩和内裤内完全失去保护,几乎一览无余,我象被电击了一般,“啊!”

    得惊叫一声,一时间呆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几乎一丝不挂地站在浴室门前,目瞪口呆地看着面前的林总。

    突如其来的变故使我完全失去了方寸,我甚至忘记了自己几乎全身赤luǒ的处境,甚至忘记了最简单的保护动作——哪怕是本能地用手稍微遮住我那丛又黑又密的娇嫩yīn户也好。我只是紧张地夹紧一双修长的玉腿,羞急地咬着嘴唇。我雪bái fěn嫩的美丽胴体几乎完全呈现在林俊逸面前。

    只看得林总呆住了,三角裤内怒胀的大jī bā一下子完全挺立起来,好像顶起了一尺来长!把他的内裤都撑开了!我芳心大乱,心想是自己身体引诱了他的勃起,林总一定会认为是我心甘情愿脱掉浴巾并穿透明rǔ罩给他看!这不成了我在勾引他?

    一时不知如何解释这件事,我夹着双腿,这羞人的场面让我私处禁不住涌出一丝丝yín水,我的大脑陷入一片迷茫之中,脑神经中再也找不到其它任何信息!

    房间里一下变得安静得可怕,只听见我俩人急促的呼吸声,直到十几秒钟后,我才紧张地说:“林总……你……要干什么……别这样看我……这是误会……”

    (勤姐苗条xìng感火辣身材,再配上她的容貌,你说,林总能不犯罪吗)“勤姐!”

    有着1米89高大身躯的林总俯视着1米72修长而娇小的我,目光是那样的猖狂怕人,散发着男人的精力。看着林总急色的狰狞面孔,我突然想到五个字:“他要强jiān我!”

    我对高大帅气的林总一直存有好感,一想到会被林俊逸强jiān,我即害怕又觉得异样。现在明显感觉到林俊逸要强jiān我,我的rǔ房好涨好涨,简直快要把小一号的薄纱rǔ罩撑裂了!

    林总一边叫着我的名字,一边走向我,我本能的后退着。

    林总也跟着走进了卫生间!

    明亮的灯光直洒在林总健壮的身上。本来明朗的俊脸现在通红,双眼直勾勾地盯着我,鼻翼忽闪忽闪的,双唇干干的,呼出的带着酒味的热气直接的喷到我身上。

    我又羞又怕地盯着兽yù大发的林总,双手忘记保护我的私处,而是扶着身后的浴盆,彷佛在支撑着我即将倒下的身体。

    “林总……你……要干什么……”

    我胆怯地问。

    “呃……呃……勤姐……”

    从林总的喉咙中发出野兽般的声音。他走近我身边,闻到阵阵发香,又飘散着成熟少女清淡幽香,令他陶然yù醉,林总凝视着我说道:“勤姐,我,我早就看上你了,我好想和你zuò ài……”

    我听林总如此轻佻的言语,完全变了一个人,惊得呼吸急促,浑身起了个冷颤:“林总……你、你……”

    我白晰的粉脸羞得犹如熟透的苹果!

    “勤姐……我……我爱你……”

    话音未落林总就像野兽似的扑到我身上,将我紧紧地揽在怀里。

    “林总……你……你住手……”

    我吃惊地大叫,林总不答话以行动来表示林总坚实的臂膀突然像铁箍般的紧紧地将我环在他的怀里,一股男人的汗臭味冲鼻而入。可是平时洁净异常的我竟然对这股味道丝毫没有反感,反而有种沉醉般的迷茫,更让我的yīn户内再次产生出难以言表的奇痒。

    林总双手抱住我吻上我的粉颊,我被他这一突然的拥抱吓得如触电般不禁尖叫:“不要!”

    我试图用力推开林总,企图闪躲他的搂抱。

    林总将双手的动作一变,左手用力搂着我的柳腰,右手紧接着在我的挣扎下强行伸入我的rǔ罩内,沿着光滑柔嫩肌肤向上滑,他的大手一下子就握住了我整个左rǔ,没想到自己冰清玉洁的rǔ房一下子就被林总玩到了,我全身都在不停的颤抖,天喃,那可是只属于我老公的!从来没有别的男人碰过,却被林俊逸玩到了……

    我的rǔ房浑圆尖挺,充满着弹xìng,尽管林总手很大却也不能完全握住,林总的表情明显看起来摸着非常舒服享受,美妙的触觉更使得他xìngyù高涨。他的右手又摸又揉地在我的薄纱rǔ罩内玩弄着我的一对丰rǔ,原已亢奋挺起的大jī bā,隔着三角裤频频顶触着我的xià tǐ,使我明显感觉到林总的xìng奋。“我干什么……不要……不要啊……”

    我惊恐地尖叫。

    林总yíndàng而又激动地笑道:“哈哈,终于可以摸到你的nǎi子了!勤姐,你知道吗,我早就想摸你的nǎi子,在舞厅时我已经完全看到了你的nǎi子,当时就想把它抓在手中,我想得好苦啊!”

    听到从未听到过的如此yíndàng的语言,我立即羞得粉脸涨红,但被林总抓揉的rǔ房上传来一阵阵难过的酥麻感让我浑身酸软,无力抵抗,心乱如麻。我不由扭动着娇躯,娇喘嘘嘘地哼道:“唉呀……啊……不行……你……你疯了……不要这样……不能乱来……快放了手……不要摸!”

    可是我娇弱的呼喊只是换来他更加粗暴的动作,林总竟然十分急色地用右手用力把我的透明rǔ罩撕成两半抛在地上,我那一对完美绝lún高耸挺拨的丰盈玉rǔ一下子蹦了出来,上下诱人地晃dàng着,那白花花泛红的坚挺rǔ房及鲜红的早已经变得坚硬的nǎi头,清晰地活色生香的呈现在林总眼前,看得他目不转睛、浑身火热。

    “不要啊……”

    我尖叫着,丰满的胸脯暴露在空气中,被林俊逸这样强来,真是丢死人了!

    rǔ罩一旦完全离开rǔ房,其形状便一览无遗,我的rǔ房前凸的长度等于rǔ房基底的直径,胸前隆起的边界明显,呈浑圆上挺的半球状,虽然脱离了文胸的束缚,但形状没有丝毫影响,两边rǔ房紧密相依,自然形成极深的rǔ沟。

    一般来说,脱去任何束缚的rǔ房会下垂或向两侧分开,无论rǔ房多么丰满,深深的rǔ沟都只能靠文胸的挤压或用手按着rǔ房两侧才能形成,而我的rǔ房尺寸虽然超过了36E,但却丝毫没有下坠,仍完全水平向前和向上高傲的翘挺着,更没有向两侧分开,我知道这种自然形成的rǔ沟很少见,我想即使林总这样的采花高手也是第一次看到。

    如果仅是如此,还不足以令林总如此震撼,最可气的是,如此雪白丰满浑圆坚挺的双rǔ上,那原本粉红色的处女rǔ头,不知为何变成了鲜红色,早已经变得坚硬的nǎi头俏立在林总面前,引诱着他的ròuyù!我看得出,即使是林俊逸这样玩弄过无数女人的采花高手也被我极为xìng感的火辣身材引得xìngyù勃发。

    (rǔ罩,有时候根本无法完全束缚勤姐的丰rǔ)“太迷人了……”

    林总边咽着口水边赞叹着。

    “不要……林总……求你……”

    我轻声求饶,在林总怀里无力地扭动着火辣xìng感的赤luǒ娇躯。

    此时,极强的亢奋刺激着林总,他腾出左手,颤抖的双手猛地抓住我的坚挺玉rǔ,拇指与食指捏住我那洁白雪峰顶端的粉红rǔ头!

    我知道我的rǔ房很滑,象质地最佳的丝绸,手放在上面,如果不用力就会顺滑而下,而且非常有弹xìng,甚至有一点硬,我自信其弹力比林总摸过的任何rǔ房都大,手抓上去,半球形状竟没有太大的改变,还是傲然地向前挺立着。

    实际上如果我在读大一时不用小一号的胸罩,rǔ房绝对能达到36F,一直紧绷的文胸就象古时的束胸布,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rǔ房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